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回家

来源:作 者 作者:陈焕焕

老王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家了,两三个案子把他缠得分不开身,和老婆的结婚纪念日也忘记了…他把手头的事处理完,怀着对老婆的歉意回来了。经常加班加点办案,他有过困惑和委屈,但老婆的理解和医生朋友的一句话,让他明白了当警察被需要的自豪感和荣誉感,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得。

“这天气热死人了。”老王从外回来,一进派出所端起一大杯凉白开就灌了下去。

“可不是吗,跟着了火似的,都快把人烤糊了。”民警小李接过话茬。

老王拿着毛巾,端着脸盆刚到洗漱室,报警电话就响了:“有人掉到河里去了,你们快来救人…”电话里传来求助者急切的声音。

老王所在的辖区有一条贯穿东西的大运河。一听到有人溺水了,老王撂下盆子,忙喊同事开车赶往运河桥到运河旁时,溺水的人早已没了影子。

老王从周围群众的叙述中得知,三位村民因天气太热,下水洗洗脚,因水流湍急,其中一人没有站稳,滑下水后便没有再上来。

老王先组织民警拉着绳子下水打探了一番,没有找到溺水人,便赶紧联系了消防队,并汇报了局领导。

 30分钟后,消防车从城区来到了农村,利用专业工具进行打捞,死者的家属也到达了现场悲痛欲绝的哭声一直充斥着老王的耳朵,老王只得不停地安慰死者家属。

跑上跑下的老王觉得头很晕,眼冒金星,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可能回去休息,只能坚持。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打捞,一无所获,家属提出尸体可能被水冲到下游了,希望民警能沿河找找。

此时,天色渐暗,老王让家属回去休息,安排民警在运河旁守着,以便发现新情况。

回到所里,老王没闲着,赶紧安排内勤民警发布协查通报,通知河流下游的派出所注意河流有无异常情况,如发现无名尸体及时联系。

忙完一切,老王刚想休息接到了老婆的电话“你干什么呢?一天连个电话都没有?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老婆的质问,老王顿时像霜打的茄子,“唉哟,我今天特别忙,还没顾上给你打电话这个周末安保呢,不回去…”

     话还没完就被老婆打断了,“忙忙忙,你就知道忙,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你都忘了,你平时忙也就罢了,可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都不回来,这日子没法过了,你跟派出所过去吧。”老婆在电话里发了一顿牢骚生气地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老王叹了一口气,这一切刚好被民警小李听到,便安慰老王说:“王哥,和嫂子吵架了?你也别上火,女人嘛,哄哄就好了。”

    “唉,小李,这次真的是我对不起你嫂子,她一个月前就嚷嚷着要好好过一个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可是工作这一忙,我就把这事忘了。”老王直叹气,晚饭也没吃。

热风习习,凌晨一点了,老王毫无睡意,坐在派出所的院落里想了许多事情。他记起刚参加工作热血沸腾的精神劲,记起与老婆谈恋爱时的亲密……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浪漫的人,给老婆送花,送礼物,可是,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夫妻间毫无话语,他没心思也没精力带给家人快乐。老王想,也许是自己太累了,需要一个长假放松一下。

新的一天来临了,老王因为中暑上吐下泻,一晚上跑好几趟厕所,但是他仍按时起了床。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调解新和村两家村民因喷农药导致庄稼枯萎的纠纷。

老王和民警小李开车来到了两家地头勘查了一番,对前期调查不清楚的地方进行了补充。忙完这些,老王和小李来到新和村孤寡老人张德生家,给他送去了面粉和清油。

回到派出所已是中午吃饭时间,可老王一点胃口都没有,只吃了两三口馒头,喝了一点水就躺下了。

老王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跟妻子女儿一起度周末,一家人在水上乐园玩得很开心。醒来后,老王就抹了抹眼泪…这是女儿两年前的愿望,至今都没实现。

    中午的太阳像焦炭一样烤着大地,人在屋内都大汗淋漓,外面就更不用说了。女人们都穿起了短裙、短裤。而治安卡点执勤的民警穿着防剌服,带着钢盔和枪支,高温使得他们汗流浃背,制服上留下的都是泛白的汗渍,老王心疼战友,硬撑着身子,替换上岗执勤的民警。

刚执勤没多久,就听到昨天溺水的家属通知:死者漂浮起来了。

老王把防剌服一脱,和民警一起冲向了运河一边吩咐民警把昨天做的长棍子和拦截网拿来,一边组织民警迅速赶到尸体的前方。老王和另一个民警跳入了水中,把拦截网拉了起来。尸体被拦截网拦住,几经周折,老王和同事把尸体拖上岸,腿部却被水中的铁丝烂了。他顾不上包扎,继续善后工作。

