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域外名作

神秘列车谋杀案(十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西村京太郎 (编译/杨军)

  第十二章 三名人质

  一

  木本总裁在接到了发现人质的通知后,暂时安下心来。因为来东京车站迎接“神秘号”列车返回的亲属们已经在30分钟之前发生了骚乱。

  回到国铁总部的北野立即与新干线铁路总局进行了联系,决定由他们临时编发一列专车,将这批人质送到东京车站。

  “这下乘客的亲属们也可以安下心来了!”木本笑着对北野说道。

  一直保在这里的本多科长,也神气活现地说道:

  “下一步就请交给我们警方主办吧。在确认人质平安无事之后,我们将毫不留情地将这伙歹徒逮捕归案。那笔赎金也要弄回来!”

  正当他们兴高采烈地庆贺胜利时,又传来了少了三名人质的消息。

  木本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了。

  北野也情不自禁地咋了一下舌头说道:

  “歹徒到底是歹徒呀!”

  “本多先生,这伙罪犯是不是打算改变计划?”

  “改变计划?”

  “对!他们虽然放了这400名人质,但好像与又劫持走了其中的三个人不太一样。”

  “是可以这样考虑的。”

  “他们已经顺利地弄到了一大笔赎金,会不会觉得这样干的甜头太大了,于是又从中选择了三名家境富有的人,再勒索一笔巨额赎金呢?这恐怕不是不可能的呀!”

  的确有这种可能性的。因为他们一开就从国铁这里轻而易举地诈到了10多亿日元的赎金,像这么便宜的事他们不会就此罢手,再干一次的念头也不是不会萌生的。

  “看来有必要迅速将这三个人的情况调查清楚!如果像你说的那样,这三个人的家庭情况十分宽裕,可能罪犯的目标就是要提出新的赎金要求了。但如果这三个人的家境很平常,那就是因别的目的而将这三个人掳去的。”

  “是不是要利用他们逃跑?”

  “是的,也许他们事先就制定了利用三个人逃跑的计划。”

  “因为招募乘客的明信片全都在大阪铁路局那里,除了上那儿去了解别无他法!”

  二

  在大阪铁路局,日下营业部长正指挥着部下,将这些明信片上写的姓名,按着字母顺序依次排列着。

  397名人质获救的通知也传到了大阪铁路局,而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尽快地从这400张明信片中找出被劫持走的另外三个人的姓名。

  “真是屡屡找麻烦的罪犯呀!”日下不住地嘬着牙花子。

  这伙家伙不是收到了赎金了吗,还不赶快把人质放了。如果全都放了的话,也许他们这会儿就该喝上两杯庆贺胜利了。可这会儿倒好!……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难道失踪的这三个人被他们杀害了吗?

  这一念头在日下的心中蓦地一闪。因为如果这三个人要采取反抗的态度,罪犯是有可能杀掉他们的;如果真的在什么地方发现了这三个人的尸体,作为制定这次“神秘号”列车计划的日下营业部长可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正当日下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日下迅速拿起了听筒。

  电话是从新干线上打来的。

  “我是搜查一科的十津川。”

  “您是在那列临时列车上吗?”

  “是的。现在已经过了名古屋了。我想打听一下被救了的397人的名字。我已在车上问好了100人的姓名,我这就对你说一下,以便查对,怎么样?”

  “请吧。我都接好了录音机了,你就讲吧。”

