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蹇驴坡(微电影剧本)

来源:作者 作者:任建国

 微电影剧本《蹇驴坡

编剧:任建国

 

人物:李福山————民警

      女儿

      大哥————毒贩

      小弟————毒贩

片头:

荒野,铁轨。一列火车缓缓驶过,两个人从车内跳出,跌落在沙地芳草中,滚出很远的距离。列车驶过,荒草在风中摇曳。两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风吹着沙粒覆盖在他们身上。

荒野,一声长长的秦腔传来。

推出片名:蹇驴坡

第一场

傍晚,荒野,铁道旁。

不知过了多久,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人抬起头,满脸灰尘,茫然地望了望四周:“这是啥鬼地方?”他又看了看左右,看到另外一个人还躺在地上,用脚踢了踢对方:“没死就起来,别他妈装了,赶紧跑路。”地上那人拍着尘土爬起来:“大哥,我刚才是要摔死了,你可得给我妈报个信啊。”站着的那人说:“尽他妈说丧气话,哪那么容易就死了,快看看货还在不。”地上爬起来那人摸摸身上说:“噢,在我身上。没事。”他又嘟囔着说:“大哥,我刚才差点都摔死了,你就惦记着你的货。这破玩意有啥用,哎,你说咋还有那么多人吸它?大哥,这玩意到底啥味道?要不咱也来两口尝尝?”站着的那人骂了一句:“你脑袋摔坏了?还尝尝,这是你尝的吗?卖了你也不值这些货的价,赶快收拾东西走人,警察没准正追过来呢。。”

 “没事,大哥,等他们到了,咱俩早跑远了。”

 

第二场

夜晚,月光依稀。大哥和小弟倦缩在山沟里,两个人挤在一起。

小弟:“哥,我冷。”

大哥:“我……也冷。”

远处传来几声野狼的叫声。

小弟:“哥,有狼。”

大哥:“不怕不怕,狼远着呢。”

第三场

清晨,荒漠,戈壁,烈日,骄阳,两个人疲惫地走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上。

“大哥,我饿。”

“你要吃的还是要命?”

“我都要。”

“呸!这鬼地方,怎么连个人都见不着。”

“这会要是谁给我一条鸡腿,我就把身上的货都给他。”

“你小子饿昏了。货就是咱俩的命,货要丢了,咱俩的命就没了。吃,你就记得吃。快走。”

“哥,你说带我出来挣大钱,这出来都多少天了,整天担惊受怕的,还跟着你跳火车。哥,咱要不回家吧?”

“回?往哪回?想挣大钱就得冒险。你还是男人不?咋一点胆色都没有。放心,跟着哥保管挣大钱。”

“哥,我想回家。”

大哥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别嚎了。”

 

第四场

 

两人正说话间,远远地飘来几句秦腔:“皮鞭打气的人满腔怒火,七品官在公堂我无法奈何。李庆若他上了气公堂打坐,凭总镇欺压我实实可恶。这一案官司我怎结果,我思前想后我怎样发落……”两人仿佛看到了救星,盯着远处。

远处荒凉的土路上,一个男人赶着一辆驴车进入视线。

“哥,驴。”

“趴下,我说你这脑子让驴踢了?那么大的活人你没看见。”

两人趴在草丛里。

“哥,就一头驴……和一个人。”

“走,把他的驴车抢了。”

“哎—”老二在地上捡了块石头拿在手里。

老李赶着驴车过来,老大老二翻身爬起来。

老大:“下来下来。”

老李:“干啥?你们是干啥的?”

老二上前把老李拉下车,举着石头在他头顶做个要砸在姿式:“干啥的,我让你知道知道我们是干啥的。”

老大上前把老李推倒,对老二说:“快赶上驴车走,别惹麻烦。”

老李:“哎呀,你们咋还打人呢。”看着驴车要走,赶紧翻身上前抱住驴子。“你们把额的驴子要往哪赶?这可是额家里最值钱的牲口,你们给额停下。”

老二举起石头说:“老怂你放开不,不放开我一石头……”

老李不放手,接着喊:“你们这是要干啥,你们这是要往哪里赶呢么?”

