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1年短篇小说卷——结案风波(九)

来源:《啄木鸟》 作者:唐六勇

目录

 

结案风波 / 晓剑

无罪辩护 / 孙红旗

凝聚力 / 宗利华

新闻发言人 / 张策

空位 / 冉利敏

老民警遇到新问题 / 张秀莹

英雄论 / 易凡

人命关天 / 孙明华

总有一种力量令你前行 / 唐六勇

老警 / 吴全礼

还债 / 邢根民

最初的约定 / 宋丽娜

红营盘 / 刘昆鹏

商水河之恋 / 郝昕

直觉 / 平萍

 

总有一种力量令你前行

唐六勇

 

夜幕下的黄岐,刚刚经受大雨的洗礼,褪去夏日的闷热,微风吹过,送来丝丝凉意。躺在民警中队宿舍的床上,虽然已近子夜,我仍然无法入睡……英德的解救行动虽已过去数日,行动中的点点滴滴,犹历历在目。

 

线索

陈女,福建莆田人,患有精神分裂症,于2006年4月16日自黄岐走失,从此再无下落。陈父在黄岐从事玉器生意。自其走失后,家人四处奔波寻找,在报纸上、网上、路边电线杆上刊登、张贴寻人启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家人寻找她的希望也开始一点一点地破灭,她的走失,让家人备受思念的煎熬。2011年5月17日,广东英德青塘镇某男子用手机给陈父发来一张陈女的照片,并要求支付三万元报酬。当陈父跟他联系汇款时,却音讯全无。但这信息,重新点燃了家人寻找陈女的希望。陈父认为其女可能在广东英德青塘镇,遂来黄岐民警中队报案。虽然仅仅是一张照片、一个手机号码,没有任何其他线索,希望渺茫,但民警中队领导十分重视,通过手机号码调取了机主陈某的信息,并决定派员前往。

5月19日上午八点半,我作为实习民警,和民警张伟军(以下简称军哥)同陈父开车去广东英德青塘镇,寻找已走失五年的陈女。路上我还在思量:就凭一张照片、一个手机号码,想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到陈女,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跟军哥谈了我的想法,但军哥没有说话,用手揉着太阳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经广佛线、京珠高速,沿途四处打听,奔波近三小时,终于到达距佛山三百公里远的英德青塘镇。顾不上休息,我们立即奔向镇派出所,寻求协助。而此时,民警正在所里就餐,一位女警放下碗筷,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联系了负责该片区的张警官。我和军哥上了二楼,等了片刻,见到了张警官。与张警官一沟通,他明白人口失踪的严重性,立即联系了该男子陈某,说有事想和他聊聊。

 

谈判

等了近二十分钟,一名中年男子匆匆而来,张警官告诉我们这就是陈某。军哥沉思片刻,说话很直接,“听说你认识一位名叫陈×的女子?”陈某愣了下,也没说谎:“嗯,那名女子就在我们村上。”听了他这句话,我和军哥对视并且微笑了一下,彼此的眼神里都传达着信息——没错,我们要找的女子就在这里,且此人知道详情,也意味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即将揭开帷幕。他的话将我们奔波六百里的疲倦一扫而光,我们开始兴奋起来。军哥掏出香烟,抽出一支递给他,“呵呵,陈哥,抽支烟,给我们介绍下情况。”陈某接过烟,狠狠地吸了两口说:“你们是不是陈父请过来的?”军哥点燃香烟,正色道:“我们不是请过来的,人口失踪、被拐卖,给家庭带来莫大的痛苦。作为警察,接警后及时办理,这是我们的职责。”他顿了顿,接着说,“我们找你来,是觉得你不像拐卖妇女的,否则,我们已对你采取强制措施。”先礼后兵,军哥从警十来年,果然颇有经验。“是啊,本来我是做了好事,主动联系陈家,提供线索,怎么会是拐卖呢。”陈某被军哥的言语震慑,连忙附和说。我适时给陈某递上一杯刚泡好的茶,他开始打开话匣子,给我们讲述起发现该妇女的经过。原来该妇女自黄岐走失后,来到英德青塘镇,在街上乞讨时被一位王姓男子收留,而后王姓男子和她有了一个女儿,目前已一岁。现在陈女又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孕,王某要传宗接代,肯定不会放人。要是强行解救,估计会遭到当地村民的围攻。想到这些,我心里有些慌,暗暗看了看军哥,他神态自若,眼神中透露出坚定。

