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战疫”琐记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王元莉

谁也不曾想到,平时微不足道的小口罩,竟会在鼠年大大地火了一把,成为人人排队抢购、高价求购,却求而不得的金贵物件儿。而这把火也实实在在烧到了梁锋的心里,让他从春节到现在,分分钟过得火烧火燎。

证明

一天一宿的大雪过后,梁锋早早对付了一口早饭,拿了个小扫把,下楼清扫车上的积雪。发动了几分钟后,开着车上了路。他心想:预报今天没雪了,得早点到局里清雪去。

自打全省启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以来,临江——这个二十万人口的边陲小镇,所有人的生活都受到了影响。为了最大限度阻截疫情流入,市新冠肺炎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早就将一系列工作安排和规范要求公告下发。在全民防疫的严峻形势下,绝大多数的人都能够支持和理解,并主动做好配合,管住自己,宅在家里。

按照当前网络流行说法:我宅家,我骄傲,我为祖国省口罩。——群众可以宅家,企业可以停工,开学可以延期,可这种关键的时候,公安民警哪能宅家呢?

临江森林公安分局自打疫情发生就启动了三级勤务模式,民警加上警务辅助人员200来号人,这每天同志们防护口罩的需求可不就成了梁锋的心头大患嘛。

梁锋驾车通过小区岗亭时,被社区同志拦下,出示了单位证明后,才放他通行。一路上,梁锋基本没看到车,行人更是一个也没有。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梁锋更闹心了:这要上哪儿去买口罩呢?

看云识天气

不到八点,梁锋就到了公安局门口。车子停好,他发现自己来晚了——几个局领导已经带着一帮人,干得热火朝天了。他赶紧上工具库薅出一把铁锹,加入了扫雪大军。

“什么鬼天气!大雪一场接一场,光三十公分以上的雪就下了六七场。”

“可不是嘛,昨晚这又下一宿,指定三十公分还多呢!”

“看云识天气,估计今天还得下。”

……

大家一边扫雪,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

梁锋也把劲儿都使在了手里的锹上,有一搭无一搭地接两句。哈气顺着口罩的缝隙窜上来,把他的眼镜片糊成了两枚“雪饼”。他摘下眼镜擦拭,一抬头正好看见交警队的几个人从大门口走进来,警帽上、口罩上结着厚厚的霜花。

“回来换岗啦?几点的岗?”梁锋问。

“嗯,六点。”交警大队王教导员瓮声瓮气地回答。

几个人头也不回地进了楼。

梁锋知道,他们不是对他爱答不稀理,实在是两三个小时的外勤都快把他们冻僵了,恨不得一下子飞进办公室,灌一肚子热水才好。

望着他们消失在办公楼门口的背影,梁锋想起他们脸上那冰雕雪砌的口罩,不禁心疼得直抽抽——这几个口罩啊,估计非得跟融化的霜雪“一锅烂”了不可,一会儿还得给他们发几个才行呐……

这场雪确实不小,都有四十公分厚了。大楼里所有的备勤警力全员出动,还一直干了将近俩小时,公安局的院子才算透了亮。没办法,局长于天磊要求的标准高,每次清完雪,必须得黑是黑、白是白,才能收工。这种标准多少有些让人不能理解,——可能政工干部出身的,都会有些微的强迫症吧。

想吃烧烤

雪终于清完了,标准也达到了,大家高高兴兴往办公楼走,可梁锋一看到大家伙脸上挂着的、直滴答水的口罩,他这脸上就没法儿放晴。

磕巴磕巴鞋帮子上的雪,梁锋拖拖拉拉上了楼。还没到办公室门口,就听见座机电话磨磨唧唧响个不停。他一把抓起听筒,就听见:“我说梁主任啊,一戴这个护目镜,老上霜,你有啥好招儿没?”话筒里传来监察室李主任沙哑的声音。

