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域外名作

野性的证明:第三章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森村诚一

第三章    花魁潭疑案

刚好这时,市里出了一场车祸。羽代河横穿市区,为防止河水泛滥,在市区北面修建了一个人工湖——羽代湖,成为羽代市的内海。湖的南岸道路修整一新,旅馆、流动饭馆、餐厅等观光设备应有尽有。一到北岸,柏油路就不见了,一条弯弯曲曲不成样子的险路盘绕在刀削般的悬崖峭壁上。

北岸好像一头扎进了大自然的深处,除了技术高超的司机,是没有人敢开车进去的。冬天尤其危险,路面结冻,外地来的汽车不小心开进去,就会寸步难行、一筹莫展,不是跑出来求援,就是出了车祸。

北岸最危险的地方,要属最北头的花魁潭一带。那儿的湖水和湖岸犬牙交错,S型的道路在百米高的悬崖上逶迄盘旋,令人头晕目眩,是个道路远远高出湖面的地方。

传说从前有个妓女,从羽代市的妓院里逃了出来,眼看要被追捕者赶上时,便跃身跳进湖里,这湖因此而得名。不过,当时还没有拦河坝截成的这个湖,看来这个传说是为了观光游览而编造出来的故事。

且不管这段故事的真假,人们说,从这一带跳下去,就会被湖水的暗流卷走,连尸体也漂不上来。

事实也是这样,两年前有个司机开车失误,在花魁潭滚落了下去。汽车打捞上来以后,就没看见司机的尸体,直到现在也没发现。

五月二十四日晚上十点左右,又有一辆汽车掉进了花魁潭。这辆车上坐着住在市内的井崎照夫和他的妻子明美。车是皇冠牌Ⅱ号。车往下翻滚时,只有井崎一人从车里被甩了出来,因而得救。妻子明美没能脱身,随车一起沉入潭底。井崎跑到湖滨旅馆求救,警察和消防急救队接到通报后,立即赶到现场。但由于肇事地点水深莫测,无法断定汽车的位置,只好先让潜水员潜到湖底寻找汽车的位置。如此深的水,靠水中呼吸器而临时装备起来的潜水员怎么也潜不到水底。

可是,羽代是个内地城市,不可能马上找来潜水员。好不容易找到潜水员,把湖底搜索了整整两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湖底的淤泥中发现了半掩半露的车身,可是,车里没有明美的尸体。

潜水员又进一步搜索了汽车周围的湖底,结果还是未能发现明美的尸体。车门和挡风玻璃由于翻滚时的撞击和水的压力,已经毁坏,看来尸体似乎被湖水的暗流卷走,没有关在车里。虽然没有发现尸体,但明美已死是确定无疑的。

井崎哭着说:“我和妻子一块儿到这里兜风,只顾看湖光风景,一走神儿操作失误,就掉了下去。汽车往下翻滚时,由于撞击,车门开了,我被甩了出来。汽车在悬崖上跳了两三下,就掉到湖里了,眨眼间就出了这么件事。我不顾一切地跑到湖边,喊着妻子的名字,可是她并没有浮上来。我要是和她一起死了就好啦!”

井崎是中户家的干部,妻子也是中户经营的市内最高级夜总会“金门”的“皇后”。

几天以后,警察用绞车把汽车打捞上来,车里没有一点儿明美随身携带的遗物。警察接受了井崎的申述,按“交通事故”作了处理,对井崎追究了违反交通法和失误致死的责任。

问题就在这之后发生了。井崎照夫以妻子为被保险人,投了二百万日元的人寿保险,如遇灾害,保证赔偿三十倍,而且规定保险金领取人是井崎照夫。保险合同是当年一月底签订的,到现在还不到半年。

这项保险的经手人是味泽。其实,这项合同并不是经他百般动员才签订的,而是由金门夜总会的一位认识味泽的女招待奈良冈咲枝把井崎介绍给了他。味泽登门一问,井崎好像迫不及待似的当场谈妥,签订了合同。

当时,味泽一时疏忽,没了解到井崎是中户家的干部。井崎的头衔是市内娱乐中心的专务董事,有一副服务行家所具备的和蔼可亲、圆滑周到、温文尔雅的神态,根本看不出一点儿流氓气质。