老二一听,看着老大说:“对呀,哥,咱往哪儿走,咱不认识路啊。”

老大:“把这个老汉拉上车,让他领路,往就近的公路赶。”

老二跳下车,拉着老李说:“上去,给我往就近的公路赶。要是不听话,我一石头……”

老李喏喏答应着上了车,连赶连回头问:“你们究竟是干啥的么?”

老大阴阴地说:“老汉,快赶车,少说话,不然有你好看的。”

 

第五场

走着走着,路旁站着一个小姑娘,身上背着一个包,手里拿着一个饼。小姑娘远远地听到声音立在路边向车上招手。老汉把车停下问:“姑娘,啥事?”

小姑娘:“我是前面那个村里的,回城里打工去,带的东西多,实在走不动了。捎我一程吧。”

老汉:“姑娘,我这车小,已经坐了两个人了,实在坐不下了。”

老二盯着姑娘手里的饼,咽了口口水,边说边跳下车:“谁说坐不下,车上还宽着呢。你这老汉,咋这么不讲情义。小妹妹,来,上来,坐我旁边。”

老汉回头:“拉个女娃子麻烦,谁知道她是不是从家里跑出来的,说不定她家里人正在后面追她呢。”

老大一听这话,踢了一脚老二说:“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快上车走。”

老二站在车下说:“哥,你不饿我可饿了,你看,我肚子都叫了。”说着看了看姑娘手里拿的饼。

老大的肚子也正好叫了一声。老二盯着老大,老大招招手说:“让她上来吧。”

这时老二跳下车,直接把姑娘的包摘下来放在车上,自己也坐在车上。

老李无奈地说:“哎,这该来的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这下可热闹了。”

老大阴着脸问:“你说啥?”

老李:“木说啥,木说啥。得—驾—”

第六场

驴车路过一个路牌,牌子上写着“蹇驴坡”三个字。

老大看着念:“赛驴皮,这是个啥地方?”

老二笑道:“哥,那是赛驴坡。”

老大怒道:“哎,就你能。”

姑娘笑道:“那个字念jian,蹇驴就是瘸骗。”

老二道:“还是你有才。”

老汉:“这地方,方园几十里都是荒山,驴子都会走得腿瘸了。你们俩要不是碰上我老汉的驴车,就凭两条腿,这辈子也别想走出去。得~驾~”

老二阴沉着脸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盯着车上坐的小姑娘。小姑娘手里拿着半个饼子。老二咽了下口水。

老大看了看老二,老二还在盯着姑娘手里的饼看。

老大一巴掌打过去:“看够了没,你瞧你这点出息。”

老二:“哥,我饿。”

姑娘把手里的饼递过来:“给,你吃吧。”

老二看着姑娘,抓起半个饼,就吞了起来。老大拉住他说:“你他娘的就知道吃,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哥没?”

老二停下来,不情愿地给老大撕了一半。老大拿过来,想了想,又给老二掰了一点。两人才埋头大吃起来。

老二边吃边说:“小妹妹,这饼真好吃。”

小姑娘:“这是俺自己烙的。”

老二:“小妹妹,你寻下婆家没?谁要是娶了你,那可真是有福气了。”

小姑娘害羞地低下头。

老二笑着说:“哟,害羞了,哥,你看她害羞了,脸都红了。”

老大阴沉着脸低头只顾吃东西。

老二擦擦手说:“来,哥看看这脸烫不烫。”在小姑娘脸上摸了一把。然后拿到嘴边闻了下说:“嗯,好香。”

小姑娘又气又羞地说:“你干啥,停下,俺不坐你们的车了。”

老大冷眼看了看小姑娘,老二一把抱住小姑娘说:“这会想下车,晚了。”哈哈大笑着。忽然咽住了,慌乱中摸到小姑娘带得一个水壶,抓起来往怀里拉。小姑娘不让,拉往带子不放手。

老大恶狠狠地抢过水壶说:“放手。”

老大打开水壶塞给老二。老二拿起水壶大喝了一口,又全喷了出来。

老大惊异。老二:“哥,这壶里是酒。”

老大冷冷地看着姑娘问:“你一个姑娘家,带壶酒干啥?”

