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追  踪

来源:网投 作者:黄华清

 1

秋夜,月色朦胧。五辆警车围住了都丽音乐会所,警灯闪烁间,天际泛起一片片美丽霓虹。

不一会儿,十几对男女被全副武装的警察带离还在频闪着刺眼的激光灯还在震耳欲聋的豪华包厢,他们要么是涉毒要么是涉黄的嫌疑人,将面临着警察对他们的审查与处置。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警察当晚的行动并不完全是针对他们的这些小打小闹的龌龊之举,甚至可以说是误打误撞被警察抓住的。也许按照迷信的说法,是他们的运气太差了,刚刚沾上点“喜事”儿,就被警察抓了个正着。这不,其中一个走起路来都腾云驾雾似的胖子,身子东倒西歪的,口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警察,甚至还抱怨警察坏了他的好事。

“报告严大,没发现娱乐场所内有贵川籍女子!”中队长张乐军操着夹生的普通话向领导报告。

严大双眉紧蹙,从手提包内翻出那封求救信,再来了一次审视。

“民警叔叔,我和小娟被几个陌生男人从贵川市带到了旺全市,进了都丽会所被强迫三陪,提供性服务,快救救我啊!小秀亲笔”字迹歪歪斜斜,弱不禁风一般,如出女子之手。

这就蹊跷了!两女子明明在求救警方,却不在求救信里所指的娱乐城。严大将只吸了几口的香烟往地上一扔,继而满怀信心般地说,里面应该有文章,必须弄清楚!

那两名贵川籍女子到底在哪儿?是不是当夜已经被客人带到了外面露宿,还是已经被限制了自由而让警方难以找到……一串串的疑问从严大队脑袋里掠过。

“你和‘小神仙’关系咋样?”寂静的办公室里,严大队突然冒出一句。

“认识,但没打过交道。不过这段时间他可神了,帮好几个兄弟单位提供过重要线索。”张乐军一脸的佩服,“要不向他了解一下,也许能找到一些情况。”

“嗯,抓紧去吧!”

万方是城镇派出所社区民警,人称“小神仙”“活地图”“数据库”,褒奖的名称很多,但至于到底如何的神奇,张乐军并没见识过。

敲开万方的门,已是凌晨时分。

 “兄弟,深夜打搅你了。”张乐军有点歉意。

听完介绍,万方若有所思。片刻过后,万方拿出一张白纸,画了几个方位,若有所思一般之后,很有把握地说,确有几位来自贵川的女子,就租住在旺全市以北的加工城,是二个月以前开始租住的,而租住地相当靠近都丽音乐会所。

万方打开大数据平台,张乐军也忙凑上前,紧盯着显示屏,果然一个个记录的详尽数据赫然在目。

“真太神了,一提情况就有底了,谢谢兄弟。”张乐军对查询到的结果很是满意。

“客气啥?咱不是一家人吗?”万方嘿嘿地笑着。

张乐军把查找的时间选在上午,这时间段,先一晚忙于夜生活的服务人员应该正在睡大觉。然而问了个遍,也查验了身份证,六位来自贵川市的女子中,没有叫小秀、小娟的,也没有提及自己被强迫三陪,更没有写过什么求救信。

这就怪了,求救信难道有诈?那又为什么要诈?

耍人还是捉弄人?严大一直紧盯着这个事儿,张乐军摊上了这个事,愁眉不展。

2

“你们警察为什么这样执法,只查我的会所,而我对面的女神音乐会所,没见警察的影儿,难道是我得罪了你们?现在好了,对面的生意好极了,我这边冷清清,几个贵川籍的女子也结帐走了,听说已经到‘女神’那报到了,你们可要公道点呀!”都丽会所的王老板一脸的怒气,又似是冤枉而诉苦,向严大队一字一句地讨公道。

“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另外,被带来的那些人不都有些问题吗?……”

“奉命行事?嘿!为什么仅针对我的会所呢?女神那边怎么一点事没有,难道就那么干净吗?你这样做,我明天去问一下我的好兄弟--彭市长,看他认为你们办事公正不!”

“王先生,我提醒你!你可不要把彭市长亮出来唬我,咱行的正,走的稳,任何事情都可见阳光的。你既然那么爱亮市长,你只管找他去……”严大正视着王老板,王老板被瞧得乱了方寸,顿时收起了刚才那种傲慢无礼的架式,只好悻悻地走了。

王老板一走,严大也开始思索,事情确实有点不太对头。一直以来,都丽会所的生意兴隆,而对面的女神会所出人意外的冷清。而如今来了个翻盘,这里面难道……

张乐军换了一身便服,带上几个兄弟,直奔女神会所。通过暗地一番了解,发现会所真的来了四位贵川籍女子。那么剩下的两位贵川籍女子,如今身在何方?又是不是举报被强迫从事性服务的两名女子?

