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危 途(微电影剧本)

来源:作者 作者:任建国

 【微电影剧本】

 

编剧:任建国

人物设计:

高青山——派出所所长,中年,四十岁左右,开朗乐观。

吴军——饭馆老板,抢劫犯的弟弟,三十多岁,心机很重。

 

【第一场】

刺眼的阳光,长长的铁道线。烈日下,戈壁上热汽蒸腾。远远地,一辆警车停在线路旁。一列火车缓缓驶过。

镜头拉近。所长高青山站在警车旁,向远处张望着。一辆白色越野车远远驶近。越野车停在警车旁,吴军跳下车,走向高青山。

吴军:哥,车坏了?

高青山:嗯。青分车站那边有点事,我得过去一趟。车借给我就行,你就不用去了。一会修理厂来托车,你跟着一块回去。

吴军:哥,干脆我陪你一起去吧,我正好没事,可以给你做个伴。

高青山想了想,转过车身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上车。

【第二场】

阎王滩戈壁。荒凉阴森,在太阳的强烈照射下,土地发出血一般通红的颜色。汽车在荒凉的戈壁上行驶着,车辆颠簸着象一条漂在水里的船。

【推出字幕】片名+演职员表

高青山:军儿,又得辛苦你了。

吴军:咱俩,还那么多客气话干吗。

高青山:咱们认识有五年了吧,自从你来我们车站开饭馆,这些年你可没少给我们派出所帮忙,感觉你都快成我们派出所的编外民警了。哎,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过段时间我就要调走了。

吴军脸色一变,问:你真的要调走了?

高青山:是啊,估计调令很快就到了。

吴军脸色一变,沉默了片刻。

吴军:哥,我们从阎王滩戈壁那边走吧。

高青山:阎王滩?那边路可不好走,又是无人区。

吴军:没事,从那儿走能少走十几公里,天黑前就能到了。

吴军阴沉着脸继续开车。

吴军:哥,这些年你也没少帮我。我一个外乡人来这儿做生意,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没有你和派出所的兄弟帮我,我也不可能有今天。

高青山:自打有了你这个小饭馆,所里的弟兄们吃饭可方便多了。有时候加班熬夜,不管多晚,到你这儿都能吃上口热饭。大家都说,你这人做生意厚道。

吴军:刚来那年,我的饭馆着火,是你和派出所的弟兄们舍命把火扑灭的。我这人重情义,这是大恩,我不会忘的。

高青山一笑:我记得火灭的时候,你瞪着我半天不说一句话,眼神怪怪的,我还以为你吓傻了呢。

吴军:我从小父母就去世了,是我哥把我拉扯大了。可是五年前我哥也不在了。救完火你对我说:兄弟,别怕,有我在呢。我那时觉得,你就像我哥,我在这世上,又有一个哥了。

高青山:以后有啥难事,就给我说,你这个兄弟我认下了。

吴军阴沉着脸看着前方。

车辆一路在颠簸中行驶,吴军一边拉开安全带系上,一边对身边的高青山说:哥,把安全带系上。

高青山看着他说:你今天怎么婆婆婆妈妈的,快开车吧。

吴军继续阴沉着脸开车。高青山嘴里哼着小曲。

前面是一座土坡。吴军冷冷地说:坐稳。

高青山下意识地抓住了身边的把手。

车辆翻上土坡,忽然一个侧斜翻滚着滚下了土坡。

【第三场】

天旋地转。高青山觉得身上阵阵剧痛。他爬出汽车,左右扫视着呼喊着:吴军,吴军。

不远处,吴军蹲在地上,表情阴郁地吸着烟。

高青山向前爬了几步,一急之下带动了伤处,不禁疼得大叫。吴军抬头缓缓看着他。高青山不放心地问:“吴军,你没事吧?是不是吓坏了?”

吴军表情阴郁,眼里射出两道冷冷的光,象两把犀利的刀子。

吴军掐灭烟头,走到高青山面前,蹲下身。

高青山:吴军,我的腿好象断了,你伤到哪没有?快给所里打电话。

吴军:你忘了我们是在无人区,电话根本打不出去……还有,其实我不叫吴军。

高青山:吴军,你是不是吓傻了?

吴军直起身:我的真名叫赵世坤。五年前,我哥哥就是你打死的。他叫赵世乾,你一定还记得吧。

高青山脑子里迅速播放着多年前自己击毙劫犯的画面,照片和报纸。还有击毙前劫犯那双阴森的眼睛。

高青山:赵世乾?就是那个抢劫犯?你是他弟弟?

他望着眼前这个高高站在自己面前的“朋友”,不禁苦笑起来。

高青山:原来你是找我报仇的

赵世坤:我从小是哥哥带大的,我的一切都是哥哥给的。这些年我在这儿开饭馆,和你作朋友,就是为了找机会替哥哥报复。刚才的车也是我故意弄翻的,你现在都明白的吧。

老高心底掠过一丝悲凉,他脑子里迅速回忆着这些年来他和吴军——不——赵世坤之间的友情:饭馆开业,赵世坤来找他,他们一起下棋,聊天,喝茶。赵世坤给他的微笑始终是那么亲切。

高青山回到现实,看着眼前这个高高站在自己面前的曾经的“朋友”,无限悲凉。

高青山:你为什么不一找到我就来报仇,而是要和我作朋友?其实这些年你有很多机会来杀我。

赵世坤冷笑道:我可不想和我哥哥一样,成为一个杀人犯。复仇的方式有很多种,我现在不是做到了吗?

高青山叹了口气:你果然做到了。一场事故,没有别人,你既报了仇,又避开了法律的制裁。你打算把我怎么样

赵世坤重又蹲下来:老实说,经过这么多年的交往,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我是真把你当哥了。可是哥哥的情义不能不还,哥哥的仇不能不报。所以,一切到此为止。这里方圆十里很少有人来,你的腿又断了,有没有人来救你,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赵正坤说完,转身一步一步消失在了夜色中。

【第四场】

茫茫戈壁,暮色四合,在微弱的星光下,满地拳头大小的鹅卵石发出钢青色的光,远望有如森森白骨。冰凉的夜风中,隐隐有野兽凄厉的叫声。高青山裹紧大衣蜷缩在一处凹地里,右腿的伤处血液已经凝固,稍稍有些麻木,但一阵阵的剧烈疼痛仍能让他感到这条腿的存在。

他在迷迷糊糊中,脑子里不断重复着击毙劫犯,赵世坤来找自己,自己和赵世坤在一起吃饭,下棋等画面,直到汽车翻了,天旋地转,赵世坤那双冷冷的眼神。

高青山长叹一声,渐渐陷入了绝望中。他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觉得很远很冷,他又一次昏迷了。

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听到耳边有人喊:“所长……所长……”

 

【第五场】

【字幕】一个月后

高青山出院,徘徊在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抓起电话:处长,我出院了。是,是我自己借别人的车不小心翻车了,跟其他人无关。是,我一定吸取教训。请处长放心。

高青山放下电话走出办公室,走到吴军饭馆门前,发现门关着,门上贴着此店已转让的条子。而吴军,就是赵世坤,也不知了去向。高青山耳边响起民警的声音:所长,那天晚上是有人打电话告诉我们你在戈壁受了伤,那人的声音很象是吴军。

高青山推开店门,门口的桌子上摆着一盘棋,高青山走到棋盘前,镜头扫棋盘。棋盘上摆好了棋子,只是其中一方的帅不见了。高青山沉思着,在棋盘上用手做了一个虚抓下棋的动作。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转身出店。抬头。店外阳光刺眼。镜头升起。白闪结束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