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最后七分钟(微电影剧本)

来源:全国政法题材2019年度征文 作者:夏晓露
                               
人物:
谢少雄  乡村派出所民警    三十岁  
陈希    乡村派出所所长    三十六岁
黄富贵(外号老鳖  抢劫杀人逃犯)  三十二岁
小李    乡村派出所辅警   二十五岁
张春光   乡村派出所原所长  牺牲  五十九岁
逃犯老婆     二十八岁
 

白如雪的画面由远而近凸显一行黑字幕——
不惜一切代价和甘冒一切风险地遵从职责的召唤。
字幕淡出。深蓝天幕出现。
 
太空图像
暗黑的画面中间出现一束光,光晕放大,一枚金色的月亮在深蓝太空中旋转,慢慢固定。跟随打字声音,中间出现:
近年来有研究发现,地球上98%的水可能都是火星和木星之间小行星带来的原始陨石撞击地球时送来的。即原始陨石是地球和月球之水的共同来源。
一道闪电之光,将字体分割、破碎,飞溅到月亮之外,巨大的月亮光斑幻化成银色光圈,像水波向画外推出。
【画外音】据宇宙学者研究,大洪水之后,天空变得一片漆黑,然后月亮升起来了。这一说法最早流传在希腊南部、非洲部落以及其他一些地区。在这些地方的许多古城中,都曾经发生过潮汐的迹象。而我们都知道,导致潮汐现象发生的原因就是月亮。
 
片头:
银色光圈叠化出一对手铐。背景虚化出手铐内是一双沾满泥浆的手。
大背景:无数鲜花花瓣从空中撒落在一件藏蓝色警服上,一只手将红绳拴住的一把钥匙放在警服前胸。
 
推出片名——
最后七分钟
 
                    

清晨  山野  外景
     山村。
一辆摩托车在乡村路上急驰,两边是广阔稻田。摩托车后卷起浓浓尘烟,黄土飞扬。前方峰峦叠障,不多时,摩托消失在远方一片云雾中。
山野,一列火车穿过高架桥呼啸而过。
 
派出所值班室  上午  内景
“叮——”闹钟响了。谢少雄从梦中惊醒。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指向 6:00。
窗外已大亮。
谢少雄急怂怂地从床上跳下,旧木床发出吱吱声,像一个不堪重负的老人被人碰撞,床支架来回晃荡几下才重新恢复平稳安静下来。他冲进洗手间,打开水笼头洗漱完,回到房间将夏执勤服穿上。出门,在二楼楼道整容镜前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然后下到一楼院坝。
谢少雄站在空地,围墙根四周种满了亚热带的植物树木。顺着左边墙根有一片紫云英和黄色野菊花,正是盛开期,满目的紫红与金黄。成蔟聚集,相互攀比向上生长。
谢少雄深吸一口气,又简单做了几个伸展动作后,来到一楼值班室。
刚跨进去,他听到山后面有公鸡扯着嗓子打响的口哨,一会四周山外远远近近便有此起彼落的回应。
 小李:“咻,这群畜生也挺有灵性的,这么默契。”
 谢少雄:“早哇小李。”一边问候一边拿起一只白瓷茶杯。
谢少雄自言自语:“不知道天堂与地狱也能相互回应吗?”
 辅警小李转过脸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谢少雄:“啥意思?”
谢少雄:“自己想去。”
 
派出所门外  夏   早晨 外景
派出所背靠九峰山南面山脚下。二层小楼,深褐色木板外墙,灰色瓦。有点古镇的古朴感觉。门面全国统一的藏蓝色底,门楣上印白色“POLICE”字样。旁边竖着“XX县公安局XX乡派出所牌子”。
 