娱乐中心的资本属于大场系统,这一点味泽当时是知道的,但因市内像样的企业全都和大场的资本扯着线,所以也没怎么介意。

签订合同的时候,井崎让妻子做被保险人,味泽对此并不是没有怀疑。本来,加入人寿保险的人(被保险者),理应是维持一家生活的顶梁柱,目的是即使自己有个三长两短,家里人也能靠保险金维持生活。所以,一般都把丈夫或父亲作为被保险者,指定妻子或儿子为保险金领取人。

当味泽问到这点时,井崎苦笑着答道:“我老婆挣钱多,在家里,她也是一家之主。她要是死了,我就得流落街头。”还补充说,他本人已经加入了足够的保险。

这一套话虽说不可全信,但在老婆是一家之主的家庭里,给女人上保险的倒也不乏其例。因此,味泽也就大致理解了。

市内最高级夜总会的“皇后”,当然要比娱乐中心的专务董事收入高得多。事实上,明美的收入足有井崎的好几倍。

虽然没有发现明美的尸体,但跟车一起掉进花魁潭是必死无疑的,警察签发了事故证明。一有了警察签发的事故证明,人寿保险公司几乎就要无条件地支付保险金。

等到了支付保险金的时候,菱井人寿保险公司内部提出了疑问。

“从过去的例子来看,合同签订后六个月内就发生事故而需支付保险金的,大都属于谋财害命,井崎有没有这种嫌疑?”

“警察既然确认是交通事故,签发了事故证明,保险公司是没有理由不付保险金的。”

“井崎是中户家的干部,警察和中户家本来就是一个鼻孔出气。”

“不过,除了井崎,没有一个目击者。井崎本人说是事故,那就不好办喽!”

“还有一个可疑的情况。不是说是井崎自己提出加入保险的吗?可是,他让他老婆出面当被保险者,而在花魁潭落水身死的又单单是他老婆。”

“关于这一点,据说是因为井崎说他本人已经有了足够的保险,而且老婆挣钱多,所以才让老婆加入了保险。”

“他说他加入了足够的保险,这肯定不是加入我们公司的保险。不过,他加入的要是别的公司,那是他个人的私事,也根本无法调查。”

“还有件事让人纳闷:如果是井崎为了贪图保险金而害死了妻子,那又为什么跳进那个传说连死尸都漂不上来的花魁潭呢?要知道,如果见不到尸首,有时甚至是根本得不到保险金的呀!”

“如果人死得到了确认,即使没有发现尸体,也要付保险金。他可能是估计到了警察会给他签发事故证明——这难道不正可以看作是和警察勾结的证据吗?”

“不过,把飞驰的车开进花魁潭,井崎自己一个人从中挣脱出来,他本人也是在玩儿命呀!”

“不用玩儿命,有时也可以把车弄下去。”从房间的一角有人很客气地说。

大家一起把视线集中到了说话的那个方向。原来,那个人是特约列席参加干部会议的保险经纪人味泽。

“那怎么做得到呢?”主持会议的分公司经理代表大家问道。

“比如,给被保险人吃上安眠药,在她睡着了的时候就行。如果被保险者吃了药昏睡过去,罪犯就可以跳下车来,只把被保险者和汽车一起推下潭去,等看到汽车和被保险者确实沉到湖底之后,再故意给自己身上弄点儿伤,好像从翻滚的汽车里甩出来时受了伤似的,然后再去呼救。这样的话,罪犯就可以把自己放在万无一失的安全境地而将车和被保险人推下潭去。”

大家一听,就像重新打开了扇窗户似的,神情豁然开朗起来。

“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设想,可是还有一个问题。”

分公司经理一发话,大家又把视线移到他身上。

“如果给她吃了安眠药,一解剖尸体,不就一下子露馅了吗?”

“正因为如此,才选择了花魁潭,不是吗?对于罪犯,即井崎来说,尸体一被发现就会露馅,可是不见到尸体又领不到保险金,于是才选择了花魁潭。那里是个既可以确认死亡,又难以发现尸体的地方。”

“好!这可是个重大发现!”

在味泽的分析下,出现了一个巧妙的、精心策划的犯罪轮廓。分公司经理和全体人员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一犯罪的巧妙之处还在于,没有必要一定把妻子推下花魁潭。”

味泽又说出了一个奇怪的看法。

“没必要推下去?”

