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一(中国刑警的福尔摩斯方程式)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冯锐

——多维视角下的刑侦专家刘忠义

不同中国刑警的名字加上不同的“X项”侦查历程,就是一个又一个“福尔摩斯”故事,这一个又一个故事构成了一道又一道“福尔摩斯方程式”,并一定会成为世界警察史上独一无二的“中国刑警方程式”。此刻,我们需要解读的是一名特殊刑警的故事,尤其重点解读他的“X项”——因为,他的“X项”里隐藏着中国刑警不同于福尔摩斯的悬疑跌宕,更隐藏着中国刑警走向世界前列的“达·芬奇密码”。

——作者题记

引子

“刘忠义,这个人有故事,而且忠厚,是特别值得一写的警察。但是,采访他特别地难,因为他这个人太低调,谦虚得很,估计什么也不会对你讲,也不会给你太多的采访时间……”

我那已经退休的老处长,是全省公安机关德高望重的大手笔,当白发苍苍的他和我说这番话时,眼睛里放射着光芒。这个倔老头儿靠着写文章获得了满墙奖章,也“收获”了高血压、糖尿病、严重的颈椎病、难以治愈的眼疾等。

那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接到了公安部刑侦局商请函,任务是采写该局副局长刘忠义。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曾经围绕刘忠义写出精彩文章的老领导,于是便去登门请教。

刘忠义,是2017年全国“公安楷模”荣誉称号获得者。在老处长的寒舍里,他捏着一个小酒盅努力给我各种写作启发,同时也对我提出了高标准的要求。

“刘忠义是从黑龙江基层刑警中走出的杰出代表,你要是写不明白可说不过去。”他说。

老处长是个不折不扣的批评家,凡事喜欢红脸较真儿和批判。退休前,即使遇到比他官大的领导,只要与他观点不符,一概唇枪舌剑。虽然偶有酸腐之类的评价扣在他头上,但大多数人都很敬重和喜欢他。

“他这个人,和一般的刑警不一样,凡事一点儿不喜欢突出自己。当年我写他,是一路坐着绿皮火车追着采访,人家还不愿意接待。后来啊,我和他急头白脸了,我告诉他,是组织安排的,你不接待也得接待。但说真的,他的这股子甘当绿叶的劲头,我喜欢,也由衷钦佩。”老处长很陶醉地喝掉一盅酒说道。

“关于他的报道,我都读过了。目前,还没有哪个报道,能够用具体事实来清晰、细致地说明刘忠义在每一起大要案侦破中的关键作用,用的形容词倒是很多,比如刑侦专家,比如‘他是参天大树’,要不就是‘东方福尔摩斯’……”我继续和老处长探讨。

“福尔摩斯?刘忠义一定是不喜欢这个称谓的,咱们中国警察里优秀的人物很多,哪个不比福尔摩斯精彩?没有哪个人喜欢戴这个福尔摩斯的帽子。”说到福尔摩斯,老处长一下子站了起来,情绪有些激动。

“那么,您觉得应该怎样形容刘忠义?”我问。

“刘忠义就是刘忠义!记得2010年的时候,厅里准备给他申报二级英模,材料都准备好了,人家本人就是——不同意,坚辞不就。他这个人,极其低调和安静,他的心里只有案件。”

“他的故事一定很多。”

“故事多,但他也不会多说。你这次采访一定很艰难,看看你的运气吧。我觉得他这个人禀性难移,他会用沉默和礼貌对待你。但是你记住,写好刘忠义这样的警察,就是在记录历史,意义重大。写作中的困难,要有心理准备……”

的确,写作刘忠义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困难。最初几次繁忙中的擦肩而过,他会显得对你特别尊重与友善,会不断向你询问一些老领导和老同事的身体状况、生活状况,会特别理解和体谅文字工作者的辛劳与执着。但最为关键的问题还是出现了——他对于自己的各种故事三缄其口,并以各种方式回避,最多也就是重复中央电视台采访他时说的那些:1每一起案件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2大家齐心努力,侦破命案积案是对历史负责任;3我们这些刑警的努力,是为了让人民群众知道我们国家有这样一种力量;4国家的指令是第一位的,国家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5一些积案能侦破,是我们公安战线几代人民警察呕心沥血的结果,是老一代刑侦专家传承带动的结果……

刘忠义说这些话的时候,郑重而庄严,神色中体现着一名当代刑警的担当。除此之外的刘忠义,大多数情况下都保持着一种很安静的状态。安静的人有很多种,但刘忠义的那种安静很特别,那是一种能化解一切浮躁微尘的心神宁静。

