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掩盖(二十)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22

曲江河面色憔悴地来到医院,患脑血栓的父亲已在病榻上睡着了。妻子亚飞正伏在桌几上打盹儿。曲江河刚才和主治医师交谈过,看来父亲的病还有点儿麻烦。老人十年前脑溢血后卧病在床,近几年恢复得能够自理了。可就在前些天,再次突发脑溢血,陷入昏迷状态。曲江河知道父亲是因为自己的事儿受了刺激。如今,苟延残喘的老人仍处在生死攸关的时刻。除了吃饭,他不敢离开病床半步。

由于父亲的病,暂时缓解了妻子和他之间的对峙。盛利娅那天出庭作证,害得他费尽口舌向亚飞解释,说自己是个政治上已经输光了的叫化子,在盛利娅眼里早跌了价。况且他又不是奶油小生,盛利娅那样的女人岂能看上他。他声称,今后要换一种活法,下决心夹起尾巴做人,关起门来居家过日子,彻底弥补一下多年来对家庭的歉疚。亚飞注意到,曲江河确实变了。一到周末就带上女儿偷偷进山打野兔,回到家把猎物炖得满屋子飘香。亚飞一时猜不透,曲江河到底在耍什么鬼把戏。她太了解丈夫那永不言败的秉性了。她帮助丈夫总结经验教训说,你曲江河之所以失败,就在于外战内行,内战外行。之所以吃大亏,就是在沧海的政界没有一个得力的靠山。关键时候,根本没人替你说话。

妻子这番话不无道理,就说不久前组织部一位副部长通过巨宏奇给他打过几次招呼,邀他一起坐一坐。他明白“坐”的意思是因为大猇峪的案子,因此推却了几次,这不明摆着犯傻嘛。

就在这时,放在桌边的手机铃声大作,把亚飞惊醒了。妻子睁开睡眼,掠了一下头发。曲江河陡然发现,亚飞的两鬓已经添了几簇白发,心里不禁有些酸楚。妻子见他端详自己,倒显得有几分不自在。她随手抓起桌边的手机,递到丈夫手中。

曲江河拿着手机走出病房。手机里响起了巨宏奇的喊叫:“你曲江河还活着吧?我差一点儿就给你发寻人启事啦。今天晚上六点,你到凯悦大酒店三楼三〇四包房。部长也去。六点啊,准时!”

曲江河啪地关了手机.想起上次错抓邱社会的事儿,便恼上心头。可那边巨宏奇却纠缠不休,手机像疯了似的一遍遍地响。亚飞此时追了出来,说医院的事情由她盯着,今晚这个酒席他必须去。

曲江河按时来到了凯悦大酒店三楼的包间,引导他的是一个穿紫红色旗袍的小姐。她告诉曲江河,客人到楼下接贵宾去了,让他稍候。曲江河喝着茶水,一边思忖着这酒席的用意。

不一会儿,巨宏奇和金岛区矿管局长黄金汉一前一后陪着组织部侣文龙副部长进门。侣副部长是分管市直机关干部的,上次严鸽赴任宣布班子时他也在主席台就座。黄金汉大概是巨宏奇带来负责埋单的。

四人坐定,训练有素的女服务员用托盘双手捧来了五粮液,被侣副部长制止了。“不喝白酒,咱们喝干红。”侣副部长不假思索地说。

女服务员斟上了酒,黄金汉瞟了她一眼,意思很明显:我们自己来,不要打扰我们。小姐很快识趣地退了下去。

今天的酒宴是巨宏奇特意安排的,他知道曲江河的父亲有病,感到是一个机会,觉得实在应该帮帮这个落难的朋友。当然,也免不了为自己的事情着想。

自从邱社会逃之夭夭,赵明亮一家出了横祸,他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六年前已经淡漠的噩梦又像鬼影一样跟在了身后。兔死狐悲,他明白,这危险也在向他逼近。他今天把侣部长请来,让曲江河、黄金汉作陪,可谓一石三鸟:目的是抓牢侣文龙,稳住曲江河,堵住黄金汉,绝不能在金岛坐以待毙。临来的时候,他让人把一包现金兑换成储蓄卡,想用这块大石头,挡住正在下滑的车轮。