“没见到尸体就可以说不一定是死在花魁潭里了,不是吗?”

“你是说,井崎明美并没有死在花魁潭里?”

“我看也有这种可能,因为见不到尸体嘛!抛进大海里也好,埋在深山里也好,总之,弄成个掉进花魁潭里的假象就行了。只要从警察那里弄到事故证明,就能领到保险金。”

大家听了味泽分析出来的犯罪的可能性,不禁呆若木鸡。

但是,怎样才能证明这个推测呢?要想推翻警察的事故证明,必须掌握谋杀的证据。在警察、中户家以及在他们背后的大场家族密切勾结的羽代市里,这么干就如同揭竿而起反对大场体制了。

“如果和大场家族对着干,就不能在这座城市里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有点儿疑惑之处,但还是睁只眼、闭只眼,把保险金支付给他为好。”

这种意见占了上风。

唯独味泽一人反对大伙的意见,他说:

“那样一来就开了先例,今后会不断有人如法炮制。本来漏洞百出,却给他保险金,岂不丧失了保险公司的声誉吗?”

“可是,同警察较量高低,你能掌握足以推翻事故证明的证据吗?”分公司经理用无可奈何的口吻问道。

“这确实是件艰巨的工作,但总不能对可疑之处视若无睹,忍气吞声地支付保险金吧!反正没有见到尸体,即使有了事故证明,我们也可以有借口说等到发现了尸体再办,以此拖延下去嘛!”

“你打算调查一下吗?”

“我是这份保险的经手人呀!”

“中户家可能要出来横加阻拦。”

“我不怕那一套。”

“万一出了什么事,公司可保护不了你呀!因为在这座城市里,是不能和大场为敌的。”

“这点我也有所准备。”

“你有把握吗?”

“线索倒有一个,我想顺着这条线索追查一下。”

“可不要太冒险!还有,要记住,你可不是我们公司的职员,而是和公司签订合同的外勤员。”

分公司经理生怕连累了自己,万分警惕地叮嘱了一番。

味泽所说的线索就是把井崎介绍给他的奈良冈咲枝。奈良冈咲枝也是金门夜总会的高级招待员,今年二十一岁。她进入夜总会虽然不到一年,但凭着她那城市人派头的美貌和日本人中罕见的匀称身材,很快就显露了头角。

最近有人说,她已超过在那家夜总会稳坐多年“皇后”宝座的井崎明美,跃居为当今的“皇后”了。

尽管明美是个老手,擅长在这个行道里用甜言蜜语哄骗男人,但在年轻这一点上,她也不得不服输。味泽暗暗探听到,有钱有势的客人都一个个被咲枝夺走了。

会不会不光是客人,连明美的丈夫井崎也让咲枝夺走了呢?味泽在这里又把自己的推测向前推进了一步。

味泽心里想,井崎和咲枝之间一发生关系,明美就是个碍眼的人物了。对咲枝来说,明美不光是个情敌,也是个生意上的敌手。井崎一旦把年轻活泼的咲枝弄到手,就会厌烦半老徐娘的明美。

于是,井崎为了扫除障碍,就想到给她加入保险,来个“废物利用”,一箭双雕。

井崎与咲枝一定发生了关系。证实了他们俩的关系,就可以打开突破口,由此揭露井崎的整个犯罪真相。

味泽暗暗监视了井崎照夫和奈良冈咲枝一段时间,没有发现他们之间有接触,看来他们是在小心提防着。

味泽认为,他们肯定是为了捞到六千万元的保险金而极力克制着渴望幽会的心情。现在,公司已经付保险金了,如果不赶快揭露这种图财害命的犯罪行为,他们就会把钱全都花光。等到钱全部花光之后,再来证明犯罪的行径,对保险公司来说就失去了意义。

味泽决定暂时不再去监视他们俩的行动,先刺探一下他们俩身边的情况。

最简捷不过的办法是向金门夜总会的招待员打听。既然咲枝同井崎明美争魁,那就必定还有别的敌手,从女人争风吃醋的情敌入手,说不定会挖出咲枝隐藏的私人秘密来。

味泽扮成了金门夜总会的客人。

金门是羽代市最高级的夜总会,此店吃喝的价码和银座的一流酒吧间一样昂贵,虽说不是人寿保险公司外勤员之类的人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但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