——这李主任也是一命苦的主儿,节前部门主力在夜间下基层警务督察时,摔伤了腿,到现在下不来床;还有一个年轻民警家在延边,腊月二十八回家过年去了,疫情爆发后由于全省交通管制,无法返回。整个监察室就剩他和一个还有俩月就要退休的老民警,老民警心脏病挺严重,他不忍心让老民警受累,于是自己没白没黑地长在单位。而他那身为护士长的媳妇儿更是白班、夜班连轴转,家里刚刚两岁的一对双胞胎儿女,只能分给姥姥家一个、奶奶家一个,一家四口人分四个地方呆着,能不上火?能不哑嗓子?

“擦呗,不行你就抹点油,再不行撒点辣椒面,嘿嘿……”

“呵,还撒辣椒面?咋了,你馋烧烤了?想吃大腰子了?哈哈!”

李主任明显听出来他在扯。

其实,他跟梁锋还有点儿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所以在这个时候,互相调侃了几句。

撂了电话,梁锋打开柜子,抠唆半天,从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盒子里找出了他的宝贝,数了起来。“一、二、三、四……”梁锋美美的,就像手中捧着的是一摞摞百元大钞……“总共还剩五包零十二个”他牢牢记下后,将这些口罩珍而重之地包好,又放回原处,转身拿起了电话。

感情牌

梁锋运指如飞,嗖嗖嗖拨出了好几个电话号,都是朋友介绍的医疗器材经销商,想看看万一要是谁手里还有口罩呢,哪怕贵点儿,也得买啊。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一连串听不懂的鸟语……

更恶劣的是有一个家伙电话通了,但刚接起,梁锋的“你好”俩字才说一半呢,就被挂掉了。

——一个电话也没打成。

不到黄河心不死。梁锋又翻出抽屉里的破电话簿,找到自己一个小学同学的电话,拨了过去。

这个小学同学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家庭条件优越,就是学习成绩一言难尽。听说近几年在北京倒腾药,混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她的联系方式是一次小学同学聚会时留下的,梁锋害怕听那让人感觉浑身刺挠的声音,所以从来也没联系过。

现在为了能买到口罩,梁锋是豁出去了,得谁问谁吧。

一阵很是闹腾的彩铃过后,一个百转千回的女声响起“喂,你好,哪位啊?”

“啊、我是梁锋,你好!”梁锋强忍住要打哆嗦的冲动。

“哎呀,是老同学呢,好久不联系啦,贵人事忙啊…”

“哪里、哪里,瞎忙。诶,你现在还做医药生意吧?有个事儿想麻烦你啊……”

梁锋真是急眼了,都顾不上寒暄两句,直奔主题了。

那端的美女同学一听是想买口罩,那生意人的精明和冷漠就都出来了:“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口罩太不好搞了。就算我搞到了,价格恐怕也不是你能接受的……”

口罩没买着,梁锋还白浪费了半天感情。挂了电话,他垂头丧气地去找局长。

赚大发了

走到局长室门口,门没关。只见局长拎着一个口罩,甩了甩上面的水,把它轻轻挂到书柜的把手上,又从另一边把手上摘下一个晾干的口罩戴上。

梁锋这才想起,好像从疫情一开始,总共就给过局长两个一次性口罩,没想到他居然一直用到现在……。梁锋感觉很心酸——一局之长,居然混到连个新口罩都用不上了。

梁锋战战兢兢地敲了敲门,喊了声“报告”,走进局长室。

“局长,按省局的要求,咱们1月23号就采购的N95防护口罩出了状况。”

“什么情况?”

