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夜雨思乡

来源:网投 作者:黄挺挺

这个夜丝丝微凉,轻抚裸露的皮肤,传达冬的不舍。

这个夜也不知是阳光的困倦,还是那低飞的成群麻雀,叽叽喳喳,恼了它以致于过早收起光亮。

天,眼看着渐行渐远,遥遥的留下浓重的痕迹,成了这绿化灌木、林立小楼和那总是随风摇曳垂不到地面的榕树背景,在夜色欲浓时,印衬着斑驳的零星光亮。夜,静静的,浓浓的,沉沉的,尚能依稀辨别形状的黑云翻滚厉害,怕是要下雨了吧。家里爷爷的风湿,在这样的天气里,是最闹腾的。不知道家门前路通了没有,等我回去,定要带他老人家出来,好好医医这病。

记得家乡的那条碎石子路,是以前乡里乡亲走南闯北养家糊口的必经之路,那是通向城镇的唯一的路,我们都管它叫“长大的梦”。乡下孩子打小就憧憬不断,玩着代代相传的游戏,做着只有自己知道那个到底是什么的玩具,想象着有一天自己终于长大,终于可以出了大院、出了村头、出了大山,去那个一呆就要好几个月的地方。但是每次回来,大伙都开山修路一阵子。村里的干部总是说,村里穷,但是不能再穷了孩子;村里苦,就更不能再苦了孩子。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断断续续敲敲打打,轰轰隆隆,也不知道修了多久。只是记得工程队一开始还在村口对着纸画来画去,后来就只能远远看着,再也不能一边看一边吮吸从杯里震颤出的水花,再过一阵子,那些带头盔的人和他们的铁家伙都看不到了,只有“咚咚咚”的声响偶尔传回来。

路通了,我也只敢在上面走不远的路,一旦看不到村头,就悻悻然往回走,等看到村口的土墩子,就再回过头去走上几步。那路太长,都着同一副样貌,爬上高一点的树,还能看到山那头的土地,一圈圈绕,一段段接,没有尽头,看我心里一阵阵慌乱。可是,到底是山里哪位神仙的法宝拍打,才让这路如此的坚实,竟然捡不到一丁点细碎的石子呢是灶台神的烧火棍还是守门神的大刀难道是庙门前那尊好重好重的石狮子?记得以前石子路还在的时候,我能找到好多奇形怪状的小石头。

有一年,村里召兵,去了好几个,人人胸前都别了一朵大大的红花,比咧开嘴的笑脸还要大。他们站在村里的一台大卡车上,冲着大伙乐呵呵挥手。听说他们是进城去了,从这条新修的路上过,以后没准还能拿上枪。第二年,第三年,不断有人从这条路出去,又从这条路回来。出去的卯足了劲,来的发展起了村子。

而现在也带过红花,坐过卡车,看遍了以前不敢看完的路,正安心的服役。不知道等我回去后,家乡会是个什么样子,该是一片欣欣向荣吧。要是家门前路还没修起来,我就先回去修路,再用小车载着我爷爷,定要从家门口开始,一路开着去城里给他老人家治病,不走一点多余的路。

久留非可意,欲去犹缱绻。我想回去建设家乡,让更多的人走出来;想带爷爷去医他的风湿,让他在这样的雨夜少些痛楚;还想多陪陪家人,和他们聊聊我在部队的生活,给他们讲讲外面的故事。可又眷恋着这脚下的土地,难舍日夜陪伴的情愫。我迷恋部队,热爱党。因为我知道,那是党的好政策才让我的家乡富足起来,才让这乡村不再是秃山穷水

在这样的雨夜里,我想起了我的爷爷,想起了我的家乡。

 

头像.jpg

 

       作者简介:黄挺挺,现任浙江边防总队温州机场边防检查站勤务中队政治指导员,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本着对文学创作的满腔热情和深厚兴趣,从军11年,勤学善思,笔耕不辍,孜孜不倦地写身边的人、写身边的事,不断用文字记录迷彩下的荣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