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利剑 > 警察手记

蒲草之韧

来源:《东方利剑》 作者:李佳

  那一夜的路口,空旷、寂静,连两旁亮起的路灯,也略显得有些吵闹,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寒冷透骨,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就是在那个路口,我见到了张丹青。

  那是2019年春节长假期间,大年初四。为了采访春节安保工作,我事先约了她。在听明我的意图后,她爽朗地说:“到路口来吧,初四一整天我都在!”

  想不到,路口这样冷。傍晚时分,当我赶到这儿,刚从车里钻出来,还不到一分钟,便几乎冻僵了。她却笑着侃侃而谈,讲述这一天,她们世纪大道女警中队姐妹们做过的事:几个重点路口的排堵保畅,帮助一位前来旅行的游客寻找停车位,回答数不清的问路……春节的上海虽说比平日冷清,但却是旅游旺季,各地游客一波波地涌来。筹建中的女警中队,承担起了整条世纪大道12个路口的交通管理。这个前所未有的举措,意味着女交警不仅可以与男交警“平分秋色”,还可能做得更好!展望着广阔的未来,寒风中的张丹青越发神采奕奕,只是鼻尖红红的,嘴唇也有些裂开了。但她的那种神采,叫人丝毫也看不出,她已经坚守了近12个小时。

  其实,对于寒冷,张丹青是熟悉的。她上班的第一年,就遇上了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雪。那时的她,是东方明珠中队的一员。大雪骤降那晚,队里凌晨1点多钟发布增援通知,而住在杨浦区的她,是第一个赶来的。清晨上岗,民警们都是骑“小电驴”,雪大路滑,许多队友在上岗途中滑倒了。从“小电炉”上跌下来,高度加速度,指定摔得不轻。有女队员吃痛、不得不折返队里休息,可张丹青却一直挺到撤岗后才回。后来,当大家听说,她着实摔过两跤后,心疼地问她,她却满不在乎地说:“摔跤而已嘛,爬起来拍几下,又可以走啦!”其实,爬起来后,张丹青并未马上离开。她发现自己摔跤的地方,是白领们一会儿上班的必经之路,“自己摔倒的地方,不能让别人也摔倒呀!”于是,她扶起车后,钻进了最近的写字楼,借来扫帚,将积雪全都扫到了路旁……

  从第一年上班开始,张丹青就在一线执勤。一线的日子,意味着风吹、日晒、雨淋,甚至更加恶劣的环境;也最接近老百姓,目睹他们的需求和不易。一线执勤,侵蚀着张丹青白皙的面庞,也浸润着她的心,让她本就温柔的心,充满了爱和热忱。冬日,对于一线交警而言,是最难熬的,那寒冷深入骨髓。而自己身体上的冷,促使着张丹青更加体会着别人的冷,哪怕是处理交通违法行为,她也会尽量快地“开单”、走程序。交警冬日执勤都戴着厚厚的手套,可她却嫌手套碍事,一次次地将它们取下,久而久之,她娇柔的手上生出冻疮,一到冬天便复发。做了女警中队的队长后,她每天带班、查岗、顶岗,站在马路上不少于5小时,可每当到了重大安保工作节点,她总是让姐妹们先回去,自己最后一个离开。

  我怕耽误她撤岗,急着结束采访,她却笑着安慰起我来:“没关系,不用着急。”于是,我的采访一直持续到夜晚7点多,整个浦东都沉浸在夜色里,警花们也终于陆续撤岗了,她才略带歉意地问我:“怎么样,还要聊什么吗?”随后连忙又解释道,“若是往日,真不急,但今天是我爱人的生日。”她的爱人史佳也是民警,晚上8点他就要去社区里做烟花爆竹管控;可就算张丹青从此时开始、风驰电掣地赶回去,留给他们团聚的时间,也不到5分钟。不过在张丹青心里,时间再少,也要庆祝,爱也许不需要表达,但它就融在一个个最小的生活细节里,所以她很早以前就订好了蛋糕……大约一小时后,我在张丹青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几张温馨的照片:她和丈夫拥着女儿,围坐在蛋糕前,烛光摇曳,映红了他们的笑脸。多么温暖动人的画面啊!只是,用心的人会发现:张丹青还戎装未卸,史佳却已整装待发。我看着这幅画面,久久不忍移目——仿佛这样能让他们多团聚一会儿。不知不觉,泪湿了眼眶。