刘忠义不愧是刘忠义,作为一名审讯专家,回避媒体问话的技巧无懈可击。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尽可能展现细节的人物素描,因为这种素描里潜藏着一名中国刑警的从警之道,而这种“道”是中国公安史上的一处精神高地与方法模型;这个时代的警察晚辈们,会从中释疑解惑,细细品读更会受益匪浅。

于是,围绕着“零口供”的刘忠义,我开始认真研究各种破案报告与新闻报道,力求发现他在侦破每一起案件时最为关键的环节——发挥的“决定性”与“不可替代性”作用。我还开始四处寻访取证,其中有国宝级刑侦专家乌国庆、崔道植,也有刘忠义的老领导、老同事,更有当前刑侦局里老老少少的战友们。

通过大家碎片化的报料,刘忠义的方程式里的“X项”逐渐清晰,多维视角下的刘忠义最终以立体的方式真实呈现出来。

我发现,这方程式里的“X项”,大多是谦卑与淡然的刘忠义本人刻意回避的,或者是由他本人亲手在媒体面前“掩盖和模糊化”了。他永远都是“功成身退”、“功成不必在我”,他永远都是在疑难案件攻坚时无限量地前进,却在案件侦破之后尽一切可能退到幕后和远离欢呼人群的地方。即使是击毙周克华那样的案件,即使是《南方周末》的采访高手,也没有发现刘忠义的“达·芬奇密码”。于是,写作刘忠义本身这件事情,就是一系列“疑难案件的二次侦破”。

华人社会里,如果形容一个警察破案多么多么厉害,的确会时常将其冠以“福尔摩斯”称谓,国内的很多警察享受过这样的殊荣。但作为破案高手的刘忠义没有读过一本与福尔摩斯有关的书籍,很明显他也不喜欢福尔摩斯这样的称谓。从刘忠义身上看不到福尔摩斯那种衣冠楚楚与皮鞋锃亮,他总是那样安静着、思考着。可以肯定地说,中国刑警的方程式完全是一种有别于福尔摩斯的特殊方程式。

X1:独特视角一次次打破案件僵局

“刘局负责侦办的每起案件都是通天的,尤其是现案压力比较大,仅仅我们处就涉及爆炸、放火、投毒等三十四个罪名。就拿2014年1月13日凯里爆炸案来说吧,当时贵州冬天特别阴冷,而刘局刚刚做过腰间盘手术,他强忍疼痛,在大年正月里一度‘躺’在椅子上指挥、决策,而他的独特视角一次次打破案件僵局。”公安部刑侦局一处侦查员说。

第一时间浮出水面的嫌疑人

近年来,公安部刑侦局的工作模式由过去的单纯指导,已经逐渐演化为直接指挥、直接参与重特大案件侦破。

2014年1月13日贵州凯里爆炸案发生后,刘忠义副局长带着时任一处副处长的柳佳很快赶到了现场。柳佳每天会把贵州警方的所有工作情况汇总很多次,把瞬息万变的侦查进展以文字形式报送刘忠义。无论是汇总情况的柳佳,还是副局长刘忠义,他们每天除了战略层面的宏观思考、宏观总结、宏观指引,更有战术层面的具体侦查动作,他们会像一名普通侦查员那样去思考、去行动。

柳佳工作时有吸烟的习惯,大量吸烟。那段日子,他每天两盒烟一定不够。现场的一切,嫌疑人的面容,在烟雾中此起彼伏,凯里阿Q就包括在里边。凯里阿Q四十多岁样子,无儿无女无固定住所,凡事好骂娘气不公,好逞能又无能。那段时间,阿Q在凯里市龙场镇一个叫老山村的地方,给一个非常火爆的“滚地龙”赌博窝点放哨打更,见很多赌客赢得沟满壕平,直羡慕得垂涎欲滴,却又因自己没如此好运天天骂娘。老板没拿他当个人看待,也没人把他当回事,阿Q气得牙痒痒,恨恨地道出了“等我把你们都炸了”,但也没引起人们对他的重视。

