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一生只为一件事(微电影剧本)

来源:作 者 作者:张文潮

黑幕

暗黑如漆的画面中淡入一行字幕——

人生中一些品德是不能弃守的

字幕淡出,画面暗黑依旧。

 

太阳风暴

黑暗的画面中心亮起一个光点,光点瞬间张扩,直至充满画面——巨大的火球——太阳——占据着整个画面。

炽热的火球表面涌动着几小团暗黑的气旋,不断有浓稠的烈焰从气旋中心喷射而出,散逸在深邃的太空里。

 

警官证上的警徽

耀眼的火球叠化出一枚金色的警徽,一只拇指摩挲在徽面上。

推出片名——

一生只为一件事

 

派出所内勤办公室    上午  内景

五十开外、一身素净便装的老邱背靠办公室前台外侧,心事重重的低头摆弄着手里的警官证,一只拇指摩挲着证件里的警徽。

画外传来电视新闻播报声。

画外音:(女)据国家气象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本次太阳黑子爆发将是二十二年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届时,黑子爆发产生的高速粒子流将对外层空间航天器的太阳能电池板产生强烈的腐蚀作用,使地球上的各类电子产品和电器受到到损害。此外,还会干扰GPS信号,从而对航运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下面是我省新闻……

老邱轻轻合上警官证,看上去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似的转过身。

前台内侧,肩挂一司警衔的小王似乎并未留意老邱,一直坐在台旁盯着电视新闻。

小王:(自言自语)越说越邪乎,真是太阳打一个喷嚏,地球都得跟着感冒。

老邱终于做了决定——将手里的警官证慢慢递给小王。

小王接过警官证,快速翻看了一下,接着打开文件夹,在一张表格上填写起来。

小王:(边写边说)邱哥,您可是跳出火坑喽。

老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笑得很不自然。

小王几笔填好一行字,便把表格摊在老邱面前,又放上一支笔。

小王:邱哥,这是您上交的装备清单,您过过目,确认后在这儿签字。

老邱:好好。

老邱戴上老花镜,只是象征性的上下扫了一眼表格后,动笔签字。

老邱:小王,别忘了我那盆文竹,给我好好的精着点儿心。再过两周给它换个大一点儿的盆。

老邱说完把表格递给小王。

 

乡镇公路    上午  外景

背着双肩背包的老邱默默地行走在路边,看不出欢与不欢。

一辆警车从老邱身后远处疾驰而来。

警车很快超过老邱,急刹在路边。派出所张所长从驾座上跳了出来,一脸歉疚的向老邱奔过去。

张所长:……哎呀我说老邱啊老邱,你咋不言语一声的就走了呢?不是说好了的中午大伙儿给你饯行的嘛!

老邱:(难为情地)不用这么麻烦了,所里事多,就别添乱了。

张所长:(拉着老邱)走走,回去!奉献一辈子了,哪能末了儿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呢?咱是光荣退休,又不是去当逃兵。

 

长途汽车站    上午  外景

这是一处露天中途站点。

候车的人三两个。骄阳似火,人们看上去慵懒不振。

张所长捧着一只打火机为老邱点上一支烟,随后将打火机——纯铜zippo打火机——塞到老邱手里。

张所长:没啥送的,留个念想吧。

老邱没客气,收下打火机。他十分欣赏手里的这个宝物。

老邱:(笑眯眯地自言自语)好东西!

长途车徐至站点,张所长目送老邱上了车。

长途车驶离站点,渐渐远去,只留下张所长一个背影。

 

206国道、行驶中的长途车  夏  上午  内景

坐在最后一排的老邱掏出手机,拨打号码。

老邱:喂,老伴儿……喂,是我……是的,我上长途了,晚上就能到家了……喂?喂?

老邱发现手机掉线了,于是重拨回去……没通……又发现手机失去了信号。

老邱:(对旁边乘客)小伙子,你手机有信号吗?