姑娘说:“这是俺自己家酿的酒,给俺城里的对相带的。”

老二喘了口气说:“这啥酒,这么难喝。”说完要扔,姑娘伸手抢过来抱在怀里。

这时老李眼前一亮,回头对姑娘说:“姑娘,把酒给我,让我尝尝。”他喝了一口酒道:“哎呀,好酒。是咱这里地道的山里红。这酒啊最能提神解乏了。”转身递给姑娘。

老大将信将疑,从姑娘手里又把酒壶抢过去,喝了一口,惊奇地对老汉说:“嗯,好酒,真是好酒。老汉,这是啥酒,咋跟我平时喝得不一样?”

老李大笑说:“还是你有见识。这是我们山里人自己酿的酒,十年窑藏,性如烈火。一般人喝上几杯就能撂倒,我看你还行,比你那个兄弟强多了。哈哈。”

老二一听,赌气又抢过酒壶大喝了一口。老大夺过酒壶骂道:“你才学着喝酒,逞啥能咧。”老大又喝了一口,递给老汉。老汉接过酒壶,一仰脖长喝了一大口。

老大竖起拇指说:“老汉,好酒量。”

老汉:“不是我笑话你,你们那点酒量只能叫会喝,根本不叫能喝。这酒劲大,不能喝别喝了,小心醉了睡到我的驴车上。”

老二一听,又抢过酒壶闷头喝了一口。老大也接过来喝了一口。老汉哈哈笑着,又唱起前面喝的秦腔来:“皮鞭打气的人满腔怒火,七品官在公堂我无法奈何。李庆若他上了气公堂打坐,凭总镇欺压我实实可恶。这一案官司我怎结果,我思前想后我怎样发落……”

第七场

驴车上。摇晃中,老大和老二都已经醉了。

老大:“我说老汉,你服不服,我这算不算能喝?”

老二摇摇酒壶:“嘻嘻,没了,喝光了。小妹妹,我还要喝。”

“吁——”老汉缓缓停下驴车。把鞭子插在车扶手上,转身走到车旁,把姑娘拉到身后,笑着望着两人:“咋样,这酒好喝不?”

老二:“嘻嘻,好喝,我还要喝。”

老汉:“想喝酒,先把你身上的货拿来吧。”

老二笑嘻嘻地从腰里解下绑带,带子里都是毒品。

老二:“嘻嘻,给你,拿…拿酒来。”

老大:“货…那是咱的命,你个瓜怂。哎哟——”老大坐不稳摔倒在车上。

老汉把一幅手铐铐在两人手上。

老大:“你…你倒底是谁?”

老汉:“你若问我是谁,听好了:我本是黄河岸边放牛娃,十年寒窗我当了警察。我戒酒十年滴酒不沾,今日里破回例,舍得我一壶老酒将尔等拿下……哈哈”

老大听着垂下脑袋,老二醉着笑嘻嘻地拍手说:“嘻嘻,好听,好听……”姑娘也张大的好奇的眼睛望着这一切。

第八场

列车上。

乘警紧急用电话向公安处报告:“两名毒贩已经跳车了,请求立即通知车站派出所查找。”

指挥中心。

值班领导看着地图思索:“按跳车时间和列车运行区间算,两名毒贩应该是在孟家湾车站附近跳的车。孟家湾警务区民警是谁?”

“是李福山。”

“他?”领导深思,“就是那个酒量特别大,号称醉八仙的李福山?”

“还能有谁,就是他。不过他早都戒酒了。”

“电话通知他,让他先在沿线查找,发现嫌疑人后不要采取行动,等着我们派人过去。”

第九场

一大早,村民老王正在家里的院子里喂驴,老李身着警服跑进来说:“老王,快把你的驴车套给我使使。”

老王问:“你要驴车做啥呢?”

老李:“哎呀你就不要管了,我有要紧事要办呢。”

老王慢吞吞地套好驴车说:“啥要紧事么,要不额跟你一块去么?”

老李牵过驴说:“行了,你在家里呆着吧。哎对了,咱俩把衣服换换。”

老李脱下衣服穿上老王的衣服。老王拿着警服说:“额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穿警服哩。”

老李赶着驴车边往外走边说:“快脱下,警服你也敢乱穿。收好了等我回来。”

老王脱下警服拿在手里,望着远去的老李喊:“那你把额的驴子省着点用,不要给额累坏哩。”

第十场

夕阳渐垂,一辆破驴车摇摇晃晃向着夕阳的方向走进去。夕阳把老李和驴车印成剪影。

 

【结束】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