“卖家和快递都联系我确认了,说货发出后,被当地政府征用了。”

“知道了……”

局长似乎根本没把这当什么大事,这让梁锋很是不解。

“局长,省局开会后,咱们局马上就部署落实了。可是目前咱们到手的防护装备,缺口还是挺大的。咱们也需要口罩,结果还被别人征用了……”

梁锋还想出出怨气。

“这也是没办法,重点地区的防控压力更大。”

局长一说,梁锋才意识到确实是这样。看看书柜把手上滴水的口罩,梁锋说:“局长,你这口罩可有日子了吧,我这就去给你拿个新的……”

局长眯起眼睛瞅瞅他,仿佛看透了他一时冲动之下的假大方。

“没事儿,还能用。”

说完,局长回到座位,拿起桌上的一摞材料,低头看了起来。看局长没话了,梁锋转身退了出去。

“梁锋!”

“诶!”

“把这个拿去,集中发。”

梁锋一瞅,不知何时,局长桌上从哪儿来了一打N95口罩!

“哎,这……”

“朋友寄来的。拿走统一发吧!”

梁锋没再推辞,心想“这买卖划算呐,一个没搭,倒赚了一打…”

梁锋兴冲冲地抱着口罩跑回办公室。刚把口罩放好,正琢磨这几个N95分给桦树所俩、三公里所俩……,门口有动静了。
    梁锋抬头一看,原来是政委,一手提着一个纸壳箱,进了办公室,把箱子往桌上一放,“抓紧发下去吧!”说完转身就要走。

“政委、政委,这是啥?”

“嘿嘿,好东西呗!”

“啊,口罩!”

梁锋赶忙打开箱盖,好几大包医用口罩,二十几瓶酒精、消毒液。梁锋乐得差点儿没蹦起来。

蒙面侠

“梁主任,走了,开会了!”指挥中心主任匆匆经过门前,喊了一嗓子。

梁锋赶忙把箱盖盖好,抓起笔记本和笔就往会议室跑。

会议室里的场景无比搞笑——依旧是整齐排列的桌椅,但原本能容纳一百多人的会议室里,就坐了十来个人,前后左右还相隔两三米。梁锋拽了拽执勤服的衣角,正正糊在脸上的口罩,找到自己的座位坐好。抬头看视频大屏,这一看就更搞笑了,无论是省局领导,还是兄弟单位,今天参会的全都是清一水的“蒙面侠”……

按三级勤务规定,每日10:30,召开全省森林公安机关勤务调度会,一般就两项内容:一是各基层单位报告当日勤务情况,二是省局下达最新勤务指令。今天的日常调度结束后,接着传达公安部、省公安厅疫情防控工作视频会精神,又由省局赵局长对基层森林公安局疫情防控工作情况进行调度,并对打击涉及野生动物违法犯罪专项行动进行工作部署。

梁锋其实没记住啥,就想着口罩了。

突然,他听见赵局长要求基层单位一定要做好自身防护,勤务一线必须配发N95口罩。不禁暗自窃喜起来:幸亏我们局下手早,年前就采购了N95。一开始局长就要求勤务一线必须保证N95,真是有先见之明啊。瞅瞅,视频上闪现的那是哪个局?执勤卡点民警脸上还挂着薄薄的一次性口罩呢,估计是不是医用的都两说呢……

视频会时间不长,二十多分钟就结束了。局长紧接着对分局深入开展疫情防控和严厉打击涉疫、涉野生动物犯罪进行了简要部署,全是干货。会开完了,梁锋看看手表,11点半,他赶忙跑到食堂看看午饭情况。

午休

为了保障民辅警疫情期间就餐安全,分局采取了分餐制,避免人员集中。原本一到饭点就拥挤热闹的食堂现在可真是萧条啊,大厅被一排桌子堵上了,空无一人,午餐盒饭就在厨房门口发放。门边的墙上还贴着“非食堂人员禁止入内”,门口搁着一张桌子,桌上摆满了已经装好的盒饭。没有参加会议的人午餐已经取完了,剩下的是误了饭点儿的。

为了清雪,梁锋早饭就吃了几口,早已饥肠辘辘。他三口两口扒完了饭,将空了的餐盒送到洗漱间的回收袋里。扭头又去找政委。

“政委,你那口罩从哪儿弄的?告诉我呗,我再买点儿。”

