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漠 路(微电影剧本)

来源:作者 作者:任建国

 微电影剧本

片名:漠路

编剧:任建国

人物:民警老王——40多岁,性格外冷内热

      逃犯马春——20多岁,因犯盗窃罪逃亡。

故事梗概:民警老王巡线途中,发现在外逃亡多年的网上逃犯马春,经过一番追逐,老王将马春抓获。返回途中,警车陷在沙漠里,马春在修车之机,无意间撞伤老王。马春逃跑,后又返回救助老王。夜晚,两人在篝火旁的一番谈话,马春才知道这些年老王和所里的民警一直在照顾自己年迈多病的母亲。马春感动,决定再也不逃了。

 

正文

【片头】转动的硬币,硬币倒下。荒凉的西北大地,一辆行驶的汽车,民警老王在开着车巡线。

【画外音】人生就像这枚硬币,有不同的两个面,这两个面相互对立,但有时,界限也不那么明显。我忘了这是谁说的了。不过我师傅说过:对我们警察来说,人性只有善与恶这两个面。他当年在一次抓捕中,因为对嫌疑人动了恻隐之心,结果嫌疑人不但从他眼皮底下跑了,还在他腿上留下一处刀伤。那伤疤我见过,像一个咧开的大嘴,至今还在嘲笑着他。师傅告诉我:心太软的人干不了警察。

【推出片名】漠路

【第一场】

天气炎热,荒凉的戈壁上,老王开着车巡线。收音机里播着嘈杂的声音,老王警觉地扫视着前方。

镜头切换,长长的铁道线在阳光下泛着冷冷的光。铁道线上,一个青年男子背着个简单的背包,匆匆忙忙往前赶。

汽车停下,老王下车,眺望前方。铁道线上,赶路的男子身影由虚变实。远远看到停下的警车,男子也怔住了。

对峙时刻。

老王:“喂——你——过来。”

男子:“啥事?”

老王:“叫你呢,下来下来。”

男子犹豫,走下路基,走到老王面前。

男子:“咋啦?”

老王:“你哪个村的?”

男子:“前面大王村的。”

老王:“不知道不能在铁路线上走吗?还咋啦,火车来了咋办?撞着你咋办?”

男子出了口气:“噢,是这呀。我还以为我犯啥事了呢。那我从下面走。”

男子走向前,时不时回头看老王,憨笑。

老王上车,脑子里闪现着男子的样子,总觉得哪里见过。记忆后来定格在一张案件登记表上。照片,姓名,反复闪现。

老王拔下车钥匙,下车。远远地喊了一声

“马春——”

男子忽然停住了。片刻,男子拔腿就跑。

老王紧追几步,大喊:“马春,你站住。”然后又转身跳上车,开车调转车头,一路追过去。

马春一看警车追来,跳下土路,向戈壁滩上跑去。

【第二场】

老王咬紧牙,挂挡,加油门,越野车冲下土路向马春追去。

荒原上,一个奔跑的人影,一辆扬起尘土紧追的汽车,在夕阳下有如剪影。

【马春特写】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腿步踉跄。

【老王特写】紧盯前方,握紧方向盘。

马春摔倒,警车停下。拉动枪栓的声音,老王的喘气声,“让你小子再跑,你能跑过四个轮子不?起来!”

“我,我跑不动了,我头晕。”

马春跪在地上哇哇地吐出两口酸水,瘫软地躺在地上。

【第三场】

老王上前掏出手铐把马春的双手铐起来。

“嘿,没想到巡个线还碰到你了。胆子不小啊,在外面躲了几年以为我们把你忘了啊。过来。”

老王把马春拉过来塞进越野车后座。

“你老实呆着,要是想跑跟刚才一个下场。”

老王关上车门,掏出电话要给所里报告。拨了几次,电话不通。

老王:“呸,这鬼地方,连个信号都没有。”

老王上车,发动汽车。马春略带哭腔说:“叔,放了我呗。”

老王:“喊谁叫叔呢。”

马春:“哥,大哥,放了我呗。我就偷了几块废铁。”

老王:“废铁?那东西是钽块,一块好几万呢。偷的啥都不知道。”

马春:“大哥,我真不知道那东西那么值钱,我还以为是废铁呢。我再也不敢了,哥。我妈病了,我不想躲了,你行行好放了我吧。”

老王:“你给我安静点。这会儿后悔也晚了,先回派出所再说。”

马春:“哥,哥,我求求你了。”

警车在落日余晖中行驶着,苍凉的音乐中,太阳渐渐落下山。

【第四场】

警车沿着崎岖不平的土路向前行驶,老王一边开车一边拨着电话,还是打不通。

忽然,警车猛一颠簸,停了。老王打火,汽车没有反应。

老王下车查看。车卡在了一个土坑里,车也坏了。

老王踢了一脚轮胎,骂了句:“他妈的。”

老王打开车门,对马春道:“喂,别睡了,下来下来。”

马春:“到了?”

老王:“远着呢。下来推车。”

马春下车,老王用一根绳子绑在他戴着手铐的手上,另一头系在车后面。

马春:“哥,这是干啥?”