没人知道阿Q吹牛是有基础的,他家里真私藏有炸药。被人轻视的阿Q常望着炸药发呆,眼前呈现着赌场被自己炸掉的景象,他因此一个个夜晚都在自我满足的笑容中睡去。

“滚地龙”是流行在贵州、湖南、四川等地的一种赌博道具。它是由一个两米宽、八米长的超级大盒子和三个大骰子组成——这部分道具,分量很重。

三个骰子成平行状从盒子顶端滚到盒子底部,通常以点数大小来押注,或者是在三个骰子里画鸡、蛇、龟等动物来决定输赢。

一般情况下,“滚地龙”会选择在僻静的山坡上搭建帐篷开设赌局邀人来赌。这种赌博活动的第一环节是“堂主”,他们开设赌场,主要靠向庄家收取“提成”,有时也充当庄家。堂主之间按照股份分钱。

第二环节是庄家。庄家通常是拥有巨额资金的大赌客,他们开设赌局,并以两种模式向“堂主”缴纳提成:按时间,庄家每小时给“堂主”两千元到五千元;按赌资额,庄家以每场所赢赌资的百分之十或百分之二十的比例给“堂主”交钱。

第三环节是小赌客,这部分人输多赢少。

第四环节是大赌客,输赢数十万都很平常。

第五环节是放高利贷的人。他们不参赌,而是提着现金站在赌场放贷。一万元的利息为每天五百元。

这一“滚地龙”链条还催生了相关“产业”:接送赌客的司机每天可以从赌场领二百元,望风的人、打手一天可以拿一百五十元到五百元,卖烟、水、盒饭的小贩每天可以赚数百元。

Q所说的“等我把你们都炸了”,就是要炸掉这么些人。

2014年1月13日14时33分,老山村的这个赌点果然爆炸了。距离炸点三公里的村民都听到了爆炸巨响,还以为是临近的煤矿又在放炮了。但是,这个赌点内的人们却没有听到爆炸声响,因为他们瞬间无一例外全部被炸晕了,每个人都像失去重力一般在爆炸冲击波形成的场域内漂浮又落地。距离炸点近的,在落地之前肉身已经解体;距离炸点远的,在落地后也是缺胳膊少腿。

这次爆炸,并不是有人拿着炸药包进入赌场引爆,而是在地下预先埋好炸药发生爆炸,总计造成十五人死亡,二十二人受伤。民警在爆炸案发后调查发现,阿Q开始在家里烧衣服并准备外逃,神色慌张如惊弓之鸟。

可疑线索一个接着一个被否定

贵州警方所有通报都显示,此次爆炸与赌博有明显关联。考虑到参与“滚地龙”的赌客大多是社会的中下层人员,这些人好赌,妄想一夜暴富,本身却并不富裕,警方也好,社会舆论也好,人们在讨论中大多认为此次爆炸或为输惨赌徒的疯狂报复。

混乱的赌博架构,加之混乱的爆炸现场,公安机关面临的工作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贵州警方的工作细之又细,他们没有把目光仅仅停留在阿Q身上,短时间内设定了多种可能,比如输钱后的赌客或其亲属的复仇、赌场间的竞争、股东之间的矛盾、赌场内放高利贷人员之间的竞争、针对特定仇人的爆炸、极端个人行为……

即便是阿Q,警方把他兜上来也是花费了一番工夫的,别的线索就更不用说了。包括阿Q在内,可疑线索一个接着一个报上来……

除了阿Q,黔东南州公安部门还发出协查通报,通缉此案中有重大作案嫌疑的黔东南州施秉县三十五岁男子吴某。1月14日,吴某的母亲及女友的亲属均向媒体证实,吴已于14日上午在距离凯里四十七公里外的都匀市落网。贵州警方行动之快、工作效率之高可见一斑。

爆炸的赌场约有十个“堂主”,股份最大者系一个凯里人。其中,爆炸案发生后外逃的吴某嫌疑最大。吴某被拉入伙成为“堂主”之一,是因为其他股东看中他好赌,能拉人过来赌博。爆炸前一天的中午十一点半,吴某给好友张老七打了个电话,笑着说这段时间赢了钱,欠账也快还完了,接下来打算多开几个“堂子”。吴某亲属及朋友均否认吴为爆炸实施者:作为“堂主”,作为赚了很多钱的“堂主”,怎么会炸自己的场子?

