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精彩小说

电梯间杀人案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 范晋川

  沈四妹看不惯在楼里进进出出的年轻男女们,特别是那些女孩子,好好的头发偏要染得红一撮、黄一撮的,还要去搞什么隆鼻、隆胸。还有些女孩衣服也怪里怪气的,穿露出白花花膀子的吊带裙也就不说了,那可是过去在家里穿的睡衣呀,见不得人的。更要命的是,有的女孩儿上衣短得露出肚皮,还在肚脐眼上别一个装饰,就这样在大楼里招摇。每天上班的时候沈四妹都在嘟囔,说这栋大楼里迟早会出点什么事。

  沈四妹是大楼的保洁员。这栋大楼就是银苑大厦。

  还真让沈四妹说着了,大楼里果然出事了,而且是大事。

  银苑大厦一楼美发厅的洗头小姐俞红被人杀死在电梯间里。时间是晚上7点钟。

  晚上7点钟的时候银苑大厦2楼以上就基本上没有人了。银苑大厦工商银行投资办是写字楼,共有9层,有12家单位在2楼到9楼办公,一楼是手机城和俞红所在的美发厅。这天晚上7点的时候,在4楼家家乐电器公司上班的一男一女两个员工结束了加班准备下楼回家,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就看见俞红披头散发地躺在电梯地板上,身子底下有一摊血。女员工吓得尖叫起来,男员工则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打“110”。

  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所有晚上6点以后还在大厦2楼至9楼活动的人都成了调查对象,女保洁员沈四妹也在调查范围。

  52岁的沈四妹原来是重型机器厂的工会干部,6年前下岗了,当过钟点工,后来到这里当了保洁员。沈四妹的工作就是打扫2楼至9楼公共活动区包括楼梯、洗手间、电梯间等地方的卫生。沈四妹每天下午6点钟等写字楼的白领们下班以后,还要把2楼至9楼的重点卫生区比如洗手间和走道的卫生最后打扫一遍才能下班。本来这活是三个人干的,可最近一个保洁员辞职了,另一个保洁员生病,因此所有的保洁任务都由沈四妹一个人来完成。银苑大厦的总经理马安生说,沈师傅,要辛苦你了。

  马安生是半年前到这里当总经理的。马安生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高高大大的,用那些小年轻的话说就是很“酷”的样子,而且见人总是笑眯眯的,不像前任总经理那么爱挑剔,整天拿餐巾纸东擦一下、西擦一下,发现餐巾纸上稍沾了点灰尘就训人。听说这个马安生过去是银行信贷处的处长,后来出去学习,回来的时候本来要提副行长,可暂时没位子,正好这里的总经理退休了,就让他来过渡一下。这都是沈四妹听大楼里的人说的,她对马安生还是很有好感的。马安生来了以后就给大楼的勤杂工办福利,中午供应盒饭,所以马安生说让沈四妹辛苦一下的时候沈四妹痛快地答应了。沈四妹不怕干活,她是“老三届”,年轻的时候下过乡,还是“铁姑娘”队的。那时候“铁姑娘”是时尚,现在“铁姑娘”不时尚了。现在的时尚沈四妹搞不懂。她还搞不懂的是现在的人怎么那么开放,一些青年男女当着她的面就在电梯间里搂搂抱抱,还亲嘴,还说什么“爱死你了”一类肉麻的话,搞得在电梯间做保洁的沈四妹脸都红了。沈四妹经常想,如果她年轻时碰到这个时代,会不会也穿露肚皮的衣服?不过她肯定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和男朋友亲嘴的,也不会当着别人的面说什么爱不爱的,还不把人羞死了。

  现在还是说电梯里的那个人命案。

  发生人命案的时候沈四妹正在打扫7楼男卫生间,她半跪在地板上,使劲把粘在上面的口香糖往下抠,她想现在的人怎么这样没道德呀,旁边就是垃圾桶,硬要把口香糖吐在地上。沈四妹只顾着抠地板上的口香糖,因此没听见下面4楼的吵闹声。沈四妹打扫完卫生间,想下楼,可电梯就是不上来,她想没理由关电梯呀。她用钥匙打开楼梯门,因为楼梯门下班后就锁了。沈四妹从楼梯下到4楼,才知道出了人命案。

