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一级警卫

来源:网投 作者:晓重

建国初期的济南火车站,潜伏的敌特获知情报,归国的核物理专家要途经济南切北京参加国庆观礼。为了阻挠和破坏这次一级警卫,敌特派出潜伏在铁路的特务老K,车站调度员张全友和服务员大红,与派遣特务陆晨阳接头,想要在车站刺杀核物理专家深海及夫人。

双方在车站站台接头确定身份之后,准备实施刺杀行动。但当警卫目标到达时,穷凶极恶的张全友连续几次刺杀都未得逞,这时陆晨阳、大红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原来他们是铁路公安局警卫科的侦查员,奉命假借此次一级警卫实施引蛇出洞,全歼暗藏敌特的行动。同时,真正的深海已经从济南另处火车站,转道进京参加国庆观礼了。

一级警卫圆满完成,敌特被抓获归案。铁路公安民警一直践行着自己的誓言,所少年来确保着各级警卫任务的万无一失。

 

人物表

1、陆晨阳,男,30岁左右,本名陆阳,铁路公安局警卫科科长。假扮派遣特务“黑桃疙瘩”和潜伏特务方片k张全友接头,取得对方信任,获取破坏活动计划。在警卫对象出现时,抓获潜伏的张全友,破获了整个破坏活动,保证了警卫对象的安全。

2、大红,女,30岁左右,本名红霞,铁路公安局警卫科侦查员。潜入特务组织内部,以车站服务员的身份开展工作,协助陆晨阳行动,抓获潜伏敌特张全友,胜利归队。

3、张全友,男,40岁左右,潜伏敌特。以车站调度员的身份获取情报,是截杀警卫目标深海的主要人物。携带炸弹和陆晨阳接头,确定身份后准备一起刺杀深海。被陆晨阳和大红抓获。

4、曾志刚,男,40岁左右,车站派出所所长。

5、刘红光,男,45岁左右,公安处处长。

6、深海,男,45-50岁,假扮核物理专家的侦查员。

7、深海夫人,女,45-50岁,假扮夫人的侦查员。

 

五十年代初的火车站,半开放式站台上。背景屏幕上,显示着不远处停放在铁道上的蒸汽机车车头,等待牵引的一列列的车厢。广播喇叭里隐隐约约的传出往来列车车次的播报声。

大红推着写有“食品”的手推车上场,边走边回头看幕后。迎面走来穿着老式警服的陆晨阳,陆晨阳发现大红急忙上去拦住询问。

陆晨阳:这位同志,这位同志你站住。谁让你到这个站台上来卖货的?

大红:谁让我来的?是你们公安的人让我到这边来的。

陆晨阳:我们让你来的?

大红:对啊,(指着对面的站台)不是你们说的吗,那边站台有警卫保卫任务,禁止闲杂人等滞留,让我到这边来呆着的。

陆晨阳:我们有警卫任务你一个卖货的都知道了。(自言自语)看来警卫工作上漏洞还真挺多。(回对大红)行了,这边也不许呆,你赶紧走吧。

大红:我说这位公安同志,你是新来的吧?

陆晨阳:(警觉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是新来的?

大红:你去问问你们所长大曾,还有你们的处长老刘,他们当年让日本鬼子追的满处跑的时候是谁打的掩护?解放前传递情报的时候是谁给望旳风,还不是我大红这样的革命群众啊!

陆晨阳:哦,要这么说你是老革命了。

大红:对!

陆晨阳:那你怎么混成这样了?(发觉语失)不是,你既然是老革命,怎么还推车卖货呢?

大红:革命分工不同,你不懂。

陆晨阳:好吧好吧,不管我懂不懂,反正这个地方不能呆,你赶紧走。

大红:我往哪走?再走就出火车站了。

上前去推大红的手推车,大红阻拦,两人相持中张全友手持信号灯上场,向幕后摇晃信号灯。大红看见张全有急忙招呼对方。

大红:张调度,你快过来啊,这位公安同志要轰我走。

张全友:哎,哎,你们这是怎么了?

