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第一次蹲守

来源:网投 作者:宋瑞让

夏夜的天空,没有一片云彩,只有星星在俏皮地眨着眼睛,偶尔一颗流星从天边划过,拖着长长的尾巴,消失在遥远的太空。空气中没有一丝风,白天的燥热依旧延续着,草丛中那不知名的虫儿竭力嘶喊着,是在求雨,还是在诅咒,不得而知。我们蹲在这草丛里已两个小时了,喂饱了许多饥饿的蚊子,以致于有些贪心的蚊子撑飞不动,手从脸上、身上轻轻一抚,满手是血。

下午,所里突然开会说得到确切信息,今夜有一偷油团伙会在辖区内一废弃厂房交易,要求所有民警夜里加班。会后,所长笑着问我:你入警才半年,蹲守很辛苦的,要不你在所里看家兼接处警倔强的我没有领所长的好意,坚决要求去。所长说:去,可以,一定要遵守现场纪律,服从命令听指挥。我严肃地说:所长,别小看人,我们在部队上也有夜训。所长再次笑了:那不一样。

午夜所有人员进入战斗岗位,不得吸烟,不得交谈,保持绝对安静。天气燥热,蚊虫叮咬,浑身刺痒,我忍不住想起身活动一下,同事老张拉住我,在我耳边轻声说:不可盲动,忍忍吧。我们一旦进入岗位就没有退路,只有坚持。说不犯罪分子此刻在观察我们。我一下子想到了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是啊!不能盲动,再傻的犯罪嫌疑人作案前也会踩点、观察,说不他们此刻正躲在某个暗处观察这的动静呢。想起所长的话,不由感叹:真的不一样啊!部队的夜训,按照既定的计划,奔袭、突进、战斗、抓俘,一切有条不紊,规定的时间开始,规定的时间结束。而警察的蹲守,只知何时开始,不知何时结束

老张是老侦查员了,已经二十多年,辖区内的案件他破获了不少,派出所年年保持先进,他是首功。辖区内的群众只要一说起他,都翘大拇指赞口不绝。刚到派出所的时候,所长指着老张对我说:你跟着老张。我看着老张,其貌不扬,个子不高,不善言辞的脸上挂着微笑,没有自己想象中警察威武高大,心中略有不屑后来的接触中,老张的真面目逐渐显露出来亲民模范,破案高手。案子只要到了老张手里,都不是事儿,一切迎刃而解。每当把嫌疑人送进看守所,回程的车上看到老张眯起眼,脸上挂满了惬意的微笑,像一只打盹的老猫时,我对老张崇拜和仰慕便不由而生

夜,已经深了。空中吹来一阵小风儿,一丝清凉袭上心头,顿觉浑身上下一阵舒爽。在方圆几百平米的草丛中,蹲守着我们十几名警。那一双双宝石般的眼睛迎着星光,闪闪发光身在其中的我感受寂静中蕴藏着一股巨大的战斗力。所有人心中都憋着一股劲,再苦再累也要忍住,定要斩断罪恶之手。

远处废弃厂房如一只巨大怪兽趴在那里,院内杂草丛生,一片破败、死寂。一盏灯泡挂在门房上,那昏黄的灯光吸引了无数蚊虫和飞蛾。

等待,人生中最漫长的事。眼看着秒针一下一下跳动,感觉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漫长。满天的繁星越来越稀疏,时针已过了三点,我感觉已经疲乏到了极点,侧眼看老张,依旧不愠不火,眼睛始终盯着前方于是,振奋精神,咬牙坚持着。

突然,远处隐约传来摩托车的声音,我四下张望,见一辆破摩托车停在废弃厂房的门房边,门房里走出一个人,和骑摩托的悄声说着什么。我跃跃欲试,老张一把按住了我说:这是接头的人,真正的油耗子在后面。只见俩人说了一会儿话,骑摩托车的便去了。四周又陷入一片寂静,只有虫儿梦中呢喃。

老张说对了。十来分钟后摩托车又返了回来,同来的还有一辆轻型货车,油门压得低低的跟在摩托车后面进入废弃厂房后,货车上下来三个人,互相叨咕了几句,一个人把一根管子从门房拽出来接在货车上。老张轻声说:他们开始从车上抽油了,注意所长的信号。我急忙扭头看向所长蹲守的地方,几秒钟后,所长的手电一闪。老张低吼了一下:上!

草丛中十几个身影弓着身子疾速、悄声地靠近门房。我脚下疾行,已经看清了嫌疑人的面目轮廓。所长大喊:警察,不许动那几个人像听到一声炸雷,个个慌忙抱头鼠窜。

一场短跑的追逐开始了。嫌疑人在前面狂奔,我们在后面紧追。我盯紧一个白衣男子使劲但转瞬间,白衣男子突然不见了。怎么回事?难道他插翅了?不对!他肯定躲什么地方了。四下看看,见到一处修车用的地沟。我大声喊:出来,我已经看见你了。地沟里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偶尔听见轻微的水声。我用手电照向地沟,发现里面水还不少呢,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白衣男子藏水底了。我飞身跳入地沟没过膝盖的水四下搜寻,终在地沟尽头的角落找到了嫌疑人——白衣男子

一个盗油团伙覆没了。

第二天,办公室里,我正着被蚊虫叮咬的一个个肿包,所长推门而进,说:怎么样,蹲守很辛苦吧我点点头。所长拍拍我的肩说:虽然辛苦,但是我们打掉了盗油团伙,值了。知道吗,像你这样第一次蹲守就抓到嫌疑人的机会并不多一个案子我们往往要多次蹲守很多次的无功而返积筑起一个个台阶,帮我们走向成功蹲守,是警察的一门功课,用心体会吧

我默默点头,一字不落地记下所长的话。

 

作者简介:宋瑞让,笔名:宋松,现就职于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沙井驿派出所,社区民警。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