派出所院内 夏 上午 外景
 
小李正在院内接待一名办理户口的村民。
小李:“大爷,你来早啦,先在里面等等,一会办理户口的民警上班后,就给您办。”
一辆摩托车突突开进派出所大门。
小李:“陈所早!”
所长陈希停好摩托:“早,小李。少雄来了没?”
小李:“来了,在值班室。”
陈希运动服装扮,他穿过花基,顺手摘了一蔟粉嫩的紫云英,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轻轻弹了弹上面的露水,进到值班室。
 
第二场
 
派出所值班室 夏 上午 内景
 
值班室内,谢少雄正在烧水泡茶。门口茶水柜上不锈钢电水壶冒着热气发出呜咽声。茶水柜上面有茶杯、茶叶罐、纸杯还有一些零食袋。
陈希:“兄弟,今天来得几早,已烧开水了?今天是你值班吧。”
谢少雄从茶叶筒抓一把铁观音放进紫沙茶壶,冲上水洗了一道。然后给所长保温杯倒了一杯,又往自己的杯子倒了一杯,喝了两口。
站起来,在桌子上方的白色留言板左边写当天的工作安排、重点事项。
留言板上右侧已经有几行字:
[特写]
高木栋2017年1月18日取保,为期一年
张志良2017年4月22日呈捕。
黄富贵在逃,线索查缉中.....
边上还有一张打印的“涉黑涉恶犯罪案件的认定标准”。
另一块是值班员名字牌:谢少雄。
陈希把花装在一只矿泉水瓶内,然后,“噔”一下放在谢少雄面前的桌上,上面的花瓣掉落几滴水珠,在光滑的红木漆面形成圆形的琉璃扣,映出豆大的光。
谢少雄转身,笑道:“陈所,稀罕了,今天你这么有心情,这花像出浴的女人,漂亮。”
陈希:“送你,父亲节快乐!”露出邪性的笑。
谢少雄:“陈所,今天父亲节,想回去陪老爷子吃顿。刚巧轮到我值班。你看?”
陈希拍了拍谢少雄的肩膀:“少雄,所里现在人手就这几丁,指导员要下午从县里开完会。你晚上八点交班,到时请示指导员,提前十来分钟回吧。”
谢少雄:“那好那好。谢陈所。”
谢少雄用手摸了摸紫云英:“所长你又什么情况啊,大清早‘发情’啊?没妹子撩,撩上咱的紫云英了?”
陈希:“你个衰仔,送给你慢慢撩,记得换水。”
陈希边说边整理一串钥匙,取下一把,顺手将一条红色标语布条将一把钥匙拴住。
谢少雄:“陈所,你几点出发?”
陈希:“我一会就走。去省里培训这几天所里就交给你和指导员了。所里有特别情况可请村长、治保主任协助。重要工作及时上报分局。”
谢少雄:“唉,这块黑板值班员从5个人减少到我们俩,今天,就只有我的名字了,好寂寞呐。”
他随口唱了一段韩磊《苍穹》:
【音乐起】誓言无悔的专注/苦难辉煌的前度/地狱人间天堂路/义无反顾/我独自穿梭世间迷雾/笑看云起的星眸
                  
第三场
 
派出所值班室 夏 上午 内景
 
[特写]一缕太阳光从窗口穿过,照在留言板上,谢少雄眼角湿润。
 
(闪回)黄阁村  冬 下午 外景 
粤北冰冻,一片白茫茫。
谢少雄跟随派出所原所长张春光在追捕吸毒抢劫犯罪嫌疑人黄富贵(外号老鳖)。
黄富贵提着一把柴刀在前面拚命跑。
张春光在后面追:“站住,再不站住,我开枪了。”
一时间,同村人涌出围攻,黄富贵持刀挥舞,所长意欲抓捕黄富贵时,不料黄富贵负隅顽抗,用刀砍伤所长后潜逃。
所长经抢救无效牺牲。谢少雄眼睁睁看着所长——他的师父倒是在血泊中。
他跪在师父身边,发誓一定要抓获凶手黄富贵。
但一年了,却一直杳无音讯。
 
