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年年岁岁花相似

来源:网投 作者:张蕾

经历过无雪的冬季,迎来了飘雪的初春,偶听得有人说了一句:“这场雪下完,阳光一照,杜鹃花就该开了。”杜鹃花,我的家乡扎兰屯市的市花每年的四月下旬盛开遥望远山,一片火红,正盛时甚至透出一丝紫色,煞是喜人。

回想起去年初春,天气回暖早,花期也提前了许多,若不是朋友提醒,真要是按计划待到“五一”假期去登山赏花,恐怕只能望枝兴叹了。于是约上三五好友,匆匆赶赴雅鲁杜鹃坡,终是没有错过今年的花开美景。山上的杜鹃花已有些败落的迹象,但不影响我们赏花的好心情。那略微枯卷曲的花瓣,凋零后的花蒂与盛开的杜鹃同在一枝上,间或几只彩蝶、蜜蜂飞舞其间,倒添了几丝神韵。近处看,杜鹃不若远望那么艳丽,更添一分素雅,朵朵亭立枝头,含香吐蕊,让人不由想要贴近。却偏偏此时飞来三蜜蜂,萦绕不去,调皮地落在花蕊上,让你与那花朵难得亲近。

看到杜鹃,难免联想到关于她的传说。但凡美好的事物,人们总愿赋予它些传奇故事,就像夸父追日、嫦娥奔月,这杜鹃花亦不例外。杜鹃花的传说却不只一个。在闽浙一代,传说杜鹃鸟是冤魂所化,这山哭到那山,寻找仇人,却徒劳无功,啼出的血泪滴洒之处,便开出了血红的花朵,这就是杜鹃花。我是不喜欢这样的传说的,悲切压抑,失了美感。另一则流传更广的故事则是说,古时蜀帝杜宇死后仍不愿离开他的子民,为了警醒自己的继位者要爱民护民,其灵魂化作杜鹃鸟,在王宫上空啼鸣“民贵民贵”,直到啼出鲜血,落地生花,继位者丛帝有所顿悟,终成一代明君。一位爱民如子的君王,将一片赤心托于杜鹃,这个传说就温情多了,也更得我心。想到这里,不免想到鹃鸟的叫声倒是有颇多涵义。响在君王耳里便是“民贵民贵”,听在游子耳便成了“不如归去”,落在农民耳里却成了“种啥啥好”,不禁莞尔。正在我对着满山杜鹃浮想联翩时,好友已经拍了无数照片,跑满脸通红,还不忘嘲笑我这个上了山就不敢迈步的胆小鬼。

2010年大学毕业以来,每一年杜鹃盛开之时我都会准时赴一场姹紫嫣红的约会。2010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回到这座小城,成为了一名扶贫志愿者。初入社会,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让我一时难以适应,那一年的杜鹃在我眼中也缺了些颜色;2013年,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我成为了一名铁路警察。次年的五月,在派出所团支部的组织下,我第一次穿着警服登上了杜鹃,彩霞掩映藏蓝,成为我心中最美的风景;2016年,我成为了一名母亲。由于女儿尚且年幼,那一年的杜鹃花我只能望山兴叹,未能置身花海。但是,这点小小的遗憾,被女儿软软的小、甜甜的睡颜轻而易举抹掉,回想起来盈满心间的都是温柔。

转眼迎来了2019年,杜鹃花期已近。岁岁年年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已经成了派出所的“老人儿”,女儿也长成了满处淘气的“小猴子”然而,杜鹃依然会绽放,我也依然走在人生的路上。

 

张蕾.jpg

作者简介:张蕾,供职于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海拉尔公安处扎兰屯站派出所。作品《日历的骄傲》发表于《哈铁警苑》杂志,作品《你不知道我是谁》在铁路公安局政治部和铁路公安文联联合举办的“我奉献·我快乐”文学创作作品征集评比活动中,获得诗歌类优秀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