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温暖

来源:网投 作者:申培志

离除夕只有三天了,回家的火车票还没有着落,大巴车车票也没。只有那些车型小但价格高得吓人的私家中巴有位。坐这样的车至少要五六百元车费,还得挤在人多窄小的空间里晃悠悠地连轴转。他非常着急。随着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他的心也一阵一阵地抽紧。

他能不急么?他打工在广东珠三角的一个市,而家在广西一个偏远的山区,离家一年了离家前妻子已怀孕半年,之后给他生了个儿子。家里还有体弱多病的老父母,全家人除了几分薄田外,主要依仗他的打工收入维系。为了多点钱,他连妻子生孩子请假回家。妻子来电说,家里还好,几次寄回的钱也收到了,儿子一天比一天可爱。他虽然成了厂里的骨干,放到银行卡的钱日积月涨。然而,他总觉得亏欠了全家人,尤其是亏欠了妻子和儿子。妻子啊,家里的劳作全靠她,儿子出生半年是胖是瘦是像自己还是像妻子,心里空白白的,更谈不上给小家伙一个亲切的吻了。赶在除夕之前回到家,成了他当前最首要的选择。

这两年,他听说了春运期间回乡探亲的“摩托大军”。其实,他也早有打算,年就买了辆二手男装摩托,希望在必要时派上用场。如今不再犹豫了,什么火车票汽车票不靠谱了,加盟“摩托大军”!他眉头一舒。蓦然,他心头却又一紧一个高大的男交警出现在他脑中。行驶摩托务必要经过A市。A市却是他曾经的伤心之地。7年前仅18岁的他,在A市的一间酒吧打工,听朋友介绍购了台无牌摩托车并无证驾驭,被巡逻中的一位高大交警截停,接下来是罚款500元和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虽说这是看他初犯从轻处理,然而,自此他对交警甚至对A市种下了“恨”的种子。于是,他马上离开了A市,努力地把交警的形象从脑海中抹去。

此刻,他异常纠结。一方面,A市给他的伤隐隐作痛;另一方面,除夕应该赶回去团圆,给父母送一句亲切,给妻子送一个歉意而真诚的眼光,给儿子一个热忱的吻,急切的召唤在推动着他穿A市而过距离最短。再说,不会么碰巧能遇见到那个高大个交警的。

就是这种召唤,使得他顾不得自己患感冒身酸痛,更顾不上天寒地冻路上的艰辛,在车尾架装上百多公斤吃的穿的用的小孩玩的等等年货,在除夕前天的清早,加盟了回乡“摩托大军”。

一路上,他春风得意,脑间不断浮现一年来的收获。如今,在厂里也是个管来号人的小头目是一个项目的骨干。家里老婆这么能干体贴,子一天天长大成人。他能不高兴吗?穿A市,再过四五小时就能到家了。一幅美好的图景飘忽在眼前。

……高速运转的摩托车在高速公路出口后不远处突然熄火。他抬头一看,前面就是人山人海的春运“暖流行动”服务站。一位身材高大的交警快速他奔来。“你好!”交警边敬礼边气吁吁“需要帮助吗?”等他回答,高大个交警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来,我帮你推车,前面有免费修理”他抬头一看,心一阵紧缩你说怎么那么巧,就是几年前处理他违章的那位交警,因为记忆太深刻,他一下就认了出来他不由自主地想躲开,然而车太沉了,怎么也弄不动。没办法,他下意识地低头躲避。但高大交警似乎完全不在意他的反应,那么热情,那么慈祥,那么尽力地上前帮他终于,在两个人的合力下,抛了锚的车乖巧地向前进瞬间,他心头热了起来。

10来分钟,摩托修好了,可以上路了。要不要对高大个交警说声“谢谢”呢?他在犹豫

卟喇!卟喇!卟喇!他连续打了三个喷。鼻涕随之成串流下。他知道自己感冒经过一路风吹更重了。“你等一下”还未等他回过神来,高大个交警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姜粥递到他面前。一股暖流涌全身,他连喝几口,全身沁汗,一滴滴泪珠失控地掉下来。他站到高大个交警面前,虔诚地弯腰鞠躬:谢谢!谢谢您的温暖!

 

作者简介:申培志,毕业于暨南大学本科,现为肇庆市公安局交通警察。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