“嘁,能得你!现在上哪儿买去啊?我这是自己做的……”

“啊?政委,你家还有口罩厂啊?还有多少库存?”梁锋满脸堆笑道。

“去、去、去,别整这些没用的。赶紧回去抓一觉儿,下午把支援队送走,晚上跟我去山里看看他们还缺啥不。”

梁锋一听,心里直犯嘀咕“领导下片,拽上我干啥呢?我手头可有一大堆事儿呢……”

“…滴滴滴…”梁锋感觉也就刚刚合上眼,闹钟就吵起来了。挣扎着爬起来一看,12:55了。在洗漱间用冷水拍了拍脸,彻底清醒了。

支援

跟会算似的,政治处的电话立马就打了过来,询问支援队的大旗、队员的袖标和防护装备是否已经备好。

今年的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波及全国。虽然临江地处中朝边境,但随着疫情蔓延,防控形势仍然不容乐观。临江分局各派出所任务量陡增,防疫一线警力捉襟见肘。为此,分局党委号召由机关民警组成的党员先锋队和青年突击队随时做好支援准备,待命出发。这不,命令来了……

“都准备好了,旗子在一楼大厅门边上立着、袖标在游主任办公桌上,口罩、防护服和方便面啥的,我都给他们准备好了!”

又一阵忙活,N95口罩每人发了一个,政委送来的口罩每人又发了仨,又顺道把桦树地区派出所申领的35个口罩+两瓶消毒液捎带上,局里的支援队出发了。他们要在傍晚之前到达五十多公里外的桦树镇,再到设在那里的临江市联防联控卡点执行夜间勤务,也不知道能不能吃上饭、睡成觉。

梁锋刚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司机在门口一探头“梁哥,局长让你去一趟。”

梁锋又来到局长办公室,“于局,您找我?”

“嗯。一会儿健维公司要来局里慰问,你通知郑局和周主任,到时咱们出去接一下。”

“好嘞!对了,于局,先前政委拿给我一堆口罩还有消毒液,不知从哪儿淘换着的,问他还不说。幸亏有了这些口罩,要不支援队进山都没东西发了。”

“他还能上哪儿淘换呐,指定是他媳妇儿支援的呗。他媳妇儿自个儿开医院,那就是他的‘大后方’。不过现在进不着货啊,他家医院能有多少库存?还给拿来这么多。等我跟他说说,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咱一共还有多少口罩啊?”

“嗯…原来剩下的,加上政委先前给的…,大概能有500多个吧。”

“拿两百个医用外科口罩,马上寄走。”

“啊?于局,这,这要往哪儿寄啊?”

梁锋一听局长的话,顿时如同被割了一刀,疼得心尖儿都直颤悠。他结结巴巴小小声地问着,其实他真有点儿不太敢问。

“白山市第二批医疗队马上又要出发了,支援湖北去。咱们的口罩省着点儿用,先支援支援他们。”

“好!马上就办!”

听到这儿,梁锋的回答异常坚决。

白山的医疗队支援一线,作为白山人咋能不管不问呢?特别是这支医疗队当中还有派出所老民警关铁的女儿呢!

老关今年58岁,当了32年的片儿警。去年春天的时候,老关生了一场大病,动了大手术,身体十分虚弱。但他并没有遵医嘱在家休养,因为他知道当时建国70周年大庆安保任务很重,他们所平时杂七杂八的事儿就特多,这个时候他要是休息了,所里的人手就更不够用了。所以出院没两天,他就上班了。

疫情防控开始后,老关跟年轻人一样,从早到晚忙得团团转,直到现在,一天都没休息过。

小关是老关的女儿,是白山市中心医院的护士。用老关妻子的话说,这一老一小,就是俩‘工作狂,整天不着家,真不让人省心……这次女儿积极请缨出战疫区,老关全力支持,而他妻子开始是不同意的。

家里就这一棵独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咋活呢?老关和女儿轮番上阵,使出各种招数,终于让妻子点了头。

 再有两天女儿就要随白山医疗队出征了。

——这可是咱自个儿家人呐,这个口罩必须给!

