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掩盖(十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14

严鸽来到市人民医院,很快找到罗海的病房。被褥里包了一个枕头,病床上早没了人影。医生报告说,罗海的伤情不重,纯粹是泡药费,每天查完房就溜出去,很晚才回来。

严鸽证实了自己的分析,是在接到罗海家附近监控哨的报告之后。但她绝对不会想到刚才发生在暗夜中的那场恶斗;更不会想到在此之前,与“咬子”恶斗的一方曾悄悄潜入了曲江河的院内。

这天晚间,疲惫而郁闷的曲江河打开自家房门,还在思忖着赵明亮家中那个可疑的圆环印痕。他揿亮了灯,取暖的炉子灭了,很久没有仔细打扫的房间透着一股潮湿霉变的味道。他开始在冰箱里搜寻方便面和速冻饺子,妻子亚飞出差未归,女儿快快住校,他懒得做饭。就在他忙着把暖瓶里半温不开的水倒进方便面盒子的时候,猛然听到屋檐下有一阵奇特的响动,像是有什么硬物敲击着地面,很快又归于静寂。他机警地摸了一下腰间,悄悄冲出门外,迅速抬头朝四周观望。只见院内空空荡荡,唯有满天的星斗在闪烁,邻居家都亮着灯,房子里传出说笑声,飘来阵阵炒菜发出的油香。他暗笑自己过于敏感,回到屋内开始大嚼方便面。

家庭生活对于曲江河,就像这方便面一样寡淡无味。和严鸽那场罗曼蒂克的恋爱结束后,他闪电式地和朴实无华的亚飞结了婚。亚飞是贤妻良母式的女人,婚后对曲江河可谓体贴入微,曲江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亚飞一天到晚手脚忙碌不停,口中总爱喋喋不休地抱怨。由于生孩子时难产,亚飞不久患了子宫肌瘤,子宫随后也做了切除。病后的妻子从生理到心理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体态臃肿,日渐失去了当年少妇的风韵,生出自卑和神经质的敏感,常常无端发脾气,唠叨挑剔,弄得曲江河一进家门就郁郁寡欢。和罗海撞车后,曲江河生怕亚飞再受刺激,正值她所在的税务局组织外出旅游,就一力支持妻子参加,自己乐得过几日单身汉的生活。

门铃响了,曲江河怔了一下,心想妻子不该今天回来,局里有事也会先打电话。诧异间,铃声不响了,换成了一种轻盈的叩击声。曲江河打开门,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盛利娅仪态万方地立在了面前。

“怎么,不欢迎我?还是贵人多忘事?”灯光下的盛利娅穿着窄袖裘皮夹克,腰带紧束,裤管掖在长筒靴里,脸上挂着极富韵致的笑,手中正拿着一张当日的《沧海商报》。

“哦,请坐下!喝茶水,还是饮料?”

与罗海撞车,使曲江河对盛利娅有了本能的警觉。他觉得那天到基辅餐厅就等于自投罗网,对方把这个靓丽的女人推到前台,而自己却像三岁小孩儿一样给人涮了。

“你的音响很棒啊。”盛利娅扫视了一遍屋内的陈设,随手按了电视机旁的组合音响开关,《山楂树》的抒情旋律响起了。把手中的报纸递给曲江河,她大大方方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闪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睛。“路见不平,我是来帮你的。”

“哦,你能帮我什么?”曲江河淡淡一笑,拿过那张报纸浏览。这当儿,盛利娅起身向他的书房走去。她注意到书柜里竟然放着《静静的顿河》《多雪的冬天》和《古拉格群岛》……

曲江河此时的眼睛被报纸右下角的文字蜇了一下,只见粗黑的标题是:《“拐的”司机与公安局长明日公堂对簿》。下边的文字更具煽动性:据记者了解,这位副局长刚从基辅餐厅跳舞出来,而且饮了酒。他声称是执行紧急公务才与拐哥相撞的,但尚无证据能够证明。

盛利娅这时已从书房走出来,双手反剪在身后,似乎攥着件什么东西。“真没想到,你还看这些老古董?”

“我们是听着苏联歌曲长大的。听说有一回这个国家获金奖的运动员站在领奖台上,面对国旗,竟然只会哼曲调,不会唱歌词。另外,还有一则新闻,最近日本首相和普京会谈,送给俄罗斯总统的礼物是一只会唱国歌的机械狗。只要一拍它的屁股,它就唱《伟大的沙皇》……”

曲江河突然停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心爱的猎枪被盛利娅握在手上,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自己的脑袋。他的血液几乎凝固,能清楚听到心脏在打鼓一样剧烈跳动:对手简直太高明了,干得也漂亮,用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走入房间后先放大音响,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就使一个公安局长不明不白在家中倒下。明日本市也将爆出特大号外新闻……可这又能怪谁呢。他在心里直骂自己,打了一辈子老雕,最后反被鹰啄瞎了眼。他微微闭上眼睛,额上渗出了一丝涔涔冷汗。

“局长阁下,要是再把共和国军人的女儿当成俄国人,我就不客气啦!”

