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我眼中的老张

来源:微信公众号(琴心雅集) 作者:沈继业

我,做过社区,干过内勤,搞过宣传,如今从事治安,从警以来,不能说把基层派出所的业务融会贯通,但也是了然于心,成绩的取得离不开期间相识相知的各位警察师父们,他们有的年轻有为,凡事冲锋在前,精明能干,初显独当一面的霸气;他们有的人到中年,微微发福而又和颜悦色,有着丰富阅历、闪烁着成熟智慧光芒,处理事情来总是那么从容不迫;他们有的头发花白临近退休,一辈子都奉献在公安这片战线上,却依然老当益壮,对于晚辈,更是不吝谆谆教导,让警察的热血,一脉相承……

有那么一位老师父,从警38年,年近花甲依然奋战在办案一线,工作中雷厉风行,生活中尽显老顽童本色。他,叫张龙翔,川沙分区指挥部审理办案队民警。

在一个炎炎夏日,我有幸来到了川沙分区指挥部审理队参加轮岗培训。犹记得第一天来报道,刚好雨过天晴,第一次上刑队大楼竟有点羞涩忐忑,在年轻帅气的俞斌带领下,我来到即将工作半年的办公室403,拜见了我的带教师父费志杰,平易近人的他笑容可掬,完全没有师父的架子;在一旁站着周剑波,短寸头发,皮肤黝黑,曾是军人的他看上去格外精明干练;办公室的另一角,还坐着一位安静的老法师,他就是张龙翔。简单打了个招呼后,这位头发稀疏花白、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张便深深埋在案卷里,我们之间的缘分也就此展开。

微信图片_20190729103716.jpg

初识老张

老张,一眼看上去便是一位老同志,岁月在他的脸上刻画了或深或浅的印记,但不曾磨灭他对工作的热情。每天他总是雷打不动第一个来到办公室,当我到办公室的时候,经常能听到他的自言自语:一早已经把某某报告打完了,准备去提审,或者是这个案子今天就能起诉了之类的。他不喜欢等待,对什么都充满激情,走起路来都带着一阵风,不带紧点,根本跟不上他的步伐。

追求效率是他的座右铭,可这无情的岁月偏偏来捣乱,年纪大了,老张的眼睛也看不清了,纵然带起老化眼镜,也只能眯起眼小心翼翼地打字,他年轻那会儿,没有电脑也没有网办,笔录都是手写的,老张大气飘逸的字就是在那时练就的,现在对着键盘,老张也没办法,难以想象他打字是用两根无名指轮流敲击,虽然有些无奈,但他依然坚持,他常玩笑说:“如果配个打字的秘书,我可以再干十年!”

老张平日里说着一口带有浓浓本地口音的话,妙语连珠,特别是在提审嫌疑人的时候,更是幽默之极。刚开始我还不适应这种方式,有几次提审的时候差点都要笑出声来;后来才知道,对于提审,他心里是非常严肃的,他说:“每一次提审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不放纵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

微信图片_20190729103738.jpg

老张与我

我之前从未做过审理工作,来的第一周,对什么事都感觉新鲜,撰写逮捕报告,到检察院拿案卷、看守所提审,抑或是编案卷页码都让我好奇,老张看我挺好学,也不吝惜各种经验之谈:“你到审理队,一定要学会整套的办案流程,逮捕、起诉、取保的报告都要会打,千万不要被你师父包办代替了”,“要多接触不同类型案子,那你以后就游刃有余了”,“其实案卷装得好不好,就能看出是不是一个好审理”……说着,他还拿起封皮,锥子,蜡线,手把手教我:案卷整平,夹子夹好,较薄的案卷用锥子,用力要均匀,快狠准,用蜡线穿好后,记得用锥子在敲敲洞眼,使案卷更贴合,最后别忘记写上案由和嫌疑人名字,厚一点的案卷用“手枪钻”,切记要顺时针进去,逆时针出来……渐渐地,我装订的也越来越多,从“翘脚”的案卷到如今每本如教科书般的案卷呈现,心里美滋滋的,也更加体会到:或厚或薄的案卷,每一张纸,承载的都是办案人的的心血和付出。

除了我从老张那里汲取源源不断的“手艺”,我也小小帮了老张几次,老张是老法师,逮捕、起诉什么的流程自然不在话下,可面对不构成犯罪要给以行政处罚的网办,就要摸摸脑袋了,“小沈,这个人要转行政处罚的,网办你帮我做下吧?”我当然表示没问题。可当我把网办走完后,才发现就在那会儿,老张已经把我一个案子的逮捕报告制作好了,想着他那吃力打字的样子,我的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辛酸和感动……

