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三章(十)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新闻发布会等于把谢虹的事公布于众了。可大家没想到的是,舆论却没压下去,反而有些媒体堂而皇之地开始质问公安局了。省里的一家报纸就说:江洲市公安局的解释是说不过去的,因为群众关心的并没有得到答复,即:谢虹到底是不是贪官?本市《江洲市区报》先发了篇稿子,轻描淡写地呼吁网民保持理性,然后又言辞激烈地载文批评公安局的发布是避重就轻。李涧峰则又一次成了新闻焦点,他在发布会上最后说的那几句话被多家媒体全文照录,照片也是大幅刊登。他脸上的神情在高分辨率的印刷物上一览无遗。

老丁主任笑嘻嘻地抖着报纸说:“我闺女说,你李涧峰现在是她的呕像,记住,是呕吐的呕。”李涧峰问:“什么意思?”老丁说:“我也不知道。人家现在都说网络语言。”李涧峰也没心思追究,他这会儿的心情像一只在风浪中顛簸的小船,起起伏伏的不安稳。

上网,突然发现网上有了个新的帖子,竟然是谢虹自己贴上去的。她公开说明自己就是谢虹,说自己欢迎网民的监督。她说明了那辆宝马车是借的,还详细公布了自己的经济收入。最后,她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她不会像有些人那样,忘记自己的宗旨和职责。

有大量的跟帖。有人说欢迎谢虹的态度,相信她的话是真的。但是,大多数的人还是不相信,有人说她在掩盖自己,有人骂她虚伪,更有人冷嘲热讽地说,哪个贪官不给自己说好听的呢?

有一个帖子让李涧峰看得很无奈。这个叫“剧中人”的网民说,谢虹可能不是贪官,但是,在今天这个复杂的社会,不当贪官也是需要智慧的。如果谢虹在借那辆车的时候多想一想,后来的一切也许都不会发生。李涧峰叹口气。谢虹又上网了。她说,她同意“剧中人”的说法,为此,她很难过,也准备无条件地为此付出她应该付出的任何代价。

又有人上网发帖了,说是公安局就是黑窝,说公安局里没好人。李涧峰看得火往上撞,一冲动也想上去说几句反驳的话。还没动手,发现谢虹已经说话了,而且也是带着火药味:你们说我什么我都可以不计较,但你们不能以偏概全,说公安局如何!不错,公安局是出过败类,但是绝大多数公安民警是好的!我们在为这个社会的安宁付出我们的一切。

李涧峰觉得眼睛有点湿润。想想这个有点男人性格的女同学,这个他前两天还不大喜欢的女局长,他突然觉得她是那么坚强,那么令人尊敬。

同时,他又有点担心,她这么强硬,会不会又招来更多的非议呢?他突然觉得有点恐惧,好像害怕在网上再看见那些言论。他下了网,起身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心里突然想:我们这样的土包子,也许永远都适应不了现代化吧,就像一个出了国的人,为了活下去每天都要吃西餐,但即使已经觉得自己适应了西餐,心底却永远会觉得汉堡不如家乡的大饼好。

也许,现代化就是西餐,而我,永远是个吃大饼的脑袋。

这就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了。看着窗外肃杀的风景,心里也是沉甸甸的。一群乌鸦慢悠悠地从公安局大院上空飞过,偶尔哇哇地叫两声,像是很傲慢的样子。李涧峰目送着那些黑糊糊的影子远去,觉得时间一时仿佛慢了下来,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让人恍若沉入梦境。

梦要是不醒,也许很好。想想一个人的一生,会做多少梦呢?李涧峰想起自己和王婉琴恋爱的时候,整天沉浸在一种梦般的感觉中,满脑子都是姑娘的倩影。其实,他和王婉琴青梅竹马,从穿着屁股帘在一起玩到高中毕业,按说熟悉得不行。可是,不知为什么,从他们挑明了恋爱关系起,从他第一次握住姑娘的手,他们好像才彼此真正认识了对方。好像窗户纸一捅破,儿时的梦才醒了,真实的王婉琴才出现了。可是,爱情的突然降临,又像一场梦的开始。一切都似乎美化了,一切都似乎虚幻了,一切都让今天的李涧峰想不明白当时是真的春天还是自己给自己画的一张风景。现在,婚离了,梦也醒了,却发现王婉琴的好与不好才真实了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涧峰自己把自己唤醒了。西餐就是西餐,好吃不好吃也得吃。事情就是这样,人永远是社会潮流中的漂泊者。改造社会是人类的伟大梦想,但一个凡人只能在社会里随波逐流,包括跟着改造社会的潮流走,带着希望和几分无奈。这一刻的放松已经是弥足珍贵了,难道还想着……

就像呼应着李涧峰的心理活动,电话在这一刻响了。

竟是小陈局长。他的声音明显低沉,还有几分颤抖:“涧峰,告诉你个事,坏事。谢虹的爱人昨晚自杀了,跳楼。”

一股冷气从李涧峰的脚底慢慢升起。梦境的余波彻底粉碎,只留下冰冷的碎片,倒更像是残酷的点缀了。他忘了说话,就那么举着电话愣住。小陈在那边喂了两声,听他不吭声,知道他的心情极坏,也不再问什么,叹口气要挂电话。就在这时,李涧峰却脱口问道:“怎么没听谢虹说过她爱人?”他的问题实在有点不对题,可小陈显然是理解的,他说:“这人得抑郁症多年了,据说自杀了几次都没成功。这回小谢从一开始就防备着他看见网上的事,把电脑都锁起来了,可是……小谢也真是命不好。”他的声音在李涧峰听来显得空洞而乏味,好像随时要睡着似的。两个人沉默,却都没挂电话,就那么愣了一会儿。李涧峰又说:“谢虹刚才还在网上。她不知道……她爱人的事?”

没有回答。李涧峰也不想听回答。他慢慢放下电话,上网。他盯着页面在他眼前闪动,泪水流了下来。他就这么流着泪在键盘上打下这样一行字:

谢虹同志的爱人昨晚跳楼自杀。你们似乎没有错,但是,一条人命因你们而消失了。

网上,是一片长久的死寂。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