天渐渐黑了,老王终于忙完了手中的事,他把所里的民警安顿了一下,想着无论如何今天晚上他都要回家一趟。

    刚进家门,女儿就冲了过来,兴奋地喊“爸爸。”老王把女儿抱了起来,狠狠地亲了几口。

    “你还知道回家呀?”老婆埋怨的声音飘了过来“好老婆,我还没吃饭呢?快给我弄点吃的”老王赶紧转移话题。

    一听老王没吃饭,老婆心疼了,“行了,我给你下碗面吧”说着给老王递了一个毛巾,“你看你,都脏死了,灰头土脸的,像个打工的。”

    “唉,那咋办,我就在农村,哪都是土……”

     “唉呀,你腿上怎么了,一个大口子,赶紧到医院包扎一下,这么热的天别感染了。”

     “没事没事,我一会拿酒精擦擦行了,好不容易回趟家,多陪陪你们。”老王满不在意说。

    “该陪的时候不陪,现在不需要了。”老婆瞪了老王一眼。

    老王自知说错话了,不吭声。一碗面下肚,老王心满意足。他喝了口水:“还是老婆的饭好吃,真想天天都吃老婆做的饭。”

    “好吃有什么用。当初不让你下农村,你非要下,还说什么趁年轻下基层锻炼锻炼好,你是锻炼好了,可苦了我和孩子,十天半个月不回一趟家。”

    自知理亏,老王低着头听老婆诉苦“你说说家里的事你什么时候操过心,大米面粉什么时候没有了你知道吗?家里的水电煤气你买过吗?大到办房产证、小到孩子的钙,你弄过吗?别的不说,孩子生病的时候你回来过吗?”老婆越说越来气,眼泪也掉了下来。

    这时候,女儿乖巧地贴在老婆身边,用手帮她擦眼泪,老王心里一阵愧疚是呀,这么多年,他为这个家付出了什么呢?

    “行了,行了,不说了,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你赶紧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老婆抹了一把眼泪就到厨房收拾碗筷去了。

    老王换上便装去医院了。正好赶上老王的好哥们董医生值班, “你怎么不早点过来,伤口感染了,得打消炎针。”董医生说。

    “这点小伤,不碍事,你给我开点消炎药行了。这两天忙死了,运河里溺死一个人,一忙就把结婚纪念日忘了,这不,你嫂子还生我气呢。

    “你回来没给嫂子买礼物?”

     “哪有钱买礼物,工资卡在你嫂子那呢?”老王笑着回答。

     “唉,你看你一天到晚图个啥,不抽烟,不喝酒,也不买衣服,也没时间旅游,一点乐趣都没有。”

     “唉,那怎么办,我们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至于金钱都是身外之物。我们干警察的没时间陪老婆,你嫂子不高兴了就买衣服,我从来不说她,只要她高兴就好。”老王说。

   老王有时候也挺迷茫,从警校出来,干了十几年警察,天天值班备勤、执法办案,救助群众,也没干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可是,觉得身心疲惫,有时真的很羡慕那些到处旅游的人。

    当警察那么多年,老王听过赞扬,也听过难听话,他觉得有些家属不理解、支持他们的工作。但他老婆挺好,家里家外不让他操心,顶多发发牢骚,如果听到有人说警察不好,她会极力反驳,维护警察形象。

     “我时常想,干警察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儿时的梦想,为了除暴安良伸张正义,还是为了一份工作?小董呀,我们所里经常有跟老婆吵架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周末不休息。民警值班备勤太频繁了,算下来一年有300天都在所里度过的,我们和同事呆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多得多。所以你嫂子周末经常带着孩子来看我,现在她常说真后悔嫁给警察,说逢年过节是她娘俩最孤单的日子。听了这话我心里很酸。

     听到这,小董沉默许久才开口:“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不过每当我治愈好一个病人,病人由衷地向我表示感谢的时候,我就觉得很自豪,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我想你们警察也一样,三伏天、三九天在外执勤安保,真是辛苦,越是节假日你们越忙不过,每当破获一起案件,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救助一名群众的时候,我想你们的自豪和荣誉感也是满满的吧。正是因为有你们,老百姓才能过上安日子

    “如果群众都你一样理解我们就好了。”老王听到这番话心里很欣慰。

     “会好起来的,你不是经常说,做人要向前看吗?”

     “跟你聊了这么多,我心里舒服多了。我走了,你嫂子还在家等我呢。”

     老王站起身,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家的方向……

 

作者简介:陈焕焕,80后,新疆沙湾县公安局民警,热爱文学,自参加工作以来,在《啄木鸟》杂志发表中篇小说《尘土》,《法治人生》发表《微信的诱惑》、《警营和事佬》以及《人民公安报》、《新疆公安》《新疆法治报》等多家新闻媒体上发表文章100余篇。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