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金块案中案(快板书)

来源:作者 作者:尤雪亮

竹板一响乐呵呵,听我把一桩大案细细说。

奸人骗保偷梁换柱把局设,窃贼张狂麻醉偷金在列车。

公安干警灵心巧查案中案,慧眼识破魔上魔。

步步为营把真相探,层层递进把迷雾拨。

说一回丹城铁路公安火眼金睛侦破黄金案中案,不负那光荣的称号神圣的职责!

 

四月里来满目春色,河南丹城风清日暖正晴和。

在城北正是丹城铁路公安处,大院内锣鼓喧天震耳膜。

吹鼓手全神贯注连吹带打不惜力,秧歌队擦胭抹粉穿红着绿舞婆娑。

众警官倦容未消面透喜色,欢欣鼓舞乐呵呵。

破获了什么大案,让各位同志这么高兴?听我慢慢往下说。

说起来,这是新中国数额最大的列车黄金失窃案,八块原金就在灰色密码箱内搁。

总价值将近人民币二百万,夤夜间被罪犯偷下卧铺车。

全仗我公安干警斗智斗勇巧侦破,十七天追回金块还把犯罪分子一网捉。

也难怪金块失主王大发难以置信惊又喜,率乡亲送来锦旗伴着敲锣打鼓扭秧歌。

鼓乐声中他把专案组长余镇南一双大手紧紧握,热泪盈眶嘴唇一劲儿直哆嗦。

(王):“余处长,同——同志们,警察兄弟们……辛——辛苦了,谢——谢谢了……”

王大发激动地面红耳赤头冒汗,说话全都不利落。

余处长与他客套几句松开手,领大发来到返赃现场办公桌。

在桌上敞着密码箱一个,箱子里八块黄金齐齐摆放闪光泽。

(余):“王大发同志,请您检验一下这八块原金。如果是您丢失在火车上的物品,就请签字收回吧!”

大发闻言忙俯首,把八块原金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半晌功夫把头一点,(王):“处长,没错,就是俺那批货!”一扬脸对着周围干警笑呵呵。

(王):“全怪我偌大年纪头脑热,两个人愣敢带着八块原金坐火车。

更不该一时嘴馋犯酒瘾,把生啤一罐一罐顺嘴喝。

在卧铺枕着箱子挺尸首,让俺那黑心短命杀千刀不争气的倒霉外甥勾结外人把机会得。

弄丢了保险箱中金八块,连累你们没日没夜苦奔波。

不敢想你们半月功夫就把案破,追回赃物把贼捉。

保住了俺的棺材本儿子的老婆本儿,列祖列宗都感激你们公安干警大恩德!

回家后我给你们立个长生牌位在佛龛内,一日三拜烧香磕头念弥陀。

他先擤鼻涕后擦泪,膝盖一弯要给警察把头磕。

余处长急伸双手忙拦住,眼望着大发把话说。

(余)“:这一切全是我们应该做,为民除害是职责。

王大发同志,你确定这就是你准备带到海城开金店的原金,三月十八日带上K2888八号车厢卧铺车?”

(王):“千真万确,这哪假得了?就是它们。这可是俺的老本,全家指它们开金店、娶儿媳、抱孙子哩!还能有错?”

(余):“你确定?不会错?”

(王):“不会。化成金水俺都认得!”

(余):“能确定?那就好!来!把犯罪嫌疑人王大发铐起来!”

(王):“啊!?铐——铐起来???”

余处长发令话音犹未落,数名干警一拥而上托起双手架胳膊。

王大发八块原金未领走,手腕上立时多了副银手镯。

(王):“这——这,这怎么回事?余、余处长,我,我是领赃物的,我是失主,我是受害者,怎么把、把我铐、铐上了……这这……”

 

【话白:是呀,明明是欢天喜地来领回被盗金块并向警方致谢的王大发,怎么转瞬之间成了阶下囚?这,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

 

话说那一个月前三月十九初破晓,春寒犹健晓雾遮。

丹城铁路公安处报警中心值班室,叮铃铃电话铃响震耳膜。

来电者是乘警支队值班室,报告人语促声急甚焦灼。

言来语去一番报告,案情重大把值班员当时吓得了不得。

放下听筒瞌睡虫儿飞天外,站起身来一路小跑不耽搁。

直闯入当班领导办公室,呼哧带喘把话说:

“处长,有,有情况!K2888,五点半报案……两百万的金子啊!”

