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域外名作

人性的证明:第六章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森村诚一

第六章   娇妻失踪

小山田发现了新的目标后,立即付诸行动。这个目标就是东京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营业部组长森户邦夫。

第二天,小山田根据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拨通了那家公司的电话。原来,那是家专门经营各种办公用品的销售公司。在电话里,小山田告诉对方,说自己想见见他们公司的森户。对方回答说,森户下午五点以后才能回来。

小山田向话务员打听到了该公司的所在位置,决定在森户回公司的那个时间直接去找他。

东京企业位于港区芝琴平街十字路口的一角上,是一幢狭长形的五层大楼。一楼是商品展示大厅,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档案柜、卡片盒、书架等商品。东京企业看来是个专门销售情报管理用品的公司。

小山田把一张很旧的名片递到接待处,要求面见森户邦夫。也许误认为是公司的客户了吧,接待员客客气气地把小山田领到了接待室。

可能是在举行结束一天工作的晚仪式,从楼上传来了许多男人一唱一和的合唱声。

哎哟,我们必须有丰富的知识!

哎哟,我们必须有充沛的精力!

哎哟,我们必须有竭诚的态度!

哎哟……

号子声、附和声阵阵传来,震荡着整个大楼。这一定是公司在结束一天的营业活动后,公司职员在齐唱《推销员之歌》,借以激励斗志,鼓舞士气。

约莫十分钟后,晚仪式像是结束了。楼上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接着从楼梯口传来了许多人下楼的嘈杂的脚步声。有人推开接待室的门,走了进来。

“我是森户,你就是小山田先生吗?”

森户大约二十五六岁,细高挑的个儿,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看上去是个典型的推销员。他手上拿着小山田的名片,认真地打量着小山田。

“突然造访,真是对不起!我叫小山田,想跟您打听一些事。”小山田说着,站起来欠身行礼。森户的脸上立即泛起和蔼可亲的笑容,很友善地用手示意对方坐下,说道:

“没关系,这是我分内的工作。”看来他也是将小山田错当成公司的客户了。

小山田刚要张口说明自己的来意,森户却先开口说道:

“今天一笔生意也没做成,被科长训了一顿。做我们这种生意,起伏性本来就很大,而公司却不管这些。”

“我今天来……”

“公司最近让我负责企业单位保密设备的推销工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与军事机密和政治机密相比,人们对企业保密的认识还远远跟不上时代的需要。近来企业谍报活动十分猖獗,来势凶猛,但人们对企业间谍的认识,还停留在小说或电影里,不当一回事。在许多公司里,那些能左右公司命运的绝密档案材料和重要的技术资料被乱扔一气,简直是等于让人家公开来盗窃。他们明明知道被窃后再吵再嚷也是亡羊补牢了,但就是对企业防失密、防谍报的重要性,要么毫无认识,要么认识十分不足。”

“……我今天来是想打听……”

“在人们对企业保密重要性还缺乏认识的情况下,做保密设备的推销工作,是相当不容易的,你得首先从改变人们的认识做起。公司的密级可分为A、B、C三个等级。A级为绝密级,这类资料一旦失窃,就会给股东们带来重大的损害;B级为机密级,一旦失密也会有损股东们的利益,同时还会直接影响公司的生意;C级为……”

“森户先生,你还记得这本书吗?”森户口若悬河,没完没了地说,让你插不上嘴。这回小山田趁这家伙换口气的当儿,终于得到了开口的机会。他拿出从水明庄借来的《经营特殊战略》一书,送到森户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看他有何反应。

“这本书,这是……”

森户脸上没有出现什么异样的变化,也看不出他有故意控制自己情绪的异常反应。

“这不是你的书吗?”

如果这本书是森户的,那么,他很可能就是妻子的那个奸夫了。“不是,我不看这种书,看这种书的人,其地位和身份比我这样的人要高得多。”

“那么,你还记得这张名片吗?”小山田拿出了夹在书里的森户的名片。

“这……这是我的名片啊。”森户望着小山田拿出来的名片,十分诧异,问道:

“这名片又怎么啦?”

“请你看一下背面,这背面的签字是你写的吧?”

“啊!这确实是我的字,你是在哪儿弄到的?”森户迷惑不解地望着小山田。

“这张名片你是送给谁的,现在还记得吗?”