  发生了案子,大楼的上下都惊动了,大家就来回乱走打听情况,秩序也有些乱。后来马安生夹着个黑包急急忙忙赶来,才恢复了秩序。马安生指挥人给警察腾房间当办公室,还让人到餐厅把饮料搬出来给警察们解渴,又让人通知厨师们回来加班给警察做夜宵。

  警察开始和大楼里下班没有走的人谈话。和沈四妹谈话的警察长得很年轻,秀秀气气的,很像沈四妹中学时的一个姓马的同学。后来沈四妹知道这个警察叫周光宁,还是一个副队长。谈话还没开始,马安生进到房间看还少不少什么东西。周光宁说,这就很可以了,真感谢你呀,马总。马安生说,咱们警民是一家呀,有什么好感谢的。马安生又对沈四妹说,不要害怕,知道什么就说什么。说完转身对周光宁介绍说,沈师傅是我们这里的老员工了,很不错的。然后又说,要什么就找我呀。说完就退了出去。

  周光宁问沈四妹的姓名、年纪、家庭住址,然后就让沈四妹提供情况。沈四妹就提供了。其实沈四妹提供的情况别人已经给警察提供过了,那就是死的那个俞红和刘国强在6点多的时候在大楼里发生了一次争吵。刘国强是大楼的保安员,他的年纪和沈四妹儿子的年纪差不多,是从农村出来打工的。刘国强的家就是沈四妹年轻时下乡接受再教育的地方,当然沈四妹接受再教育的时候刘国强还没出生,不过这并不妨碍刘国强把沈四妹当成自己的半个老乡。刘国强叫沈四妹“阿姨”,中午还帮着沈四妹到餐厅打免费供应的盒饭。

  和沈四妹谈话的警察周光宁说,你就重点说说他们吵架的情况。

  沈四妹就回忆他们吵架的情况。沈四妹说,俞红和刘国强搞对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有时候下班了就跑到顶楼的阳台上看城市的风景。阳台本来是不准人上的,可刘国强是保安,能打开阳台门。反正是谈恋爱,也没人说他们。6点多沈四妹在1楼电梯里用抹布擦灰尘的时候刘国强和俞红上来了,刘国强按了9楼,然后不说话。俞红站在刘国强对面,很生气的样子,说,刘国强你是个蠢货。刘国强就说,你说谁是蠢货?又说,你他妈是个烂货。俞红横眉竖目地就要往刘国强跟前扑,嘴里说,你说谁是烂货?

  沈四妹说到这里就有点激动,说,其实俞红才是烂货。她又改口说,我的意思是俞红不是太好,整天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嘴抹得像吃了死人肉,穿的那个裙子,短得呀才刚刚包住屁股,见了有钱人眼睛都放光。

  沈四妹说,大约在半年前刘国强告诉她他和俞红搞对象了,她就劝刘国强不要和俞红好,俞红不安分呀。沈四妹对俞红没好印象,有一次,沈四妹在2楼打扫卫生间的时候俞红跑进来上厕所,拖把的水溅到俞红鞋上,俞红就尖叫,还说很难听的话。本来楼里的厕所就是不对外的,美发厅是外地人将房子租下开的,洗头妹不是正式员工不好用楼里厕所的,一楼就有收费的公共厕所呀。沈四妹说,俞红一个农村妹,进城就学坏了……

  周光宁打断她的话说,后来呢?

  沈四妹有些茫然,说,什么后来?

  周光宁有些不耐烦,就说,电梯呀。

  沈四妹说,后来我到7楼就下去了。

  周光宁说,他们为什么吵架?