公司连一分钱的调查费也不肯出,全得自己掏腰包调查情况,干瘪瘪的钱包里连凑出一夜金门夜总会的费用都很困难。

味泽是星期六晚上到那里去的。最近,羽代市里一周休息两天的地方多了,“金色星期六”挪到了星期五。星期六晚上,客人很少,一流的招待员都去休息了,许多夜总会都只让些不太出色的二三流女招待出来支撑门面,金门夜总会也只有平常三分之一的女招待出来应酬。

味泽认为,只有这样的晚上,才能事半功倍地从不吃香的女招待嘴里,掏出她们平素对名声显赫的女招待的满腹牢骚和反感。

味泽估计得一点儿不差。他晚上八点左右到金门夜总会时,的确都是些不出名的女招待,一个个闲得面壁而坐。

“您来啦!”连迎接客人的声调也显得无精打采。这时,屋里空荡荡的,所有的目光都盯上了味泽,估计是看能叫谁给他陪酒。

“您点哪位?”侍者过来问。

“我不想点,尽量来个老人吧。”

味泽答着话,在侍者指引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对初次来的单身客人,反正不会叫出色的女招待来陪酒。对于他来说,在这店里待的时间长而又不太出名的女招待倒是最理想的。

“您来啦!”随着话音,一个女招待微微地哈着腰来到味泽的座位上,看样子年纪在四十岁上下,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一说要个“老人”,果真给了个老家伙。味泽心里嘀咕着,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个女人可能已经有两三个孩子了。侍者也许把“老人”理解成了年纪大的,若是这样的话,味泽就要把仅有的一点儿钱白花在这里了。

那女人一屁股就偎坐在了味泽的身边。

“您喝点儿什么?”一张嘴,赶紧憋住一个小小的哈欠。

“您是头一次来吧?”

女人一边搭着话,一边往味泽要的酒里兑水。

“这么豪华的地方,我们这等靠月薪生活的人来不了几趟。”

“像您这样的人,星期六晚上即使不到这样的地方来,更快活的地方不也有的是吗?”

兑完了水,女招待把玻璃杯递给味泽,眼神显得分外温柔,仿佛在劝诫比自己还年轻的男人:不要勉强嘛!这种态度在店里来说够不上怎么热心,但却像是设身处地地在为客人着想似的。

自己可能意外地碰上一个好对象了——味泽转念想。

“光棍一条,连个女朋友也没有的男人,哪儿也没有可去的地方呀!”

“哎哟!您这位先生还没有结婚哪?”

女人露出惊奇的神色。味泽点了点头。

“我可不信。您这么沉着稳重,像您这样的人,到哪儿都吃香啊,何必叫我这样的老太婆。”

“女人不在年纪大小。”

“哎哟,您说的真叫人高兴。不在年纪,那在什么呢?”

“在于性格的温柔和与年纪相称的风姿。男人可分为两大类。”

“哪两类?”

女人不知不觉地被味泽的话拴上了套。味泽的谈话技巧,在劝人加入保险的工作中锻炼得十分出色。这时谈话的情形,已看不出哪个是主人,哪个是客人了。味泽就像来劝告人加入保险似的聊开来了。

“女人分上半身和下半身,两大类就是一类只对下半身感兴趣,另一类则喜爱女人整个身子。”

“上半身和下半身,讲得真好。那么,您是属于哪一类?哟!我真糊涂!您要是下半身派,就不会叫我这样的人了。”

女人苦笑了一下,两人之间充满了融洽的气氛。这时,店里的客人多起来,夜总会的气氛一点点地高涨着。

“您是这里的老人儿吧?”看到时机成熟了,味泽就开口问道。

“是啊!眼看快到三年了。”

干这个行当,三年就算老的了。

“最老的是几年?”

“五年左右。老人儿是三年到五年,其余的几乎都只是半年或一年左右。短的干一天就不干了。”

“这么说,您是老资格啦!”

“是啊!我排第十左右。不过,按赚钱多少来说,我是最少的十个人之一。店方叫我赶快辞职不干算了,可是辞职了又没有别的地方去,所以我打算一直待到被解雇再说。”

“现在这里的皇后是谁呀?”