  于是,日下便将这部电话接上了旁边的录音机,并且按动了开关,十津川便将他所知道的100人的姓名一个接一个地念了起来。

  打完电话,日下便和三名助手又将磁带倒回来,把听到的人名记在了本上。然后,再按着字母的顺序将这些人的名字从明信片中挑出来。

  过了二三十分钟,十津川又打来了电话,这次又告诉了另外100人的姓名。明信片显著地减少了。

  最后,十津川又告诉了所剩的97人的姓名,明信片已经快没有了。这时十津川和这397人乘坐的临时列车“光”号,已经到了静冈附近。

  此时日下的办公桌上,明信片也都拣得差不多了,最后就剩下了三张。终于发现了这三张像宝贝一样的东西呀!日下赶快看了一下这三张明信片中所写的东京的住址。

  世田谷区成城

  星野英司(12岁) 小学生

  武藏野市吉祥寺306号

  林杏子(21)岁 学生

  港区南青山 青山住宅区509号

  中尾明子(24岁) 女办事员

  明信片还写有电话号码。但也就是这些。为什么罪犯要选择这三个人,在明信片上还找不到什线索。

  不管怎么说,日下当前还是要尽快地将这三个人的姓名报告给国铁总部积及东京的警视厅。

  三

  “我们将把这三个人的情况下了解一下。”本多对木本说道。

  木本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问题是怎么对付社会舆论。如果人质全部救了出来,我想我可以出面对记者披露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可现在还有三名人质没有回来,事儿可就不那么好说了。要是全部公开此事的话,那三个人恐怕就有生命危险呢!”木本说着,像是征询意见似地看了看本多,又看了看北野。

  “我认为东京站发生了亲属骚乱之后,关于‘神秘号’列车一事报纸都公开报道了。”北野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

  “可我还认为那三个人是被劫持走了!”

  “可难道不是每个乘客都受到了诱拐吗?”

  “这我可说不准了。如果这397人回到东京车站,在新闻记者的追问下,情况将会全部透露出来。由于这些当过人质的人没有经验,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的话,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不过我觉得最好请十津川对现在在车上的乘客讲一下,到达东京车站之后不要将不该说的事都说出来。”

  本多说完想了想又接着说道:

  “不过,讨厌的是乘客中还有不少孩子,要是不让他们说恐怕是做不到的。”

  “那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这列临时列车什么时候到达东京?”

  “还有1个小时。”北野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依我看,这个时间里我们最好一起见一下记者,因为这三个人正处在一个生命攸关的时刻。”

  “知道了!”木本表示了赞同。于是他便吩咐道:

  “北野君,你这就准备一下召开记者招待会吧!”

  于是,北野迅速地拿起了电话。

  本多感到自己在受罪犯的摆布之下似乎束手无策,这伙歹徒轻而易举地弄走了10亿日元赎金;虽经十津川的努力找到了这400名人质,但他们依然按着计划,从容不迫地带走了三个人,又逃得无影无踪了。虽然救出了397人,这应该说是个胜利,但在罪犯看来,也许由于减轻了负担,这对他们来说倒是个良机呢!

  30分钟后,在国铁总部的会议室里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出席这次会议的,有国铁方面的木本总裁、北野秘书和警方本多搜查一科科长共三个人。

  首先,北野向大家绍了事件的经过。

  本多一直盯着这些记者,十分注意他们有何反应。

  这些记者都表现出了十分惊异的神色。这是本多意料之中的。接下来,他们就表现出了极大有兴趣,个个都是一副急于打听出对自己的报道有用的材料的神情。这也不无道理,就是有一个孩子被诱拐的事件发生也常常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何况这次呢?大概会将这400名人质和10亿日元巨款赎金的事情冠以醒目的标题、占居报刊的头版头条吧!还可能会出号外呢!

  “我理解各位要急于报道该事件详细情况的心情。但是,我希望诸位能忍耐一下,先不要向外界披露此事。”本多向各位记者低头行礼。

  “这可是头号新闻呀!”

  “嗯,够味儿!”

  这些记者中的窃窃私语,不时地传到了本多他们的耳朵里。

  “能知道罪犯的什么线索吗?”其中一个记者举起手来向本多发问。

  “我们认为罪犯是就是七八个人。其中一个大概是他们的头儿,是一个叫高野正之的男人。他是一家私人补习学校的负责人,关于其他的情况,目前还不清楚。”

  “知道仍被劫持的三个人的姓名吗?”

  “不!现在还不知道。”本多有意撒了个谎。因为如果这帮人知道了姓名和住址,肯定会蜂拥而至,那可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你们一调查不就知道了吗?”这些记者死死地纠缠着这个问题。

  “因此我们正在调查之中。”

  “最好随时通知我们调查的进程。因为我们也要协助你们呀!所以我们最好达成协议。”

  “这点可以。”

  “目前警察对追回10亿日元的赎金有无信心?”有的记者对他们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事到如今,我们将全力以赴!”

