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掩盖(二十九)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第八章

31

寒流来了,省委会议室的窗玻璃蒙了一层厚厚的水雾,像是装上了毛玻璃一样,外边的一切显得模糊混沌。

严鸽今天被通知来参加省委书记办公会议。她注意到,参加会议的人不多,加上她和加毅飞,一共只有六七个人。会议由省委书记隆万民主持。两边坐着省长和主管组织、政法的副书记,会议记录也由省委秘书长亲自来作。足见这是高层核心的一次重要会议。

隆万民属于那种沉稳持重型的人,目光柔和,脸上惯常挂着含蓄的笑,具有学者风范。他今天神情严肃,见大家坐定,开门见山地说:“中央政法委严打整治督导组的忠良同志昨天通报了他们调查走访的情况,建议省委先行研究解决措施。我们先听一听政法委前段调查掌握的情况。毅飞,严鸽,你们谁说?”加毅飞便向严鸽点了点头。

严鸽没有拿本子,一口气把大猇峪血案、邱社会入警和赵明亮问题以及黄金的无序开采造成的环境污染、农田被侵占的情况作了扼要说明,并且提出了下一步工作的初步建议。

隆万民听完,突然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在会议室前面的山水画下方踱步。就在这时,秘书走进来,告诉他有北京的红机专线电话请他接听。隆万民很快离开了会议室。二十分钟后,他重新入座,手中拿着一份电话记录。隆万民表情凝重地向与会者传达了电话记录:

朗朗乾坤,人民政府治下,竟会发生如此严重的问题!令人匪夷所思!试问,这里究竟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请万民同志从速组织彻查,打黑肃吏,以正纲纪。

隆万民语气低沉缓慢。“中央首长的批评是中肯的。首先是我的工作失察、守土失责啊!刚才听了严鸽同志的汇报,说实在话,我的心都在颤抖。同志们,用老百姓的话讲,是金岛还没解放,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啊。听说忠良同志向首长汇报工作时竟然失声痛哭。为什么这些事会发生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我们却听不到这种声音呢?那个老上访叫什么来着?对,‘老天爷’!人大周副主任向我谈起过他。我还要抽时间和他聊聊,专门听一听他的骂声。他的绰号起得好哇!老天爷是谁?就是上帝嘛!你一旦听不到真实的声音,不再代表老百姓的利益,老天爷就会发雷霆之怒,给我们敲警钟啊。这是上帝之口啊,同志们!”隆万民很激动,这种激情和率直,是严鸽以往听他正襟危坐作报告时从未见过的。

“经过二十年改革开放的洗礼,老百姓的民主、法制意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他们不允许黑恶势力胡作非为,更不允许党的干部腐化堕落。他们会用各种渠道和手段反映自己的意愿。如果我们再不把这些反映作为第一信号,保不齐什么时候这张上帝之口就会变成上帝之手。我这样说,绝不是耸人听闻!”隆万民说着,开始坐了下来,双手叉开,按在桌子上。“金岛问题的实质是什么?表面看是黑恶势力猖獗,其实是吏治腐败问题。有人说,我们的国家机器是强大的,没有哪个犯罪组织敢明火执仗和人民对抗。对,但这是从宏观上讲的。可在金岛这个小社会里,究竟是谁在那里控制了权力?”

“最近,立法机关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进行了解释。”政法委书记加毅飞插话道,“它的特征就是能够对一个地区或行业领域形成非法控制。他们有组织,有经济实力,有暴力和威胁手段,关键是有保护伞,所以能够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绝不同于一般的结伙犯罪,是一种犯罪组织社会化的形式……”

“是啊,老百姓看得最准。”隆万民点头道,“黑恶势力就是被腐败分子养大的。这些人就是拿钱来买权,再用权赚更多的钱。发展下去,就是意大利的黑手党和旧上海的黄金荣。可怕呀,同志们。”

刚从中央党校结束学习回来的同钊副书记接过话头道:“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是非常及时的。这些年金岛的经济上去了,可社会风气却下来了,环境被污染了,犯罪问题增多了。这种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高速度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不错。”隆万民的眉头仍未舒展,“如果不是这些问题的暴露,我们还会为表面的GDP数字而陶醉。这涉及一个要啥样的高速度,或者叫为了谁的高速度。”

他走到严鸽的面前,说道:“我们的老百姓太好了,就像这沧海大地上的青草,只要有阳光雨露就欣欣向荣啊。可连大地都没有了,还能活下去吗?我们要带着感情去看待金岛的问题。这绝不是公安机关一家要解决的治安问题,而是一个巩固政权的大问题。”

隆万民呷了口水,把目光投向主管政法的副书记同钊和加毅飞,“要充分考虑到这场斗争的复杂性,对揭露出的问题要一查到底,不管牵涉到谁,也不管是属于谁的问题——包括群众多次反映的六年前那场透水事故,我们都要有勇气面对。正因为如此,金岛的整治要纳入省委工作的议事日程。遇到重大情况,书记办公会议要听取汇报;遇有紧急情况,你们可以向我直接报告。”

接下来,其他副书记分别讲了意见。会议决定成立金岛治安和矿山秩序整顿治理工作组,由省市政法委组织协调,抽调公检法、纪检监察以及国土资源、矿山管理等部门人员立即投入工作。

散会的时候,加毅飞单独留下了严鸽,问了一下局里的情况,然后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封信交给她。严鸽发现,信封是沧海市公安局的公函信笺,上面未贴邮票。看来是直接送到加书记手中的。她打开信封,发现是一封用电脑打印的举报信,两行粗体字的题目赫然入目:

警惕,黑恶势力保护伞

严防,公安内部出奸细

举报的对象是曲江河,只见上面写着:

沧海打黑黑雾重重。为什么海滩疑尸案搁浅?为什么抓捕邱社会被引入歧途?为什么赵明亮全家突遭车祸却按兵不动?为什么金岛黑恶势力能猖獗坐大?是谁在保护他们?他们究竟在掩盖什么?

这些问题现在已经有了答案:主管局长曲江河不但上了贼船,而且倒在了美女的怀抱。同时涉嫌参与走私五台机动车辆;踢摊子,撂挑子,给新任局长出难题。望领导采取果断措施,迅速查证。

中央打黑除恶的号令已发出,金岛不能成为死角。我们对此将拭目以待!

署名是:知情民警。

严鸽看完,将信交还加毅飞说:“关于类似内容的信件,我和副政委晋川也曾收到过。我对曲江河以前还是比较了解的,可能是这几年发生了变化。请组织允许我先和他进行一次诫勉谈话。如果确有问题,再请纪检或检察部门介入查证。您看行不行?”

加书记说:“这样更稳妥。沧海市的情况很复杂。这封信就由你带回去处理,我先不作批复。”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