 微信图片_20190729103751.jpg

职业老张

曾做过看守所管教,待过保安公司,也办过大案要案,丰富的阅历让老张面对各种犯罪嫌疑人都毫无惧色、张弛有度、手到擒来。审理,是办案的延续,说来奇怪,但凡前期不交代的犯罪嫌疑人,在他的审讯下十有八九都会交代,在旁听了几次审讯后,我不得不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一个街面扒窃案,现有的证据——报案人不确定被偷手机的时间和地点,只有一个大概的区间;一段案发时无法认定犯罪的视频;有前科对象的拒不交代;唯有收赃人的指证,在现有证据无法定罪的情况下,如何突破口供?

有一次,老张和周剑波一起来到看守所,看着眼神涣散,若有所思的嫌疑人,老张并没有急于抛出案情,首先和他聊起了家常,看到他的家庭情况,老张语重心长地说:“诶,我知道你为什么去偷,老婆离异,你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你刚被判了缓刑出来,文化低又找不到工作……”刚说到这儿,嫌疑人低下了头,似有泪光在眼眶里打转,此时老张又拿着刻有视频的光盘,外面写着显眼的字“**盗窃视频”说道:“这是你的犯罪证据,都在里面,你逃不掉的!”此时的嫌疑人早已泪流满面,忏悔地说出了整个扒窃的事实。

提审完,虽然这天下着雨,但能让嫌疑人交代也让我们仨长舒了口气,老张笑着对我说:“小沈,审理就是要在对象想说又不想说、思想斗争激烈的关键时候,不让他有喘息的机会,彻底攻破他的心理防线!”我默默地点点头,若有所思,一场审讯就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想要战胜对手,就要棋高一招,当然我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微信图片_20190729103804.jpg

老张点滴

11月19日,阳光明媚,也是老张儿子结婚的日子,喜庆的婚礼现场,西装笔挺的老张一如往常忙着张罗一切,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他,在婚礼第二个父母登台环节发了言,平日里能言善道的老张此时讲起话来却有点磕绊,没有华丽的辞藻,说的最多的词就是“感谢”……第二天便是周一,我想必忙碌了一天的老张应该会调整休息一下吧?没想到,一早来到办公室,依然看到了他熟悉的身影,他早已坐在办公桌前忙碌起来。老张,还是那个老张。

在平日的工作的间隙,老张也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不仅把办公室的花草打理的仅仅有条,还喜欢欣赏我买来放在办公室的金鱼:“你看这条红鱼怎么这么乖,每次都被它先吃掉鱼食”“夏天养鱼一定要注意换水,不然要烂尾巴的”,每次看他饶有兴趣斗鱼的场景,都让我们忍俊不禁。午休时分,老张或放印度神曲,或看动物世界,上谈夏商周,下侃当下实局,老张就是这么一个“杂家”,对事物充满着好奇。还记得我第一次在食堂买了几个包子准备当第二天的早餐,兴冲冲拿上来后,老张看我扎紧着袋子,赶忙跑过来帮我解开,说扎紧闷着皮就酥了不好吃的,我不仅莞尔。——你说,到底该如何定义这位可爱的老张同志呢?

年底,我从老张的公务员年度考核表上摘录了一段数据:今年至今,审结案件120起,突破口供25起。看似简单的数字背后,是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辛苦付出?我听老张说过:拿到案子不能将坏人逮捕起诉,晚上他会睡不着,想方设法,绞尽脑汁也要将他们绳之以法。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宝刀未老的老张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依然勤勤恳恳,发挥着他的光和热,闪耀着自己,也照耀了他身边的人……

老张,您辛苦了!

 微信图片_20190729103818.jpg

 

 

微信图片_20190729103825.jpg

作者简介:沈继业,2012年入警,作为第一批踏上工作岗位的90后,而立之年的他也从一个稚嫩青涩的新警变成独当一面的前辈了。做过社区,当过内勤,如今在治安的岗位上打击各类违法犯罪,他一直在基层一线,尽职尽责得守护着这座城市的安宁;喜欢运动,爱好写作,热衷书法,兴趣广泛的他热爱生活,善于发现工作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的正能量,用笔记录,用心铭记,不忘初心!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