  “罪犯是否已经逃往国外?因为最近发现的这类案件表明,歹徒一旦赎金到手,最简便的办法就是逃往国外。”

  “不!我认为不能说他们已逃到了国外。”

  “为什么?”

  “如果已经逃走了,就没有必要再带三名人质了。而且我们已在全国各地的机场布下了天罗地网,这个高野正之尚未出现。”

  这的确是事实。

  四

  龟井和樱井两人一起去调查这三个人的情况。

  他们首先去了12岁的叫星野英司的孩子的家。他的家在成城学院车站下车。夏日的炎炎烈日把人晒得眼前直冒金花。

  “大概这家的住宅挺了不起吧?”樱井一边和龟井并肩走着一边问道。

  “为什么?这就是罪犯绑架他的孩子的原因?”

  “可不。罪犯想再捞一笔赎金嘛!像这次这样的歹徒,之所以将其掳走,就是要向他家勒索巨额款子呗。而且成城这个地方,可净是些高级住宅呢!”

  “真是这样的呀。”龟井看着这一带的建筑点了点头。

  从成城学院站走十五六分钟便到了星野英司的家。

  “这也算大户人家?”龟井像戏弄似地看着樱井。

  眼前的这处建筑是新建的统建房子。与此相同样式的共有六处排列在一起呢!

  这个建筑物占地最多不足100平方米,恐怕还只有80来平方米呢!就这么大点儿地方还盖了两层楼呢!看装饰也就值3000万日元吧。难道将10亿日元弄到了手的罪犯会来重新敲诈勒索这样的人家?

  龟井他们来到了写有“星野英夫”的姓名牌的门前,抬手摁了一下门铃。

  他们在门外都清楚地听到了屋内的铃声,但半天也没有人来开门。

  “好像家里没人呀!”龟井小声地嘟哝着。

  即使主人星野外出上班了,这会儿他的妻子也应该在家呀。

  “也许罪犯以孩子为由把她叫去了?”樱井说道。

  “为什么罪犯这么干?要想尽快地弄到巨额赎金,除了把人家的妻子叫去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是啊——”

  “你知道是星野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要不问问周围的住户吧?”

  于是,樱井先来到右边的邻居门前,摁了一下他家的门铃。

  一会儿,走出来一个抱着婴儿的、年纪约摸三十二三岁的妇人。樱井让她看了一下手里的身份证后问道:

  “您知道不知道隔壁星野英夫先生是干什么的?”

  “噢,他呀,他是在飞机场工作的。”

  “是驾驶员吗?”

  “不,听他说他是导航员。”

  五

  于是龟井立刻赶到了附近的派出所,给警视厅打了个电话。这时,开完了记者招待会的本多科长已经回到了警视厅,龟井对他说道:

  “星野英司的父亲是个导航员。这是他家的邻居说的,还说他们家共有三口人,被带走的那个英司是独生子,请您向运输省打听一下,确认一下他父亲的职业。”

  “好吧!我立刻就打电话确认一下他是否是飞机导航员。”

  “拜托了。那我们下一步就去林杏子的家了。”

  龟井放下电话,便赶快拉着樱井叫了一辆出租汽车奔向了吉祥寺。

  “罪犯劫持导航员的孩子,用意何在?”樱井看着龟井那着急的神情小声问道。

  “我看不一定是为了赎金。那个破家,卖了也就值3000万块。10亿日元都弄到手了,难道还能再为3000万日元冒这个风险?”

  “那么就是用孩子的生命来胁迫做导航员的父亲吧?”

  “大概是那样的。”

  “可是龟井先生,只抓住一个导航员是不可能逃往国外的,他们还没有飞机呀!而且要出国还要办护照和签证呀!”