“咲枝!那人很得势呢!”

女人的话里暗含着反感。味泽这才意识到,自己碰到了一个理想的对象。

“前几天我听朋友讲,不是有个叫井崎明美的是皇后吗?”

味泽慢慢地抛出了引线。

“噢,明美呀,她可真可怜。听说她连人带车都掉到花魁潭里了,我吓了一跳。咲枝来这儿以前,明美是天字第一号,谁也比不了。”

“这么说,咲枝是新来的?”

“对!也就一年左右。”

“明美是老人儿吗?”

“三年左右,几乎是和我同时来的。”

“咲枝竟能夺走这样一位老人儿的位置,也真有两下子啊!今晚来了吗?”

“有名气的人星期六晚上不出来。现在她可能又缠住一个阔佬了。她那个人反正豁出身子干了,正经八百的人,怎么也敌不过她哟!”

“这么说来,她是靠下半身获得皇后桂冠的喽?”

“是哟!可不是嘛!您说得真好。那个人只有下半身。不过,对男人来说,那也就够了。要不是这样,男人就不会花许多钱,特意到这样的地方来喝酒了。”

说到这里,女人突然用疑惑的眼光打量起味泽魁梧的身材来。

“不!不!我绝没有那种卑鄙的野心,我只是……”

“您用不着解释,您倒是很天真啊!”

看到味泽赶忙辩解的样子,女人笑了。

“不过,还是有那种野心好。有些时候,男人和女人就是碰巧的事儿。一错过最初的机会,即使两人心里觉得仿佛都有意,也把机会丢掉了。还是一开头就把野心彻底亮出来,才能把女人搞到手。”

在这个懒洋洋的女人的眼神里,充满了一个成熟女人对味泽的好奇心。味泽心想,这种好奇心太强了,情况就难以刺探下去。

“为了维持皇后的宝座,整天豁出身子来干,也够累的呀!”

“一开头可不是!不过,若交上个阔老爷,以后就轻松了。”

“这么说,她已经缠住一个阔佬喽?”

“是啊,最近给她撑腰的后台老板似乎已经定下来了。”

“能给金门夜总会皇后撑腰的后台老板,当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喽!”

“有专找皇后的人。男人活像个傻瓜。夜总会的皇后并没有什么权威,把皇后搞到手,好像自己也中了什么状元似的神气起来。”

“是谁呀——给咲枝撑腰的那个后台老板?”

“他是……”

女人往四周扫了一眼,刚想把嘴贴近味泽的耳边,突然神色一变,马上作出一副有所警惕的姿态。

“可是,您怎么对咲枝的事情那么感兴趣呢?”

“不!并不是什么特别感兴趣。给皇后撑腰的后台老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想只要是男人,谁都想知道。”

“是那样吗?不过,最好还是对咲枝不要太感兴趣。”

“那又是为什么呢?”

“也不用了解这个,这是为您好。”

女人微微一笑。这时,侍者过来叫她,好像连她这样的女人也另外有人点似的。这时,店里已经到了高潮,全部席位几乎都占满了。由于女人不够用,似乎不能老是陪着一个初来乍到的单身客人。一个人也要占一个包厢的,把女招待叫走,让他一个人孤单单地待在那儿,就不得不滚蛋了。味泽清楚地感到店里是在撵他走。

“那么,我到别处应酬一下,您慢慢喝着吧。”

女人懒洋洋地站了起来,味泽只好把她这种临别的样子当作还算差强人意的表现,就借着这个机会站了起来。

走出金门夜总会后,味泽想起来,这儿离羽代新报社不远。星期六的晚上九点多钟,朋子自然不会在报社里,但他的双脚却不由得朝那个方向迈去。

自从上次在茶馆里遇上侍者遭流氓毒打之事以后,味泽总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一直没和朋子见面,也没有联系过。朋子当然也没有理他。她对自己一声不吭,而自己还赶着去找她,在他看来就会像求着她似的,因而味泽一直控制着自己。

他想,哪怕在报社外边回想一下朋子的面容也好,于是便向前走去——越是见不着,就越想见到她。

刚一看到羽代新报社的楼房,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他。喊声有些流里流气,因而味泽只回了回头,没去理会,照旧往前走。四个流氓打扮的家伙追上来,味泽以为是醉鬼前来纠缠,决心不理睬。

“喂!让你等一下,你听见了没有?”