乘客:我刚才也打不出去。

老邱试图再次调整手机方向,无果,只好收起手机。

 

206国道服务站  夏  中午  外景

服务站小广场上空无一人。

长途车驶进站里,停在空旷的车场里。陆续下车的乘客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老邱向超市走去。

 

206国道服务站、超市  夏  中午  内景

不大的超市里充斥着摆满商品的货架,稀疏的乘客游走在货架中。

老邱直接去了柜台。

老邱:(指着烟架)拿一盒白沙。

老邱递给售货员一张百元钞票,站在那里等着找零。

一个体型健壮的中年男人抱着几包食品移步至柜台前,将众多食品码在柜台上。老邱瞥了一眼身旁的中年男人。

老邱摆弄香烟的手指忽然僵住了……他犹疑不定地又窥视了一眼那个中年男人。

 

(闪回)粘在墙上的一张通缉令

通缉令上的照片被迅速放大,一张男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就是超市里这个体型健壮的中年男人!

 

206国道服务站、超市  夏  中午  内景

售货员:找您钱……老先生,找您钱!

老邱回过神来,拿起钱和烟,转身离去。

 

206国道服务站、超市  夏  中午  外景

老邱站在超市大门外不远处,抽出一支烟,用那只zippo打火机点上,深吸了一口。

 

(闪回)派出所治安内勤办公室      内景

电脑屏幕上显示印有“超市中年男人”头像的通缉令,老邱正在将通缉令打印出来。

 

(闪回)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内景

老邱推门而入。

老邱:张所,老八的通缉令下来了。

张所长接过通缉令,视线落在照片上。

张所长:恶人恶相,恶报来了!

 

206国道服务站、超市  夏  中午  外景

老八提着一塑料袋子食品出了超市大门,向车场一角走去。

老邱警惕地偷窥着老八的身影,视线随着老八移动的身影最终聚焦在一辆现代轿车上。由于长途车巨大的车身挡住了轿车,老邱之前并未注意到这辆车。他看见老八钻进了现代轿车。

老邱掏出手机,发现还是没有信号,不免焦虑起来。他忽然想起什么,返身回到超市里。

 

206国道服务站、超市  夏  中午  内景

老邱径直走到柜台前。

老邱:姑娘,你这儿有电话吗?

售货员:电话坏了好几天了。

老邱:……你、你们这儿还有人吗?

售货员:(疑惑地)您干吗呀?

老邱:(压低声音)我是警察,想请你们帮个忙……

老邱看出售货员似乎不相信他,便习惯性的伸手掏证件,结果让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况。

老邱:……噢,我今天忘带证件了,现在情况紧急……

超市外传来长途车司机的喊叫声。

司机:上车啦上车啦!去陈家集的上车啦!

老邱焦急起来。他忽然想到一个主意。

老邱迅速从背包里拿出记事本和笔,飞速写起来——(字幕)老八在合徐高速路休息站的一辆现代车里!快!老邱。

老邱撕下字条,对折后交给售货员。

老邱:姑娘,赶快派个人去附近村里找电话,打这上面的号码找张所长,然后把字条内容读给他听!谢谢了!拜托了!

超市外继续传来司机的叫声。

司机:还有没有陈家集的?马上开车了!

老邱一边转身一边再次叮嘱售货员。

老邱:一定要快啊!

老邱急步走出超市。

售货员怔怔地看着手里的字条,最后毫不犹豫地扔进废纸篓里。

售货员:(白了一眼超市外面)神经病!

 

206国道、行驶中的长途车  夏  中午  内景

后排座上的老邱隔窗盯着那辆越来越小的现代轿车,直至现代轿车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太阳风暴

炽热的火球表面涌动着几小团暗黑的气旋,不断有浓稠的烈焰从气旋中心喷射而出,散逸在深邃的太空里。

 

206国道、行驶中的长途车  夏  中午  内景

老邱掏出手机,惊喜地发现有了信号,连忙拨打。

 

派出所走廊    中午  内景

派出所政委在走廊拐角处碰上匆匆走来的张所长。

政委:老张,我正找你呢。

张所长:咋啦?政委。

政委:我刚回来,听说老邱走啦?

张所长:我送他到的车站。

政委:这么不声不响的就走了,我这心里不落忍啊!

张所长:唉,他你还不了解,就是这么个人,一辈子老实巴交的。

政委:回头咱们抽个时间上他家看看,你觉得呢?

张所长的身上响起电话铃声,他连忙掏出手机查看。

张所长:(意外地)嘿,人真不经念叨,老邱电话……喂,老邱啊……喂、喂……(发现手机有问题)又没信号了。

政委:老邱没说事?