  沈四妹说,这我可不知道,可能还是为了钱吧,俞红老问刘国强要钱。

  周光宁合上笔记本说,就到这里吧。沈四妹离开房间的时候,看着这个有点像她中学同学的警察,就为自己说不出多么重要的情况而有些不好意思。

  在一楼大厅里有不少警察,还有一些神色激动的大楼员工。沈四妹想找刘国强问问俞红是怎么死的,可到处都找不到。沈四妹问这天值班的红脸保安,刘国强跑哪儿去了,红脸保安大约是第一次碰到这事,脸一激动就更红了。他说,沈师傅你还找刘国强呀,他杀了人跑了,现在警察正找他呢。

  沈四妹说,你不好胡说的,刘国强怎么会杀人?

  红脸保安说,刘国强和俞红吵架,从楼下吵到楼上,又从楼上吵下来,不少人都听见了,而且插在俞红身上的那个大号水果刀就是刘国强的,刚才警察还让他认了,没错的。

  沈四妹不相信刘国强会杀人。沈四妹找到周光宁,想说,刘国强不会杀人。别看刘国强整天喊打打杀杀,但其实是很胆小的。周光宁正和美发厅的女老板谈话。沈四妹进门的时候就听女老板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周光宁见沈四妹进来就问:“有事吗?”沈四妹想说,刘国强不会杀人,话到嘴边又止住了,人家凭什么要相信你呀,人家会,说你是不是想包庇?沈四妹说,没事的。就不好意思地退了出来。

  沈四妹离开银苑大厦的时候是晚上10点钟,里边还是乱哄哄的。一个年纪稍大的警察对沈四妹说,你可以走了。沈四妹到2楼的工具间换下工作服,拿上饭盒,饭盒里是中午配餐的炸鸡腿,她没吃,想留给丈夫当早餐。沈四妹出了楼,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深秋季节,风吹到身上凉凉的,她下意识地用手紧了紧领口,然后绕到楼后面的车棚。车棚内灯光昏暗,已经没有几辆车了。她那辆骑上去就“咣当咣当”响的“老坦克”孤零零地倒在地上,沈四妹嘟囔着,谁这么不自觉,把车子碰倒了也不给人扶。沈四妹扶起自己的车子,正想推着往外走,忽然从她身后冒出一个人。

  沈四妹吓了一跳。

  那人说,阿姨。沈四妹这才看清站在身边的是个长头发的女人。长发女人穿黑上衣、黑裙子,在冷风中冻得有点哆嗦。

  沈四妹说,你要把人吓死呀。

  长发女人说,我不是故意的。长发女人问:“阿姨,你认不认识俞红?”

  沈四妹警觉起来,问:“你是她什么人?”

  长发女人说,自己跟俞红是一个村的,一起进城,又在一起做过事。俞红让她晚上来,有要紧事,她就来了,可看见大楼里有这么多警察,就不敢进了。她紧张地问:“俞红是不是出事了?”

  沈四妹说,你来晚了呀。然后就说了俞红的事。

  长发女人吓住了,说,妈呀。又说,我就知道要出事,她不听人劝呀。

  沈四妹奇怪地说,你怎么知道要出事?

  长发女人说,早几天俞红打电话,说她碰见个熟人,还说她要发了。我问怎么回事,俞红让我不要管,说她有了钱就要走了。长发女人说着身子就有些发抖。

  沈四妹说,这情况你要给警察说的呀。

  长发女人说,我不说。

  沈四妹问长发女人在哪儿上班,长发女人也不说。长发女人忽然慌起来,就要走,沈四妹忙问,你在哪儿住?

  长发女人说,我不会告诉你的。长发女人走了几步,回过头说俞红做过小姐。然后就出了车棚,隐入了黑暗中。

  沈四妹骑上车子回家。她家离这儿不远,是20世纪70年代的老楼。那时候厂子里效益好,她搬到新楼,连在大学教书的人都眼红,可现在不行了。前几天有几个人到院子里转来转去,这几个人离开后院子里就传开一个消息,说这一片的楼都要拆的。沈四妹听到消息就发愁,她往哪儿搬呀。她老伴身体不好,前几年也下岗了。现在的大楼越来越高,价钱也越来越贵。沈四妹在楼下放好车子,摸黑顺着楼道往上走。沈四妹家住6楼。她老伴已经睡了,睡梦中还不停地咳嗽。