又是一阵恫吓的声音。

“哦,是叫我呀!”

味泽再也不能佯装不知了。

“除了你还能有谁!”

对方的声音里好像还带着一丝笑意。

由于是星期六的夜晚,街上行人已稀稀拉拉,人们大概早已回到家里和家人欢度周末了。味泽的眼前突然浮现出赖子心神不安、孤零零地盼着他回去的样子。

“有什么事儿吗?”

“你刚才刨根问底地打听了奈良冈咲枝的事吧?”

“那……那是在金门夜总会。”

味泽明白了,这些家伙是从那里盯上来的。

“真是胆大包天!你来打听咲枝的事,究竟想干什么?”

这帮家伙显露出一股凶暴的杀气,直朝味泽逼来。看来他们是中户家的流氓恶棍。

“我并没打听什么!只是聊聊金门夜总会的皇后是什么样的女人。”

“你这个人寿保险的外勤小子!干吗把鼻子伸到咲枝的身边来?”

原来对方知道味泽的身份,他不由得全身紧张起来。

“我是想,碰巧也许能请她加入人寿保险。既然是金门夜总会的皇后,我想会是个好主顾。我这一行干惯了,对谁都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请诸位也考虑一下怎样?”

“别啰唆,少废话!”

话音未落,拳头就到了。味泽一下子就被打翻在地。这些家伙看来惯于打人,根本不给倒下的味泽再站起来的机会,围着他一个劲儿地殴打。四个流氓把根本没动手抵抗的味泽打得趴在地上,就像锤打一块破布似的。

四个家伙看到味泽动弹不得了才住手。

“你听着,要想活命,以后就不要到处刨根问底地打听那些无聊的事!”

“下一回再干这种事,可就不会这样轻饶你了!”

四个流氓临走说了一句恐吓的话,吐了口唾沫,扬长而去。味泽趴在人行道的石板上,一面听着他们离去的脚步声,一面心里暗暗肯定自己追查的方向是正确的。

刚才,他们追问人寿保险公司的外勤员干吗要刺探咲枝的情况,这就是说,他们一开头就把人寿保险和奈良冈咲枝联系在一起了。

单凭味泽去了趟夜总会,是根本不足以使两者连在一起的。而他们竟然把两者联系起来,这说明他们事先就想到了联系起来的媒介。

味泽想要刺探的情况,想不到竟由对方暴露了出来。如果咲枝和井崎之间没有联系,中户家的打手就不会来袭击味泽。

“流了这么多的血!”

“快去叫警察来!”

味泽的身边吵嚷起来。不一会儿,过路人和瞧热闹的人就聚了一大堆。他们可能是屏息静气、不声不响地在等这场行凶风暴过去。要是流氓在行凶时,有人冒冒失失地叫警察,下回便该轮到他自己吃拳头了。在这个城市里,警察也和流氓一个鼻孔出气。多年的经验使市民们懂得,尽量卑躬屈节,不去顶撞,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法宝。

味泽想爬起来,但感到胸部一阵剧痛。虽说身体锻炼得很棒,但四个人一齐上来毒打,可能使肋骨出了毛病。使过路人惊惶失色的那摊血,是从鼻子和打破了的嘴唇里流出来的,倒没多大关系。

“味泽,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啊?”

他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原来是朋子站在他身旁,看来她还没有下班。

“噢,是朋子,我挨打了。”

味泽眼望朋子的脸,松了一口气,就像小孩儿淘气被人发现了似的笑了笑。

“这是怎么了?怎么打得这么狠?”

朋子话里带着要哭出来的声调。

“遇到中户家的流氓了。没什么,伤不重,躺一两天就好了。对不起,给我叫辆车来吧!”

