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解放了(戏剧小品剧本)

来源:作者 作者:高克芬

 故事背景:1949年2月初,北平。

 剧中人物:人力车夫;公安干部;行人姑娘。

 

[幕启。舞台上是简单的办公环境。一块“外三分局永吉巷派出所”的木牌斜放在角落。桌上有茶壶茶碗、电话机、文件等;一张报纸遮盖着东西。

[音乐起:合唱《解放区的天》。淡化,隐去。

[穿解放军冬装、戴“公安”臂章的干部上。车夫随后上。

 公  安 (回头)车就撂那儿,您进来。

  车  夫 唉唉。(用毛巾掸土。把“北平07786”的蓝布号坎亮给观众)长官,我真不是成心的。

  公  安 依我说呀,撞人不全怪你。可抬腿要走,就不对了。还有那(nèi)个交通警,眼瞅着出事不管,我让他找班长检讨!不成就停他的职、撤他的差。

  车  夫(过去看木牌,自语)连这(zhèi)都摘了……

  公  安 噢,正做新的呢。

  车  夫 我说长官——

  公  安 咱说过了,叫同志。

  车  夫 对对,“统治”。

  公  安 是同——志。

  车  夫 昨儿个一解放军问道儿,就说“统治”啊、“统自”……

  公  安 那是我们的同志有口音。同,同心同德的同;志,上边是仁人志士的士,下边儿……

  车  夫 (打断)我不认字儿。没念过书。

  公  安 那好……就叫我公安。

  车  夫 唉唉,公安!您怎么就没侉味儿?一嘴的京片子,比我说的还地道。

  公  安 那当然,我就是北平人。站着干嘛?坐吧。(去倒水)

  车  夫 不敢。(揣手,蹲下)

  公  安 (端水,找人)哎……不是有椅子吗?解放了,人和人要平等。坐着说话儿。来,喝水——

  车  夫 (刚坐,慌张又起,接碗)哟哟、不敢不敢。上这地方来,多喒给唔们倒过水?(兴奋,自语)嘿,真是解放了啊。

  公  安 咱呢,是事儿归事儿……

  车  夫 得,算我错了。跟您道歉还不成?

  公  安 依我说呀,等那姑娘看病回来,跟她道歉。要没什么事儿,你再走。

  车  夫 碰着她真不怨我。摆摊儿的都上了马路,哪儿有我道儿啊?一不留神,就保不齐……

  公  安 (思索)是够乱的。警察怎么就不管?

  车  夫 他们?敢?(得意地)解放了,不是他们提拉着指挥棒,抬手就捋唔们的时候了。解放了,改朝换代!唔们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他管一试试?

  公  安 (拍桌子)这是错误地理解“解放”!破坏的是交通秩序、社会秩序,懂不懂?

  车  夫 秩序?我……(摇头)我就知道,人穷,什么年月都受欺负。拉车的、蹬三轮的,谁没挨过揍?上面说“防匪剿共”——我没说您啊,是那个政府说的。我招谁了?我住关厢。说是留出开阔地、跟共军血战,房啊,通通拆!房柁房檩、椽子老檐,就连那砖头瓦碴儿一籽儿拉走了,修碉堡去了。共军在哪儿我没瞅见;唔们家……呦嗨,“剿总”先把我给剿了。

  公  安 拆房?补偿没有?

  车  夫 您是问给钱没有?给了。金圆券儿!哼,金圆券、联银券,多好听啊?物价一天八涨,临你们进城,那钱毛得连擦屁股纸都不如。我,四(sè)孩子。我病得打晃儿,也得奔“嚼谷”去,得挣那二斤棒子面去!要不就挨饿呀。有这世道吗?有这么欺负人的吗?我我我——(做出某字口型)

  公  安 (急阻止)别骂人!没用。

  车  夫 他……姥姥的。(喝水,碗放下)

  公  安 解放了,苦日子就该到头儿了。

  车  夫 大军入城,我被堵在前门肉市街把口儿了,半天没拉上座儿。那我也高兴——替你们高兴!见天介嚷嚷抓八路、抓共产党呀,(踹手,抖,幸灾乐祸)瞅瞅嗨,人家共产党开着坦   克车、拽着大炮呜隆呜隆来了!啊?末了儿谁坐天下、谁成气候啦?

  公  安 (以军人的姿态走两步)说得好!东北解放,石家庄解放,天津解放,北平……和平解放!我们还要打过长江,解放全中国,让穷人都过上好日子!依我说啊……不,让您说,这好日子该什么样儿?

  车  夫 (脱口而出)起码儿,谁也别欺负谁!

  公  安 嗯。还有呢?

  车  夫 (略想)孩子能念书,不当“睁眼瞎”。

  公  安 还有吗?