“你问得这么唐突,一下子也想不起来,况且我是做生意的,名片也不知发了多少,你还是快告诉我,这名片你是在哪里……”

“在一个有点儿特别的地方。实话告诉你,前些日子,我和一个女朋友进了一家所谓的‘情侣旅店’,在客房里看见了这本书。这本书像是前面一个住客遗忘在那儿的,我们在离开那家旅店的时候,无意之中把它带了出来。后来翻开书看了看,发现书中有许多地方都画着红线,觉得这书对失主来说,很可能是一本非常重要的资料,于是,我一直在寻找这个失主。森户先生的名片,就夹在这本书中。从名片背后写的内容判断,我猜想这可能是你送给某人的名片。”

“哦,是这么回事啊,所以你就找我来了?”

“是的。”

森户好像是恍然大悟了似的,重新仔细地看着名片。

“啊,知道了!”森户的眼睛突然一亮,大声说道。

“你知道了吗?”小山田不禁瞪大眼睛屏息盯着森户。

“我想起来了,这张名片是送给东洋技研的新见部长的。”

“东洋技研的新见?”

提起东洋技研公司,小山田也曾听说过,那是一家制造精密机器的大公司。

“‘新见’,就是新旧的‘新’,看见的‘见’。那是家十分重视企业防失密的公司,是我们的好主顾。”

“这是送给那个新见部长的名片,没错吗?”小山田由于一时兴奋,无意之中说话声音都变调了。一直在寻找的“情敌”,现在终于露出了真面目。这个新见,很可能就是自己妻子的那个男人。

“千真万确。切纸机,也就是销毁文件的碎纸机,他们公司想新订购一批,于是我就带了商品目录去拜访他。不巧的是他因急事外出了,我只好留下了这张名片。你这一提醒我倒想起来了,当时在新见的桌上,我好像是看到了这本书。”

森户说得明明白白。

“这个新见部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已经了解到了这一步,下面的问题完全可以自己去调查了,但小山田觉得这个森户挺好说话,嘴又不紧,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尽可能地从他那里多套出些有关新见的情况来。

“他可是东洋技研的第一号能人啊,还很年轻,刚进入不惑之年,就快要被破格提拔为董事了。近来,东洋技研对于本公司的绝密和机密资料频频外泄,感到十分头痛。为了防止情报泄露,公司最近新设了‘情报管理部’,正式开始与泄露机密行为作斗争。新见就是情报管理部的第一任部长。近年来,碎纸机十分时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注册的公司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公司都引进了碎纸机。但是,那些公司大都是买一两台大型碎纸机,对机密文件进行集中处理。新见部长却不赞成这种方式,想采取分散普及的方式,由每科一台,逐步过渡到每张桌子一台。机密资料,接触的人越少,就越有利于保密。归根到底,以个人为单位处理密件是最理想的了。新见首先看到了这个问题的根本所在,正试图实行机密文件分散化管理的措施。总之,他是个非常能干的人。而且,他不光是在工作上,就是在女人身上也是个老手啊。”

森户独自笑了笑,好像是在指桑骂槐地讥讽小山田!你不也带着女朋友到“情侣旅店”去了嘛!

小山田心想,自己想打听的,大抵上都诱套出来了。

“今天打搅你了,十分感谢。我想尽快将这本书给他送去。”小山田站起来就要告辞。

“不用了吧,你用不着特意去跑那么一趟,我这两天就要去拜访新见部长的,还是让我顺便捎给他吧。”森户这样说道。

“不用了,还是我送去的好。因为对新见部长来说,把书遗忘在‘情侣旅店’这件事,他一定想竭力保密。你刚才不是说,保密以个人为单位是最理想的吗?!”

“哎哟,我算是服你了。那好吧,我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了。”

森户朝着小山田哈哈地笑了起来。

小山田告别森户后,立即意识到,与夺己之妻的那个家伙进行决斗的时刻终于来临了。同时他还感到,迄今为止自己所搜集到的各种材料,都是为了找到那个夺走妻子的男人——新见,而且根据本能,他认为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一直要追踪的情敌。