  沈四妹怕惊醒老伴,摸着黑躺下。但她工作的地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哪睡得着呀。她又想长发女人说俞红做过小姐是什么意思。长发女人为什么不肯见警察?沈四妹忽然明白了,长发女人是卖淫女,因此不敢见警察。这么说俞红也做过这个行当,怪不得看男人的眼神就不对。

  沈四妹为自己的发现兴奋起来。

  她想起长发女人说的话。俞红说碰见了一个熟人,还说就要有钱了。什么熟人能给她钱?沈四妹脑袋忽然开了条缝,一下亮了。能给俞红钱的人肯定是她当“鸡”时接待过的人。她在大楼碰见这个人,就问他要钱,还给长发女人打电话说她要走。俞红是拿到钱以后想跑路呀。

  俞红在敲诈。

  沈四妹现在明白为什么俞红和刘国强吵架了。俞红让刘国强跟他走,刘国强不愿丢掉这个工作,于是就吵开了。怪不得前几天刘国强说俞红脑子出毛病了,整天说莫名其妙的话,刘国强还说现在工作多不好找呀。这么说俞红没告诉刘国强她要干的事。俞红想找人商量,但又拿不准要不要跟刘国强说,于是把她的小姐妹找来商量,没想到小姐妹没来就出事了。

  现在沈四妹有点明白了,刘国强未必是凶手。但他跟俞红吵完架,又跑哪儿去了?还有那把杀俞红的水果刀是怎么回事?沈四妹见过刘国强的水果刀,经常扔在一楼电梯口保安值班室的桌子上,不过前几天吃饭的时候沈四妹听刘国强说他的水果刀不见了,不知被谁拿去用了也不给还。是在大楼里办公的人拿走的吧?沈四妹想凶手多半是楼里的人,这个人下班没离开。沈四妹把晚上在大楼的人齐齐回忆了一遍,想了几个人,又都否定了。这个人一定是比较有钱的。

  沈四妹想得脑袋痛,就披上衣服坐起来。她想自己又不是警察,操这心,别人知道会笑的。但又控制不住自己偏要想,这都是贱的。她想起下乡的时候算过命,算命的说她一辈子劳碌。好,还真让算命的说着了,她就是这样的,后来到工厂,她又到工会,别人不管的事她都管。

  天蒙蒙亮了。沈四妹干脆起来,她想今天要早点上班,昨天一夜大楼人来人往的指不定多脏呢。

  沈四妹到银苑大厦,保安打着呵欠把门打开,说,沈师傅你来得好早呀。大楼里很安静,看不出来发生过杀人案的样子。

  沈四妹到2楼工具间,打开门,吓了一跳。

  刘国强缩在里边,冻了一夜,脸都发青了。刘国强见沈四妹,扑通跪下说,沈阿姨救我。刘国强说他没杀俞红。沈四妹说,快起来快起来,我知道你没杀。沈四妹问,昨晚上你到哪儿去了?

  刘国强说,他和俞红吵过架以后就到外面的巷子吃烤肉,然后回来上厕所,在厕所里听见有人喊叫杀人了。他本来是提着裤子要出去看的,还没出去就又听见有人说俞红被杀死了,还问刘国强在哪儿。他当时脚都软了,就从窗子爬出去,蹲在2楼的房檐上。半夜冻得不行,就钻进了工具间。

  沈四妹说,你没杀人躲藏什么?

  刘国强抽抽鼻子,说,害怕。

  沈四妹说,你们分开的时候俞红去哪儿了?

  刘国强说,俞红又上楼了。

  沈四妹奇怪,她上楼干什么?

  刘国强说,她用手机接了个电话,就没出电梯。

  沈四妹说,上几楼了?