派出所值班室  早晨  内景  
 
一块70*90白色的磁板上值班员只有:“谢少雄”三个字。
歌声悠长。
陈希过去用手拍了拍少雄的肩。
陈希:“怎么了?你知道吗,你可是一个人的‘将军’啦,整个派出所在这48小时都归你管,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说实在的,说不定,你真能捉到那只老鳖。”
谢少雄抬头看着窗外:“有点想师父了......”
陈希抬起头,看了谢少雄一眼:“是啊,师父走了快一年了,凶手还没抓住,愧对师父啊。”
说话间,陈希将一条红绳拴住的银色钥匙甩给谢少雄。
陈希:“小子,别多愁善感了。给你这把钥匙。是枪械室的外铁门的。”
谢少雄接过钥匙:“这玩意责任重大哟。很沉呐。”
谢少雄:“陈所,这个没有战场的‘将军’不好当哟,我就是一管家婆嘛,也就管管鸡毛蒜皮,哪有能耐又是揽月又是捉鳖的,你就忽悠我吧。”
 
【画外音】新闻报道(女):市气象局提醒您:6月16日,受第22号台风“山竹”(强台风级)影响,将于16日下午在珠海至吴川之间沿海地区登陆,16日至17日我市将有、局部大暴雨上,并伴有8到10级阵风,气象灾害(台风)启动IV级响应,合理安排好龙舟民俗活动,尤其注意防御持续性暴雨带来的山洪和泥石头流、山体滑坡、地城乡积涝等自然灾害......
小李:“靠,咱山区也受台风影响,千万别发大水。到时连抢险的人也没有。”
谢少雄:“去,去,乌鸦嘴,准备下,一会我们去黄阁村走访。”
 
 
第四场
 
山村  上午  外景
 
“咯咯——咯——”,传来公鸡打鸣很长很响。
太阳慢腾腾的从东边山凹探出头来,雾开云散。谢少雄驾驶摩托在乡间小路上奔驰,陈希坐在后座,谢少雄将所长送到村口那棵古榕树下。
陈希下了摩托:“少雄这几天辛苦你了!回头请你喝二口。”
谢少雄:“放心吧,所里有我和指导员。我真馋嫂子做的菜了,陈所,等你回来,咱哥俩好好喝。”
陈希:“小意思,回头让你嫂子做她的拿手私房菜,你最爱吃的酸笋闷鸭......”
谢少雄站在树下,看着陈希宽厚的背影消失在弯弯曲曲黄土路尽头。
 
                   
第五场
 
派出所院内    上午9点  外景
 
派出所平房石瓦,蓝边白墙,屋顶正中永远有一面迎风招展的国旗。                                                                                                                                                                                                                                                         
送走了所长,谢少雄回到所里,将一个黑色背包背上。
用手拧开摩托点火。
谢少雄:“小李上车,去黄阁村。”
辅警小李:“来了来了,老谢,这么急。”
小李迈开腿,上了后座。
右手一拧把手,加大油门,突突突,一股青烟从摩托车排气管喷出。
 
日外  黄阁村 上午 外景
谢少雄大声对后面的小李:“前几日,老鳖黄富贵老母病了,总是咳嗽,不知怎么样了。”
小李:“你说什么?听不清楚。”
来到黄阁村委会。
谢少雄:“看样子要下雨。小李,你到里边先了解下最近治安有没有什么情况。我去老鳖家看看他母亲,送点药过去。”
右手又加大油门,突突突,一股青烟从摩托车排气管喷出,车尾尘土飞扬。
 
[闪回]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夏  上午 内景
 
陈希:“这是治疗止咳的药,这是一副红外发热护膝,给老鳖母亲的。那天我们到他家作投案自首动员时,让其家属积极配合我们。如果黄富贵联系,动员他投案自首,争取宽大。”
谢少雄瞪大眼(神情不解):“陈所,这么多犯罪嫌疑人要抓,你都得这样啊?”
陈希:“我发现老鳖他老母亲咳嗽得厉害。关节炎又犯了,连路都走不了,怪可怜的。”
陈希将药塞进谢少雄的背包:“你今天走访顺便带过去,再动员动员他老婆。”
谢少雄:“陈所,你比雷锋还雷锋,服了你......”
 