与此同时,也许本能还在告诉他,他是个戴了绿帽子的可怜巴巴的淫妇之夫。

在进行情场决斗之前,小山田悄悄地对新见作了一番侦察,结果对方的身体特征、年龄都和水明庄的女招待员说的完全一致。

小山田第一眼看到新见,直觉就告诉他,此君就是妻子的奸夫。新见确实是文枝所喜欢的那种男人。他肌肉发达,膀圆腰宽,体格魁梧,胸厚和胸宽几乎是小山田的两倍,这体形显然是年轻时受过很好的体育锻炼。在与众不同的四方脸上闪着一双浓眉大眼,目光炯炯,聪颖机敏。他给人总的感觉是有男子气,精干,浑身上下蕴藏着旺盛的精力。

总之,与一副病态、穷相、因担心妻子失节而总是疑神疑鬼的小山田相比,新见确实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男人。一个是在人生的道路上惨遭败绩,不得不依靠妻子出去挣钱维持生计;一个却是凭借自己的实力积极地开拓着人生。

自己的妻子,在被那强悍、散发着男人味的厚厚的胸脯紧紧地搂抱着,肯定以一种连自己都没有见过的十分放荡的体位,异常兴奋地享受着本能的快感。

从小山田那里绝不可能得到的性快感,在新见这里会得到补偿。

——做爱竟是如此的美妙、痛快,我才知道啊!

——我同小山田的夫妻生活,与你相比,简直是没意思透了。

——动作再猛一点儿,让我体验个够,我要把以前失去的全补回来。

妻子张开双臂,挺起胸脯,热烈地投入新见怀抱的淫荡情景,浮现在小山田面前。想到奸夫淫妇相互搂抱,违背人伦,一股妒火在小山田心中熊熊燃烧。

小山田由于妒火攻心,简直都快要发狂了。但他仍极力控制住自己,在决斗前进行了“明察暗访”,因为自己面临的对手很强,必须作好充分的准备。

经过详细调查,得知新见今年四十一岁,东京工业大学机械系毕业后就进了东洋精工(东洋技研的前身)。一九五八年,由当时的常务理事(现社长)做媒,他和现在的妻子结了婚,生有一儿一女,今年女儿十五岁、儿子七岁。他凭着生就的才能,加上极强的个性,深得现任社长的器重。在社长的栽培下,新见作为该公司的第一号能人很快出人头地。今年三月,他出差美国,七月份又去了苏联,这一情况与妻子今年新增添的一些服饰恰好吻合。

然而,却没有听到有关新见乱搞男女关系的艳闻,这可能是因为由社长做的大媒,不得不小心谨慎吧。但是,戴了绿帽子的小山田,却知道新见制造风流韵事的手段极其高明。他充分运用自己是情报管理部长的专长,漂亮地隐瞒了自己的私生活。小山田为了抓住新见的狐狸尾巴,着实是费了一番周折。这家伙就是如此善于精心掩盖自己的风流韵事。

一切都准备就绪,与新见情场决斗的钟声就要敲响。是直接闯入那家伙的家中,还是袭击他的工作单位,小山田虽有些犹豫,但很快就觉得还是到工作单位去好,这样更能给对方以威胁,所以决定去东洋技研。

东京技研公司总部在麹町四丁目,总部大楼是一幢现代化建筑,墙面用蓝色的遮光玻璃装饰,看上去同公司的名称十分相称,呈现出一派现代潮流的气势。

上午十点,小山田来到东洋技研的接待处。新见是否在公司里,小山田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事先已打听到,新见每天总是在早晨八点半上班,而且最近也没有到别的地方出差。

上午十点左右,一般例行公事的晨会、碰头会,都结束了,这会儿是一天当中公司职员在岗率最高的时候。

“您想见新见部长吗?是否与他预约了呢?”接待小姐果然照章办事地问道。

“没专门预约,不过,只要你告诉他说东京企业的森户,现在有非常要紧的话要告诉他,他是会来见我的。这不会使您为难的。”

“是东京企业的森户先生啊!”

小山田早就盘算过,如果接待小姐认识森户,自己冒充森户那就出洋相了,所以就打算谎称是森户的代理人。从森户的口气来看,好像新见非常赏识他,如果搬出森户的名字,即使没有预约,恐怕他也会来见面的。

接待小姐将小山田领到了会客厅,并说新见马上就来。她好像并不认识森户。

决斗的第一道关卡总算是通过了,小山田上身高度紧张,身体都僵硬起来了。

没等多久,会客厅的门打开了,新见走了进来。

“哎呀,我让他在这儿等我……”看到这儿没有森户,新见纳闷起来。

“是新见先生吧!”

