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唢呐声声(戏剧小品剧本)

来源:作者 作者:高克芬

时间:麦秋,傍晚

地点:京郊某村口

人物:

二叔——乡村吹鼓手(演员会吹唢呐);

姑娘——二叔的侄女;

警察——姑娘的男友。

场景:村景,舞台上有块可坐人的大石头。

 

【唢呐起:《丰收歌》(1965年郭兰英唱版。以下均以歌词代替乐谱)“麦浪滚滚闪金光,棉田一片白茫茫……”二叔上场,观众才发现是他吹的。

【二叔边吹边坐在石头上。稍后,姑娘上。

 姑    二叔——

   (停奏,回头)哦,丫头?

  姑    (扭过脸)人家都上班儿了,人家没大名儿啊?别老丫头、丫头的。

  二    嚯嚯,我是你亲叔叔,你就像亲闺女,叫你小名儿怎么了?还“上班了”?哼,这脾气到长行市儿。

  姑    又跑这儿吹来了。您不累啊?

  二    开收割机,呜隆隆、呜隆隆……累一天了!我得吹会儿,慰劳己个儿;也让土地爷听点儿顺耳的……你不懂!要不爱听,走人。(吹《大寨红花遍地开》)

  姑    ……老了。

  二    (停下,赌气)我!这老不老的……

  姑    我说歌儿!

  二    (转怒为喜)歌儿呀?熟啊!过去那大喇叭见天放……(跳下石头,唱、舞)“学习大寨,赶大寨,大寨红花遍地开……”我念书时还跳过这舞呢。(坐回石头上,失落地)唉,你说 咱村、附近这些村,老人儿是个顶个儿地活得结实……快憋死我了。

  姑    老人健康长寿,您……生气?

  二    没白事儿啊。(跳下石头)出殡,那吹着才过瘾!半街筒子的人,瞧谁呢,瞧“门吹儿”呢。尤其是点歌儿,一首就十块,本家儿姑奶奶,您掏钱啵。一首歌十块,俺们这吹班儿拢共二十仨人,一人就合(把唢呐夹胳肢窝,用两手算)……合……(没算上来)不少钱呢。

  姑    (笑)反正,一见喇叭您就像吃了蜜蜂屎儿。

  二     那年,你爷死了,我跟你爸是孝子,得跪灵。跪着、跪着,那唢呐……净逗我。心里 痒痒,我就起来了,跟班头儿说:让我吹会儿?他说成。我就解下白褡袱,给他, 说:我替你吹,你替我去跪会儿。他说没那个!我又没䞍上房产……一指那骨灰盒:到底儿是谁爹啊?

  姑    记得我爸、我姑爸爸,跟您吵起来了。您还说他们是闹丧、没事找事儿。您呐,故事得拿簸箕撮。

  二    你二婶儿,也那德行!老嫌我吵,唔们俩因为这事儿吵、吵、吵!后来就达成协议,把这一天啊,片成两片儿:白天,我卯足了劲去爱唢呐;黑后晌儿,我卯足了……(挥手)嘁,你姑娘家家的,街坊又该说我没溜儿、没正形儿了。

【手机响,姑娘接听。二叔回石头那儿,捣鼓“引子”。

  姑    ……我在家啊。(兴奋地)你快到我们村了?我就在村口儿呢……方石头那儿……好,等你!(关手机,激动;回头,见二叔正“试音”)二叔,您……还不走啊?

  二    不走!瘾还没过足呢。(吹《篱笆墙的影子》)

  姑    碾子是碾子、缸是缸,爹是爹、娘是娘——全是废话!就不兴吹点儿喜兴的、浪漫的?

【二叔扫她一眼,立即改吹《知道不知道》。

【乐曲中,警察配“八大件儿”上场。

姑娘惊喜,想上前亲昵;警察阻止,示意:“我穿着警服,执勤呢。”他歪头看正陶醉   的二叔。姑娘示意:“跟他打个招呼。”

  警    (走过去,犹豫)大……二……(鼓劲儿,大声地)二叔!

  二    (吓一跳,停奏)你……小宋儿,宋警官?兄弟,你嘛来了?

  警    吹得真投入啊。

  二    (跳下石头)嘿嘿,一有它,爹妈都忘了。找我?有事?

  警    ……没事儿。

  二    好家伙,一身披挂,哥们儿真帅!

  警    这不是正麦秋吗,所长带队,下来到各村转转,防火、防盗,杜绝一切治安隐患。

  二    嗨,家家日子都没急儿,就算把全村的麦子都偷走……凭什么偷走啊?这么说吧,太平盛世,安定和谐!你们派出所,就把心揣肚子里。

 【姑娘的眼睛一直不离警察,想说话;警察的目光也追着她。怎奈……

  二    麦浪滚滚闪金光,农民人人心欢畅。就连那老家贼,撑得翅膀都扇不起来了…… 

  姑    (不耐烦地)二叔……家走吧!

