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首登黄鹤楼

来源:作者 作者:徐涌

沿着台阶仰视,登上黄鹤楼的阶梯就在脚下,不知为什么此时的黄鹤楼和平日在视线里来往的黄鹤楼竟然大相径庭,眼前这座峥嵘轩宇似乎有种气场能震慑住方圆几里的一切,难怪汹涌的大江不论江水有多翻滚,浪花有多滔天,只要经过它的脚下就会收敛,再高的浪也只能乖乖作罢,而我马上也会融入这气场,用心去感知这座有着千年渊源的楼台,站在古人曾经站过的地方遥望先辈们不可企及的意境。三十多年来每每经过此地,黄鹤楼就像一个坐标,从前方进入眼帘,从眼角移入脑后,仅仅只是告诉我江过了,过江了,我相信大部分武汉人也和我一样,身在黄鹤楼脚下却从没登上黄鹤楼,就像北京人没去过故宫一样,还振振有词,总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来解释来开脱。而今天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拍着胸脯说,黄鹤楼我去过。       

 首次入楼,就碰上了人头攒动,从一楼爬到五楼居然用了足足半个小时,不过终于领略了蛇山之巅居高临下,龟山隔江而望,长江之水天际流的壮观雄伟,感受到众多诗人偏偏独爱黄鹤楼而千古留传的炙热诗句,首当其冲当属崔颢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遥想当时的诗情画意,蓝天白云,几只白鹤来回于两山之间,穿行在浩浩荡荡的江水之上,江上几丝薄雾萦绕,激打的浪花时而能击穿薄雾,时而能被薄雾淹没,白鹤穿梭在其中,时而隐时而现,我想仙鹤的名字缘由应该就在此处。不过我还是替那些诗人感到几分惋惜,惋惜他们无法看到一桥通南北,天堑变通途,水底隧道如过江之鲫,往来于两岸胜似闲庭信步,而他们只能靠着小小扁舟来往于龟蛇两山,惊涛骇浪,危机四伏。   

往里走,一座山中楼庭和空中水榭搭建出天上人间的惬意,环绕着碧水右边是山壁,左边是山坡,而这水生在半山腰,孕育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也可谓一奇,特别是山顶流下的瀑布虽说气势不大,但是终年不息,水流潺潺,对于武汉的天气来说,也可算是一奇。在楼宇中穿行,伴着旋律优美的古筝,听着广播里磁性的朗朗诗语,仿佛就在穿越,从唐到宋,从宋到元,从明到清,见证这座千年古楼的风雨沧桑,为我们能活在当下而庆幸。        

历时两个小时的游览,虽然疲惫不堪,但是我心甚慰,多少年来的借口终于不是借口了。

 

作者:徐涌,男,1979年10月出生,共产党员,现在湖北省公安厅高警总队工作。作品《在高管五大队工作的日子》发表于《警史钩沉2015年第一期《浅议警察博物馆藏品在建设和管理中应该注意的问题》发表在第四届全国公安警事文物收藏工作理论研讨会文集》等。平时喜爱读书撰写,喜好竹笛、陶笛、箫等乐器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杜金凤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