  “那倒是。不过罪犯也犯不着带走他的孩子呀?如果弄清了这一点,就会弄清罪犯到底要干什么了。”

  他们两个人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至少有一点是清楚的:他们之所以劫持这个12岁的学生目标不是钱!可以说是为了逃往国外而将这三个人劫持了。如果弄清了他们要让这三个人起到什么样的作用,那么罪犯的踪迹和隐匿地点也就会清楚了。

  吉祥寺到了,它位于井之头公园附近。龟井他们在这儿下了汽车。

  这是一幢12屋楼的高层公寓。他们向一楼管理室望去,只见一个年纪约摸有四十五六岁的小个子管理人员,正坐在这间带空调的屋子里看着体育报。于是龟井便敲了敲玻璃并把手中的警察身份证向这个正向这里张望的人晃了晃。

  那个管理员吃了一惊,赶快打开了窗户。

  龟井向他问道:

  “我想打听一下306号林杏子小姐的事情。”

  “林小姐呀,她干什么了?”

  “她是学生吧?”

  “嗯,听说她是S大学的学生。”

  “她和家人住在一起吗?”

  “不,她单独一个人住在这儿。”

  “噢?一个人,这家公寓是租赁的吗?”

  “不,是分期付款。”

  “那么说,她的家每月付房租了?”

  “嗯,是那样的。”

  “她的父母是干什么的?父亲是干什么的?”

  但这个管理员摇了摇头答道:

  “我不知道。”

  “那么能不能打开306号房间?因为她已经出门了。”

  “我听您的吩咐。”

  六

  林杏子的房间在三层楼的正中间。管理员用备用钥匙打开了306号房间。龟井和樱井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二居室一套的房间,一看就是典型的年轻女大学生的房间:屋子里放着网球球拍,还挂着十分漂亮的图案。

  如果向S大学问一下的话就可以知道林杏子父亲的情况了,但现在学校都在放暑假。

  “了解什么好呢?”樱井问道。

  “先看看她的书信吧。”龟井答道。

  在这间房子里的来往信件的插袋和抽屉里,共找出了四五十封书信,他们一封一封地都看过了,然而这些都是她家里写来的,似乎都与这次事件毫无关系。

  “她的家到底是干什么的,我看还是打个电话了解一下吧。”井无可奈何地说道。虽然他知道要调查一个单身姑娘的父亲的职业是十分困难的。

  在电话机旁,放着一本记事本。龟井打开一看,上面记着朋友们的电话,但却没有记着双亲的电话,大概是用什么暗号记着的吧?

  由于没有别的办法,龟井只好决定给记在最前头一个朋友的电话号码打打看。但因为正在暑假期间,这个人的电话没有打通。

  一直打到第六个才有一个人来接电话。

  “是哪一位呀?”这是个年轻姑娘的声音。

  “您认识林杏子小姐吧?”

  “嗯,我们在同一个大学。”

  “您能不能告诉我一下她父亲的职业?”

  “你是谁?”对方的声音突然变得警惕起来了。

  “我是警察。”

  “怎么,林杏子小姐出什么事了?”这次变成了十分担心的语气。

  “不是的。只是我们有事情要与她父母取得联系。现在急于了解一下她家的电话号吗。”

  “她家的电话号码我可不知道。”

  “噢,她父亲工作单位的也行。我们自己打电话。”

  “你真的是警察?”

  “我是插查一科的,叫龟井。要不请您向警视厅打个电话核对一下。”

  “您太介意了。不过,我知道森杏子小姐的父亲在一家什么大公司里上班。”

  “您知道是家什么公司吗?”

  “稍等一下。嗯……噢,对了,她父亲是一家叫‘田岛重工业’的负责人。”

  “也姓林吧?”

  “噢,我也就知道么多。”

  “太感谢了!”

  龟井致谢后放下了电话。

  “田岛重工业”可是一家与“三菱重工”齐名的大企业。于是龟井便又拔了“田岛重工业”的电话,要了它的人事部。

  “请问您那儿有一位姓林的董事先生吗?”

  “对不起,董事里没有姓林的。”

  咦,林杏子的朋友不是说她的父亲是一位负责人吗?董事还不算吗?龟井感到一阵困惑。

  “那么各部部长中有姓林的吗?”

  “有两个,但不知您打听哪位?”