  二    不走!(对警察)这是我侄女,没大没小的。(对姑娘)人家宋警官看我来了……

  警    (指)这叫唢呐吧?

  二    (来情绪)错!唢呐是统称。那长的(夸张比划,又缩小)……叫大杆子、柏木杆儿;这是小号儿的,叫海笛儿、海喳(zhà)子。这讲究可多了。你瞧,这铜碗儿,叫一佛在世;这是 两截儿的……叫二神搭肩;这八个眼儿,叫八仙唱和;这苇簚子,也有说法儿。这么一吹啊,百(bò鸟压音!(吹《锔大缸》过门儿)

  警    (敷衍)好,不错,真不错。

  姑    (跺脚)二叔哎,你该回家吃饭了。

  二    急什么……啊,吃饭?对了,小宋,你开车没有?

  警    今儿还真不是我开车。

  二    太好了!走走,家走,让你嫂子掂俩菜,咱哥儿俩——(比划喝酒,拉扯)走!

  警    不不,我是工作时间。(躲,推搡)二……二叔,真不成!

  二    (停手)等等儿,你……管我叫什么?二叔?不是一直叫我刘哥、刘哥的?

  警    我怕……不合适。

  二    (释然)嗨,警民一家人!走到哪儿,你都是我兄弟。(对姑娘)你得叫宋叔叔——

  姑    (挪揄地)宋……叔叔?嘻嘻,太逗了。

  二    你就没大没小吧,明儿看谁敢娶你。(对警察)甭跟她一般见识,听大哥的,走走——

  警    我就喜欢她这点,天真、朴实,不藏着掖着的。

  二    嘁,你还喜欢她……(醒悟)等等儿,(看这俩,指,拍自己脑门儿)你……不是找我的?

  警    巡逻到这儿,所长说给我放一个钟头的假,催着我,让我见见您……的侄女!还说,这叫工作、生活两不误,保卫、爱情一肩挑。撂下我,他们奔下一个村儿了。

  姑    (拉警察的手)你们的领导真是……太好了!

  二    好什么好?(指戳,吼)你们派出所,连哥们儿的亲侄女都敢下手啊。

  姑    (挽手,挺身)我,乐意!我爸我妈也高兴。

  二    合着……全世界就耍我一人儿?(过去拽、扒拉)松开、松开。(把警察拉一边,上下端详;又看一眼姑娘,对警察点头)嗯,我——就是你二叔!小子,你不认都不成!丫头哎, 这“整顿工作”交给你了。

  姑    (推二叔)您,走吧。求您了。

  二    行行,我让地儿。(去石头那儿收拾“引子”)

  警    (接手机)所长,是我……见着了!你们……你们回来了……嗯,知道了。好,我马上到。(对姑娘)他们回来了!有任务,我……得走了。

  姑    (不情愿地)那……就走吧。

  警    二叔,我回去了。

  二    (习惯地)你再坐……嗨,这也没地儿坐啊。那你……慢点儿。

 【双方挥手道别;二叔、姑娘目送警察下场。

  姑    (靠近,依偎着)二叔——

  二    (犯愣)嗯?

  姑    吹一曲吧,送送。

  二    哎。(略想,吹:“记住我的情,记住我的爱,记住有我时刻在等待……”)

  姑    这是……《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不成不成,换一个。

  二    哎, 换!《送情郎》——(吹:“小妹妹送情郎啊,送到大门东,尊一声老天爷下雨别刮风……”)

  姑    (瞭望远方,怅然地)算了吧,车……走远了。

  二    (停奏,望,懊悔地)这就怨你——你早说啊?

  姑    我也不知道他来啊?这不,(示意)才接的电话。本来……本来……对了,是二婶让我叫您回家吃饭。

  二    嘿,这丫头,合着你的心思都在小警察身上,想把二叔饿死啊。

  姑    行了,(摽二叔胳膊)家走吧?

  二    家走!

  姑    吹一个?

  二    (兴奋)吹一个!想听什么?

  姑    ……《在希望的田野上》。会吗?

  二    瞧你说的!你䞍好儿啵——

【迎着观众吹奏:“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至“一片冬麦,那个一片高  粱踏步、转身,二人像是乐队行进,带着乐曲下。

【结束。

 

(注:创作于2012年7月15日夜。原为自己吹唢呐写戏。后参评第八届中国戏剧文化奖,以总分第一,荣获小剧本金奖。尚未排演。)

 图片4.jpg

                                   图1:2013年4月18日,在浙江海门领奖。

 

图片3.jpg

                          图2:结婚十周年,一家人在天坛。

 

作者简介:高克芬,全国公安文联《家园》编辑部副主任。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音乐舞蹈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