黄阁村 上午 下雨 外景
 
手机在裤子口袋震动,谢少雄掏手机。
小李打手机:“治保主任说,黄富贵老婆这两天总是出村,早出晚归。 ” 
谢少雄挂了电话,他马上停住脚步,找了一处砖窑隐避后,正好能观察黄富贵家院子。
雨越下越大。
一阵咳嗽声传来。
“你告诉他,我,我没他这个儿子,让他回来投案自首……”
“妈,他会被判死刑的……”
一阵哭声。
院子门突然打开。
谢少雄只见到老鳖媳妇提到着一个鼓鼓馕馕购物袋,撑了一把伞,往村口走去。
 
黄阁村村口荔枝林 上午 下雨 外景
 
谢少雄悄悄跟在后面。发现这女人来到村外荔枝树林内的小木屋,这种简易茅屋是村民用来堆放肥料杂物的。
茅屋门打开。
谢少雄看到从门缝伸出半张脸贼头贼脑张望一会,然后把媳妇拉了进去。因下雨,脸部模糊,此人估计是老鳖。
谢少雄掏手机发微信给小李:“目标出现了,村出口北头荔枝林小屋。千万小心。”
大约,半小时后,黄妻又提着干瘪的购物袋出来,走了。
“轰隆隆——”一声巨雷。
 
 
 
 第六场
 
黄阁村荔枝林  夏  上午 下雨 外景
 
“咣当”一把柴刀从破旧的木门内甩出来,打在门口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又弹落到地上,紧接着,门内滚出两个人,抱成一团。
谢少雄死死扭住老鳖双手:“我叫你跑,叫你跑。”
“哗啦啦”一副明晃晃手铐将老鳖铐住。
黄富贵:“我没跑,我没跑。”
茅屋外的柴刀,刀口很利,刀把子乌钢色,刀背有凹槽,正凶煞煞地躺在雨水中闪动凶光。
荒山野地没有其他人,只有山雨在拚命下。
黄富贵:“阿sir,算你狠。”
戴着手铐的老鳖一身一脸泥巴,还在嘴硬。
老鳖一身酒气。
 
 
[闪回]  荔枝林茅屋   夏 外景 上午 下雨 外景
 
黄妻送来酒菜。
黄妻:“你老妈让你投案自首。”
黄富贵:“老妈糊涂,这不让我送死吗?”
黄妻:“快点吃了,我收拾了好回去。过两天,你也得转移,要不会被发现的。”
黄富贵:“老妈身体怎么样了?”
黄妻:“你别操心了。想想你以后怎么办,总不能这样一辈子逃亡,何时是个头?这样,我得带儿子走。”
黄富贵:“你,我难道去投案自首?你巴不得我死后,好再嫁吧?”
黄妻:“你她妈混蛋。你逃亡这一年是谁照顾你老母?不是我,她早死了。还有派出所民警来了好几次,上次你老母摔伤,还是派出所那个陈所背去抢救的。人家说了,投案自首宽大处理。”
黄富贵:“这你也信?不过,派出所民警这是啥意思?”
     黄妻:“你不投案自首,就赶紧转移。明天,我不来了,老母咳得厉害,离不开人,快不行了。”
黄富贵把酒杯一摔:“我操,老子死也死不了,活得跟鬼似的,我就想见我老母一面......”
黄富贵突然跪在地上,仰天哭嚎:“妈——”
    “噼——啪”,天空一道闪电,接着一声雷鸣。
(闪回完)
 