打开大数据库,查找确实费功夫。但干警察这行,来不得半点马虎,就必须一丝不苟。

就在这时,万方到了,向张乐军传递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信息,两位贵川籍女子就在警方盘查之后的次日离开了旺全市,踪迹可以寻觅,至于价值多大就难以估摸。

“我认为走了就走了,这求救信的主人也找不到,可以就此结束调查并向上汇报。”张乐军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严大端起茶杯,猛喝了几口水,不紧不慢地说,我估摸着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贵川籍女子真的被人强迫卖淫提供性服务,案件就发生在我们辖区,而且我们也接到了报案,没有查清就是我们失职了。多想想几个可能性吧,也许对我们的工作有利。当前的任务就是要找到上次盘查过的六位贵川籍女子。

一席话,张乐军茅塞顿开,似乎重新来了精神。

公路上的天网,车站、码头的监控视频,还有那些收集来的数据库,张乐军翻看了一遍又一遍。

功夫不负有心人,张乐军终于发现了两位贵川籍女子的踪迹。

事不宜迟,通过一路公安兄弟单位的配合,终于在雄智市通过当地大数据平台找到了这两位贵川籍女子。

茫茫人海,如大海捞针般不易。两女子诧异的同时,很是意外。细看两人的身份证,张乐军脑门一热,身份证上的照片与面前所见的有差异!

“你们两人为什么拿别人的身份证?”张乐军试探着发问。

“就是我本人呀,现在长年龄了,相貌肯定有差别的,警官先生。”披长发的女子细声细气地说。再仔细比对,脸部有痣的,照片上却没有;眼睛、鼻子与照片上的形状也有明显的不同。

两女子被带到办案区,还是坚持是本人。张乐军通过内网查到了身份证上所辖的云端派出所的电话,并将情况反馈过去。

3

云端派出所民警按图索骥,很快找到了身份证上两位女孩的准确地址,并通过调查访问得知两位女孩均在本地一服装厂打工。通过收集的数据平台,民警打开该服装厂的工人明细,很快找到了两名女孩。

见到民警,两女孩很惊诧。

“你们的身份证呢?”

“掉了。”

“你们不要包庇,要是有人拿了你们的身份证去做坏事,你可脱不了干系!好好想想,配合我们把事情说清楚。”

两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双手不停地搓着。

“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了,我们会依法从轻对你进行处罚……但若要包庇别人,执迷不误,法律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警察叔叔,我说实话了,我们两个的身份证都是被表嫂、堂妹借走的。开始她俩说借二三天应个急,哪知二个月了也不还给我。

“那表嫂、堂妹的真实姓名呢?”

“王天娇”、“张春凤”两女子不约而同地回答。

王天娇、张春凤不就是涉嫌拐卖十几名妇女、被列为网上追逃的在逃人员吗?云端派出所民警立即把情况反馈给旺全市警方。

“王天娇!张春凤!”张乐军嗓门比平常高了几倍,脸上透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之后转到一无人的角落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我草率从事的毛病差点酿成大错也!”

回头再看看王天娇、张春凤的表情,面如死灰,像丢了魂似的沮丧,落魄。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张乐军高兴得像个小孩,随口说上一句诗。

“不,小张,要不是你们旺全警方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雄智警方又细致入微地帮助核查,哪有今天这样的好结局?真的是让你们费心了!”远隔千里的怀桥市刑警把王天娇、张春凤押上警车,向送行的同仁握手致意,连声道谢。此时,张乐军脸红了,倏地,他想到了一句话,“咱是一家人呀!客气啥,何况还不全是我旺全市警方的功劳,还有雄智市警方大排查的功劳!”

落网后的两女子,知道真菩萨面前不能烧假香,只好乖乖道出原委。她俩骗借了表嫂、堂妹的身份证后,来到了旺全市生意极好的歌厅欲物色被拐骗对象,当地的警察登记信息时,她俩涂脂抹粉骗过了第一关,哪知后来警察还上门查询核查,因担心东窗事发,才慌张逃避。

至于写求救信的事儿,严大也派人查清了。原来,女神会所的刁老板见生意不好,就自拟了一封求救信,让读中学的女儿抄写了一下,使警方解救女子的行动中能同时查处与他相邻的都丽会所,这样都丽会所一旦被查,自家的生意就会好起来。

“好个刁老板!嫉妒心真强!‘借刀杀人’,竟把祸害同行的算盘打到公安头上来了。不过,也让我们查破了这起大案,也得感谢他吧……”严大哈哈大笑,“张乐军,传达通知,今晚统一行动!”

 

作者简介:黄华清,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会员,都昌县作协副主席,供职于都昌县公安局。著有散文集《警歌飞扬》;2003年开始文学创作,散文、随笔、小小说、纪实文学散见于《民主与法制》《人民公安》《人民公安报》《微型小说选刊》《现代世界警察》《参花》等期刊。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