张所长:刺刺啦啦根本就没听清。今儿这破电话怎么回事啊?信号一会儿有一会儿没的……那我先去开会了政委,回头你盯着点儿老邱的电话。

 

206国道、行驶中的长途车  夏  中午  内景

老邱绝望地收起手机,面露难色地把头扭向车窗外。

 

(闪回)派出所会议室      内景

张所长在向众民警通报“老八”通缉警情。

张所长:这个老八身背二命,残忍成性,至今潜逃在外,我们对老百姓交待得过去吗?

 

206国道、行驶中的长途车  夏  中午  外景

树影不断掠过车窗玻璃,闪动的光影里,依稀看到车窗里老邱一脸愁容的面影。

 

(闪回)长途汽车站    上午  外景

张所长:咱是光荣退休,又不是去当逃兵。

 

206国道、行驶中的长途车  夏  中午  内景

老邱眉头紧锁,视线依旧凝定在窗外。

画外音:(张所长)逃兵……逃兵!

 

206国道、长途车飞驰的车轮  夏  中午  外景

车轮滚滚向前。

飞速旋转的车轮忽然开始变慢……转向路边……停住。

 

206国道、路边  夏  中午  外景

老邱走下长途车。

长途车毫无留恋地快速驶去。

老邱喝了一口水,定定神,迈步朝镜头反向走去。

 

206国道服务区、停车场  夏  午后  外景

现代轿车孤零零地停在车场原位上。

老八睡眼惺忪地从车里出来,伸了一个懒腰。

躲在垃圾箱后面的老邱看见老八向卫生间走去。老八走时连车门也未关,四周空无一车一人的景象或许让他放松了一些警惕。

老八进了卫生间。

老邱迟犹了一下,鼓起勇气猫腰逼近现代轿车。

老八紧贴一侧车身,探头朝车里观望,试图搜寻一些可疑物品。

 

206国道服务站、现代轿车  夏  午后  内景

车里座上座下狼藉一片吃剩的食品袋。

 

206国道服务站、现代轿车  夏  午后  外景

老邱壮着胆子探身移到副驾一侧,他轻轻拉开车门,伸手朝手扣摸去。

 

206国道服务站、现代轿车  夏  午后  内景

老邱一只手拉开手扣挡板,很快摸出一把大号户外刀。刀刃锋利。

老邱合上手扣挡板,打算离去。抬眼间,忽然发现汽车钥匙插在匙孔中,这个意外发现让他很是兴奋。他拔下钥匙,迅速撤离。

 

206国道服务站、停车场垃圾箱  夏  午后  外景

老邱刚刚在垃圾箱后面隐藏好,就看见老八走出卫生间。

 

206国道服务站、现代轿车  夏  午后  内景

回到车里,老八戴好墨镜,伸手去摸车钥匙——没摸到。他探头查看情况——车钥匙不见了?

老八连忙低头四下寻找,结果是连车钥匙的影子也没看到!他开始警觉起来。

稍顷,老八忽然想到什么,他迅速拉开手扣挡板,伸手在手扣里一通乱摸——刀子也不见了?!

一股不祥的预感让老八变得焦躁、愤怒和异常警觉,他深感此地不宜久留。想到这,他胡乱地从塑料袋里抓出一瓶矿泉水,推开车门,蹿了出去。

 

206国道服务站  夏  午后  外景

老八匆匆走出服务站。

老邱尾随跟进。

 

206国道、路边  夏  午后  外景

老八站在路边,意欲搭一辆过往车辆。终于,一辆货车停在他身边。

 

206国道、货车  夏  午后  内景

老八钻进驾驶室,扔给司机一叠钞票。

 

206国道服务站、停车场  夏  午后  外景

老邱气喘吁吁地跑回停车场,摘下背包顺手扔到现代轿车副驾座上,匆忙系好安全带,打着引擎,车子一溜烟驶出服务站,上了国道。

 

206国道、行驶中的现代轿车  夏  午后  外景

现代轿车终于追上货车,紧随其后。

 

206国道、行驶中的现代轿车  夏  午后  内景

老邱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举着手机查看信号——还是无信号。

老邱:(恼怒地)该死!