巨宏奇满脸谦恭地端起酒杯,来了个开场白。“侣部长,你是老领导。在座的还有我的老兄、老弟。这顿饭我盼了好久,主要是侣部长忙。今天侣部长能赏光,曲局长能捧场,说明我还算有点儿面子。我先干为敬了。”说完,他端起酒杯喝了个底朝天。

曲江河、黄金汉也跟着一饮而尽。侣文龙托着酒杯没有喝,他端详着杯中红酒的光泽,淡淡一笑,向着巨宏奇道:“宏奇,先不要忙着劝酒。我考考你,为什么咱今儿不喝白酒?”

巨宏奇没准备,兀自又倒了半杯酒说:“我辜负了多年来部长对我的培养。这几年只知道脸朝地、腚朝天,没明没夜,累死累活地为领导拉套,理论学习不够,我认罚!”说完,又端起了酒杯。

酒杯被按住,侣文龙用询问的目光转向了一直沉默的曲江河。

“我猜得不一定对。一个是为了我们的身体,再一个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几个都是开车来的。”

“好!”侣文龙把那杯红酒喝去了一半,“说对了一半。另一半我和你碰了再说。”他伸出手臂,和曲江河的酒杯碰响了。喝完之后,示意巨宏奇倒上。“这第二个原因是照顾江河的。听说公安局下了禁酒令,工作时间不准喝白酒。咱们也跟着自觉遵守。”

“谢谢。”曲江河举杯表示敬意说,“侣部长的思想政治工作做到了酒中,我非常佩服。”说完,也饮了一杯。

巨宏奇说:“江河,咱侣部长当县委书记时抓乡镇企业搞酿酒,使咱们地方的葡萄酒进军法国巴黎,一举获得了巴拿马金奖。现在还是当地的支柱产业哩。”

侣文龙笑着说:“奔小康,造酒厂,这都是当年的老皇历了。江河你是当公安局长的,我再提个问题,这酒是好东西呢还是坏东西?”

曲江河说:“我说的不一定对。对警察来讲,这酒首先是好,寒冬腊月蹲坑守候、下水捞赃,喝口酒灌开一条热胡同,浑身发热有力量;几天几夜鏖战突审,脑子兴奋身体疲乏睡不着,二两酒一喝大睡一觉到天明,精神抖擞;侦查员伤筋动骨,关节炎症,药酒泡上虎骨还真起作用。这都是酒的好处,叫酒壮英雄胆。如果武松当年过景阳岗不喝酒,打虎的故事就可能重写。可这酒也坏事,酒能乱性,警察因酒丢枪,命丧车祸,违法违纪惹事端也不少,酒是其中的罪魁祸首。适量了就好,过量了就坏,要有度。”

“好个适量有度!”侣副部长点头称赞,接着道,“酒这个东西一出现,就和文化有了不解之缘。孔老夫子说过,‘饮德食和’。饮酒在周代就列入了礼法,规定不同等级的人如何喝酒。在职的官员如果喝到‘酩’和‘酊’的程度,就必须治罪。诸葛亮还曾用酒来考查干部。”

曲江河从未和侣文龙喝过酒,见他如此平易,也为过去自己的几次失约内疚。为表示歉意,他特意向侣文龙敬了几杯,不觉有些微醺。

巨宏奇这时抓住时机,又举杯说:“听部长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没有侣部长,也没有我巨宏奇的今天。我得敬老领导三杯。”