 

什么案情把值班民警都吓一跳?听我一一跟您说。

就在片刻之前今天早晨五点半,案发地点是途径彭城K2888次客运车。

失主名叫王大发,头天下午从金乡始发站上了八号卧铺车。

他与表弟携带密码箱一个,有八块原金箱内搁。

每块原金足有一千克,八块原金您算算价钱有多多?

在网上咱把金价来搜索,案发时价接近两百万、这是铁路黄金失窃案创纪录的大数额。

大发兄弟入睡之前曾喝啤酒,酒劲儿上来闷头大睡在被窝。

一觉醒来五点过,迷糊糊伸手就往枕下摸。

【做摸密码箱动作】(王):“哎,怎么没啦?糟糕!金子丢啦!二弟,快醒醒!——乘务员,列车长!乘警同志!出事啦!”

王大发颜更色变高声叫,数名乘警闻声而至来到八号卧铺车。

问明情况忙寻找,乘务员动员其他旅客齐配合。

不多一时搜索遍,密码箱如同插翅而飞无迹辙。

王大发捶胸顿足痛哭流涕,呼天抢地寻死觅活。

泪珠子一串一串往下落,大鼻涕一股一股往下拖。

先哭皇天共后土,再叫菩萨与神佛。

(王):“莫非我大发前生造了孽,莫非说上辈祖宗缺了德?

出门在外遭横祸,眼睁睁半生积蓄一旦折。

这金块大半是从亲友借,在车上中途失窃了不得。

回家去乡亲跟前咋交待?到海城儿子跟前怎么说?

店未开成蚀了本钱欠了债,我王大发可怎么见人怎么活?

说着话他推开众人挣开表弟,一头就往卧铺栏杆架上磕。

顿时间血流满面人晕倒,乘务员上前救治紧忙活。

给大发清洗上药包伤口,捶背抹胸把心口搓。

不一会哼哼嗨嗨回过气儿,依然是哭哭啼啼泪成河。

众乘警深知案情重大甚急迫,必须要及时上报莫耽搁。

 

失窃案数额巨大非同小可,层层上报不敢拖。

铁路公安处、公安局、铁道部公安局逐级递进忙汇报,不多一时北京公安部也把消息得。

当机立断下指示,要全力侦破速擒魔。

商城铁路公安局主办此案担大任,丹城公安处主抓刑侦副处长余镇南主挑大梁统全责。

成立了三一九黄金失窃专案组,各司其职严密部署张网罗。

余镇南调来资料阅案卷,伏案前字字句句细琢磨。

猛然间一行笔录跳入眼,余镇南心头一震:其中必定有曲折。

事主称啤酒数罐下肚后,酣睡不醒直至次日五点多。

醒来后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头似灌铅坠秤砣。

事主自称他平生嗜酒称海量,几罐啤酒怎能令他立时醉倒在列车?

莫非——

想到此他放下案卷拨通电话,不疾不徐甚沉着。

(余):“把易拉罐火速送检细化验,残留物质要纤毫不漏验明白。”

真好似将令一声如山倒,各路警员马不停蹄紧忙活。

两小时后十一点半出结果,果不其然有特殊药物在罐内搁。

这种成分叫三唑仑,服下后令人昏睡不醒好似泥一坨。

余镇南一听此言眼发亮,这与我方预测甚吻合。

这一桩绝非普通盗窃案,定是有组织有预谋麻醉抢劫在列车。

嫌疑人步步为营周密计划,受害者浑然不知入网罗。

犯罪分子绝非一人定是团伙,车上车下接应周旋巧配合。

余镇南此时心里更有准,暗暗推敲再斟酌。

这一路犯案手法并不陌生曾见过,三年前有一相同案例也在K2888这趟车。

主犯姓尤从犯姓赵,一明一暗车里站外互配合。

在车上尤某他与事主把交情套,两个人一见如故把酒喝。

趁人不备三唑仑注入事主酒杯内,喝下后烂醉如泥伏在桌。

一醉长达六个小时方苏醒,头昏脑涨迷迷糊糊愣磕磕。

尤某劫走电脑一台旅行箱一个,就在彭城站赵仁接应尤某下火车。

我记得破案之时已将二人双擒获,三年光景怎能出狱把身脱?