“不行!不到医院去治一治哪行!我去叫救护车来。”

“已经去叫了。”过路人搭话说。

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朋子陪着味泽来到医院。

幸亏伤势不重,正像味泽自己诊断的那样,右侧第五根肋骨有轻微的骨折,所以,医生只是嘱咐他好好休息几天。

自从这次遭到袭击以后,味泽和朋子又恢复了来往。味泽冒着危险去调查井崎明美的交通意外,似乎唤起了朋子的好感。

味泽把大致的情况告诉了朋子:“据我推测,明美肯定是被井崎杀害的。你看吧,等风波平息下去,早晚他会和奈良冈咲枝结婚的。”

“不过,即便弄清了井崎和咲枝的关系,也不等于明美是被杀的呀!”

“是咲枝把井崎介绍给我的,要是弄清那时候他们俩就有了关系,这就是相当有力的证据。我还想,掉进花魁潭的是不是光是汽车,明美也许是在另外一个地方被弄死,而尸体被掩藏起来了呢?因为只要警察一签发事故证明,即使没有看到尸体也得付保险金。现在就已经付了保险金。”

“那么,奈良冈咲枝也可能知道明美的尸体藏在哪儿!”

朋子紧张得脸色发白。

“只要明美的尸体在别的什么地方一出现,那就是不容抵赖的证据。”

“不过,如果井崎确实是把明美的尸体藏在了哪儿,他肯定会挑选一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

如果发现了尸体上留有杀人的痕迹,这种犯罪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因此,对罪犯来说,藏匿尸体当然要选择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我还想冒一次险。”

“冒险?冒什么险?”

“我了解到在汽车出事的前一天,明美在金门夜总会露面来着。如果是被杀害的,那也就在第二天事故发生前的二十几个小时以内。即使在另一个地方杀害她,把尸体掩藏起来,也不会跑到太远的地方去。我想,作案时用的汽车就是掉到湖里的那辆车。”

“你想调查汽车吗?”

朋子马上就察觉到了话里的含义。

“对!那辆汽车从湖里被打捞出来,经警察检查以后,还扔在警察署的后院里呢!调查一下那辆汽车,也许会发现点儿什么线索。”

“要是有什么痕迹,警察早就发现了呀!”

朋子觉得,不管警察怎样与流氓集团关系密切,也不会放过杀人的罪证。

“不!警察是抱着明美的尸体已沉到湖底的概念而检查汽车的,所以一开头的着眼点就不对。与其说警察漏过了犯罪的痕迹,莫如说他们压根儿就从观察的对象上排除了这一点,而这一点被我们留下了。”

“你只是刺探了一下奈良冈咲枝的情况,就被人家毒打了一顿,要是中户家知道你又去调查井崎的汽车,还不知道下回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呢!”

朋子的脸上泛起了不安的神色。那种担心的样子,是把味泽当成自己亲人的表示。

“在警察署里,总不会干出前几天的那种勾当来。”

“也不见得,他们都是一丘之貉。不过,嗳,味泽,你对工作的责任心可真强啊!”

朋子稍微改变了对味泽的看法。在警察也认定是事故,公司也信以为真付了保险金之后,味泽还要单枪匹马,冒着危险自掏腰包去继续进行调查,其他外勤员没有一个能做到这一步。

“也不单单是对工作的责任心。”

“那还为什么?”

“那帮家伙的所作所为叫人忍受不了!”

“哪帮家伙?”

“就是中户家和他背后的大场家族。”

“那么,你是……”

朋子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想揭露他们因贪图保险金而谋财害命的真相,回敬他们一拳!当然,这么一点儿小事可能动摇不了大场家族的权势,但是,谋财害命一经证实,以此为导火索,就有可能把中户家的其他一些罪恶勾当抖搂出来!中户家肯定也参与了这次谋杀。”

“我也尽量协助你。”

“谢谢!不过,我不愿意让你身临险境。”

“我没关系。如果掌握了犯罪的证据,我就想方设法登报!”

“哦?能办到吗?”

现在的《羽代新报》已经完全变成了大场家族的御用报纸,凡是对他们不利的消息,就休想上报。

“有办法。可以利用编辑回家以后的空子塞进去。编辑不在,就没有人核对了,稿件一定会被采用。”

“要是在《羽代新报》上登出中户家的干部谋财害命的特快消息,可真是大快人心。”

“味泽,干吧!一定要把证据抓住,咱们俩一起干吧!”

朋子感到,父亲传给她的热血冷了一阵之后,重新又沸腾起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