但是,吴某为什么在爆炸案件发生后疯狂逃跑?贵州警方抓到吴某后,他说:“死了那么多人,我害怕,我因为害怕才外逃。”

可疑线索一个接着一个被否定……

独到的见解、精准的判断力令人折服

凯里爆炸案13日发生时,刘忠义副局长正在河南聚精会神研究一起恶性枪案。得知爆炸案发生,刘忠义按照部领导要求第一时间奔赴郑州新郑机场,直飞贵州方向。

登机前,刘忠义在机场洗手间锁好门后,用力将腰间的绷带裹至最紧。他刚做过腰椎手术不久,医生说术后需要静卧八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恢复。可这对于刘忠义来说不可能。他已经适应了与疼痛“和平共处”,腰上扎着绷带可以最大程度缓解疼痛,扎得越紧,缓解疼痛的效果越好。

14日一时许,刘忠义到达凯里。此刻,他的心中除了现场,还是现场,没有其他。贵州公安在等待他指点迷津。

这起案件,公安部党委和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具体侦办工作却迷雾重重。冰雪泥泞,大量围观人员、医护人员进入、踩踏现场,触动现场物证,使现场破坏较为严重。而一些物证被破坏后,又被薄雪二次覆盖。雪地、泥泞中,能够留下什么样的核心物证?足迹是否明显?犯罪嫌疑人蹲点位置在哪儿?又是怎样逃跑的?

技术民警对现场进行了网格式勘查,但部分参战技术员从没勘查过如此大的爆炸现场,经验不足,加上素质参差不齐,使得提取的物证目标不明确,现场勘查显得很凌乱。与此同时,现场物品管理也出现混乱。技术层面,法医过多对尸体残片提取固定,理化人员过多提取爆炸残留物,导致重复登记和漏登错登。一些物证被办案组借走,又被转借,使得归库困难,物证去向不明。种种乱象消耗着大量人力、财力和侦破案件的宝贵时间。

这是同一个世界,这是另一个世界;这是不同现场,这是同一个现场……针对不同的案件,刘忠义都有自己独到的感悟。身处核心爆炸现场时,所有人都对他抱以期待的目光。

中心炸点是一个大坑,深度零点八米,直径三点三米,地下翻出的黄土与周围积雪形成鲜明反差。炸药,系本案元凶搬开沉重的赌具后,埋在中心炸点的。

刘忠义默默凝视着眼前的一切:沉重的赌具、一具具尸体、一块块断肢碎片、凝固的血迹……

他整个人是静静的。他的目光扫视着现场的每一个细节。他在那个夜晚的静,给现场的所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有人发现他偶尔会念叨几个字,但谁也听不清晰。现场有人大声说话,但立即被贵州省厅领导制止了,并示意所有人不要干扰到刘忠义。

庞大的工作量,考验着所有人。公安部法医专家、贵州省厅及凯里当地公安民警都在高速运转,得出的主要结论大致是:凶手没有受伤或没在中心现场。而炸药的类型却一直无法确定。

对于阿Q,刘忠义果断将他否掉了。因为对于一人独居而性格孤僻的阿Q来说,没有任何结伙条件,更为重要的是,他一个人根本不会有力量抬起重达360斤的赌具,又在埋下炸药后把沉重的赌具搬回去。即使阿Q本人招供,也不可能是他。

而后刘忠义主持的一系列侦查实验表明:阿Q的确不是犯罪嫌疑人。至于他一再承认是自己作的案,原来是因为内心的不安。爆炸炸死炸伤那么多人,也炸伤了阿Q脆弱的神经系统。既然吹牛吹这么大,说不是我炸的,谁信?

Q被释放了,而对于专案组来说,则是由希望变成了失望。

这时候,刘忠义对案件定性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观点——此案具有抢劫嫌疑,应该把抢劫作为案件定性的可能性之一。

很多人回忆起刘忠义给案件定性时,无人不为他的判断力折服;但他最初提出这种可能的时候,很多人却是持反对意见的。

刘忠义身上似乎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当他一次次以自己独有的心神宁静面对一个又一个犯罪现场时,犯罪现场曾经的一切仿佛会单独为他一个人呈现。这让很多与他共事过的人感到佩服。这是一个谜,一个谁也解释不了的谜。

既然将抢劫作为一种可能,那么嫌疑人的搜索范围就要扩大许多,而中心现场则是与潜在嫌疑人获取联系的最重要纽带。

因此,刘忠义要求:对中心现场区域的网格化勘查尽最大可能细化,核心区域的小方格被设定至不到一平方米的最小面积。同时,他指定专人对物证进行规范的统一管理,漏登和错登的情况得到快速弥补。

承诺一个月破案后的第三十一天拨云现日

在刘忠义主持下,现场勘查细之又细,即便是被害人指甲内的泥土,都被提取做了化验。第一个突破很快出现了:炸弹坑内提取到疑似电雷管脚线皮一段,纽扣电池一枚,炸弹坑外围区域提取到了被炸损的电路板、蓄电池外壳……

