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警苑新作

让搬砖的手再握笔杆

来源:网投 作者:叶明銮

三十年前,一辆二手的重型东方牌自行车后面绑着一个木书箱,我骑进了桐峙中学。

初中消沉了三年的我还没有缓过劲来,又遇到了古板的语文老师余海鸥,想重新振作的念头昙花一现。

语文课上,这个古板戴眼镜的老师居然在课堂上说到精彩之处笑声不断,不苟言笑的老师往往也被同学们逗笑。

余老师的笑声后劲很足,文雅瘦弱的脸庞笑起来其实一点也不好看,但是严肃古板老师灿烂的笑容,却给同学们带来了求知的乐趣。

高二结束,语文课代表小方同学因故遗憾辍学,我接替了这个位置。此后,我经常钻进余老师的宿舍到半夜,看一些新闻写作的书。看到余老师背着相机出去采访,看到那种潇洒劲,我油然而生敬意,内心充满了渴望,想当记者的理想油然而生。

一个周末,学校附近的一个村举行开桥仪式,余老师带我当跟班参加,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和御前带刀侍卫的感觉差不多。

高中三年,特别是高三,学校的校刊和广播室,我乐此不疲地参与。油印的校刊《桐中魂》至今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在余老师的影响下,当时有两次市级征文获得二等奖。这两本奖状,后来被我送到临海市广播站,要求办一张所谓的通讯员证而丢失,甚感遗憾。虽然现在荣誉证书和奖状已堆起来差不多两个人高了,我还是认为学生时代的奖状特别有意义。

b8bfb2eecdf5cb13182d82180e7c493.jpg

作者高中时期,由余老师做总编,作者为学生记者编写的校运会报纸

还有更遗憾的呢。那一年家里发生水灾,远在云南服役的儿子给乡邻发了四个字的电报“速告近情”,结果邮局错译成“速来近情”,差点让乡邻连夜买机票去云南。当时我化名青橄榄写了一篇题为《军营孝子问灾情,邮局烽火戏老农》的新闻稿发到台州日报。见报后,邮局脸丢大了,马上到乡邻家致歉,乡邻满世界找青橄榄,我一再不敢承认,报纸也不敢收藏,怕邮局找我麻烦。虽然那篇新闻我死不认账,但是谁都知道出自我的手笔。这是我第一次见报的处女作,至今查找不到,非常遗憾。

高中三年,对于普通的乡下学生,在语文老师的影响下,写作方面能有此成就,我自己认为已经很不错了。

高中三年弹指一挥间。高考落榜后,家里发生变故,我不得不随父亲去建筑工地搬砖。十年间,我断断续续搬砖的时间应该超过5年,手掌上的老茧至今清晰可见。

cd438936e01570f64601ad2dbb09c29.jpg

作者(右)和恩师余海鸥老师(左)高中毕业后不久的合影照

搬砖的日子度日如年,我苦中作乐,捡张废旧报纸看看,写点日记消磨时间,买几本名著度过漫漫长夜。

搬砖期间,余老师结婚邀请我和小方参加。知道余老师在报社做记者,我请求余老师必须帮我推荐能干文字的工作,余老师于是介绍我去临海市公安局政治处找陈学诚老师。好不容易找到政治处,有人回答陈老师去刑大了,我却听错成人大,只好闷闷不乐地回工地继续搬砖。

2000年后,已近而立之年的我下决心离开工地,做起民办学校的教师。春节期间,我在临海市区遇到已当记者的余老师。余老师将我带到他的办公室,我看到几个记者正将自己发表的新闻作品剪下来贴在本子上。当时我就涌上一种强烈的愿望:有朝一日,也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剪报本。

专职做公安宣传前,我也偶有文章在报纸上发表。有一次,坐长途车遇到了车匪路霸,回家后,我写了一篇题为《停车场乎?盗匪窝也!》文章寄到当地报社,文章发表后,这个盗匪窝很快被端掉。

做民办教师期间,已经在椒江公安局干公安宣传的校友问我,愿不愿意去公安局干宣传。我巴不得马上就去。当时却因为“非典”耽误了大约半年时间。

进了椒江公安局干专职宣传工作,余老师那时已经在台州晚报做记者。有了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三天两头往报社跑,人家倚老卖老,我倚小卖小,在报社见人就喊师叔师伯,好多记者年纪比我年轻很多,他们不让我喊,说乱喊把他们喊老了,我厚着脸皮振振有词地论证师叔师伯的正确性,他们也乐于接受了。

记得一个冬夜火灾现场,还是下半夜,我拿着自己买的凤凰205A胶片机,拍摄了救火的新闻照片,全身被消防水枪打湿。

第二天我洗了照片骑自行车送给报社编辑,编辑老师说图片拍摄很一般根本就不能用。天哪,那可是我在火灾现场冻了2个多小时的劳动成果呀,我站那傻了。

站了半个多小时,编辑说给我用个文字稿,问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我一下子开心地跳起来跑出报社。

在椒江公安局第三年,余老师陪我一起去路桥数码城买了数码相机和二手笔记本电脑,我自己出资配备了新闻人的必备简单工具。

因为自己干新闻很努力,也因为余老师的关系,我把公安宣传做得风生水起,很快在台州公安宣传界站稳了脚跟。

三年后,我离开了椒江,但是一直干着公安宣传工作,一干就是16年。逢年过节,我总要给余老师发个信息致谢。遇到一些自己不满意的文章,一如既往地请教老师。去年我女儿写的文章让余老师改了题目后,上了台州日报华顶副刊后,还获得全国中学生网络作文大赛二等奖。此后我把余老师的称呼升格为老师公了,余老师也开心接受。

每年教师节,我都精心编制问候短信发给余老师致谢。今年教师节,恰逢认识余老师30整年,我苦思冥想了一句“让搬砖的手再握笔杆”致谢词,还准备将这句话刻在陶瓷杯上做个有意义的纪念品送给恩师。

6e8b51e47edd4ee736e7900634d2fbe.jpg

书法家李新斌帮作者送给老师的茶杯上题字

听说陶瓷杯上刻字,行家也不敢接手,说这个活是很难完成的,我自创手法,先弄好空心字打印出来贴在杯子上,再用手枪钻小心翼翼地刻。我相信自己这双搬过砖又握过笔的手,一定会化解难题,把浓浓的谢意通过杯子传递给恩师。

2d6f66bcd6559e5a7e764237932a1b7.jpg

书法家李新斌父子帮作者撰写书法送给恩师

 

 

叶明銮1.jpg

作者简介:叶明銮,浙江省临海市公安局专职宣传员,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