老邱发现货车驶入弯道,连忙扔下手机,准备随货车变向。

 

206国道、行驶中的货车  夏  午后  内景

副驾座上的老八借着货车转弯之际,无意中从右侧后视镜里看到后方的现代轿车,深感意外和惊恐。他紧张思忖着。

老八:(对司机)师傅,前边那个土坡我下车。

 

206国道、路边  夏  午后  外景

货车停在路边,老八跳下车,迅速消失在土坡后。

老邱减慢车速,驶离国道,顺着一条土路慢慢驶近土坡。

 

旷野    午后  外景

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野外,山坡起伏,沟壑纵横。

老邱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方向盘,目光却在四周扫来扫去,艰难地搜寻着老八的踪影。

烈日当空,炙烤着了无生机的旷野。

 

旷野、行驶中的现代轿车    午后  内景

轿车颠簸在起伏不定的路面上。

一声沉闷的响声回荡在车里,老邱本能地缩了一下脑袋。紧接着,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从车身一侧“撞进”车里——是枪声!

老邱猛打方向盘,轿车转了一个方向。

 

旷野    午后  外景

老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举着手枪朝轿车跑来。

 

旷野、行驶中的现代轿车    午后  内景

受到枪击的惊吓,老邱明显有些手忙脚乱起来。轿车几近失控。

慌乱中,老邱终于在左侧后视镜里看到老八的身影,他猛地向右打满轮,疾速绕过一个土丘。

 

旷野    午后  外景

老八追至土丘后面,却不见轿车踪影,他机警地四下张望。

老八身后传来异常的响动,他回身之际,现代轿车嘶吼着从一处斜坡上轰然而下,朝他直撞过来。

老八一个闪身,躲过轿车的撞击。

轿车迅疾倒车,试图再次撞击老八。

老八敏捷跳开,轿车始终咬着老八不放。

老八举枪射击,没响,发觉枪已卡壳,他扔掉手枪,躲闪着轿车。身手矫健的老八最终但还是没能躲过轿车疯狂的攻击,被车尾狠狠地撞了出去,翻滚坡下。

轿车被强烈的惯性向后拖行,滑向一道深沟。

一块巨石横在轿车轮下,轿车在距沟底还有几米高的地方卡住了。

 

旷野、现代轿车    午后  外景

一股液体从轿车底盘下汩汩而出,顺着斜坡向沟底流去。

老邱被安全带卡得死死的动弹不得,似乎人越挣扎就被束缚得越紧。

老邱大口地喘着粗气,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他想起那把刀。

 

旷野、现代轿车    午后  内景

老邱艰难地抓过背包,翻出那把刀,使劲去割安全带……就在将要割断的当口,脑袋突然被一块飞进来的石头击中,一时晕了过去。

老八拼命地从副驾一侧的车窗上爬进来,伸手夺下老邱手里的刀。

就在老八举刀向老邱狠命刺来之际,老邱猛地从剧痛中惊醒过来,他两手攥住老八持刀的手腕。

两人都因为受到狭小空间的限制,双方的角力一时难分胜负。
车体朝沟底滑了一截。

上身蜷缩在车里的老八因为车体的晃动一下失去重心,老邱抓住这个机会,顺势夺回刀,迅即一刀扎在老八的锁骨部位上。

老八“嗷”了一声,身子软了下去。

老邱抽回刀,割断安全带,打开车门,跳出车。

 

旷野、现代轿车    午后  外景

老邱并未全身跳出车外——他双腿悬在车外,脖颈被老八用安全带紧紧勒住——整个人被掉在车身外。

老八狠命勒紧安全带,试图勒死老邱。

尽管老邱拼命用手撑住门框,一时还不至于被吊死,可他的体力已经渐渐不支了。万分危急中,老邱察觉到从车底流出的液体是汽油。

老邱用另一只手艰难地从裤兜里摸出zippo打火机。

画外音:(老邱)老伴儿,对不起了……

老邱打着zippo打火机,奋力向坡下的油液扔去。

 

旷野    午后  外景

一声爆炸打破了旷野的静谧。

沟里升腾起团团黑烟。

稍顷,一个头顶冒出沟沿。

老邱奇迹般的从沟下走上来——尽管衣衫褴褛,尽管满脸血污,但他终究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沟沿上。在他身后,黑烟腾滚。

 

剧终

 

 张文潮.jpg

作者简介:张文潮,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东方广场派出所,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第二期学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