老王:“干啥?车掉沟里了,你在后面推车。怕你跑了,得绑着点。”

马春:“哥,你放心,我不能跑。”

老王不理睬他,上车,发动汽车,向后面喊:“推——”

汽车还是没有反应。

马春:“哥,哥,别开了,这车好像是传动轴出问题了。”

老王:“你咋知道的?”

马春:“我这几年在外面一直给一个修理厂打工呢,专修汽车的。”

老王疑虑:“那你过来看看。”

马春把戴着手铐的手伸向老王。老王犹豫了一下,给他把手铐打开,但手里握着那根绳子。

马春爬到车底下,对打着手电的老王说:“照这边,照近点。”老王照他说的做。

马春:“给我搬手,递我手里,往哪递呢。”

老王站起来给他一脚:“小子,跟谁说话呢。”

马春:“嘿嘿,哥,不好意思,习惯了。”

老王:“咋样。”

马春爬出来:“哥,你在后面推,我试试。”

老王:“啥,你开车?”

马春:“哥,这车传动轴坏了,使不上劲,我开没准能出来。”

老王:“你小子别给我耍心眼。”

马春:“哥,我哪敢。”

马春钻进驾驶室,老王在后面推。马春加大油门,试了几次,汽车轰鸣着向前冲了几次,猛然又向后冲去。正在后面推车的老王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车停了,马春跳下车,跑到后面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王,喊了几声:“哥,哥……”犹豫片刻,猛地转身又跳上车,警车向前开去,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老王呻吟片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周围一片寂静。

【第五场】

过了好久,老王醒过来,看到马春不在了,警车也不见了,头上还流着血。老王想起了师傅说过的话,后悔不叠。他试图打手机向所里报告,但手机还是没信号。他躺在地上抬头望着头顶的星星,无力地瘫软下来。

【第六场】

没多久,远处传来汽车的马达声,一点亮光闪动着,警车又开回来,停在老王身边。

马春走下车,老王躺在车下一动不动。马春上前踢了老王一脚,老王忽然翻过身,抓住马春的手,把一只手铐铐在他的一只手上,另一只铐在自己的手上,低声说:“这回看你往哪儿跑”,说完又倒在地上。

【第七场】

篝火点起来,照着脸色苍白的老王和心不在焉的马春。

老王:“你刚才不是都跑了吗,又回来干啥?是不是看我没死再压我一次?”

马春:“哥,我真不是成心要撞你。我刚才就想回去再看看我妈。”

老王:“你觉得这话我能信吗?”

马春:……

篝火映着老王的脸。

老王点上一根烟抽上,望着眼前黑漆漆的夜。

马春:“哥,能给我一支不?”

老王想了想,把烟盒递给他。马春抽出一支点上,深吸了一大口,也望着眼前的夜色。

老王:“没看出你是个大孝子啊,那你不好好伺候你妈,还偷东西?不知道那是犯法的啊?”

马春沉默了片刻:“那年我妈病了,我想给我妈看病买药,可是没钱,就去偷了。”

老王:“这么说你偷东西还有理了,你没想想你跑出去的这几年,你妈谁管?这会倒想起来看你妈了。”

马春背过身擦着眼泪。

老王:“你妈想你想得头发都白了。”

马春泣不成声,猛然抬起头看着老王:“这你咋知道的?”

老王不看他继续自言自语:“你妈说你是个好娃,都是因为家里穷,是她对不起你。你妈还说,要是抓到你,让你一定好好改造,改造好了再回去,她在家里等你呢。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马春哭着摇动着老王的双臂说:“哥,你是不是见着我妈了,她,她现在咋样了,病好了没?”

老王还是看着远处:“你妈当年得的是急性胰腺炎,早好了。这几年,你妈又生过两三次病,都是送医院治的。我们派出所六个人,现在都快成了你妈的亲儿子了。”

马春愣了半天说不出话,忽然跪下给老王嗵嗵嗵磕了几个头。然后跪着转过身,嘶哑地哭着对着家的方向喊:“妈——”马春一连磕了好几个头。

老王表情漠然地望着他。

风吹来,带着丝丝凉意。

老王疼得几次差点昏过去,但咬牙忍着。

马春抹着眼泪说:“哥,我跟你走,再也不跑了。”

老王无力地摇了摇手上的铐子:“你再也跑不了了。”

篝火渐渐熄灭,周围一片熄黑了。

【第八场】

远远地传来汽车的马达声。不久,一道车灯的亮光刺破黑暗由远及近。

所长、民警老李跳下车,看到老王躺在地上。

所长:“老王你这是咋了?伤到哪儿了?”

老李:“哎哟,所长,这不是马春吗,这小子逃了好几年了。老王,是你抓着的啊?”

马春爬起来,挣扎着给民警挨个磕头。

老李:“哎哎,你这是演哪出啊,老王,你快把他拉起来。”

所长、老李把马春带上车,又把老王扶上车。车内,老王对所长说:“所长,绕道去趟大王村吧。马春这小子表现不错,我摔伤了他都没跑,还一直照顾着我。把他带走前,让他去看看他老妈吧。”

马春在后座看着老王,眼睛里忽然湿润了。

两辆汽车的灯光在天地间划开一个大口子,在夜色里越行越远。夜色又像大幕一样拉上了。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