黄阁村荔枝林  夏 外景 上午 下雨  外景
 
谢少雄:“少废话,闭上你的臭嘴。”
谢少雄此时才感到所长陈希的吉言,“老鳖”果不其然被他这个“管家婆”擒拿归案。追捕了一年的老鳖果然落网。
他掏出手机,电话报告分局。
谢少雄:“我靠,搞什么鬼,没信号?”
山路旁边是山,山上有一股清泉奔流而下,雨中山路很滑。路窄得只够走一架马车。左边是山,右边却是悬崖,崖下是青岭河。
    谢少雄:“这狗日的天,早不下晚不下,偏偏今天下,跟我作对啊!”谢少雄穿着天蓝色夏执勤服,脚上却穿了一双旧解放鞋,鞋面上许多泥。看着鬼天,急得他火烧火燎,边走边骂天骂地。
雨雾笼罩山路,能见度只有10来米。
谢少雄:“这狗日的别给我跑了。”赶紧向前跑去。
从山路下来前往派出所,要经过一条狭窄、弯曲的乡道,由于连日的暴雨,到达这条泥泞乡道非常难走。
只见老鳖正侧卧在路边,意欲往山下逃跑。
谢少雄:“黄富贵,你想跑?”
见状去抓拉老鳖,不料脚下打滑,两人一起向山崖滚去。
半道,两人一前一后被树拦腰截住。
谢少雄:“黄富贵,你知不知道你潜逃这一年,你母亲、你媳妇怎么过的吗?……”
“别说了……别来这一套,我反正都是死刑。”
 
第七场
 
   荒山野岭  夏  中午  雨停  外景
 
[特写]老鳖被铐住,在挣扎滚动。眼睛里已露出一股求生的目光。
谢少雄一只手抱着面前的那棵山茶树,一只手奋力抓住身边的一丛灌木,想极力站稳。
 谢少雄:“你跑到外面有好日子过吗?你连肚子都填不饱,每天心惊胆颤的......你老母也70多了,咳嗽好厉害……”
浑身湿透的黄富贵靠坐在树干上,喘气。
黄富贵:“我老妈……我老妈究竟什么病?我媳妇咋啥也不说?”
谢少雄:“还有,为了你,你妈眼睛都快哭瞎了。
雨渐渐停了。
谢少雄连滚带爬靠近了黄富贵,一边爬一边说:“唉,如果我老母亲还在世今年也70了,下个月是我母亲生日,可我却只能为她做祭日。”
 
[特写]谢少雄眼睛发红,溢出泪水。
谢少雄:“我和我们陈所上周去看你老妈,头发白了好多,她说一到晚上就不敢睡觉,每天都盼你回家。那天她说,只要能见上你一面,她死也瞑目......”
黄富贵痛哭流涕:“可我要判处死刑,连给母亲上香的人都没了。他就我一个儿子啊……”
谢少雄:“去年,我老母发现胃癌晚期,上个月母亲离开时,我连母亲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我不孝啊!......我只能去坟头上见她老人家了……”
黄富贵用脚使劲踢那棵与他铐在一起的山茶树干。
谢少雄:“你再逃,恐怕今后也见不到你母亲了,她身体很虚弱,只怕过不了今冬……如果你投案自首,还有赎罪的机会。”
 