  “有两个?”电井脑子里又出现了一个问号。“我们是警视厅搜查一科的人,我们想见的是有一个女儿在S大学的林先生。”

  “您是警察?”对方接电话的年轻姑娘停了一会儿才又说道:

  “这两位姓林的部长都有一个女儿在S大学。”

  “噢?”龟井马上又想到,这也是可能的,因为如果干到部长这个位子上,大多是四五十岁的。从这个年龄来看,有儿子或女儿在大学读书当然不算什么稀奇的了。

  “那么,哪位的女儿叫林杏子呢?”

  “请稍等一下。”对方大概查找了一会儿什么吧。“知道了,大概是飞机制造部的林太一郎部长。”

  “飞机制造部?”

  “是的。”

  “今天林部长不在公司里吗?”

  “不知道。因飞机制造部在三鹰,请您等一会儿,我问一下。”

  “不了,我们自己问吧。”龟井一下子挂了电话,然后又赶快和警视厅联系。

  “我是龟井。”

  “噢,是你呀!”这是十津川的声音。

  龟井一听是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你都回去了?”

  “是呀,刚刚到家。喂,星野英夫还真是航空导航员呀,在导航中心工作。好像今天还在上着班呢。”

  “是吗?我们这里把第二个人也弄清楚了:林杏子的父亲是‘田岛重工业’飞机制造部的部长。因为这个部门的三鹰,所以我们想上那儿转转。”

  “知道了。我这就去查第三个人尾明子。”

  “拜托了!”

  “不过,罪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现在大致清楚了:他们企图利用飞机进行逃亡!”十津川十分肯定地说道。

  七

  十津川不顾疲劳,马不停蹄地又带着小川奔向了南青山。

  小川开着巡逻车。他向十津川问道:

  “罪犯打算怎么办?”

  “还不知道。只知道他们要利用飞机而不是船逃往国外。我认为这与诱拐航空导航员和‘田岛重工业’的飞机制造部部长的孩子有关系。但究竟怎么利用还不清楚。”十津川说着摇了摇头。

  如果他们利用飞机逃跑,方法只有两个:

  其一,武装劫持飞机。但这种方法由于使用暴力而成功率不高。而且从这伙罪犯作案手法上成熟、老练这一点来看,还不应考虑他们会采取这种鲁莽的下策的。

  其二,化妆成一般的乘客混出国外。因为8月10日他们很顺利地将10亿日元弄到手后迄今为止,还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和长相呢!

  如果他们事先就办好了护照和签证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就应该离开了成田机场,早就到了国外了。但罪犯们还没有做到这一点,这是为什么呢?

  这时,小川十分担心地问道:

  “我还有一个问题弄不懂。”

  十津川也一副愁容地问道:

  “是什么事?”

  “我觉得这次作案的罪犯计划得十分周密。”

  “为什么?”

  “从诱拐到劫走赎金都是在按计划进行的。而现在就到了最后逃跑阶段,这一步也当然在计划之中。但是我们很快便察觉到了,他们在这400人当中,偶然找出了符合他们要求的三名人质并一同劫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他们在8月10日很快带着10亿日元巨款逃住国外不是更好吗?”

  “嗯,我也这样想的。”

  “我还有好多想法。比如,他们想在8月10日逃往国外,但未成功。”

  “为什么呢?”

  “我想这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一个能力办好护照和签证的人选。”

  “对,正是这样。在他们当中可能还有保释的人。”小川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对!也许在制定这个计划时,如果定好了全体人员都逃住国外,那就不应该只是有护照和签证的人逃跑。”

  “可是这个在保释期间的人等到什么时候恐怕也拿不到护照和签证吧?”

  “你是如何考虑这一点的呢?还有一点,这伙歹徒是在这之前就知道了‘神秘号’列车上有航空导航员的儿子和‘田岛重工业’飞机制造部部长的女儿了呢,还是有意识将他人选的?”

  “不是,罪犯们是会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到的。”

  “问题就在这里,但我们却无法知道罪犯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就像你说的,他们是一伙完全按照一整套周密计划行事的歹徒。我认为他们只是在逃亡一事上粗枝大叶了。”

  正当十津川他们说着话的时候,车子已经到了青山住宅小区。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