梁锋赶忙回到办公室,仔仔细细点出两百个口罩,一层层用干净的白纸包好,最后再套上两个崭新的塑料袋,既能防尘又能防水,打包完成交给司机去发快递,明天一准儿能送到白山医疗队。

这口罩给得是应该应份,可看着剩下的口罩,梁锋又发起了愁——一线勤务和服务窗口的N95勉强还能坚持几天,可分局机关处室同志们的一次性口罩也都该换新的了。原本想着明天更换一批,现在怕又没指望了……

双喜临门

不能就这么干等着。还得想招儿啊!

梁锋决定向他的顶头上司求援

梁锋的顶头上司是省局警保部韩主任。韩主任刚从部队转业到森林公安的时候,曾经下派到临江森林公安分局挂职锻炼。当时梁锋是分局看守所的所长,韩在看守所工作了一年回了省局,俩人性格挺对撇子,工作配合也很默契。后来省局警保部成立,韩当了主任。没多久,梁锋也调任临江森林公安分局警保室主任,俩人挺有缘……

“韩哥,最近忙不?”梁锋在电话里问道。

“哎呀,别提了,咱警保忙不忙你还不知道吗?平时就不得闲,这又赶上疫情防控,简直忙得不得了…哎、你们咋样啊?”

“呵呵,咱俩就是典型的难兄难弟啊!对了,韩哥,有个情况跟你汇报一下……”

“得,我先猜一下,是不是关于防疫物资的?”

“韩哥,你可真神了啊?一算一个准儿啊!”

“行了,快说吧,缺啥?必须大力支持一线呐…”

“嗯、别的还能顶一阵儿,就是口罩太紧张了。”

“你想要多少?”

“这个,能不能给我先拨个一两千个啊?”梁锋试着说了个数……

“啥?两千个?我可没有,太紧张了。这样吧,我请示一下领导,先给你拨1000个,咋样?”

“啊?真的吗?太好了,谢谢韩哥、谢谢韩哥!”

梁锋挂断电话,一个人傻笑起来。

手机铃声响了,梁锋刚要接就挂断了,来电显示是局长的号。

“哎呀,看我这臭记性!”

梁锋立马想起先前局长跟他说企业要来慰问的事儿,估计人到了。梁锋抓起警帽跑下了楼。

果然,一楼大门口的台阶上摆满了方便面、八宝粥、矿泉水等慰问品,局长、副局长和政治处主任正在接待公司的几位领导。

梁锋默默站到了领导们的后面。

“你咋才下来?局长没告诉你吗?”

看见梁锋来了,副局长稍稍退后一步,悄声问道。

“告诉了,我给忙活忘了。唉,都是叫这口罩给闹的……”

“口罩?对了,我也忘了件事儿——我不是让你嫂子帮忙联系买口罩嘛,她刚才给我回话儿啦,她的朋友认识一个销售医疗器材的人,好说歹说的,答应给咱匀一些,大概能有1000个吧……”

“啊!太好啦!有多少咱都要!”

梁锋一听又有口罩了,难题得到解决的兴奋让他“嗷”的一声欢呼起来。他这一嗓子可把领导们吓了一跳,。

梁锋下意识地举手想捂嘴,手却捂在了口罩上……

“咱先回办公室呗,赶紧让嫂子的朋友敲定一下。可别晚了,再让别人‘截胡’了。”

梁锋用胳膊一拐政治处主任,俩人就悄悄上楼联系口罩去了。

1000个口罩,最迟后天上午就能到货,再加上省局答应给拨的1000个口,咋地也能坚持十天半拉月的。——梁锋心头大石一去,美滋滋地哼起了小曲儿。

隔离

还没哼上两句呢,电话又来了。

“主任,我是小宋啊。我和小林刚从四平回来,社区让我俩居家隔离14天,我跟您报告一声。”

“啊、好,那就按社区的要求隔离吧。哎,新警公寓有吃的吗?”