想到此忙向监狱问仔细,狱方把二犯情况合盘托。

主犯尤某仍在服刑期限内,从犯赵仁提前释放出狱已有三月多。

余镇南闻听汇报心有底,忙派人调取资料把底摸。

 

【当年案件的从犯赵仁,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已被提前释放,出狱已有三个来月;余镇南高度重视这一情况,马上从监狱和赵仁户籍所在地,调取赵仁资料用以查实比对。而另一头,火车上调查取证的工作,却遇到了困难……】

 

按下了调查赵仁且不表,再把案发列车说一说。

常言说走路必须两条腿,另一边车上调查不能拖。

第一时间排查同车众旅客,一一过筛把底摸。

报案前列车停经彭城站,一共有一百一十七人下了车。

八号车厢只有一人把车下,头戴一顶蒙古毡帽把脸遮。

八号车厢持票乘客共有三十八个,案发后一个不少也不多。

九号车厢少了旅客人一个,查监控就是他在八号车厢下火车。

追踪资料果有蹊跷,体貌特征与证件消息差距甚大不符合。

果然是冒用他人丢失的身份证,更断定此人心怀叵测耍花活。

到目前只知他是中年男子体微胖,灰色风衣身上着。

无同伴形单影只人一个,在车上都低压帽檐把脸遮。

此人操彭城口音是线索,除此之外无所得。

据监控他在三点五十八分出了站,有一只密码箱子紧提着。

自此之后失去向,人海无边无处摸。

 

【经排查,发现一个可疑男子。目前已知他使用他人丢失身份证件购得九号车厢的票,却在凌晨于八号车厢下车出站,手提的箱子很像王大发放金块的密码箱,他途中倒手一次,显得箱子分量不轻。这个人是不是赵仁?他有没有同伙?如果有,同伙在不在车上?可作线索的有效信息很少,特别是相貌信息完全没有,警方该怎么办呢?就在这接近僵局的时刻,电话又响了。来电的是乘警支队长李善平,兴奋的声音震动了现场每一个人:“余处长,嫌疑人的面部被我们拍到了!”天上能掉下这样现成的好事?这,是真的吗?这个嫌疑人是不是赵仁?余振南一问,李善平一说,原来是这么回事。】

 

头天下午列车出站没多久,李善平巡视情况来到八号卧铺车。

有一个穿风衣戴毡帽身材微胖的男旅客,在过道四下张望乱踅摸。

他脚边偏有灰色密码箱一个,男乘客一不留神把腿磕。

他顿时失却重心前扑倒,毡帽落地露脑壳。

疼得他哎呦哎呦直咧嘴,见乘警又激灵一下一哆嗦。

李善平习惯性打开执法记录仪,抢步上前搀扶乘客把话说。

(李):“同志,磕得厉不厉害?要不要紧?我看看……”

(灰风衣):“不必——嘶——不麻烦您了……哎呦——嘶——谢谢,谢谢我没事儿……”

这个人咬牙忍痛忙站起,伸手先把毡帽摸。

急急忙忙头上戴,压低前檐把脸遮。

又扶起地上的箱子一旁放,一溜烟就往自己的车厢折。

李善平暗自庆幸跌倒乘客无大碍,并不会横生纠纷斗口舌。

尚不知此人面孔已被仪器全拍摄,经比对与赵仁资料照片正吻合!