小山田两眼死死盯住对方的脸,慢悠悠地站了起来。此时此刻,他是第一次面对着这个夺己之妻的男人。在近处看,他确实是比自己要强,无论是体格、容貌、社会地位、经济实力,还是对人生的自信,等等,一切方面都比自己要强得多。

——就是这家伙和自己共享着妻子。扒开了深信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妻子身体的……不!不是共享,而是疯狂地、贪婪地将妻子的肉体、心灵全部夺去了。

——新见用他那强壮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搂抱着妻子丰满的躯体,用手指抚摸和玩弄着那细嫩的皮肤,同时嘴唇紧贴着妻子的嘴唇,全身贪婪地享受着她的肉体。

小山田强压住胸中翻滚的怒火,像是要压倒对方似的走了上去。

“我是新见,你是……”新见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

“我么,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小山田将名片递到了对方面前。

“小山田先生?”新见满腹狐疑。他不是在装什么糊涂,实在是没有将小山田的名片同文枝联系在一起。他和文枝是在“卡特莱”结识的,文枝在酒吧间的化名叫“直美”。

“你不明白吧,我是直美的丈夫,就是‘卡特莱’的……”

“啊!”新见那张充满自信的脸出现了变化。那是十分强烈的反应,小山田突然放出的第一支箭击中了目标。

“你认识我妻子,对吧。”

“哪里,我只知道她是我常去的那家酒吧间的女招待。你就是直美的丈夫啊!”

不愧是新见,他立即恢复了常态,说道:

“你今天来找我,有何贵干?”

“新见先生,请不要装蒜了。你和我妻子的那些秘密,我都知道了。”

“你说什么?我告诉你,不要跑到这里来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新见一旦从突然袭击中恢复常态,马上就显示出自己天生的自信,想用气势压倒外表看上去十分寒碜的小山田。

“你说我莫名其妙?那好,让我把水明庄的女招待员带来,怎么样?”

新见好不容易才恢复常态,现在又失态了,脸色变得煞白。

“这本书是你的吧。”

小山田不失时机地穷追猛打。新见看到小山田送到自己面前的这本《经营特殊战略》,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由于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被人捅了脊梁骨,他一时答不上话来。

“你和我妻子在水明庄睡觉,这本书,就是你遗忘在那里的。怎么样,还想装相吗?”

新见沉默不语,等于是默认了他和文枝的不正当关系。

“我妻子当招待员,晚上出去上班,做的工作是献媚卖笑,所以我是多少有些思想准备的。这一切,说来说去都是因为我太窝囊造成的。新见先生,你有家庭,也有社会地位,这种事闹出去了,可是不光彩的啊!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将我妻子还回来,以前的账,我也就一笔勾销了。”

小山田好不容易争取了主动,趁对方还没有醒过闷来,立即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真想对盗妻之贼好好教训教训,但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先让他把妻子还回来。

“小山田先生,我干了这种事,真是对不起你了。”

新见不愧是个脑瓜子转得快的人,当发现自己已无法抵赖时,采取了以守为攻的策略,在小山田面前低头认错。他是著名的东洋技研的第一号能人,深得社长的信任,现在居然和有夫之妇,而且是个女招待搞在一起,这种事一旦声张出去,就麻烦了,不仅社长要指责他,家庭也要破裂。

新见彻底投降了。

“既然知道做错了,就把我妻子还回来。”

“我今后绝不再和直美……不,不再和你太太来往了。我向你发誓,我和她一刀两断。为此,请你不要将此事公开。”

新见此刻简直就要跪下来求饶了,公司首屈一指的大能人,现在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什么顶尖能人,什么精明强干,现在不也是如此狼狈嘛!

小山田积压在心中的“夺妻郁愤”,现在稍稍地得到了发泄。

“所以嘛,请你把我妻子还给我。”

“我也并不是一味地求你宽恕我,为了赎罪,哪怕是补偿,只要我能办得到的,我都会尽全力去办。”

“只要你还我妻子就行了。”

“今后,我一定与你太太断绝来往。”

“你把我妻子藏到哪儿了?”

“我没有藏你太太啊!”

“你还想装相啊!”

“你到底要多少钱?开个价,我也好办,只要我承受得起,马上付给你。”

“开个价?你错了!我要的不是钱,只要妻子回来就行。”

“你太太不在家里吗?”