  车  夫 那……(笑)必得提吃!窝头,啊,净面儿的窝窝头,不断顿儿。能吃饱更好。

  公  安 吃饱?

  车  夫 (比划)蒸一大篮子,全家,啊,吃!撑得打饱嗝,猫不下腰、提不上鞋……

  公  安 哈哈哈,干嘛非得吃成那样儿啊?

  车  夫 (吼)因为我——饿怕了!(望天,忍泪)……我不想当“倒卧”……(摇头)不想。谁让我吃饱饭,我念谁好儿。你们能办到,必说你们好。

  公  安 是共产党。如果共产党都能办到呢?

  车  夫 那我打个佛龛,烧柱子高香!

  公    (笑)共产党又不是城隍、土地,受人间香火?它是个组织……嗯,就是一大伙子人。是专为穷人做主的。

  车    好啊。过去兴喊万岁,(夸张地)“共和万岁、大总统万岁哎……”妈的,照样儿挨饿。现而今街面儿上还是万岁,我也盼着呢,有窝头吃,没白喊!劳驾,您说什么最可怕?

  公  安 这冷不丁的。嗯……枪?

  车  夫 不,是窝头。

  公  安 窝头?

  车  夫 枪啊,来的痛快,一闭眼,“砰”,完了!没了窝头,瞧不见窝头,才叫活受、死都闭不上眼噢。您,琢磨(zúomèn)琢磨吧。

  公  安 有理!民以食为天。依我说,这番话,更让我们感到了什么是责任。毛泽东主席新写的文章,就叫做《将革命进行到底》。眼下的北平,国民党留下了一堆烂摊子……

 [姑娘上场,找人。

  公  安 (招呼)来来,就是这儿。

  车  夫 (忐忑不安地)大妹子,让您受委屈了。碍事儿吗?

  姑  娘 (不理车夫)军管同志——

  公  安 怎么样?(见对方手缠纱布)哟,手破了?

  姑  娘 没事儿。胳膊也有搓破的地方。医生说没大事儿,给抹了点儿药,就让回来了。

  车  夫 怨我、怨我。我给您赔礼,我不是人。

  姑  娘 (斥车夫)你干嘛要跑?要不是军管同志拦住你呢?

  车  夫 我、我……(嘟囔)我没钱。我怕讹上我。

  公  安 好了。当时我全看见了。工友同志也跟你道歉了。依我说呀,这与交通秩序混乱,有直接的……

  姑  娘 (看着公安,手拢嘴边,尖叫)啊——

  [公安、车夫吓一跳,都愣住。

  姑  娘 你、你……你是大表哥?(惊喜)你没死?我是丽华呀。(启发)二妞儿?

  公  安 二妞儿?真是你?

  姑  娘 (喜悦)你还活着?不说你是共产党,死在日本人的监狱里了吗?

  公  安 共产党不假。是组织上把我营救出狱,去了平西根据地。怕牵连家里,我往回捎信儿,让说我死了。我姨、姨父他们还好吧?

  姑  娘 好、好。你不走了?

  公  安 不走了!接管旧警察局,创建人民的新公安。记得我走的时候,你也就……(比划)这么高。哎,你怎么认出我的?

  姑  娘 (学)“依我说呀”,你没改。

  公  安 我可没认出你来。

  姑  娘 真巧。

  公  安 是呀,真巧。

  车  夫 (挪揄地)真是啊,这可太……巧了。我怎那么倒霉?

  公  安 (对车夫)你错了。甭管她是不是我亲戚,都不难为你。(歌声淡入)我们接管了这座古都,肩膀上扛的是责任。怎么走道儿,要管;每个人吃的上饭不,更要管!你看——(到桌前,掀开报纸)这是我的晌午饭,窝头,白菜汤。俩窝头,你拿走一个,给孩子。告诉孩子,眼么前儿,共产党就为让大家吃上窝头而奋斗。将来?将来什么样儿,他们一定会看见的。(递)拿着——

 车  夫 (犹豫)这这……

  姑  娘 嗐,给你,就拿着吧。

  车  夫 (擦手,接。鞠躬)谢谢统……同志。(看窝头)这窝头,我谁都不许吃,就摆着、瞅着。瞧见它,就会想起今儿的事、您说的话。

  姑  娘 (悄声)大表哥,你跟他说什么了?

  公  安 我说……(郑重地)解放了,苦日子——到头儿了。

 [造型。歌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切光。结束。

 

(该剧本荣获第六届中国戏剧文学奖·小型剧本一等奖

 

图片1.jpg

1:2009年11月19日,作者在福建惠安颁奖典礼留影。

 

图片2.jpg

2: 1988年,北京市委组织“十年改革话成就”知识竞赛与妻子孙伟留影。

 

作者简介:高克芬,全国公安文联《家园》编辑部副主任。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音乐舞蹈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