  刘国强想了想说,好像看她按的是6楼。

  沈四妹心里一动。6楼?6楼是一家电脑公司,还有几间办公室是物业管理的。刘国强还想说,让沈四妹挡住了。沈四妹说,你不要讲话,让我想想。沈四妹想问题的时候别人是不好说话的,否则她就会想乱了。沈四妹站在那里想了又想,最后她想起了一个人。所有的线索“啪”的一下都接上了。

  沈四妹对刘国强说,你就在这里不要动。说完沈四妹上到6楼,打开楼梯口的垃圾桶,垃圾桶是昨天下班后才清理过的,里面只有一个烟头。沈四妹又下楼,拉着刘国强要去找警察。刘国强不敢去,沈四妹就训他,你还想躲藏到什么时候呀。

  警察在318房间设了个专案组,专门搞这个杀人案。周光宁在卫生间洗脸,一个警察在打电话,还直打呵欠,另一个警察坐在沙发上抽烟。马安生站在卫生间门口和周光宁说安排专案组吃饭的事。马安生看见刘国强,就叫了起来说,刘国强你跑哪儿去了?

  警察听见“刘国强”这个名字时都警觉起来。抽烟的警察跳起来堵到了门口,挡住了刘国强的退路。

  沈四妹说,你们不要搞错了,杀人的不是刘国强。

  沈四妹说,我知道是谁干的。

  马安生训斥说,沈师傅,你不懂就不要乱搅和。

  周光宁来了兴趣,让沈四妹说说看。

  沈四妹说了长发女人的事,说,俞红叫长发女人来是想和她商量。商量什么?就是从那个熟人身上搞钱。为什么能从熟人身上搞到钱?因为这个熟人过去和俞红做过那种不要脸的事,现在俞红在大楼里认出这个熟人了,说明这个熟人在大楼里工作。

  马安生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周光宁说,老马,你让沈师傅说嘛。

  沈四妹受到了鼓励,就继续说下去。她说,这个熟人肯定是有一定身份的人,过去做过的事如果被别人知道了就会影响前程,这才会害怕俞红。沈四妹说,这个人的办公室在6楼,因为这两天她在6楼碰到过俞红,而且昨晚俞红和刘国强分手时接个电话又上到6楼。沈四妹又想起前两天在6楼碰到俞红的情景,俞红在走道里,很兴奋的样子,在俞红身后响起重重的关门声。关门的办公室应该在6楼的最西端。最西端是物业的一间堆杂物的房间,还有一个套间是总经理马安生的办公室。大约一个星期前俞红在一楼大厅碰见过马安生,俞红还问过他这人是干什么的。

  凶手是马安生。马安生快当副行长了,所以特别害怕过去的事暴露。

  按沈四妹的推测,马安生见到俞红后肯定会惊慌失措,想方设法采取措施。正好这期间俞红和刘国强老吵架,马安生就想让刘国强当替罪羊,因此偷了刘国强的大号水果刀。昨天下班马安生离开后又悄悄回来,大楼后面还有一个平常没人值班的小门,是直通楼梯的,而下班后楼梯的门就锁住了,但这难不倒马安生,他有钥匙。马安生从楼梯上楼,所以没人发现。上楼后他就给俞红打电话,正好俞红和刘国强大吵了一架,他不会错失这个把目标引向刘国强的极好机会的。

  马安生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说,沈四妹你这是血口喷人。

  沈四妹说,我有证据。沈四妹伸出手,手心里握着的是一个中华香烟的烟头。沈四妹说,6点半的时候我打扫完楼道,就锁住了门。但是我7点多因为等不到电梯而从楼道下,在6楼楼梯发现了这个烟头。这肯定是杀害俞红的人无意中留下的,现在化验一下,不就知道谁是凶手了吗?

  马安生想夺门而出,被周光宁一把抱住了,旁边两个警察也扑了上去。

  电梯间的杀人案就这么破了。

  大楼里的人都很惊讶,这么大的案子竟然让打扫卫生的老阿姨给破了。不过沈四妹并不觉得她有什么了不起,她正为午餐的事发愁呢。据说新上任的总经理要节约开支,准备取消给物业管理员工的那一顿免费午餐。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