这就是规范执法把大功立,嫌疑人五官面目唾手得。

 

【根据资料比对,这个灰风衣大毡帽,就是赵仁!三年前伙同尤某在列车实施麻醉抢劫,提前出狱后故技重施。有了方向,警方立即开展行动,赵仁近况一一浮现。他出狱后仍然吊儿郎当不务正业,整日泡吧上网,近来更添了吸毒的毛病。警方严密分析后决定,如果直接抓捕赵仁他未必吐实,这样的惯犯一般不会把赃物放在身边。他若死不交代,赃物、同伙的状况咱们还是难以获得。而赵仁身染毒瘾必定急需毒资,咱们给他设局下套,让他自己把金子交出来……】

 

赵仁近来胆肥气粗手面大,每日里出了赌场进毒窝。

自以为是腰缠万贯大老板,出来进去腆胸迭肚扬着脖。

在网上结识了丹城金店李经理,言来语去甚投合。

赵仁自吹有个亲戚开金矿,原金多得没法说。

自己手头有块原金含量百分之八十六,要对方现金交易一次付清不能拖。

约定了四月二日参观金店到丹城去,大生意必须当头对面亲口说。

赵仁他梳洗打扮人模狗样,购名牌里外三新身上着。

为撑门面壮胆色,花高价包租私人奥迪车。

李经理出手大方真豪爽,把赵仁接到丹城顶级酒店甚豪奢。

各色名酒挨牌儿饮,山珍海味摆一桌。

请了众多朋友来陪客,推杯换盏笑语和。

赵李二人一见如故成知己,论年齿赵仁为弟一口一声叫李哥。

吃喝毕参观金店是重头戏,李经理亲身作陪细解说。

首饰柜台保险柜,琳琅满目品种多。

赵仁看得双眼发直抽凉气,哈喇子垂下足有二尺多。

到此时顾虑全消决心定,李经理树大根深有依托。

他二人当场拍板亲约定,三天后原金交易免得夜长梦又多。

千克原金赵仁开价二十万,李经理一口允诺不饶舌。

交易地点就在彭城火车站东立交桥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干净利落两交割。

 

【参观完了金店,赵仁的顾虑基本打消;定下了交易时间地点和价格,李经理的顾虑也基本打消,就等着三日后交钱交货,心情比赵仁还急十倍——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啊,李经理,就是咱们的刑警队长邢跃中!在和赵仁亲身接触后,可以进一步断定他就是三年前麻醉抢劫案的从犯,也是十九日盗窃王大发密码箱的灰风衣大毡帽。下一步,只待赵仁拿出原金,人赃并获,一举破案!】

 

三天时间转眼过,邢跃中一行八人分乘两辆黑轿车。

到彭城时间正好九点半,火车站的立交桥下无差讹。

三十分钟转瞬过,赵仁他踪影全无却为何?

猛然之间手机响,接通电话只听赵仁把话说:

(赵):“李哥你们来了吗?”(邢):“当然来了,就在约定地点静等着。”

(赵):“抱歉李哥,我这里临时有点事,有劳您把大驾挪。

车站西头赵村涵洞不难找,只许你一人来此不许多。

邢跃中满口答应无二话,独自一人开汽车。

片刻之间到涵洞,手机响赵仁真是诡计多。

(赵):“李哥你且把汽车停洞口,开车门亮亮家底我看着。”

(邢):“赵仁你现在究竟在哪里?”(赵):“这你别管我不能说。

常言说防人之心不可少,人心都有肚皮隔。

今天不是仨瓜俩枣小买卖,谁不知你财大气粗人手多。

我是独来独往人一个,单枪匹马势单力又薄。

你若是翻脸无情另有打算,我赵仁孤掌难鸣准死不能活。

邢跃中停车开门掀后盖,条纹编织袋就在后备箱内搁。

撕开拉链敞开口,露出来人民币层层叠叠一大摞。

手机中赵仁开言说:“好,够意思,我马上去把现货送与哥。”

邢跃中就在车旁原地站,不一时涵洞上方响摩挲。

抬眼望赵仁正由护网之内爬向外,怎奈是网高人胖费力多。

好半天翻过护网双足落,一边走还一边说:

(赵):“李哥,一会儿你可得开车送我回家去。”

(邢):“那一定的,这点小事还用说。我的货兄弟可曾随身带?”

(赵):“就在我怀里紧藏着。”

说着话他伸手怀中摸一把,掏出一个花布小包手上托。

邢跃中将接未接一刹那,从涵洞中冲出三个大汉按倒赵仁扭胳膊。

邢跃中捡起布包打开看,果然是原金一块闪光泽。

众干警扭定赵仁塞入车内,邢跃中亮明身份把话说:

“我们是铁路警察久恭候,一定会平安送你回老窝。

只不过,这个老窝不是你住所,乃是丹城铁路公安处要你协助调查请配合!