侣文龙接过酒杯,微胖的脸上浮着笑意,望着这位当年自己直接考查提拔的干部不无感慨。“宏奇啊,这都是你们干得好。就说几年前,你要不是到金岛,就不会遇到大猇峪那场透水事故,就不会创出后来成功封堵坑口的‘金岛经验’。同样的曲江市煤矿,透水矿难就死伤了十几人,受到全省批评,市长的帽子也撸了。领导本事再大,没有你们这些干才能行吗……”

“部长,可别提这些明日黄花了。”他最怕的是旧事重提。今天设宴的目的也是想快点儿逃出这是非之地,便急忙扳了道岔:“部长把我送到金岛转眼就是八年啦,快打一个抗日战争了。我这杆‘宏奇’(红旗)到底打多久,全凭您的调遣啦。谁让我摊上您这位好领导呢,士为知己者死嘛。”巨宏奇看了一眼曲江河,很快将话锋一转说,“侣部长,我那点儿破事儿要是和我曲大哥破大案相比,可是小巫见大巫了。”他指使黄金汉去催主食,然后借着酒劲儿继续说道,“今天江河来,不是外人,侣部长我真想不通,为什么人家曲江河干得好好的,就突然来个走马换将。这不是明摆着不公吗?江河是专业干部,不在公安局干,也可以到政法口其他单位提一级嘛。我这个人就是爱打抱不平瞎放炮,说错了请部长批评。”

“我了解江河。”侣文龙十分亲切地拍了拍曲江河的肩头,“他是干公安局长的材料。但严鸽的任命是市委和公安厅点的将,是培养女干部。江河同志一定要正确对待,接受组织上的考验。这也是我对你的忠告。听说你最近递了辞职书,这就显得不太妥当。凡事要有度,这也是为人从政之道啊。”侣文龙的语气更加温和,推心置腹地说,“我倒希望你能到司法局任职,树挪挪死,人挪挪活,今后还是有机会的。关键是不要把事情搞僵。”此时,他把保养得很好的手放在了曲江河的手背上。“现在,市委正在集中全力搞金岛的开发,省里领导很快要来开座谈会。这是对沧海工作的充分肯定。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特别是不要翻腾已经有了定论的陈年老账。你和宏奇都是有潜力的干部,一个抓改革开放,一个搞保驾护航。切记要帮忙,不可添乱噢。”

说到这里,侣部长的面色沉了下来,转向巨宏奇,措辞也严厉起来。“特别是你,巨宏奇,不要老是想脚底板儿抹油——开溜。我明确地向你转告上级领导的意见,你调往省委机关的事必须在现场会开过之后。这个阶段,真出了什么事,市里会拿你是问。不要闹个将来鸡飞蛋打,后悔就来不及了。”

侣文龙副部长的话表面似平波秋水,实则暗藏深澜。酒席散时,已是灯火阑珊。三人到楼下送走了侣文龙。

就在曲江河走去开他的悍马车时,巨宏奇抚着他的肩膀,把他拉到一个僻静处。“你老兄有事儿,也不告诉兄弟一声,太不够意思了。我是昨天才知道老爷子的病。得,你在我这儿也不要充大。老兄两袖清风,现在看场大病能让人倾家荡产。平日里兄弟不说,今儿这点儿心意你不能不领!”

借着酒劲儿,巨宏奇把一张硬卡顺手塞到了曲江河上衣的口袋里,并按住了曲江河的手,“却之不恭啊,你可不能扇我的脸。”

曲江河心里明白了,巨宏奇今日玩的是“杯酒释兵权”哪。真是用心良苦。曲江河表面上装作不解其意。“老弟的心意我领了。我现在是马放南山,该歇歇了。我不能总拿自己放在火上烤吧。常言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既然侣部长也说了,我也不会一条道走到黑呀!”

“完全正确!加十分!”巨宏奇意味深长地拍响了对方的肩头。

就在曲江河发动汽车的时候,他似乎看见卓越的影子在停车场闪动了一下。灯光暗淡,他一时还难以确定。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