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给妻子的礼物

来源:网 投 作者:范慧鹏

这个周末,妻子起床的特别早,好一番梳洗打扮。

这是一个不同以往的周末。

手机闹铃一响,丈夫立刻从床上弹起,冲进卫生间匆匆抹了一把脸。

“从来没见你这么积极过,不着急,还有一个小时呢。”妻子说着给他递上毛巾。

“干嘛?”丈夫一愣,从镜子里看到精心打扮的妻子,随即明白了。结婚十年,妻子已经从当初的青春美少女逐渐变成了如今的样子,脸上有了暗斑,眼角有了鱼尾纹,脸蛋也不再是当初的粉嫩水润光洁。

“孩子呢?”丈夫在找不易察觉的借口。

“送他姥姥那里了。”妻子用少女时代调皮的口吻说,“昨晚你回来就倒头大睡,也没问我孩子去哪儿。”

丈夫挠挠头说:“这样,今天单位加班,我们改天出去行不?”

妻子本来一脸兴奋,立刻变得痛苦不堪。她已经是“奔四”的人,这也早已不是他追求她那会儿了。她不可能还如当初那样呆在闺房里不出来,任由他拿着花在楼下站两个小时;也不可能如当初那样要吃兴德斋的烤全兔,支使他跑到南城排队等几个小时;更不可能如当初那样心情不好时,他想尽一切办法讨好自己令自己欢心。她心里默默流泪,到底是时间改变了他们,还是时间冲淡了这份爱情?

“不行。”妻子居然还能撅起嘴示弱地说,“今天是纪念日啊,改天就不是啦。结婚十年的纪念日啊,不重要吗?而且恰好是周末,你不觉得这是上天刻意安排的吗?”

“可是领导对我也有了安排,辖区里最近连续丢了几辆电动车,我得和同事一起蹲点守候啊。”丈夫扶着妻子的双肩,他明白妻子在用最低的姿态和自己说话,而自己说出来的话自己都感到脸蛋发烫。

“今天日子比较特殊,你就不能请个假。”妻子摇着他的胳膊又一次撒娇。十几年前,她的撒娇是百试百灵的。

“可是同事们都在蹲守,我一个人不去,这是不是有点自私?”

“谁自私?”妻子被戳到了痛处,甩开他的胳膊,质问他:“小孩是我接送上学照顾起居的,你父母是我端茶倒水送暖偎寒的,就连你的制服都是我在洗,你为家里付出了什么?谁自私!”

“我自私,可这是对国家的忠诚啊。”

“国要忠诚,家就不要忠诚了?”妻子恼火了,“别跟我说你的大道理。”

丈夫看看表,他必须要离开了。

妻子有一百招可以用在他身上,反锁门和他打消耗战,把小孩要回来和他打感情战,嚎啕大吼和他玩心理战,而如今她什么也不想做。她咬咬牙:“明天我们去办离婚吧。”

“别赌气啦,晚上回来我给你带礼物。结婚十年的礼物,一定让你满意。”丈夫说着推开门,消失在妻子的泪光里。

功夫不负有心人,晚上七点多,偷车贼再次出现,丈夫一马当先将其擒获。

突击审讯,报批材料,体检检查,将嫌疑人送进看守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对于送妻子什么礼物,丈夫还没有一点头绪。他决定先不回家,等妻子消了气再说。

当他请同事们在路边吃宵夜的时候,妻子发来短消息:孩子我已经接回,你还在忙?

他反复看着这条短消息,心里百味杂陈。妻子从来不在他工作期间打电话,以免影响自己。而自己如何去支持妻子的呢?他诚实地跟妻子发短消息:马上就忙完,礼物还没有准备,明天可以吗?

他抬头看看夜空,星光在闪烁。明天,明天是哪一天?过了零点,岂非就已经是明天了?十年里,许下过多少明天?又许下过多少“有时间”、“有机会”、“有空”?曾经对国旗对警徽许下的那些庄严的承诺,可以十年如一日的践行,可对自己的妻子、父母、孩子呢?

妻子的短消息发来:不用了,平安回来,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在这个深秋的夜里,秋风乍起,他放下手机,突然失声痛哭……

 

 

妻子的礼物头像.jpg

作者简介:范慧鹏,笔名范小天,河南登封市人。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铁道警察学院公安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公安原创文学社团“超级小青年”成员。2005年开始写作,作品见诸《人民公安报》《河南日报》《啄木鸟》《现代世界警察》等报刊。著有长篇小说《小心,有毒》《警察与无赖》,短篇小说《台风过境》《罪恶警察》,小小说《羊的命就是她的命》《最好的礼物》《愿命运之神眷顾你》《雪藏》《夜巡逢鬼》《对峙》等,其中《醒过来了》获首届中国·潇湘法治微小说全国征文大奖赛二等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