  时光转眼进入早春,“女神节”到来的时候,我在分局“华丽转身”装扮警花活动中,又见到了张丹青。这一次,她卸下戎装,换上了一袭深蓝色晚礼服,典雅大气,华美婉约。我差一点认不出她,曾在岗位上采访过她多次,还是第一次见她以如此装扮示人,也突然意识到:她是可以这样美的!那次活动,张丹青是代表女警中队来的。后来,大家才知道,那时候的她,其实病得已然很重,以致换衣服的时候,连手都抬不起来。但那时,她对谁都没有说过,毕竟中队刚刚挂牌不久,对于这支她一手筹建、投入了那么多心血的队伍,她实在难以割舍,她想陪中队走下去,直到不再能坚持……而那次“华丽转身”,是要把女交警形象展示给全局战友看的,虽然之前有许多筹备工作,需要占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但她义不容辞地来了,她要在那个舞台上,亮出女交警最美的形象,要笑得灿烂、纯粹。

  “华丽转身”后的大约一个月,张丹青便住院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却从更多人的口中听到了她。

  她的搭档、女警中队指导员许洁敏说,我曾是她的带教师傅,可我们这次搭班后,她一见面就说:“不要想着照顾我,有活儿咱们平摊。”而那时,中队正在初建,年轻的女警、新招录的女辅警都需要培训,中队领导要带班、查岗,每次带班都做满12个小时,更不用说还有顶岗、加班……她一个女生,不怕累吗?

  曾与她住同一间宿舍的队友施欣慧说,2018年冬天,下着大雨,丹青中午12点要设卡,那天正是她“不方便”的时候,肚子疼得厉害,脸色苍白,我以为她会提出换岗,想不到她吃完止疼药、贴上暖宝宝,便出去了。她不是什么“女汉子”,只是心念着队友,大雨天的岗,宁可咬着牙也要自己站。

  她的队友、小师妹唐丹说,第一次见丹青姐,还以为她是“女超人”,挺着个大肚子,还跑上跑下地帮我们安顿。后来才知道,她的身体不好,有一年重阳节活动,她母亲说漏了嘴,我们才知晓,她有腰椎间盘突出症。可她却从来没说过,站马路的时间比谁都多……工作上,她是我的精神支柱,有时候太辛苦了,一看到丹青姐,就觉得自己还能坚持。

  洋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沈主任回忆,丹青队长腰痛得实在不行了,会到我们这里来。最近的一次是前年冬天,看她的表情非常痛苦,我们诊断她的腰椎间盘突出已经很严重了,建议她卧床休息,她却总是说“不行,没有时间”,坚持做好理疗后就走……唉,她每次总是这样。

  陆家嘴物业公司吴经理说,去年5月,她跟我通了好几次电话,要在路口附近为女警们争取一个休息点。后来我才知道,那时的她已经住院了,刚做好手术。

  张丹青担任过菊园实验中学的校外辅导员,虽已调岗许多年了,但与老师们依然是朋友,教导主任祁荷芳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她:“我眼前一亮,心想我们的女警真漂亮!”听说她生了病,祁主任许久都没说话,两行泪水悄然滑落。

  ……

  张丹青这次的病,凶险;乐观的话,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到她心爱的岗位。知晓自己的病情后,她并没有惊动任何人,而是默默安排好一切,还为女辅警们组织了一场踏青。待大家知晓真相后,震惊不已,纷纷诧异着:“怎么之前一点也没有征兆?她总是那样忙碌、那样乐观……”

  许久之后,我又在朋友圈里“见到”她。她发布了几张照片,照片中,她还是灿烂地笑着,换着试戴两顶帽子,一顶平檐、一顶弯檐;她留言道:“Come on. I’m ready!”——真阳光!后来我才知道,她因为化疗,秀发大把大把脱落,索性就全剪光了。

  自从张丹青生病后,路口再不见了她,但她的身影在我心里却前所未有地清晰。那川流不息的路口上,她平凡得如一株蒲草;所做的事也那样普通,也许在共和国的前进道路上,渺小如沙。但她却为心中所爱倾尽所有,纵然只是一粒沙,那这沙也堪为一个世界;纵然只是一株草,那这草也生机勃勃,任凭风吹雨打,心底始终盛着春天。

  蒲草韧如斯,磐石无转移。我敬仰平凡,任何一种伟大都离不开平凡;也坚信信仰的力量,所以疾病必击不垮张丹青。总有一天,坚强如斯、热忱如斯、乐观如斯的她,必将会回到属于自己的路上,迎着春风,绽放新的精彩。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相关阅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