“你把枪慢慢放下,里边还有两发子弹。”曲江河没有动。他非常清楚地记得,上周他带女儿到保护区打兔子,里边还有未用完的霰弹!他知道,此时如有丝毫不慎,他都将成为这位危险来访者手下的猎物。

对方丝毫没有放下枪的意思,声音听来满是愤愤不平。

“亏你还是警察局长。本人的身份证在这儿,是地道的中国公民,家父是革命军人,母亲乃是前苏联专家的女儿。你不要以为上了‘巨轮号’的人都是什么克格勃。”她说着,啪的一声把猎枪枪膛卸开,十分利索地将子弹抖在了曲江河面前的桌子上。

“本小姐玩过枪,打的猎物不比你少。真没想到,堂堂曲局长也有怕枪的时候。只可惜这次你大错特错了。眼前的枪口并不可怕,何况拿枪的又是一个女人。你应该怕你背后拿枪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威胁,对吧?”

“我当然愿意信任你,而且希望你告诉我的是事实。”曲江河定了定神,头脑里在迅速猜测她今夜造访的目的。

“你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这就是眼前的事实!”盛利娅更加近距离地直视他。

“我看过一本书,是讲一个高明的捕快最终被盗贼杀死的故事。我忘了结尾的两句话,今天查到了,特意把它送给你。”

“哦,讲讲看!”曲江河接过盛利娅撂到他怀中的猎枪。

“‘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遭殃。’因为你的存在就是他人的威胁,你每向前一步,就会把人逼向死路一尺。难怪你要连连倒霉了。”

“那我该怎么消灾免祸呢?”曲江河故作风轻云淡。这时候,他看见盛利娅下意识地扫了一眼窗外。

“和我配合,放下你的架子,抛掉你的虚荣。不要在乎别人怎么评价你,因为我们要的只是最终结果。”

“你是说我们?”

“一点儿不错,你必须和我合作。你现在缺少的就是我这样的同盟者。你一定要按我说的做……”她语气急切,竟一下子喘不过气来,便喝了一口咖啡,又用纸巾按了一下润湿的嘴唇。

“明天出庭,我要为你作证。我是你当时接警、出警的唯一证人。更重要的是,六年前的大猇峪案件还掩藏着重大罪恶。”

曲江河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条秘密小径,但雾霭重重,他不敢贸然走上去。他尚不能判明眼前的一切是精心的欺骗,还是一片真诚。

“我应当怎么办?”他换了个姿势,和盛利娅坐得近了些。

“很简单。”盛利娅大方地把白皙的手放在了曲江河的手背上,“当我需要的时候,你能把它伸给我吗?”女人的眼神是认真的,里边既有果断的抉择,也有犹疑中的仓皇。因为他能感受到那只纤细的手指正在微微颤抖,温软的手心似乎在冒着冷汗。她的神情愈加变得像被凶猛野兽追逐的牝鹿,渴求着情感的倾诉,寻找着安全和庇护。

曲江河理解地点点头。

“我想和你跳个舞。”

“现在?”

“是,就现在。”

随着温热气息的流动,曲江河已经闻到了那栗色发辫的幽香,听得见她轻柔的呼吸。他轻轻地抽出被对方紧握的手,起身伸了个懒腰,突然上前一步拉开了窗帘。院内有个黑影一闪,随即响起了一阵磕碰地面的声响。他顿时明白了,一阵冷气从心底涌出,不禁打了个寒战。重新坐回来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拿起那张报纸,挡在盛利娅的面前,脑子里飞速闪过一连串的疑问。这个女人是来试探自己还是有意做给人看的?或是她来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有一点可以确定,她是有备而来的,很可能负有使命。想到这儿,他镇静下来,开始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思忖着对策。

透过报纸,盛利娅已经觉察到曲江河的神态变化,看着他又堆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她站起来,径直朝着音响走去。“曲局长,看来,你还是怕中我的美人计呀。”盛利娅一边换碟,一边说着,口吻里不无讥讽。

“中美人计也是一种运气。”曲江河陷入从未有过的犹疑。他不能断定对方是否包藏祸心,便调侃着说,“只可惜我命里只能中苦肉计啊。”

“局长大人,你现在要按我的要求做。你可是承诺过的,关键时候要拉我一把。”女郎打开音响,向曲江河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

音箱中传出意大利尼诺·罗塔《温柔的倾诉》的旋律。柔美深情的音乐给悄无声息的家带来了澎湃如潮的青春气息。

柔声倾诉,

温暖地抱我。

听到你的话语,

心中感到温柔的震颤……

盛利娅此时和着旋律轻声吟唱,娉娉婷婷地朝曲江河走来。

当这难以抗拒的诱惑再次袭来时,曲江河倒变得异乎寻常的冷静,坐在那里一动未动。

盛利娅注意到,在她温情地靠向曲江河时,对方手中的报纸突然移开,露出了一个小型录像机的镜头。

“利娅,这是录像机的镜头。你再走一步,录下的将是你拉我下水的全过程!”

“你……”盛利娅像被雷击似的怔住了,丰满的前胸因激动而剧烈起伏,巨大的红晕布满了面孔和脖颈,像被突然剥光了衣服又让人狠狠抽了一鞭子似的呆立在那里。她真没有想到,曲江河能在瞬间变得这么无情而可怖。

录像机的红灯早在闪烁着,曲江河用冰冷低沉的语调命令说:“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请你马上离开我的家!”

盛利娅由羞恐变成恼怒,浑身战栗,两眼充盈着泪水,指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你是个假道学、伪君子!曲江河,你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我瞧不起你……”最后一句话,她是从齿缝中迸出来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