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一(反诈斗士韦健)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动 葛春峰 缪国庆

飞人

有句话叫“网络无国界”,生动贴切地体现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又一个特点。

如果一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被害人和诈骗犯罪嫌疑人都在上海的话,那么,对于侦查员而言真是运气太好了。然而,这只是一种假设,事实上,骗子往往都在异地作案。前些年是在国内异地作案,现在是在全球异地作案。

办案就意味着出差,出差就意味着要做“飞人”。

2004年,韦健飞去深圳办案。为了调取资料,他连续三次到某个部门商请协助,三次接待他的都是同一个人。

此人觉得韦健的到来给他添了本不该有的麻烦,显得很不耐烦。韦健一则年轻气盛,二来好多天跑下来有些心急,一时没忍住就和对方发生了争执。

等到抓住犯罪嫌疑人,韦健已经在深圳待了两个多月。真是无巧不成书,犯罪嫌疑人窝点就在那个接待人员家的附近。当警察在街上抓捕犯罪嫌疑人时,那个接待人员恰恰就在现场。

当他看到韦健后,被韦健和所有在当地坚持工作的上海刑警感动了:“没想到你们还在深圳,我以为随便弄点儿东西打发你,你就会知难而退。可你们坚持了那么久,而且还抓到了人。以后有什么我能做的,尽管来找我!”

类似天南海北的出差,对于韦健而言是家常便饭,特别是时不时地还要出境办案。

作为公安部专案组成员,韦健于2010年12月飞赴菲律宾侦办“11·30”电信诈骗团伙案。

到了菲律宾,眼见离圣诞节没几天了,韦健和专案组的侦查员们绞尽脑汁,用尽使领馆、华侨等各种各样的资源,雇了当地的司机天天加班办案,就为了赶在圣诞节前能查出眉目来。

没几天,当地司机就不肯干了,多给加班费也不干。他说:“华人的勤奋我见得多了,可没想到中国警察干活儿这么拼命!”

无奈,韦健他们只能另请司机,给加班费,并好生照顾。在菲律宾苦苦寻觅了两个多月,经过守候伏击、跟踪追击,专案组依靠拼脑力、拼体力、拼毅力,最终大获全胜,并经过司法程序,于2011年2月3日将24名犯罪嫌疑人悉数押解回国。

凯旋没多久,韦健又接到公安部调令,随队前往印尼、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等国侦办“3·10”电信诈骗团伙案。

韦健与搭档早出晚归,甚至通宵达旦,从3月下旬一直奔波到炎热的6月下旬。经过各小组三个多月的艰苦侦查,寻踪觅迹,终于摸清了各有分工又盘根错节的特大电信网络诈骗团伙的所有成员。最后公安部统一下令,一网打尽,一下子抓获了290名犯罪嫌疑人。

当韦健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女儿竟一下子没有认出他来:家里怎么“飞”来了一个“非洲人”?

韦健笑着掐指一算,这次出差了61天。

“飞人”韦健的记忆里,上海单笔金额最大的电信诈骗案成功收网的日子,是2013年12月19日。这天凌晨,11名大陆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被韦健他们押解登上柬埔寨金边飞往上海的航班。

一个多月前的10月28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接报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件,受害人陆某被人以“电话欠费”为名骗走近两千万元人民币。

上海市公安局随即成立“10·28”案专案组展开工作。警方发现,拨打诈骗电话的犯罪嫌疑人藏匿于柬埔寨境内,而钱款在一天之内就转账七个层级,分解到了两千余个账户中。

这是一场在公安部指挥下,与柬埔寨警方协同出击的电信诈骗窝点捣毁战——

11月19日,韦健所在的专案组首批成员飞赴柬埔寨,与柬埔寨警方展开合作。

侦破电信诈骗案件的主要线索有电话号码、IP地址等。可是,当专案组将前期侦查起获的线索提供给当地警方时,却发现“此路不通”。

在柬埔寨,查询与电信相关的情况,需先提交申请给警察部门,警察部门再找邮政管理部门,通过邮政管理部门寻找电信公司。可在柬埔寨大大小小的电信公司多达几十家,排摸完毕至少需要一周时间。这么长的时间,在面积不大的金边,“一群中国人来了”的风声足以传遍全市。

为此,在寻求柬埔寨警方查询地址的同时,韦健他们根据前期侦查的信息,拿出金边地图,一帧一帧地图搜索。电信诈骗窝点大多处于高档地段,且不太醒目,因此,可以排除容易暴露身份的商务楼和普通居民区……根据筛查,最终确定了窝点所在地:金边市堆谷区319街的别墅区某栋。