听完陈某的讲述,军哥站起来,“阿勇,把纸笔准备好,我们先给他做份笔录。”于是我们来到了隔壁办公室,军哥开始给陈某做笔录,他开始还挺配合,但慢慢的开始抱怨陈父没给他报酬,还叫警察来。这时军哥总是先表示理解,然后又将话题转到笔录内容上来。想着报案人陈父还在下面,我得下去安抚一下他的情绪。来到一楼,陈父正在嚼着面包,嘴上满是面包碎末儿,嘟哝着:“你们在上面有工作餐,我只好在下面啃面包了。”我哑然失笑,一看表,已是下午两点四十分,才想起早上只喝了一口牛奶。他的话也在我的肚子里起了化学反应,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地响了起来。他也听到响声,说:“你们还没吃饭?”“哪有饭吃啊,当地派出所没有给我们做饭啊,军哥还在上面找当事人沟通做笔录呢,你还得在一楼等会儿,等我们做好思想工作再下来找你。”

讲完我快步回到楼上。进到屋里,只听见沙沙的笔声,军哥还在一丝不苟地做着笔录,由于天气炎热,屋内没有空调,汗水正从他的脸上、手上往下滴,背上的警服已划分成好几大块蓝图。我轻手轻脚地走到军哥面前,小声对他说:“军哥,都快三点了,要不我们吃完饭再干活?”“不急,很快就做完笔录了,寻找陈女重要啊,人家父亲都等了五年了,你还等不了这一会儿?你先喝茶解解渴。”军哥向我挤挤眼,仍然继续做他的笔录。“警察同志,你们现在还没吃饭啊,我可是吃完饭才来的哦。”陈某估计也被军哥的敬业精神所感动,没有再抱怨。我坐在沙发上,望着军哥的魁梧背影,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军哥,一米八五的广东汉子,平常打球、讲话都大大咧咧的,办理案件却如此冷静沉着、有条不紊。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让我这个新警顿时觉得理论化的东西回归了现实,变得形象化起来。瞬间,军哥在我心中的形象高大数倍,好似孙猴子耳中的金箍棒,由一根细针变成了能撬动天庭的擎天一柱。

总算结束了,我看了看表,啊,都快三点半了。我和军哥带着张警官、陈父、陈某,在镇上找了个饭店匆匆吃了午饭,就准备去接人。“不用着急,现在才四点,今天镇上赶集,王某估计要五点才回去,先休息一会儿。”陈某说完,当着陈父的面,又开始抱怨提供线索没报酬。我实在忍不住,过去对他说:“陈哥,你别老谈钱,你换位思考下,你要作为父亲,你的女儿失踪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听了,不再说什么。

 

解救

熬到下午五点,终于要启程了。大家刚上车,陈某忽然说:“哎呀,我的摩托车在下面,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在张警官的指引下,我们沿着崎岖的山路往石联村开,一路上,开始路两边还是绿油油的田,后来渐渐变成了山峰,路也变得越来越狭窄。要是没有张警官指路,我估计我们会踏进迷魂阵,完全找不到方向。车行了大约二十分钟,终于到达目的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陈女怎么会流落到这里?我带着好奇与疑问,将车开到村委会门前。车还没停,后边军哥大声跟我说:“将车头掉过来,朝向路口。”还是军哥粗中有细,一旦实施营救,很可能会遭到村民的阻拦,车头朝路口,我们可以尽快摆脱村民的纠缠。进到村委会,张警官跟村文书讲了情况,他跟我们透露一个信息:王某今年五十来岁,由于无业,村委会每月给他一百五十元饭钱,他的房间就在隔壁。随后张警官让村文书去把在外做事的王某找回来。

