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一(反诈斗士韦健)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动 葛春峰 缪国庆

电信网络诈骗,七十二变。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一直都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世上竟会有无耻到连人皮都可以自弃的恶人。但是,正因为这样的不愿相信、不敢相信,那些曾经的恶人以及还在不断滋生着的恶人,仍然可以一次次肆无忌惮地撕裂着一颗颗善良的心,一次次丧尽天良地毁灭着人世间一个个美好的梦。在听说花季少女因为被骗去整个家庭省吃俭用攒下的学费而无颜面对父母不得不了结年轻生命的时候,在看到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因为被骗去一生的积蓄而悔恨交加最终发痴或发疯的时候,当得知还有许多家庭因为被骗而陷入困顿,还有许多夫妻因为被骗而失和离异,许多人因为被骗而无路可走不得不到各级政府和公安机关门口捶胸顿足呼天抢地的时候,人们嗟叹,诅咒,扼腕痛惜,切齿痛恨。

有电信诈骗,就有反电信诈骗。诈与反诈之间的战斗从未停歇。

尽管电信诈骗属于“非接触式”犯罪,环环相扣,很难留下诈骗的确凿痕迹;尽管电信诈骗不受地域和空间限制,使得发现、跟踪和抓捕有很大难度,但是,为了回应人民群众对社会平安稳定的高度关切,长期以来,公安部门的一群反电信诈骗专家,肩负使命,与蜗居在境内外的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始终展开着一场场激烈的暗战,奏响着除恶扬善、大义大爱的时代交响曲。

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政委韦健就是其中的一个。

不过如今的专家韦健,当初也是从一个“新人”做起的——

新人

韦健刚开始接触电信诈骗时,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无从下手。只是这个“新人”没有退缩,而是在失败中不断学习,像颗铆钉一样,越钉越紧,决不松劲。

2000年前后,上海开始出现手机短信诈骗。

这种利用移动通信和网络实施诈骗的全新犯罪,在犯罪手法、组织模式上与传统诈骗犯罪完全不同,侦破上也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

韦健先对被害人被骗的整个流程进行分析,走访了好几十个被害人,但电信网络诈骗没有现场,没有痕迹,破案常常没有方向。

好几次,韦健冒充被害人,明明感到鱼要上钩了,却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又与犯罪嫌疑人失之交臂,让他后悔莫及。

吃一堑,长一智。韦健终于明白,一起电信诈骗案件,从幕后老板到打电话发短信,再到提取现金,不同环节涉及不同的行业,如网络、通信、银行等部门。因此,要破案,就必须精通相关领域的知识,只有懂得以技术制约技术,才能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高智商犯罪,需要有高智商应对。

当年分管反侵财侦查工作的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周建国对韦健说:“这种案子过去没有碰到过,只有先深入解剖一只麻雀看看,才能了解这种案件的来龙去脉。”

与电信诈骗较量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学习和摸索的过程。为了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习更多的专业知识,韦健去银行了解了转账情况,去电信部门学习了通信技术,去电脑公司搞懂了电脑程序。

机会终于来了:这是一个冒充上海三星集团中奖的电信诈骗案件。

尽管这个案件牵涉面广、被害人多,而且星散各地,韦健和两位同事仍义无反顾地上了路。先去了厦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讲起这个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可那里的同行对此不太了解,不知从哪里着手。韦健接着赶到深圳,深圳刑侦支队曾办理过这类案件,但也是凭着一腔热血,风风火火刚刚冲进网络大海,尚未形成可供分享的办案经验。于心不甘的韦健又来到电信诈骗案涉及的其他地区,只是因为涉及的案值不大,并没有引起当地同行的特别重视,无法联动。

为了熟悉网络,在深圳时,韦健特地去买来了一台手提电脑,成天沉湎其中,日夜琢磨,反复研究,甚至还造成了系统崩溃。

也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有一天,韦健终于有了一种感觉。

一早,韦健去到当地的通信部门,向一位技术员提出了破解电脑程序的想法。可那位技术员说“不可能”。之后在他的再三请求下,技术员找到一位电脑工程师。但那位电脑工程师一听,也说“不可能”。

韦健苦口婆心地说:“这些受害人大多是收入微薄的弱势群体,或是退休老人,一生的辛苦钱、养老钱被骗,对他们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如果不破这个案件,以后上当的人会更多,陷入绝境的人也会更多。”

那位电脑工程师被他的这番话打动了,同意试试。

就因为这次试试,这个程序被破解了。

韦健喜不自禁,赶紧回到宾馆上网寻踪觅迹。

经过三个月的艰难探索,这个冒充上海三星集团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整个过程水落石出,诈骗嫌疑人终于露出了尾巴。

警方很快抓到了这个电脑高手,原来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她假冒上海三星总部的工作人员,骗了全国许多“幸运中奖者”的钱款。

韦健审讯了她,并且“请教”了她的作案路径和步骤,方知这个女骗子竟然没有来过上海。

电信网络诈骗的方式、手段一直都在升级。有人作过这样的比喻:“假如说,一开始的短信诈骗、刮刮卡中奖诈骗算是10版,利用网页种木马算是20版,利用任意显示电话算是30版,然后升级到网页和电话混合型40版,那么,50版移动端诈骗则是目前的最新版。”不管这个比喻是否贴切,但却是直击了其中的要害:为了逃避打击,骗子们会借鉴最新的通信技术和网络技术,不断变换犯罪伎俩,升级作案手段。

猎物在升级,如果猎人不升级,就不可能抓到猎物。

破案实践是韦健最好的课堂。

为了寻找案件的突破口,韦健请教了很多专业技术人员。但在学习大量通信技术知识的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令他头疼的问题:为了更高效地提供通信、网络服务,专业人员研究的都是正常的、合法的路径和方法,而诈骗团伙满脑子想的是如何钻空子,用的是“歪路子”,打的是“擦边球”。如何才能成功破案,就需要侦查员用学到的通信知识,去研究诈骗团伙不断翻新的作案手段,去探索破局的途径和方法。

从一个“新人”出发,韦健经过多年摸爬滚打,日渐成为了打击电信诈骗的专家。

有一次,韦健参加一个通信技术交流会。会后有人问他:“您是哪个学校计算机专业毕业的?”

韦健回答说自己根本没学过计算机专业的课程。对方很是惊讶:“那您是怎么成为专家的?”

韦健“谦虚”地笑称自己是一个“被骗出来的‘专家’”。

韦健真是一个专家,2009年,他被公安部聘为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特邀专家。

不过,韦健的女儿作出了另一种解释:“我爸爸这个专家,就是专门不回家。”

专门不回家的专家韦健,为了办案,于是就成了一个空中“飞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