赵仁他绝境之中问了一句:“李……不不,大哥,刚才那钱,究竟是真是假在车后搁?”

邢跃中开言笑把实情告:“浮头儿是钱,底下是废旧报纸一大摞。”

贼赵仁长叹一声泄了气,愁眉苦脸耷脑壳。

经审讯他把作案过程全交待,同伙情况和盘托。

大家问赵仁同伙是哪个?就是王大发外甥刘小伟策划了麻醉偷金在列车!

却原来刘小伟曾和赵仁为狱友,他二人臭味相投心意合。

出狱后网上交往有联络,这一天小伟问他可愿致富把贫脱。

赵仁说:“有这好事兄弟焉能不乐意?快把路子对我说。”

小伟把王大发送金之事说一遍,让赵仁乘机盗金在火车。

(刘):“你只须施展从前老本领,效仿当年尤大哥。

针管、麻药我预备,在金乡我买车票你登车。

事成后我在彭城站前广场开车把你等,夤夜间接应兄弟把身脱。

赵仁起先犯犹豫,这件事一旦失手了不得。

刘小伟许诺送给赵仁金一块,打动赵仁心意活。

赵仁登车就在九号车厢坐,不时地偷窥大发胡踅摸。

还到八号车厢亲探看,一不留神把腿磕。

王大发兄弟二人上车后,卧铺之上闲唠嗑。

晚饭时先吃烧鸡后饮酒,不一会儿易拉罐散落地上一大摞。

两个人斜靠枕上鼾声起,赵仁他瞄准机会就往跟前摸。

急伸手掏出备好的注射器,拿起来两罐啤酒手内托。

三唑仑注入两罐啤酒内,石蜡块对着针眼一阵搓。

顺手把其他酒罐全拿走,闪身退步往回折。

王大发不多一时醒了觉,叫表弟咱们哥俩接着喝。

这一回啤酒下肚不多会儿,他二人一梦沉沉直到明天早上五点多。

三点半赵仁再次来到八号车厢内,众旅客已在各自铺位全睡着。

赵仁他轻轻托起王大发,掂过了枕下箱子手内托。

不多时车到彭城站,赵仁他头戴毡帽身着风衣手拎箱子下火车。

三点五十八分出通道,广场上刘小伟接应赵仁上轿车。

八块原金一块送给赵仁做酬谢,另七块都在小伟手内搁。

刘小伟仍在金乡家中未跑路,众干警当即行动扑老窝。

小伟家中七块原金全起获,刘小伟全无抵抗遭擒捉。

巨额黄金失窃案一十七天即告破,众乡亲齐赞警察效率惊人智谋多。

只有一人失魂落魄无喜色,苶呆呆看着小伟双手被铐上警车。

警车走警笛长鸣警灯闪烁,这个人一屁股坐在沙土窝。

手中的一碗面条全洒地,“完喽——完喽——”嘴里头念念叨一劲儿说。

 

【警察侦破盗窃案抓获嫌疑人,这是好事,十里八村的乡亲不是称赞警察行动迅速办案如神,就是责骂刘小伟坏了良心,偷金子偷到了舅舅家,而且金子一大半是王大发跟亲朋好友街里街坊借的,多少人跟着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同时,也不能不佩服王大发多个心眼,临走前给金块上了保险。看来咱们农村人也得跟上时代,学会用现代化的手段最大限度保护自己的利益。可是为什么有人反倒失魂落魄忧心忡忡?这个人是谁呢?不是别人,就是应该比谁都高兴,比谁都感谢警方,比谁都生刘小伟气的那一个——就是刘小伟舅舅,八块原金失主,具有现代意识、防范意识的,王——大——发!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王大发在海城念大学的儿子即将毕业,又处了个对象,打算毕业后就结婚。给父母来信儿说要在海城开个金店,希望父母支援一点原金。而王大发这几年由于嗜酒好赌,早年积攒的那些家底儿快折腾光了。这件喜事儿说来也是愁事儿,让他寝食不安。万般无奈他打算铤而走险,想出这么个主意来——】

 