“你在说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俩人才发现话不投机,没有说到一块儿去。

“这些天,你太太一直没有跟我联系,没有她的音讯,我也好担心呢!你太太真的不在家里吗?”

“开什么玩笑,她跟你私奔去了,怎么会在家里呢?”

“等……你等一下,直美……不,你太太真的不在家里吗?”

“不在,已经十来天没回家了。”

“真的吗?”

新见脸上露出十分惊愕的神色,看样子不像在演戏。一种不祥之感立即袭向小山田的心头。

“不是你把我妻子勾引出去的吗?”

“没有,我没有勾引她出去。这些天一直没有她的音讯,我还在拼命找她呢。”

“你说谎!”

“我没说谎。我们俩事先约好,即使我不能去酒吧,也要每天联系一次。可十来天了,她既没到酒吧上班,也没同我联系。想直接给她家里打电话,又怕她丈夫来接,所以电话也没敢打。没办法,我只好在你家附近来回转悠,悄悄地探听情况,但看上去她也不像在家。因此,我还以为是你发觉了我和她的关系,故意把她藏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呢!”

新见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姿态了,只是一个劲儿地极力辩解着。这并不只是为自己申辩,文枝的失踪,对他来说恐怕也是个重大的打击。新见的表情很认真,看不出他是在撒谎。

“这么说,你是真的不知道文枝的去向了?”

“真的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不同我联系,这种情况以前还从来没有过,我也非常担心呢。”

小山田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妻子的奸夫,而这家伙也不知道她的去向,那么妻子究竟到哪儿去了呢?事到这个份儿上,小山田也顾不上生新见的气了。

“你妻子有可能去的地方,你都去打听了吗?”新见一改刚才的口气,很亲切地问道。现在,他们已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在搜寻着共同的目标。

“你最后一次和我妻子见面是什么时候?”

新见回答的日子,同文枝始终没有回家的那天晚上完全吻合。如果他说的是实话,那她就是在和新见幽会后,在回家的路上失踪的。

“你和我妻子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呢?”现在已不是谴责这种伤风败俗行为的时候,事到如今,妻子和新见的最后一次幽会,竟成了寻找她下落的唯一线索了。

“看不出她有什么反常,和往常一样,午夜零点左右我们俩在水明庄见面。第二天凌晨两点左右,我叫了‘龟子’公司的出租车,将她送回家的。”

“那辆出租车的司机是……”

“我每次都指名要大须贺司机。不过,我已经核实过了,途中没有发生什么事,司机平安地把她送到了家门口。”

这个情况,小山田也核实清楚了。这样看来,问题就出在文枝从出租汽车上下来到自己家这么一小段路上。直到现在,小山田一直以为是新见把自己的妻子藏了起来,现在既然与他没有什么关系,那么其中肯定有个身份不明的第三者插手了。

这第三者是谁?为什么要把她藏起来呢?

除了自己和她丈夫以外,文枝竟然还有别的地方,与外面断绝一切联系,躲在那里十来天不露面,新见甚感意外,受到很大打击。他本来自信,既然已将这个女人从她丈夫身边偷抢过来,应当说,她是最倾心于自己的了。没想到,她现在还有更倾心的别的男人。

此时此刻,新见的立场和心理十分复杂,一方面他是偷抢人妻的人,另一方面也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又被人偷走的人,因此心理完全错位,就好像自己也被戴上了绿帽子。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和小山田同属被害人。

小山田也好像多多少少看出了新见那错位的心理,迄今为止一直积压在心中的反感和憎恨减轻了许多。现在他们都意识到,只有互相合作,才能夺回妻子和心爱的女人。

“新见先生,你刚才说了,在我妻子和你失去联系之后,你曾多方寻找过她的下落,是吧!”

小山田这回也改变了说话的口气。这也许是因为对拐走妻子的第三者产生了“同仇敌忾”的心理。

“我已千方百计地进行了寻找。”

“就没发现什么线索吗?”

“很遗憾,什么线索也……”

新见好像没脸见人似的垂下了脑袋。俩人陷入了沉默,这是一种阴沉郁闷的沉默。在沉默中,俩人之间的敌对关系又恢复了,新见依然是夺走小山田妻子的不可饶恕的奸夫。

“不知道这能不能说是线索。”像是要努力打破那郁闷的沉默似的,新见抬起头来说道。

“你找到什么了?”小山田迫不及待地问。看他问话的架势,与其说是关心有无线索,不如说是巴不得从眼前的沉闷气氛中解脱出来。

“你妻子没去卡特莱上班,无故缺勤的第二天,我就到你家附近去过,并在牌坊前拾到了个很怪的东西。”

“什么东西?”