大红:张调度你来的正好,你给平平这个理,他们公安说那边有任务不让呆,我到这边来又碰上他,还要轰我走。

张全友:这位同志你不知道,她是我们车站卖货的服务员。哎,你是新来的吧?我怎么也看你眼生呢?

陆晨阳:嗬,你怎么也知道我是新来的?

张全友:哈哈,我在这个车站干了多少年了,谁是老人谁是新人,我一眼就看出来。再说了,公安的同志们也告诉我们要防敌特防内奸,防止坏人搞破坏。哦,你是新来的知道你们所长是谁吗?

陆晨阳:曾志刚。

张全友:你们处长?

陆晨阳:刘红光!

张全友:你们局长?

陆晨阳:解大强!你再盘查我?

张全友:哎呦,同志你可别误会,防敌特防破坏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大红拉过张全友,向他示意检查对方的证件。张全友点头。

张全友:同志,把你的派司让我们看看。

陆晨阳:派司?你说的是证件吧。

张全友:对,对,不好意思说习惯了,能让我们看看吗?

陆晨阳:警惕性还挺高,好,我就满足你们的好奇心。

陆晨阳掏出工作证递过去,张全友接过工作证和大红查看,大红要帮着张全友拿信号灯,张全友敏感的换过手拿着信号灯,两人凑过来看工作证。

大红:这上面的照片是他!

张全友:上面的钢印也没错。

大红:哎呦,您还是上面派来的干部呢!

张全友:你看,这上面写的参加工作的年头,别看人家同志年轻,可还是个老革命啊。

陆晨阳:都看清楚了吧?拿过来吧!

张全友走过去,将工作证递给对方。

张全友:不好意思陆同志,我们狗眼看人低,不是,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陆晨阳警觉,看看整理手推车的大红,凑近张全友。

陆晨阳:不识泰山真面目。

张全友:只缘身在此山中。

陆晨阳:两岸猿声啼不住。

张全友:柳暗花明又一村。

陆晨阳:你是方片K?

张全友:你是黑桃疙瘩?

两人握手:暗号全对,幸会。

陆晨阳:军统二处行动组上校组长陆晨阳。代号黑桃疙瘩。

张全友:军统二处潜伏组中校组长张全友。代号方片k。

陆晨阳:上峰有令,由我来协助方片k截杀目标,务必完成任务!

张全友:清楚目标底细吗?

陆晨阳:愿闻其详。

张全友:目标人物,代号深海,刚从美国归来的核物理专家,是他们急需的科研人才。此次回国经香港、广州、长沙、武汉、郑州、到济南之后直达北京参加国庆观礼。该目标被公安部门定为一级警卫,重点保护。

陆晨阳:沿途一路上我们的弟兄们数次阻击,数次失手。

张全友:所以济南是进前京的最后一站,一定不能让他进入北京。

陆晨阳:可是那边的站台戒备森严,我们进不去啊。

张全友:哼,那是他们的障眼法,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陆晨阳:你的意思是说……

张全友朝后面一挥手,大红凑过来搭话。

大红:公安假意把警卫力量放在那边站台,并放风引起我们的注意,目的是让深海悄悄地从这边上车进京。

张全友:所以我们就把力量击中到这个站台上张网以待。

陆晨阳:妙!可是,这些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全友: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车站的行车调度,他们的运行调度图我一看就心知肚明,断定目标会在这里上车离开。

陆晨阳:明白了!(看见大红猛然惊醒)你怎么过来了?她是干什么的?

张全友:她就是咱们的另一个内线,车站服务员,代号红心A。

大红:陆组长,红心A向你报到!

陆晨阳:太好了,现在站台上都是我们的人了。你的行动方案是什么?

张全友:我们先佯装无事,一待目标进入立即动手。第一轮攻击如果失手,我还有预备的后招。(拎了拎手中的信号灯)家伙带来了吗?

陆晨阳:早就预备好了,你看看成色。

陆晨阳从口袋中掏出布包递给对方,张全友接枪手不放便,将信号灯放在大红的手推车上,打开布包看见手枪放进口袋里,刚要去拿信号灯时,曾志刚和刘红光护送深海和夫人上场。

曾志刚:张调度,你也在啊,今天是你值班吗?