等文书一走,我和军哥拉着陈父悄悄地走到后窗前,看见一女子正面朝外躺着休息。军哥轻声问:“这是不是你的女儿?”陈父没有说话,但眼中噙着的眼泪已说明一切。终于找到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将完成,我和军哥都非常欣喜。这时军哥轻轻对我说:“你去前门看着,千万别让他们把她转移了,等王某一回来,我们给他做完笔录就带人走。”我立即走到前门盯着。过了一会儿,一个抱着小孩儿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在村文书的带领下走了过来,村文书介绍这就是王某。我立即拿过纸笔,开始给王某做笔录。他的讲述让我慢慢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2006年5月1日,他在青塘镇街头遇见陈女,当时陈女四处流浪,手臂脱臼,后腰上也被人砍了一刀,非常可怜。王某收留她后,就精心为其疗伤。由于陈女患有精神分裂症,起居不能自理,他还得负责她的饮食,甚至包括大小便、洗澡等,可以说是精心呵护。陈女在家只干两件事:看电视,睡觉。笔录做完,我问他,照顾陈女五年了,有什么要求没?他说没有,只希望陈父不要打她,如果陈家人照顾不了陈女,他依然愿意照顾。在做笔录的过程中他还不停地哄着他的女儿。当做完笔录签字时,身边的阿姨把他的女儿抱走。这时他才掏出一根自制的卷烟,抽了起来。多么朴实的男人。如果我是一个普通公民,我一定会支持让陈女留下,带陈女走,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但我是警察,解救陈女是我的任务,我不能违背工作原则。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一个每月只有一百五十元钱维持生计的男人,收留、照顾陈女,明知陈女家有钱却不奢求,只希望陈女能好好地治病、好好地活着,多么朴实而真挚的村民!我将笔录文稿收起来的时候,转过身去,偷偷擦了擦眼泪。

由于我们是开着警车进村的,引起了村民的围观,人越聚越多。很多村民得知我们是要带陈女走,开始喧哗起来。形势不妙,我立刻跟军哥讲了外面的情况,他当即决定:事不宜迟,马上走。我们三个警察带着陈家父女回到车上,而村民也立即把车围了起来。张警官开始耐心地做工作。此时军哥从车里走下来,大声对围观的村民说:“各位老乡,你们知道陈女走失多年,给家人带来的痛苦吗?陈父本来是做玉器生意的,但这几年由于陈女走失,他连生意也无心再做。你们换位想一想,如果是你们自己的儿女走失,你会有多着急?况且陈女还有病,你们这儿医疗条件差,她在这儿得不到好的医治,我们得带她去治病。老乡们,请你们让一下。”讲完后,村民开始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我连忙开车飞快地冲出石联村。

回来的路上,军哥耐不住疲倦,在车上睡着了。我看着熟睡的军哥,沉浸在感动中……

作为新警,这次解救活动,对我的人生是一次洗礼。以前在警校时总听说警察在基层待久了,就变“油滑”了。但这次我亲眼见识了老警的魅力与风采,其实老警不是油滑了,而是有了一份历经考验的老练,那是一种经验的累积、岁月的磨炼、职业的锤炼。军哥在这次行动中,对陈某动之以情,对陈父热忱以对,对王某宽容以待,对村民晓之以理,遇事从容不迫、泰然自若,处理问题的方式表现出当代警察的优秀品质:坚韧、热情、智慧。而这一切,都让我这个刚加入警队的新警,受益良多。在学习中实践,在实践中磨砺,在磨砺中升华,抛弃懵懂,洗去稚嫩,我也会成为像军哥那样心系群众、爱岗敬业的人民警察。

风雨已过,月亮开始露出久违的笑脸。柔柔的月光穿透纱窗,洒落在床沿,我心中霎时一片坦然:社会的和谐、人民的平安,不就是因为在基层有千千万万个像军哥这样敢于在“风霜雪雨”中“搏激流”的警察的共同努力吗?

 

(原载于《南方法制报》2011年6月16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