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警察手记

那一刻, 世界只有我的心跳声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 谢沁立

  “咚咚、咚咚、咚咚!”

  曹建民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伴随着愈来愈重的呼吸声。他控制着紧张的神经,按照规范流程,双手动作轻微却果断地操作着。他知道这一次不是练习、不是演习,而是实战。

  傍晚时分,立交桥下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放着一个黑色的提袋,体积如同一个蛋糕盒。没人注意是什么时间、什么人放在那里的。一名路人猛然发现后,喊了一声:“里面有炸弹!”人们惊叫着四下散开。

  此刻,只有曹建民一个人面对着这个黑色提袋,100米之外已经戒严,20米之外,只有帮他穿上防爆服的3名同事。头戴5千克重的头盔,身穿40千克重的防爆服,脚上是3千克重的皮靴,手上还要提着20千克重的X光机盒。曹建民这样的穿戴,笨拙地走到提袋面前。曹建民似乎感到这就是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就是他孤独地一个人面对眼前未知的巨大危险。他将倾斜的提袋摆正,跪在地上打开X光机,设置好照射频率。然后,他倒退着走回20米,来到战友身边。X光显示,里面有形似铁丝、螺母等金属物,更可疑为爆炸物。现场气氛更加凝重。

  曹建民再次走向目标物。他的内心也害怕,他想到自己的母亲、妻子和没有出世的孩子。他每向前走一步,都恨不得往后退两步。每前进一步,就离危险更近一些。曹建民的脚步缓慢,却义无反顾地向前走着,他必须去排除这个危险。

  包装盒里是一个塑料矿泉水瓶子,里面装满黑色的粉末,瓶口有引线,曹建民借助头盔上的灯光,分辨出这是点燃式爆炸物。没有明火是不会引发爆炸的。他将危险解除。

  曹建民不记得,这是他成为河西分局应急处突大队主排爆手4年来的第几次排爆了。目标物真真假假,真的少,假的多,但你必须把每一次都当作是真的,一丝不苟地操作。如果失误,如果遇到蓄意攻击警察的遥控或者定时装置,会怎么样?曹建民清晰地记得在公安部学习时看到的那个模拟实验,近距离接触足够量的炸药,一旦爆炸,不穿防爆服,粉身碎骨,穿着防爆服,也只能留个全尸而已。

  为了不失误,为了保护好自己,为了小家的团圆,更为了我们大家的平安,曹建民和同事们平时魔鬼般训练体能和提高技术,一遍遍模拟各种爆炸装置的解除。他们无数次想过,一旦发生意外,他们的身躯就是第一道守护墙。他们每一次负重逆行,都用坚定的背影告诉我们,他们的执着和忠诚。

  那是12月的一天,深夜,大雪,整个城市银装素裹。

  “备勤人员全部穿好装备下楼!”大队长在楼道里一声令下。怎么了?怎么了?有人报警称平江道发现疑似爆炸物。

  由于曹建民不是当班民警,只是因为大雪路况不好,给家人报了平安后,便在宿舍睡觉。领导没有对他做工作安排。可警情就是命令,当时队里有很多刚毕业不久的新警,几乎不懂得如何处理爆炸物现场,曹建民毫不犹豫地加入大家的行列。

  五分钟后,排爆组到达报警地点,快速接管了现场,拉起了近百米的警戒带,警戒带内只有特警、爆炸物,以及漫天飞舞的雪花。这场雪带来的麻烦可真不小,本来排爆是个仔细活儿,但是害怕仪器被打湿,准备工作必须稳中求快。一组队员准备设备,另一组队员开始给曹建民穿防爆服。

  “咚咚、咚咚、咚咚!”戴上头盔,曹建民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他瞬间感觉与世隔离,只有无助和孤独。大脑短暂空白之后,曹建民脑子里闪现着排爆流程,手提X光机镇定地走到疑似爆炸物前,放在相应的位置。就在照片出来之前,他一再安慰自己,爆炸物的现场出过不少,没遇见过真的。这鬼天气赶快完事收工。可是X光机拍到的图片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里面有导线,有火药,甚至还有精心排列好,用来增加爆炸威力的子弹和钢珠。这次真的是爆炸物!

  看到这张X光照片的一瞬间,“是爆炸物!”曹建民大喊着。四周的空气仿佛已经凝固,没有过往的车辆,没有过往的行人,甚至没有惊呼,只有站在警戒带外的所有民警,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所有的一切仿佛定格在了那一瞬间。唯有天上的雪花还在肆无忌惮地飞舞着,越来越多……

  由于第一张X光照片不全面,为了确定爆炸物的触发原理,曹建民不得不再次近距离接触爆炸物。

  这次的照片更清晰些。曹建民发现里面没有电池导线,他狂跳的心减慢了频率。警戒带内的气氛也变得轻松了一点。但是,曹建民的神经并没有松懈下来,他慢慢将裸露在防爆服外的双手伸向爆炸物。咫尺的距离,他却仿佛伸了很远。他脑中浮想联翩,他的生活经历像过电影一般全都浮现出来。曹建民稍稍眨了一下眼睛,深吸一口气,再一次把注意力集中到爆炸物上。冬日的严寒侵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身体,而此时防爆服内的他,热汗加冷汗。拆除包装,拔掉引线,他谨慎地进行着每一步操作。红线,蓝线,还有黑线,怎么排序,先剪断哪一根……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险情成功排除。

  曹建民慢慢地挪动僵硬的双腿,从跪姿到坐地上,又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灯光昏暗,防爆服的钢化玻璃上蒙了一层厚厚的哈气,大家看不到他微笑的表情。

  直到他高高举起双手,打出胜利的“V”字手势,雪夜里一片欢呼。

  “咚咚,咚咚,咚咚!”那是来自排爆民警的心跳,也是来自他们心底的欢呼。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