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记得有人在爱你

来源:网投 作者: 李彦民

      高三那年的寒假特别冷,同学们像出笼的小鸟欢快地收拾着行李,准备回家过年。而我则躺在宿舍的床上修改一篇报社退回的稿子,所以回家的时间也就比平常晚了些。

    信从邮局寄出,天快黑了,我便急匆匆往家赶。不料半路下起了雪,风越刮越大,雪花飘飘扬扬,不一会便掩盖了回家的路,双眼根本睁不开,我只好推着车子步行。又累又饿的我灵机一动,决定到同学家里借住一宿,天明再走。当时我想,如果自己现在有一部手机就好了,给家里打个电话,那么母亲也不会为我着急了。

   忘不了自己外出求学的那天,母亲是那样的不舍和喜悦。她含泪送了我一程又一程,她拉住我的小手千叮咛万嘱咐:“儿子,咱家里穷,在学校要上进,拿了名次就算对我孝顺了!”从此,每到星期放假的日子,母亲总会到村外的小路上等我回来,又打发我离家。

    第二天,当我踏着积雪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时,父亲却没等我开口一巴掌打在了我脸上:“家里都快翻了天,你小子却跑得无影无踪。”我捂着脸,委屈的泪水不听话的流了下来。双眼通红的母亲从床上下来搂住我便哭:“ 这几天你上哪去了!”

     姐姐告诉我,娘在家里等我,见我一直没回来,坐立不安。她又到十里外邻村的一个同学家里打听情况,同学说学校已经放了假,人都回家了。于是她就冒着大雪沿着我平时回家的路去接我,可不凑巧的是,那天我走的却不是那条路,母子二人岔了道。快到县城时,遇到了几个在一交通事故现场围观的人,雪地上一摊鲜红的血,十分醒目。母亲就向人家打听情况,一个妇女告诉她:“被交警拉走的男子有十六七岁,身上还挎着包,像是个学生。”母亲听完就往医院跑,找到医生哭着抓住人家的手:“医生啊,你们可得救救我儿子,他还年轻。”到病房一看,才知道是场误会,受伤的年轻人压根就不是我。

     母亲又来到学校还没找到我,本来焦急的她更加忐忑不安。

     母亲连夜回到家,把庄上的人又叫起来,分成几拨在通往县城的大路小道上找我,一直折腾到大天亮。我那里知道,当我在同学家里的被窝中酣然入睡时,母亲和我的亲人却在风雪中为我不知死活的遭遇而倍受煎熬。

      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母子情深,也懂得了孟郊诗句中“慈母受中线   游子身上衣”的真正含义。

    参加工作后,我用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做的事情就是给母亲装了一部固定电话,无论我出差在外还是执行公务,我都会给老家的母亲打个电话报平安,我知道,自己就像是离家的风筝,无论飞得再高,再远,线的那一头永远是母亲的挂。

 

                        72bb64e58cc729a299b1ab0660462d5.jpg                            

作者简介:李彦民,供职于河南省虞城县公安局。全国公安文联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 先后在中央级省市新闻媒体发表消息、通讯、散文、随笔等作品两千多篇。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