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掩盖(二十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29

卓越走出政府大院,到对面的人行道边开动自己的摩托。正待起步时,身后响起了一声短促的喇叭声。回头一看,竟然又是一台悍马车。里边探出一个熟悉的面孔,向他做了个握拳的手语,示意他上车。

正要找的人自己送上门来,卓越求之不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忙啥呢,神秘兮兮的。喜酒啥时候让我喝啊?”

“忙正事儿,查赵明亮的死因。”卓越干脆挑明,看对方作何回答。

“我不是专门交代过你,赵明亮这事儿不要查了。你咋不听招呼呢?!”曲江河愕然,在路边来了个急刹车,把小个子弄了个前栽后仰。

“我是奉的寒局长的令。那天找你请示,没联系上。”卓越显得理直气壮。

“你胡扯。我问过寒森,他是叫你结案。查赵明亮是你在擅自行动!”曲江河一下子火了,提高了嗓门儿。

“不查清我咋办结案手续?这些天我一直找你汇报,也想通过领导澄清几个问题。”卓越没了平日的谦恭,一副公事公办的味道。

“卓越,你可千万不要耍小聪明!我警告过你,赵明亮和这个大猇峪案子连着,脉络看不清不能下手。你咋不知深浅呢?!”

“过去叫人蒙了,确实不知道这水深水浅。”卓越一步不让,“赵明亮一家不是死于一般的交通事故,背后必有阴谋。只有顺藤摸瓜,才能查到背后到底掩盖着什么。”

“这么说,你已经搞到了背后的东西?”曲江河吃惊地追问。

“差不多。”

“你的证据呢?!”

“会拿到的。”“袖珍警察”显得颇为自信。

“能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吗?”

“那起透水事故。”

“什么?你在查大猇峪的透水?!”曲江河的脸色顿时阴沉得能拧出水来。“说,是谁批准你这样做的?!”

“是你——还有你教导过的侦查原则。”卓越霎时认真起来,“这也是我一直要找你的原因,非常想通过老师弄清几个问题。”

“好哇。”曲江河向他投来极锐利的一瞥。

“赵明亮为啥有你的保密电话?你能告诉我吗?”

“这很重要吗?”

“当然。临死前他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在此之前,他还给你打过两次电话。后来,他死了。”

“卓越,你在背后查我的脚后跟儿?!私自侦查你的上级,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正因为如此,我才打算找你当面质疑;正是由于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不弄清这些事儿我才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说实在的,是警察的良心告诉我这样干的。”

见卓越摆出了摊牌的架势,曲江河调整了一下坐姿,面对面朝着卓越。“让你睡不着觉的事情可以说说吗?”

“当然。你这台车是谁送的?来路正吗?”

“所有权是金岛区政府的,借给局里使用,车子手续齐全。难道这还有啥问题吗?”曲江河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盘,汽车发出了公牛一般的叫声。

“我了解到,除了你这台悍马,巨轮集团还有一台,加上三台蓝鸟王,一共是五台走私拼装车。而这蓝鸟车又和巨宏奇、赵明亮有关。对此,你又怎么解释?”

“你的论文我给过满分,可这次给你打零蛋!你的逻辑思维已经到了荒谬的程度。照此推理,严局长和孟船生是吃一个母亲的奶长大的,他们就一定相互勾结吗?”

“请你不要偷换概念。这里当然有内在的逻辑。你兴师动众去抓邱社会,有意让巨宏奇喊上赵明亮,明摆着贼喊捉贼,不扑空才算怪事!”

“嘿嘿……哈哈哈。”曲江河仰面大笑,转而问道,“那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你说过,法律只看行为和结果。孟船生是一个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你自己可以对号嘛。”

“卓越你记住,法律只相信证据。没有证据,你所说的这一切都将是有罪推定!”曲江河用锥子似的目光盯死了对方。

“所以,我在完善证据,也在克服自己的软弱。现实生活太严酷了,连我崇拜的人也守不住气节。我也知道,时下要保住警察的荣誉太困难了。香车、美人、金条的魅力太强大了,足以摧毁一个警察应该坚守的一切美好信念!”卓越终于把憋在内心的话全部吐了出来。

“好小子!真是超越老师了。”曲江河眯起了眼睛,像在重新认识这个倔强的小个子,“我记起一个故事。有一天,一只老鹰身上中了一箭。当它从空中栽下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这支箭的箭翎正是自己的羽毛。”

卓越轻轻叹了口气:“曲局长,你错看了我。正是为了师生的情分和我对你的信任,我才给你讲这些。悲哀的也应当是我,我宁愿希望这一切是我的胡思乱想,宁愿是我的失误因此得罪你。我都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沉默了一会儿,曲江河低声问:“你现在作何打算?是不是准备拿你老师的血去染红你的肩牌?年轻人,我也有过你的今天。可我要奉劝你,你看到了我的今天吗?冷遇、猜忌,甚至随时会受到审查,这会不会是你的明天呢?你是个聪明人,千万不要犯浑。再搞下去,没把别人送上法庭,说不定会先把自己搭进去。”

“谢谢老师的忠告。我也回敬老师一句:及早刹车,不要毁了自己的一世清名。我还记得老师的座右铭,并一直照此身体力行。”

“什么座右铭?”

“一意孤行。”

“卓越,我提醒你:你要真想查下去,就马上向严鸽汇报,组成专案力量,办好合法手续!我会等你给我戴手铐的。但你绝不能再私自行动了!”

“从今天起,我就会将调查纳入法律程序。这点儿素质我还是有的。”卓越打开了车门。

“多加小心!好自为之啊!”曲江河话里有话。

“你也是,局长。海风一起,容易感冒,您要多多保重。”卓越豁了出去,反唇相讥。

“卓越,你站住!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别劲儿?!”

“曲局长,”卓越转回身来,“我知道,少干一点儿我也不会失去什么。可老百姓这儿就多一份危害。我是农民的儿子,知道不打乐果害虫会把来年的棉花吃掉,不下鼠药耗子就会成了精。现在,我完全可以不去惹人,可以去找女人玩乐,和矿主们混在一起,傍几个大款,每天泡泡桑拿,搓搓麻将,耍滑头,装傻子,失去自我,忘记自己是干什么的、该做点儿什么。最起码,还要有点儿警察的良心和责任感吧。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衣食父母。”哐当一声,卓越关门远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