 荒山野岭  夏  下午  雨  外景
 
天又开始暗了下来,雷声在山后边滚动。
山上倾泻下来一股股黄泥水,远处有怪兽一样的声音向他们逼近。
老鳖抬头看着天大喊:“不好,要发洪水了。”
谢少雄:“你别想借此逃跑。”
黄富贵:“这么大洪水,我家那老屋肯定保不住,我要回去救老母。阿SIR,求你了......”
黄富贵用戴手铐的手拍打树干。
 谢少雄:“现在想救你母亲,当初为什么要杀人?”
黄富贵:“我,我是自卫。当时,那个老警察冲过来抓我。我那是误杀,谁能相信呢?他死都死了。”
谢少雄一听,气得眼珠子暴突,大吼:
“你混蛋——”
“啪——”谢少雄上去就一耳光。
谢少雄:“黄富贵你杀了我师父,你那叫负隅顽抗。你还逃跑,更加重了你的罪责。只要你实施了故意杀人的行为,就构成故意杀人罪。你死有余辜!”
老鳖突然用脚踩断树枝,将戴手铐的双手从树枝退出,顺着山坡往下滚动。
谢少雄见状,一把草一把树拚命去追赶,左脚膝盖被一块石头撞伤,警裤都烂了。
20米、10米、3米,终于抓住老鳖,用力一拽两人一起往山下滚落,一块巨石头挡住。
黄富贵低头一看,下面是咆哮的青岭河。
黄富贵哭声:“警官,你就放了我吧,各自逃生吧。不逃,洪水也淹死咱,我还要回去救我老母她们……求你了。”
谢少雄浑身湿透,牙关咬紧,抓住不放。
片刻。
谢少雄:“你还知道救你老母亲。上个月,她老人家摔断了小腿,我们所长正好在你村办,是他背上母亲去抢救治疗……”
“那你就放了我,我要见我老妈……”
眼看着老鳖就要滑下去,谢少雄用力抓住那双戴着手铐的手,准备用钥匙打开手铐与自己铐一起。
谢少雄从口袋掏钥匙,红绳拴住的那把钥匙被带出挂在悬崖边的一棵山茶树枝上。
谢少雄:“糟糕,钥匙……”。他只得将老鳖又一次与一棵树铐在一起。
谢少雄去抓钥匙。
             
第八场
[画外音]枪械室就是派出所的生命,钥匙丢了,那是比命还重要。作为警察连枪械库钥匙都管不了,还能干啥?
 
荒山野岭  夏  晚19:45分  雨  外景
 
19时45分,发生泥石流。
19时48分,县公安局接到“110”警报称,黄阁村灾情严重,派出所民警谢少雄失联。辅警小李除了接到最后一条短信,怎么也联系不了谢少雄。
雷雨天山区手机几乎无信号。
谢少雄:“老鳖你老实跟我回所吧。你老妈那村委会早已对村民进行了防洪安排......”
黄富贵:“我跟你回去是送死哇……”
老鳖突然呜呜地哭了。
黄富贵:“我也不想逃哇,可我不想死,不想死……”
谢少雄:“生不如死的逃亡滋味好受吗?你老实跟我回去,算你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谢少雄一边说,一边想法抓那树枝上的钥匙。可只要稍不慎,人就可能掉落山崖。
黄富贵:“警官,钥匙很重要吗?”
老鳖停止哭泣。
 谢少雄:“废话,不重要我抓它干吗?跟你一样重要。你和它一个不能少。”
 
[画外音]这把钥匙是开铁闸第一道门,里面的是防盗电子密码锁。尽管如此,对于一个民警来说,这是守住责任。
荒山野岭  夏  晚19时48分  暴雨  外景
 
洪水在山坡往下流动,夹杂着山石。他们正好在一块稍平整的洼地上。
黄富贵:“快逃吧,弄不好我们都会掉河里。警官,你解开我的手铐吧,我们再不走可真的就都死在这里了……”
老鳖又发出哭腔。
谢少雄:“黄富贵,咱一句话,男人就像个男人,敢作敢当。你犯法,我执法。杀人偿命是理,更是法。根据法律,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法律也会根据具体情况量刑,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争取从宽……”
 
黄富贵鼻涕眼泪:“真的,你别骗我。”
谢少雄:“我能拿法律开玩笑吗?”
谢少雄转过头,用目光看了看老鳖混沌的眼睛。
谢少雄:“投案自首是你唯一出路。你老母还有希望见你一面。逃亡什么时候是个头?你这个孝子变孽子,恐怕连给老母送终都没机会。死了也下地狱。”
谢少雄抬头看着暴雨滂沱的天。
黄富贵:“只要能见到老母一面,还有我儿子......”
他过去解开老鳖的手铐:“想明白了?”
 