“没有……”

“那行,我知道了,马上就给你们送吃的去。”

小宋是警保室出纳员,2016年召的新警,家在四平,父母都在那边。——打从局里新警公寓建成后,可为家在外地的单身同志解决了大问题,他是第一批搬进去的。

年前,梁锋让他早走了两天,结果赶上疫情,不通车。几经辗转好歹回来了,马上就被隔离了,局里买各种防护用品的钱不是还欠着,就是梁锋自己掏钱垫付的,小宋上不了班,谁往出支钱呢?——艾玛,净愁事儿!

梁锋默默地叹了口气,起身去找管理拿钥匙,上库房取方便面、火腿肠,准备让管理给这俩被“关起来”的新警送过去,顺路看看新警公寓的取暖等情况。咋也不能给俩兄弟饿死、冻死吧!

结果,梁锋还是亲自出马了。管理那边正领着老孙、小李两个工勤人员给办公楼、食堂和警车消毒呢,忙得很。梁锋没好意思开口,拿了东西,开上车,跑了趟新警公寓。

检查了取暖和水电,又跟社区人员通了电话,总算把俩被隔离的新警安顿好了。

从公寓出来,天色已黑——晚上6点多了。

梁锋想起政委让他陪着去山里的事儿,赶紧开车回到局里。

停好车,人刚进大院儿,政委正好从楼里出来:“你上哪儿去了?正要给你打电话呢,赶紧地,跟我进山转一圈儿!”

梁锋赶忙跟上。

坚守

在车上陪着政委一起啃了块干巴面包,吃了两口榨菜丝……

期间,媳妇儿打来电话,问啥时候回家,姑娘还等着他回去切蛋糕呢。梁锋一拍脑门儿:哎呀,忘了今天是姑娘生日了,正往山里走呢……你赶紧跟姑娘吃吧。

媳妇儿:哼,我和姑娘压根儿就没指望你,你什么时候说话算数过?说完就挂了。

“咋啦?老虎发威啦?”政委转过头,笑眯眯地问他。

“没、没,她知道咱这阵子忙,就是没事儿闲磕牙,刺挠我呢……”梁锋讪讪地说。

刚从温度适中的车里走出来,夹杂着飞雪和细碎冰屑的寒风嗖嗖地从耳边呼啸而过,紧接着,又破马张飞地盘旋而来,瞬间将梁锋从里到外涮了个透心儿凉。他赶忙压了压警帽,紧了紧多功能服的领子,跟上了政委。

根据临江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的统一部署,临江森林公安分局负责桦树地区向阳检查站临时疫情防控卡点的勤务工作。向阳检查站疫情防控临时卡点设在桦树镇东南方向8公里处,山高林密,人迹罕至。但这里却是临江市到抚松县的交通要道,疫情期间把好这一关口,对严防临江地区疫情输入至关重要。说是卡点,其实就是设置在路口的一个应急帐篷,民警配合社区、疾控部门人员全天候在这里检查过往车辆和随车人员。此时是夜深寒重、大雪纷飞,但执勤民警警容严整,迎着风雪密切关注着车辆和人员。

“天儿真冷啊!没多穿点吗?可别感冒了。”政委仔细地为执勤民警拂去肩头的落雪。

“还行,习惯就好了”民警答道。

“今天车多、人多吗?”

“嗯…到现在一共是37辆机动车、63名司乘人员。”

“不少啊,都仔细检查、登记了吗?”

“一个不落!”

“好,你们辛苦了!要坚持住啊,检查必须要从严从细,全力配合好疾控部门,把好关、守好家,坚决不能让疫情流入林区!”

