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老看守所长

来源:人民公安报 作者:胡广

   黄二毛和卢森保是两个身负命案的同案重刑犯。在死刑判决下来之前的两个月时间里,黄二毛经常生病,看守所老所长胡长贵亲自带他去人民医院治疗。有时打点滴需一二个小时或整天半日,胡长贵也就整天半日地陪着;黄二毛若要大小便,胡长贵还得帮他把吊瓶举到厕所去呢。

  初始,黄二毛因有抗拒心理,情绪中夹带着刁难,故意要胡长贵为他干这干那。但胡长贵不忘警察的责任,如父亲对待儿子一般丝毫不计较也不怕麻烦,对待黄二毛提出的要求,只要合乎规章,尽可能给其解决。

  黄二毛的病情时好时坏。一个多月以来,虽然一直在打针吃药,却无明显好转,许多生活上的事情不能自理,胡长贵就亲自动手帮他换洗衣服,同时语重心长地教他认罪服法。

  时间一长,面对这位50多岁头发花白的老警察,黄二毛感动了,抗拒心理消除了,病也好了不少。他说:“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老所长这样告诉我做人的道理,老所长是教育我的第一人。”

  那天,胡长贵又带黄二毛去医院打点滴,直到11点钟才打完。回看守所的路上,黄二毛跟胡长贵提了个要求:“所长,请您帮忙传个信叫我妈妈来一趟吧,我想见见她。”

  胡长贵心里明白,黄二毛和卢森保二人离死刑执行的时间不多了。胡长贵答应了他,因为按规定这是允许的。

  其实 这些日子胡长贵工作特别繁忙,新来的几个在押人员爱闹事,有时还相互斗殴,给民警增加了很大工作量,必须精心细致工作 ,出不得任何差错。作为所长,胡长贵更是不能有丝毫松懈。他干公安快一辈子了没出过任何差错,现在快退休了,更要完美而终。偏偏这几天老伴也病了,也在打针吃药,忙完了黄二毛看病的事情,还要抽空回去照看一下老伴。因为孩子们不在身边,只能自己忙。

  事情很多,时间紧迫。胡长贵回到所里,马上就把黄二毛见母亲的事情作了安排。

  次日上午十点钟,黄二毛在看守所接待室见到了他母亲。黄二毛给母亲下了一个长跪之后,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我的期限就要到了,这几天是我在这人世上最后的日子,我走了以后,您给看守所送一面锦旗吧!”

  黄二毛的母亲听了儿子的话泪流满面。她点点头,感到儿子的人性被看守所管教民警重新点燃了,懂事了!

  此刻,胡长贵走了进来。黄二毛眼睛一亮,当着他妈妈的面,“扑咚”一下给胡长贵下了个长跪。他说:“老所长,您是我心中最慈祥的长辈,您和所里同志们不但没有虐待我,还在生活上给了我许多关照,包括卢森保和牢里的每一个人,这些我都看到了,听到了。若有来生,我一定当牛做马报答您。”

  黄二毛的这一跪,让胡长贵出乎意料。他赶忙将黄扶起来说:“不要这样,我们是依法履行职责。”

  次日,与黄二毛同案的卢森保向胡长贵提出要求说:“报告所长,我想向您提个要求,能答应我吗?”

  胡长贵干了三十余年的看守工作,见过的人和事多了,有的犯人会在临刑前故意提出过分要求,捣乱闹事。这卢森保是什么情况?胡长贵说:“你说吧,只要不违法违规,只要我能做到。”

  卢森保说:“您一定做得到,百分之百做得到的。”

  胡长贵皱皱眉头说:“既然如此,你说!”

  卢森保的眼光瞬间放亮了好几倍:“所长,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想喊您一声爸爸,您同意吗?”

  胡长贵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是这种事!一辈子都快过完了,也未碰到过。他不知该怎么回答。但胡长贵知道卢森保从小就缺乏父母之爱。胡长贵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那你就叫吧,大声地叫吧,今天,我就是你的爸爸!”

  听了胡长贵的回答,卢森保高声喊着跪了下去,说道:“爸爸!我原来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在生命结束之后,希望所长爸爸能将我收拾一下,找个地方埋了,好吗!”

  胡长贵眼里充溢了泪水。他弯下腰,把卢森保扶了起来。

  若干天之后,山脚下多了一个坟冢。村民们都知道,那是一名年岁很大的警察用铁锹一下一下弄起来的。
 

  作者简介: 胡广 ,现已退休。作品散见《啄木鸟》《今古传奇》人民公安报等。有小说入选《中国小说学会小说征文选集》和 《小说选刊小说征文选集》 《湖北公安文学专号》 《全国公安文学精选》等选本。曾获《今古传奇》第五届全国优秀小说征文二等奖。02年加入湖北作协。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刘娜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