 
荒山洼地  夏  傍晚19时50分  暴雨 外景
 
老鳖坐在泥地上揉搓自己的手腕。
谢少雄俯身趴在悬崖边,一手抓住一根树枝往前挪动。
“黄富贵,过来。”
 
[特写]钥匙离他还有10米左右。红绳已经湿透,从鲜红变成暗红,钥匙闪着银光。
 
与此同时,谢少雄回头看到老鳖却离开原地,正沿着旁边的山坡爬着。
谢少雄大骂:“你他妈的给我站住……”
谢少雄的半个身子悬在悬崖边,穿着解放鞋的双脚倒勾着一棵树枝,眼看马上伸手抓住钥匙。正准备回身,突然山上掉下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打在他的背上。 
谢少雄:“啊——”泥浆将他的身子往前冲了一下。
谢少雄长叹,闭上眼睛。手里紧紧抓住钥匙。
这时,老鳖却又返回了回来,迅速抓住谢少雄的双脚往山坡上拉。“快,警官往后用力。”
谢少雄终于回到安全地带。谢少雄立马把钥匙紧紧系在自己裤腰上。与此同时,又一批泥沙冲了下来,还没站稳的老鳖突然被冲下山坡,谢少雄扑进泥浆中去救老鳖。
已经下了近6个小时的暴雨并没有停下的意思。眼看着大面积泥石流要冲下来。
天慢慢暗了下来。
黄富贵:“阿Sir,我跟你去投案。快救我——
 
荒山洼地  夏  晚19:53:57秒 雨 外景
 
[画外音] 传播学之父威尔伯·施拉姆说:“这一天的前23个小时,在人类传播史上几乎全部是空白,一切重大的发展都集中在这一天的最后7分钟。” 
正是这最后7分钟谱写了人类历史的黄金时期,而午夜前的最后3秒却翻开了人类迈进信息化社会的新篇章。当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脚踏实地的坚持。
 
泥浆在山凹处形成了一个深水潭。
两人在水中挣扎。谢少雄喘着气对黄富贵说:“我那背包里有我们陈所长给你老母的药和护膝......”  
这时,小李带了五、六个村民和两个民警赶到,对着水中的谢少雄大喊:“老谢,挺住,挺住......”  
最后,老鳖被托出水面。
轰隆一声,一股黄泥浆从山上倾泄而下……
“阿Sir,阿Sir——”老鳖的哭喊声震荡在山谷。
 
                
 
第九场
 
一星期后。
 
烈士   夏  傍晚  晴天  外景
 
陈希[画外音]  七分钟,足够让他避免一场灾难。然而,他却用自己的七分钟,换取了别人的生和法律的尊严。
 
 陈希拔开铺天盖地的紫云英,进入一片丛林深处。
露出一排公墓墓碑。
他向一块新墓碑走去。
黑色大理石墓碑上雕刻着金色的写: 谢少雄烈士之墓。
墓地上方飘动着两面白色经幡。
左写:青山绿水浩然正气
右写:不朽英魂守护忠诚
在供果、鲜花中间放着一件藏蓝色警服,胸膛处一把红绳拴着的钥匙。     
跪在地上的陈希泣不成声:
“兄弟,你还差七分钟就可以交班,就差七分钟哇。你一直说让哥请你喝酒,欠你的酒,哥和你嫂子今天在这给你满上,干了,兄弟!干了啊——”
 
旷野  夏  早晨  外景
 
陈希穿着警服眺望九峰山。山峦叠翠,雾霭弥漫。天边朝霞升起,雾霭中九峰山幻化成谢少雄敬礼的身影。
一只白鸽从陈希头顶飞过。
风把树叶吹得哗啦啦。
 
[画外音] 只有这时,我才发现你是另一条河流,一首可以从结尾开始的回文诗
 
音乐起。
谢少雄唱《苍穹》:
誓言无悔的专注/苦难辉煌的前度/地狱人间天堂路/义无反顾/我独自穿梭世间迷雾/笑看云起的星眸.....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