“政委放心,我们保证眼皮儿都不眨,死死盯住!”

……

看完了卡点,梁锋与政委来到桦树地区派出所。

尽管已是晚上9点多了,但派出所的三层小楼依旧灯火通明。

跟一楼值班室的民警打过招呼,俩人上了二楼。

二楼的所长办公室里,所长、教导员正和几个人一起盘点今天的工作情况:

“大家伙这段儿挺辛苦的,局长让我来看看大家。”

“不辛苦、不辛苦,最辛苦的那得是武汉前线的医护人员,是钟老爷子,跟人家比,我们干这点活儿还真不算啥……”

“大家要多注意防护和休息啊!”

政委看看派出所几位民警熬红的眼睛、满脸的胡茬儿和挺老长的头发,在所长胳膊上拍了拍。

“还有啥困难没有?有就抓紧跟局里说,我们想办法解决。”

“没有。原来就是人手不够用,马上要退休的老民警,也整天跟着大家一块儿骨碌呢。现在,局里也把支援队给派来了嘛,缓解多了。”

“防控工作要做好,大家自身的安全防护也不能放松,防护装备都坚持穿戴好,做好办公区、车辆的消杀……”

政委叮嘱了好一阵。

开着车在桦树转了一圈。——街道上没有车辆和行人,只有打着手电筒夜巡的民警,居民小区还透出星罗棋布的灯光,这一切看上去是那样的静谧、安详……

扎小辫

返程的时候,梁锋偷偷看了看表——22:23。

滴滴滴,梁锋电话响了。他一看,本部门的新警小王。

 “报告个事儿,理发的李师傅联系我了,明天一早就过来,他要献爱心,免费给大家理发!”小王兴冲冲地说道。

“太好了,另外,明早你负责组织好。”梁锋答道。

“政委,你不用扎小辫儿了,明天李师傅给咱们义务理发!”

“是吗?那可真好,又解决了一个难题……”

到临江的时候已经是23:30了,政委坚持先把梁锋送到家,并调侃他两句:不能一进门就挨削吧?

“那哪儿能呢?……”

把政委忽悠走了,梁锋开始爬楼梯。到了家门口,他举手想敲门,又放下了。站了两分钟,想着进门之后怎么应对媳妇儿的唠叨和姑娘的抱怨。然后才轻轻用钥匙开了门,探头探脑地进了家。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客厅墙角小几上的台灯亮着……

他走到女儿门口,轻轻推开一道缝隙,女儿已经睡下了。再来到主卧室,门上贴着便签:我明早有网课,备课,免打扰!!!厨房有饭菜,自己热。

“合着我是白担心了,压根儿没人搭理我呀。”梁锋自嘲地笑了笑。

简单洗漱之后,梁锋爬到了床上。这一躺下来,他才感觉浑身酸痛,眼皮子都要粘在一起了。他努力地在心里记着明天要先把1000个口罩的钱给垫上,免得打款不及时,口罩再飞了……

梦中黄鹤楼

没过半分钟,梁锋就睡着了。

在梦里,梁锋看见新闻上说疫情过去了,钟南山研制出了特效药,病人吃了都好了,医院变得门可罗雀。林区的大街小巷恢复了昔日的繁华,人潮车流熙来攘往,他还梦见了黄鹤楼、长江大桥、武昌火车站……到处欢声笑语、繁花盛开,人们都不戴口罩了,自由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突然,梁锋听见自己的电话响了,话筒里传来他那美女同学又嗲又跩的声音:我有1000个口罩,你要不要了?要就赶紧打钱,不要的话,我这边可有得是人等着要呢!

还想着卖缺货儿!

梁锋大声对着话筒说:不要了!一个也不要了!全国人民都健康了,谁还戴口罩啊?你那口罩留着回家擦锅底儿吧!

 

微信图片_20200317140650.jpg

 

作者简介:王元莉,供职于吉林省森林公安局临江森林公安分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