大发之子要求支援原金开金店,这真是喜事愁事摞上摞。

王大发左右为难愁眉不展,好几天无心喝酒把麻将搓。

脑筋一转顿时有了歪计策,如此这般一举定能有两得。

只是这顶雷的人儿选哪个?哎,有了就是他!有一人现成在此甚符合。

他是大发外甥名叫刘小伟,年纪就在三十多。

平日里偷奸耍滑好吃懒做,贪财嗜酒爱赌博。

游手好闲无常业,不时偷狗把鸡摸。

在乡里声名狼藉人人躲,都知他不走正路有前科。

王大发自命不凡高人一等,怎能把这样的外甥往眼里搁?

这一回他偏偏相中刘小伟,把溶金购票一应大事全拜托。

刘小伟受此重用惊又喜,忙前跑后紧张罗。

借来的原金溶成金块整八个,在密码箱中妥善搁。

大发坚持要给金块上保险,只怕是一路之上有波折。

让表弟全程陪伴投保事,只因表弟借他原金数最多。

小伟购得两张三月十八日的火车票,八号车厢三号四号两个下铺大发哥俩紧对着。

他深知舅舅一日三餐不离酒,又担心辣酒喝多闹风波。

孝敬舅舅青岛啤酒一箱整,两只烧鸡打个牙祭正适合。

大发一见伸大指:小伟啊,你办事当真利落。

你舅我慧眼识人没看错,免却我跑腿受累带饶舌。

话未完伸手兜里摸一把,来,拿着!人民币塞给小伟一大摞。

这几日奔走劳累多亏你,快去歇歇腿儿把酒喝。

只要你真心实意帮老舅,日后好处还得多!

刘小伟左推右挡情难却,道声谢就把一万块钱兜里搁。

客套几句告辞走,王大发眼望着外甥背影暗琢磨。

暗中派人紧紧盯住刘小伟,一举一动都要及时对我说。

不几日外甥行踪一一传到舅舅耳,大发一听喜笑颜开乐呵呵。

原来小伟也买了K2888火车票,与大发兄弟是同天同时同次车。

王大发心中石头落了地,佩服自己胆大心细智谋多。

傻小子只道我让他溶金整八块,在密码箱中带上车。

他怎知车上的金块可就不是那些个,好一似人马换相把头割。

王大发这神神秘秘到底搞的什么鬼?您听到后文自明白。

一句话——他要把贪财外甥来诱惑,让小伟先当盗贼后当托儿。

王大发暗中再做金八块,是钨金外包上厚厚黄金壳。

表面看一般无二难分辨,只皆因比重相差不太多。

刘小伟是数度进宫的惯偷犯,爱财如命诡计多。

他怎能真金入眼心不动,我正要他伺机偷窃在列车。

得手后销赃套现他乡走,人海茫茫想必警察也没辙。

窃金盗贼难归案,我好凭保险单据把钱讹。

骗来现款还金债,真原金还在我家暗藏着。

待我儿毕业之后开金店,办婚事洞房花烛小登科。

我王大发、身不动、膀不摇、钓鱼台上稳稳坐,稳赚不赔好似笼里把鸡捉。

他越思越想心越乐,如意算盘来回拨了好几拨。

到十八日与表弟二人把车上,故意把密码箱子过道搁。

才惹出赵仁暗中把虚实探,心慌眼暗把腿磕。

无意间闯进执法记录仪的镜头内,体貌特征一览无余难逃脱。

 

【这就是为什么王大发在破案之后反倒愁容满面的原因,他的如意算盘全落了空,而且愁上加愁怕上加怕,一旦他假金块的阴谋被揭穿,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肯定落得个比刘小伟更狼狈的下场。他只有默默祷告苍天,让自己顺利过了返赃这一关。那么,他能不能如愿呢?】

 

