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他是一颗星

来源:北京头条 作者:胡广

  春深如海的五月,阳光温暖着大地,鲜花开遍了原野!

  中午,正准备吃饭时,高云飞却说:“小丽,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

  “吃完饭再去吧!”

  高云飞出门是临时生出的主意。他见丽子把午餐做的挺丰盛,印象中感觉今天像是丽子生日,他要去外面花店,买一束鲜花回来送她。他俩成家几年了,但他为家庭的付出太少,自从调任局刑警大队长之后,仍然跟在110当队长一样,常常忙得不能归家,家中事儿,全靠丽子一人挑着;另外,还要招呼年迈的父亲,确实辛苦了她,所以他要借此机会表示一下,祝她生日快乐!

  高云飞买的是一束牡丹、芍药、海棠、玫瑰,红红绿绿,挺赏心的。他一边往回走,一边欣赏。在经过桂花广场,在摩肩接踵的人乱中,他猛然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在人乱中穿行。尽管那人的头发蓄得很长,胡子很深,鸭舌冒压得很低,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尤其是那家伙一溜刀疤斜插的下颔,给高云飞的印象十分深刻。经过一瞬间的大脑检索,他明白了那人,就是他们大队通缉过、外号叫刀疤脸的重案疑犯。刀疤脸身负命案,潜逃多年。

  高云飞将鲜花托付给一位做小生意的老太,请她顺便交给丽子。随即,他就一面迅速向疑犯靠拢,一面用手机向大队及重案组传递了信息、方位和地点。

  高云飞没有想到,这个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疑凶,居然在这里与他邂逅。机会难得,无论如何不能让这家伙再溜了。然而,刀疤脸在溜到广场出口处时,终于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他慌慌张张,准备大步溜走。说时迟,那时快,高云飞赶上前去,一个扫堂腿,将他扫倒在地,接着一个饿虎捕食猛扑过去,将他骑在胯下。刀疤脸并不甘心就擒。在高云飞扑向他的同时,他呼的一个滚身,仰面朝天,拨出匕首,寒光一闪,刺向高云飞。后来才知道,这一刀已经接近生命禁区。然而,高云飞并没有感觉到身体的威胁。或许是他过于专注,过于聚精会神;或许是他强大意志力及神圣的职业感所致,才没有觉察到被刺带给他的生命危险。在群众的协助下,他迅速取出随身带着的手铐将嫌犯铐住。

  可是,高云飞眼看就站立不住了……后来,在市领导亲自关怀下,医院不惜代价,全力抢救,才留住他36岁的人生。

  小丽是在两个多小时之后,被接到医院的。

  其实,今天并不是小丽生日,而是高云飞自己生日。丽子用心做的饭菜,是为高云飞准备的。她一直在等他回家吃饭。饭菜冷了又热,热了又冷,反反复复热过几次,总是不见小飞人影。按小丽的说法,高云飞脑子里装的,全是案子和工作上的事情,很敏感,完美得针都挑不出一点毛病;但家事、个人的事,他从不用心去记。

  在场的领导和民警听了小丽的诉说,一下子乐了。局长也笑了。局长说:“支持丈夫工作的女士们劳苦功高。年终总结,局里给她们载大红花”。

  局长叫俩民警买来花篮和生日蛋糕,顺便给高云飞把生日补上。

  有的市民也买来了鲜花,他们也想祈求好人一生平安。

  可是,高云飞的身体,后来还是出事了。

  这年 “十一”,市里举办国庆晚会,人民广场,人山人海,。高云飞按局里指示,安排大家去执勤,自己则和扬子在队部办公室,赶写破案报告。这之前,他带着重案组,经过一个余月的苦战,终于在千里迢迢的辽西山区,将一名潜逃几年的重案嫌犯缉拿归案。按惯例,对重大案件的侦破过程,要向市局及市政分管领导作书面汇报,目的就是为了总结经验,表彰先进,以利再战。

  谁知午夜时分,高云飞腹部突然剧痛不止,大汗淋漓,刹那间他的脸色变得雪白如纸。扬子见了,赶忙将他扶到沙发上,帮他把平时用的胃疼片服下,希望能像往常一样药到病除。然而这次奇迹始终未能出现。局领导接到报告赶来之后,迅速将他送到医院。可是救死扶伤的医生,采取了各种救护措施,也未能留住他年轻的生命。

  什么原因使他走得这样急迫?即使胃出血也不可能啊!医生确诊不了,高云飞的家人和亲戚朋友更是莫名其妙。

  高云飞一年四季,侦查案件,夜以继日,风雨无阻,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大病。然而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怎么就突然划上句号了呢?

  “一定要弄清高云飞的死因,给他的家人,及小飞本人一个说法!”市领导作出指示。“否则,对不起他的亲属,也对不起组织和他本人!”

  “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剖。”医生说。

  其实,高云飞生命的终点即将走完,他本人已经预感到了,“胃痛”,只是他长时间坚守的一个秘密。

  一年前,高云飞因为经常“胃痛”,看过医生。检查报告单上,已经清楚地写明了高云飞患有不治之症,但高云飞悄悄的把重大病情隐瞒了。他没有告诉父亲,也没有告诉丽子。他怕一家老小为他担忧受吓,到处借钱治病;也不忍心让一家老小因他的病,遭到无情的打击。他父亲年迈,妻子年轻,儿子年幼,不忍心在他们的头顶上笼罩着阴影。他也没有对朝夕相处的领导和战友们讲。怕领导安排他住院休息,怕花了公家大笔钱财,就连亲戚朋友也没告诉,怕拖累所有人。他把一切的压力全扛在一个人肩上,而且还一直在坚守工作,直到这次倒在岗位上,谜底才被揭开。倘若不是解剖,他的死因仍然是个未解之谜。这个结局,让所有人震惊不已:几乎无法相信这位铁血警官,用的是什么样的毅力,在坚守工作和从不放弃的啊?

  事后,组织上专程拜访了小飞父亲。老人家一面回忆,一面说:“有好几次深更半夜,冥冥中,我发现小飞悄悄站在我床前,也没开灯,好像有话要跟我讲,他母亲不在了。待我完全请醒过来,问他是不是有甚事情?他说没事,只是想看看老爸被子盖没盖好呢,说了就走了,好几次都是这样的。现在回忆起来,我才明白,小飞那是晓得自己日子不多了,见我老了,有些放心不下啊!”

  老人拿来一张写有字的材料纸,是小丽清理衣物时,在小飞警服口袋里发现的。一是叫父亲不要哭,不要向组织叫困难;二是要家中想法,还清他购房时遗留下的债务……

  他就这样走了,把自己的光与热,留在人民公安的史册上,像星星一样,闪烁着灿烂的光芒!

 

   作者简介:胡广 ,笔名湖广,退休民警。作品散见《啄木鸟》《今古传奇》人民公安报等。有小说入选《中国小说学会短篇小说征文选集》 《全国公安文学精选》等选本。曾获《今古传奇》第五届全国优秀小说征文二等奖。2002年加入湖北作协。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