张全友连忙迎上去和曾志刚说话,大红顺手将信号灯放在手推车里。

张全友:对啊,曾所长,是我负责接送车。

曾志刚:好,一会这趟车就辛苦你了,我们有个警卫对象要上车。

张全友:没问题!曾所长,这个警卫对象是大领导吧?

曾志刚:张调度,保密规定怎么学习的?不该问的不问。

张全友:对,对,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

曾志刚:哈哈,这就对了,你先准备一下吧,车快要进站了。

张全友转身从大红的手推车里接过信号灯,站在一边等待列车进站。曾志刚和陆晨阳分别站在两旁,接车的铃声响起,隐约传来火车汽笛声。刘红光和深海、夫人话别。

刘红光:深海同志一路辛苦,从济南上车之后很快就会到北京了,车上车下都有我们的同志,保证万无一失。

深海:谢谢,谢谢公安同志们的一路警卫,有你们在我很放心!

刘红光:敌特分子贼心不死,不会停止他们的破坏活动,但请您相信有我们人民公安在,保证他们捣乱一次就覆灭一次,有一个我们抓一个,让他们的阴谋无法得逞!

张全友:刘处长的话说大了吧。

刘红光:张调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全友:我就是来送这位深海同志上西天的,看看阴谋能不能得逞!(掏出手枪对着深海,陆晨阳、大红也掏出手枪)都不许动!

刘红光:张调度员,你的表演太拙劣了!

曾志刚:把枪放下缴枪投降,人民政府会给你一条出路的。

张全友:死到临头了你们还嘴硬!(指挥陆、红)动手!(朝深海扣动扳机,手枪没打响,急忙拉动枪栓开枪,还是没打响,张全友举着手枪愣住了)这枪,怎么打不响?

陆晨阳举着手枪对着张全友。

陆晨阳:我给你的枪能打响吗!

张全友:你敢背叛组织,你,你是谁?

陆晨阳:铁路公安局警卫科科长,陆阳!

张全友:不成功便成仁,咱们一块死吧!

张全友举起手中的信号灯猛地摔在地上,自己则吓得蹲下。信号灯没有任何反应,张全友拿起来又摔了一下,还是没动静。

张全友:哎!这,这?这个炸弹,可是美国货啊!

大红从手推车里拿出个一模一样的信号灯。

大红:你是说这个吧,我早给你换了!

张全友:啊!你,你也背叛组织,你是谁?

大红:铁路公安局警卫科侦查员,红霞!

张全友:这怎么都成了你们的人了?

陆晨阳:我跟你说过,这里全都是我们的人!

刘红光:从深海同志一踏上祖国的土地,我们就一直洞悉着你们的活动。

曾志刚:在这次一级警卫的同时,我们就制定了引蛇出洞的计划,将隐藏在铁路的敌特团伙一网打尽。

陆晨阳:派来和你接头的特务三天前就被我们抓获了,所以才由我顶替他和你接头,引出你这个老K。

大红:潜伏了这么多年,红霞今天归队!

张全友:你们够狠!为了抓我不惜用警卫对象当诱饵,你们代价也太大了!

陆晨阳:你又错了!真正的警卫对象,深海同志和夫人已经从济南西站乘火车离开济南,奔赴北京参加国庆庆典了!

张全友:啊!那他们是?

深海和夫人:我们都是铁道卫士!

张全友:(沮丧地趴在地上)我就不信,你们能永远做到万无一失。

陆晨阳:有我们在,有我们铁道卫士在,就一定能做到!

火车汽笛响,音乐响起,大屏幕上出现“建国以来铁路公安共执行警卫任务xxx次,其中一级xxx次,二级xxx次,三级xxx次的字样,保护警卫对象,国家元首xxx次,无一次事故和意外,确保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警卫对象的绝对安全,确保了国民经济大动脉的畅通”的字样。高铁列车景象出现做结束。

 

李晓重老师.jpg

作者简介:晓重,小重,原名李晓重,天津出生。中国作协会员,鲁院高研班十一期学员。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全委、首届全职签约作家,全国公安作家协会全委,全国公安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铁路文学艺术联合会全委,中国铁路作家协会全委;中国法学会法制文学研究会会员;天津市作家协会项目签约作家。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