四月二十日公安处里食堂内,庆功会如期举行不延拖。

众干警出来进去带喜色,处长、局长谈笑风生乐呵呵。

余镇南身为组长不愿坐,一杯香茶手内托。

(余):“虽说是人赃俱获案已破,总觉得似有云雾把真相遮。

三十年刑侦经验告诉我,这一案暗藏蹊跷疑点多。

各方面消息情况齐汇总,多与那人情事理不相合。

切莫说完事大吉案已破,干刑侦必须多问几个为什么。

余镇南紧拧剑眉睁虎目,眼光如电把人灼。

众干警沉默不语频颔首,镇南接着把话说。

“刘小伟来龙去脉乡里乡亲全知晓,他劣迹斑斑有前科。

似这样心术不正闲散汉,王大发竟把溶金、购票一应大事全付托。

与表弟二人携金上车后,无顾忌敞开肚皮把酒喝。

密码箱一度放在过道内,竟把赵仁腿来磕。

丢金后他头撞栏杆要寻死,医生事后曾把真实伤情对我说。

不过是皮肉之伤流鲜血,王大发却像要一命呜呼见阎罗。

破案前与他数次接触问情况,总觉他虚情假意破绽多。

没眼泪一下一下干揉眼,拍胸口一阵一阵生咳嗽。

据反映他回家后起居如常愁容少,麻将照打酒照喝。

虽说是先见之明已给金块上保险,二百万也是泰山压顶的大数额。

八块原金半是积蓄半是借,丢失后开店计划也得拖。

众债主已把王家门槛要踏破,他为何一点不往心里搁?

难道他心理素质真过硬?越思越想越觉不顺情理不合辙。

最可疑是他外甥小伟归案后,他反倒全无欢喜愣磕磕。

一忽儿愁眉苦脸长叹气,一忽儿心惊胆战直哆嗦。

有时候自言自语在小院,有时候念念叨叨在山坡。

综合看这案前案后反常事,只怕是案中有案魔上有魔。

关键点就在追回赃物八块原金上,它好似无言证人一锤定音把话说。

专业的黄金鉴定已出结果,如王大发报案所称原金八块无差讹。

按程序明天就要返还赃物与失主,咱必须当机立断作抉择。

决心下义无反顾放大胆,切不可墨守成规手脚缩。

我已安排二次化验公安机关自己做,突破那常规鉴定旧法则。

如若有争议纠纷生后患,我身为专案组长担全责!

余镇南发言话音犹未落,有一人飞奔如箭跑如梭。

一把推开食堂大门高声喊:“出来了!出来了!假的!是假的!”众干警举目留神看明白。

原来是邢跃中一路飞奔到会场,报喜讯把化验结果当众说。

“内部检测刚刚出结果,果不其然金块里头有花活。

原来是钨金在内黄金在外,等于是钨块裹着黄金壳。

内中蹊跷常规的钻样检测未勘破,除此之外就靠比重做定夺。

这钨金与黄金比重颇相近,包在内难辨真伪与黑白。

看表面黄澄澄的一大块,掂在手沉甸甸的一大坨。

全不知太子早被狸猫换,珍珠已被鱼目遮。

王大发骗保谋财真下本儿,包上了厚厚一层金外壳。

竟把那黄金检验全骗过,二验原金才拆穿他的鬼花活。

余处长,多亏你火眼金睛来识破,突破常规勇担责。

众干警对专案组长敬又爱,齐挑大指赞啧啧。

局长听罢才觉如释重负心舒畅,站起来对众人布置任务把话说:

“丹城公安处今日来开庆功会,王大发明天自送上门进网罗。

单等他来领失物收金块,咱们就当场逮捕省干戈。

这也是他骗保设局好下场,自作自受巧成拙。

同志们闻言点头齐举盏,食堂内春风荡漾笑语和。

第二天上午如期返赃物,才有了开头一幕失主致谢反被捉。

可笑他自作聪明耍手段,到头来赔了夫人把兵折。

这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活该他金块换了副银手镯。

任凭罪犯凶狠残暴如猛虎,阴险诡诈赛毒蛇。

设局布阵施手段,兴妖作怪弄风波。

公安干警兢兢业业勤工作,舍生忘死苦拼搏。

火眼能把人鬼辨,巧手专将迷雾拨。

忠于职守扶正义,惩恶扬善保家国。

这就是铁路公安智破黄金大劫案,先进事迹振奋人心永传播!

 

作者简介:尤雪亮,曲艺作者,居于北京。此作品改编自发表于本网的朱传生警官的【智破黄金大劫案】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