位于319街的绿色别墅,铁门把关,探头林立,围墙上布满环形倒刺。

为尽快摸清地形,确保收网行动万无一失,韦健、余恺是第一批实地“踩点”的人。两人脚穿白色人字拖,身穿大花衬衫、短裤,配上骄阳晒出的黝黑皮肤,颇有几分柬埔寨华侨的味道。用他们的话说,“越普通越不容易引起注意”。他们乘上遍布金边大街小巷的“嘟嘟车”,绕着可疑窝点转悠,记下了基本情况。但别墅区路上常有保安巡逻,“嘟嘟车”走马观花,难免不够仔细。专案组又派出女侦查员吴锐、万静艳多次步行探视,佯装打电话,拍窝点外围的重要资料,为收网奠定了基础。

柬埔寨警察总监同意开展收网行动的消息终于传来。

行动的前夜,负责现场侦破此案的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杨维根几乎没有睡着。“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能明确其工位的,将工位上的所有物品,如打电话的通信名单、银行卡号、剧本等当着嫌疑人的面整理、清点、封存。进入现场,首先明确窝点管理人,设法获取其护照、涉案账本、工作流转单、U盘、移动硬盘、电脑等。”杨维根召集专案组成员,预演了第二天行动的所有细节。

其实,在此之前,专案组成员早就精心组织了两轮培训,从公安部和江苏苏州来的专家身上学到了行动关键点:以最快的速度控制现场证据。

12月19日上午十时左右,期待已久的抓捕行动正式开始。按照计划,柬埔寨警方从正门一个十平方厘米的开口伸进大力钳,剪断内部反锁的U形锁,开门后统一进入楼层。但没想到的是锁具异常坚硬,大力钳在小口子里无法用上力。

为了防止时间拖长、嫌疑人毁灭证据,专案组迅速调整方案,决定从别墅后面的围墙攻入。别墅背后是一片杂草丛生、垃圾遍地的废弃工地。一脚踩进去,野草淹没膝盖,锋利的热带野草能将裤子划破,而且,过道极其狭窄,稍不留神就可能摔进旁边覆盖着野草的地基坑洞里。

但顾不上这些了,韦健他们一路小跑,穿过草地,贴在别墅后门的围墙边,迅速搭起人梯,登上围墙,进入别墅内部,将藏匿在窝点里的21名嫌疑人全部控制。

这次出差历时一个多月,时间还不算长。

2014年9月,韦健再次接到公安部专案组抽调指令。这时,上海电视台要给韦健拍摄微电影。联络人打电话给韦健,第一句话就是:“你在不在上海?”果然不在。

2015年9月下旬,公安部在印尼境内发现数个向中国境内实施电信诈骗的窝点,为摧毁这些跨国电信诈骗团伙设在境外的犯罪平台,在公安部刑侦局的统一指挥下,全国各地侦查精英云集境外。

10月8日,韦健带领手下干将李恺、保妮娜飞赴印尼,与北京、广东、台湾等地警方联手,与印尼警方合作,开展了大规模的“扫穴”行动。

根据公安部刑侦局发来的线索,上海警方开展了大量线索、信息查证工作。通过梳理由印尼发起主叫的45000余条电话数据,从中发现了453名疑似电信诈骗被害人,经过逐一走访,锁定13条指向印尼具体方位的线索。

10月20日凌晨,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泗水市一幢豪华别墅里,只见上下四层楼的各个角落摆满了数十张双层床,行李和杂物随处乱放,一片狼藉。警察一阵断喝:“不许动,警察!”面对真枪实弹,这些人只得举起双手。此次突击行动共抓获了二百多名诈骗团伙成员。

但在这次收网行动中,经清点发现有一个网点已人去楼空。从印尼方面传来消息,说该窝点的人员已逃往巴厘岛。于是韦健一行还没从凌晨的行动中缓过劲儿来,就又马不停蹄地飞往巴厘岛,住进宾馆时已是深夜。

翌晨起来韦健即到当地警局通报情况,调查从雅加达逃亡而来的电信诈骗团伙。第三天上午,韦健再坐上飞机返回雅加达,与印尼警方交接物证,对移民局关押所的电信诈骗团伙成员逐个确定身份。深夜回到宾馆,韦健拖着疲惫的身躯,赶紧煮方便面充饥,一箱方便面还没吃完,他的嘴角已发了热疮。

11月10日上午,我方共包了四架飞机凯旋,包机分别飞往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四架包机共押回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254人,团伙成员涉及内地20多个省市及香港等地。后通过深挖,扩大战果,从中侦破了四千多起跨国电信诈骗案。

这次印尼“扫穴”行动,对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而言,可谓是斩尽杀绝。从此,从印尼打往国内的诈骗电话近乎绝迹。

于是,在打击电信网络领域,几乎人人都知道“上海有个韦健”。

韦健还成为了“感动上海年度人物”、“CCTV年度法治人物”。韦健出名了,成了“名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