“是个布狗熊,这么大。”新见张开两手比划着布狗熊的大小。

“布狗熊?”

“这东西与你妻子的失踪有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但觉得它是掉在她下车的地点附近的,就捡回来了。”

“会不会是住在附近的小孩扔掉的呢?”

“也许吧。那布狗熊已经很陈旧了,现在就放在公司的衣帽柜里,我去把它拿来吧。”新见说着,便起身出去了。

这东西很可能是因为不敢拿回家去,所以才放在公司里的。不一会儿,他抱着那个布狗熊进来了。这布狗熊个儿挺大的,大得几乎小孩子都可以骑在上面,但它的确非常旧,背上的天鹅绒已经被磨光了,露出了线底子。它好像是小孩子经常放在身边玩过似的,浑身上下沾满了油垢,油黑发亮。的确,这布狗熊即使被扔掉了,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是在牌坊前的哪个地方捡到的?”

“在牌坊前右边柱子的石台阶附近。它掉落在路边的草丛里,不注意看的话,是不容易发现的。”

“你认为,那布狗熊是什么时候被扔在那儿的?”

“不敢断定,不过你已经看到了,它虽然很旧,但不像是个长时间被扔在露天里任凭风吹雨打的东西。如果说它是被扔掉的,那也就是在我捡到的前一两天被扔掉的吧。”

“哦,我明白了,这东西可能是在文枝失踪前后被扔掉的。”小山田瞪大了眼睛。

“是的,当时我也是这么看的,就把它捡回来了。”

“新见先生,这个‘狗熊’会不会是那个带走我妻子的家伙留下来的呢?”

“虽不能肯定,但我认为有这种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要将这玩意儿丢在那儿呢?”

“这我不太清楚,但有可能不是有意丢在那儿的,而是不小心遗忘在那里的。”

“遗忘在那里的,这可能吗?这么大个东西。”

“如果说有人在带你太太走之前,就抱着这个玩意儿,是不可能把它遗忘在那里的,但我刚才突然想起来,如果这个人是把布狗熊装在什么上带来的话,那就……”

“装在什么上?这么说是有人开着车来的喽。”

“在深夜,要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没有车子是不行的吧。也许是为了给你太太腾座位,那家伙就把原来放在座位上的‘狗熊’丢到车外去了。”

“新见先生!”一直在细心翻看着布狗熊的小山田,突然惊叫了起来。

“这个‘狗熊’的右后腿内侧像是有块新的斑迹。”

新见瞧着小山田手指的地方,说道:

“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块斑迹啊,我倒没发现。”

这个布狗熊,全身上下脏得油黑发亮,到底是污垢还是什么斑迹,不十分明显。

“这不会是血迹吧?”

“你说什么?”新见对小山田的话颇感意外,用惊异的目光看着他。

“不过,光看是弄不清楚的,但如果这是血,而且是人的血的话,那么……”小山田目不转睛地盯着新见,好像是在暗示着什么似的。

“小山田先生,你是不是认为,这就是你太太的血迹?”

新见似乎是明白了小山田那暗示的严重性,表情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这会不会是我妻子的血,虽是突然闪过的一个念头,但这念头闪过后,倒越想越觉得是我妻子的血似的。”

“假如这真是直美的血,那么意味着什么呢?”

这时,新见也顾不上文枝在店里化名与否,直呼起“直美”来了。

“新见先生,我想坦率地问你,请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对文枝有多少自信?”

“自信?”这问题问得如此突然,新见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文枝爱不爱你,你有多少自信?”

“……”

“说心里话吧,现在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谴责你了。”

“既然这样,我也就实话告诉你吧,她真心爱我,我也绝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受社会清规戒律的束缚,虽不能结婚,但我们已相互发过誓,要在社会束缚的枷锁中,真诚炽烈地相爱。”

“那文枝不和你打一声招呼,就突然下落不明,杳无音信,这你想到了吗?”

“没有想到啊。所以,这些天来,我担心得觉都没睡好。”

“最后一次幽会时,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了吗?”

“约好了。”

“那下一次幽会约的是什么时间?”