最让刘忠义欣慰的是那块电路板——这是网格勘查一次次重复工作的结果,是刘忠义一次次鼓励大家不要灰心保持信心与斗志的结果,更是他一次次千叮咛万嘱咐要求大家细之又细的结果。

这块电路板,充分证明了是遥控爆炸。

就在刘忠义带领大家获取电路板的时候,爆炸当天到过现场的四十六人已经找到了三十一人。

对此,刘忠义冷静地保持着自己的观点:要找的嫌疑人,不会是其中之一。

既然是遥控爆炸,犯罪分子就不会距离炸点很近,而炸弹何时埋好却是一个未知数。可以肯定的是,爆炸发生之前,爆炸主动权掌握在潜在的真凶手里。

随后公安部专家组确定:这块电路板来自摩托车的遥控装置。

沿着现场勘查结果,贵州警方下达命令:第一,寻找与电路板匹配的遥控器;第二,找人。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一切都没有新的进展。参与勘查工作的民警们面露倦态。

倦态,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短短半个月时间,数不清的小会议不算,光刘忠义就已经主持召开了四次大型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范围尽可能扩大。

扩大参会人员范围,是因为刘忠义深知,所有指令必须完整贯彻到具体侦查人员,以往工作中单纯由指挥部成员传达工作决策,往往会在传达至民警环节出现失真现象。如此这般一竿子插到底的会议模式,使得案件侦查工作效率提高了数倍。而事实上,每一次会议还有一个重要功能,那就是刘忠义为大家“打气”,鼓舞斗志。

刘忠义骨子里的坚持,不断复制到专案组每一个成员身上。

围绕凯里爆炸案侦查的,是一个多达六百人的队伍,其工作强度超乎常人想象。而刘忠义每天都坚持工作到后半夜两点。

半个月过后便是农历除夕,长时间处于紧绷状态又无实质进展的侦查员们出现了倦态。

勘查工作已经细之又细,是否可以封存现场,释放出一部分警力轮流休息?对此,刘忠义态度坚决:如果春节歇息几天,精气神就没了!为了保持这股劲儿不懈怠,在凯里过年!

山间的帐篷里,刘忠义的腰伤一次次发作。他开始还能坐着工作,后来就是拿来几把椅子组合在一起,躺着看资料并发布各种指令。

领导坐镇,指挥部帅不离位。

案发时,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同志批示两个月必须把案件拿下来,但在这一年的除夕夜却依然看不到希望。案件压力巨大。

除夕夜,时任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秦如培,时任省政府党组成员、省长助理、公安厅厅长孙立成专程来到指挥部驻地鼓舞士气。

大年初一晚二十二时,专案指挥部依然准时召开案情汇总、分析会。秦如培问刘忠义:“大约多久能破?”

刘忠义回答:“一个月,正常还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一个月”的概念,在随后的很长时间里,谁也说不明白刘忠义凭什么作出如此大胆判断。因为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除了压力什么也看不到。

压力越来越大,每天晚上都开会到十二点。而刘忠义每天都会在凌晨三点冲澡。

参战的侦查员回忆:“这起案件的侦破工作,特别摧残人的精神。各方面信息比较多,线索来了不是,再来了又不是,侦查员懈怠了、怀疑了,甚至认为方向错了。但刘忠义局长的指挥一直很有力量,一点儿没乱,而且很有章法。”

侦办这起案件期间,柳佳因为高强度工作,左耳出现了神经性耳聋,且至今一直未能痊愈。这是柳佳的秘密,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从柳佳身上,完全可以看出刘忠义以及全体侦查员们当时承受了怎样的压力!

刘忠义白天出去工作,晚上听汇报,并且一边工作一边总结分析。他总是在鼓舞着大家:方向没错,必须坚持到底!

话是这么说,但是随后的更长时间里,还是没有任何突破。

转眼间,距离除夕已过去了二十一天,2月21日,一个鼓舞人心的消息传来——疑似用于引爆的遥控器找到了!

二十一天,对于刘忠义和六百人的专案组来说,就像是过去了整整二十一年!正是由于他们坚持、坚持、再坚持,曙光才会出现。

第二十二天,侦查人员终于找到了该遥控器的生产厂家及卖出这个遥控器的商家,并在商家配合下锁定了购买遥控器的两名嫌疑人:杨文龙、杨盘中。十天后,二人到案,案件成功告破。

犯罪嫌疑人杨文龙、杨盘中供认:爆炸目的——抢劫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