“约好三天后,跟往常一样的时间,在水明庄见面。”

“然而,她却失约了,而且突然失去了踪影。因此,她的突然失踪,能不能认为并非是她本人的意志呢?”

“不是她自己的意志?”

“是的,我妻子既然那样地爱你,就不会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弃你而去,女人是绝不会干那种事的。再说了,在此以前你们每天不都是要相互联系的嘛!”

新见被小山田的话完全吸引住了,用一种急于想知道下文的眼神,望着他点了点头,问道:

“你是说,直美是被什么人强行诱拐走的?”

“在现场附近,还留有一只布狗熊,上面沾有像是血样的斑迹。很可能是什么人开车到那儿,在硬把我妻子拉入车里的时候,把这只布狗熊碰到车外去了。假如说我妻子就在那时和这只布狗熊换了位置的话,那么,只有在那个时候布狗熊才能沾上我妻子的血。这样看来,我妻子在被拉入车子里去的时候,身上已经在流血了。”

这时,小山田的头脑如此清醒,推理的思路来得如此之快,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当然,这种推理是建立在布狗熊身上的斑迹就是文枝的血迹这一假设的基础上的。

“小山田先生,难道你……”新见明白了小山田那可怕推理的意思后,害怕得脸都变形了。

“布狗熊是车拉来的,这可是你先说的呀。的确,如果不开车来,是绝对不会把它遗忘在那儿的。文枝被拉进车后,坐到了原来放布狗熊的位置上,而沾了血迹的那个布狗熊,却被遗弃在那里了。她一天也不想离开你,但从那天晚上起,同你彻底失去了联系。因此,她失踪,肯定是那天晚上突然发生了意外事件。现在我们只能这样认为。”

“小山田先生,你是说直美已经不在人世间了?”

“非常遗憾,但又不得不这么想。没有消息已经十来天了,即使是发生交通事故被送到某家医院,现在也该有消息了。”

“尽管送进了医院,但要是她神志不清,弄不清楚她的身份呢?”

“可根据她随身携带的物品判断,即使带的东西都散失了,也应该有报道的。”

小山田和新见俩人的立场,此时好像完全颠倒过来了。新见像是在挂念着自己的妻子似的,硬是要往乐观的方面去想;而小山田好像是事不关己似的,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进行分析。小山田已认识到,这就是两个男人现在对文枝的爱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与实际的位置。

身为丈夫,承认这一点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在同新见交谈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不得不予以承认。小山田的那种客观态度,可以说已是他爱情失败的标志,但尽管如此,他寻找妻子下落的热情却没有消失。哪怕找出来的是具尸体,他也要作为已经失去了爱情的遗物,亲手将她埋葬掉。

然而,他们俩现在谁都不愿说破由推测所得出的结论。尽管他们有悲观和乐观两种不同的立场,但都十分担心和害怕这个结论成为事实。

——有人坐在黑乎乎的“凶器”(车子)上,在黑暗中从背后向文枝冲去。文枝毫无防备,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立时不支。那人本来并不想伤害她,但由于过失,招致了严重后果。他惊恐万分,但是,当他从短暂的惊慌中清醒过来后,为了逃避罪责,就将文枝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时,文枝已经死了,还是活着,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倒是无关紧要的。这场事故是在夜深人静的情况下发生的,现场没有目击者,只要把被害人藏匿起来,那人就可以逍遥法外了。这虽完全构成了犯罪行为,但连作案地点都搞不清楚。就这样,肇事者把文枝运到某个地方藏了起来。肇事者出现的唯一差错,就是给文枝腾座位时,将布狗熊留在了现场。

这就是他们两个人推理所得出的结论。

“总之,在对布狗熊身上的斑迹进行化验分析前,是不能断定的。”

“交通事故的现场,时间越久,留下来的痕迹也就越少。事情已过去好多天了,在现场寻找证据看来是没有多大希望了,但我还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对布狗熊掉落的那一片草地进行搜查。如果能断定布狗熊身上的斑迹就是我妻子的血,那么警察也会出面处理。新见先生,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吗?”

“那还用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朋友当中有专门从事化验的医生,我可以让他化验一下。”

就这样,两个人结成了一种奇妙的“同盟”。共同拥有或相互争夺一个女人的两个男人,现在已经联合起来,向那个夺去了这个女人的第三者宣战了……

也许正因为争夺的激烈,所以使他们结盟的纽带异常的坚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