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霸王餐

来源:小说月刊 作者:尚纯江

  涡河、惠济河两河交汇处,有一处水陆码头,叫两河口。有了码头,就有了酒肆。集镇上七行八作、三教九流人等的红白喜事以及商务应酬什么的,都要到集镇上的酒店里筹办。

  集东头有个姓司徒的厨师,叫司徒俊。他名字叫俊,却长得又黑又瘦、个子又矮。他这不起眼的身子骨里却藏着一手好手艺,拿手的几样菜品与县城的大师傅相比毫不逊色。

  李庄有个叫孬孩的,原是一流浪儿,自小父母双亡,以乞讨为生,前几年突然消失。几年后回到集镇,身体却像吹了气球一样膨大起来。他说,他在少林寺学了几年工夫,铁布衫、金钟罩都不在话下,说话间,随手从墙上抽下一块青砖,一掌斩为两截。他又拿出一纸文字,说是仙源县大日本皇军给他的委任状,让他做当地的保长。说今后谁要不听他的,就像青砖一样立为齑粉。

  从此,孬孩成了当地一霸。自然,司徒饭店他也经常光顾。酒足饭饱之后,抹嘴就走:记账。司徒俊和几个伙计敢怒不敢言。

  一天,司徒俊的一个小伙计说,孬孩是不是外出了?最近几天没有来。话未落地,孬孩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说,想咱爷们了吧?有啥好吃好喝的,给咱爷们尽管上。

  一帮子人进了雅间,要了好酒好菜,开始大吃大喝。眼看着一大桌子菜就要吃完了,司徒俊过来敬了一圈酒,抱拳把孬孩拉到一边说:“老弟,你的账已经欠两年了,结一下吧?”

  孬孩一听,小眼睛斜睨着望着司徒俊,一边用牙签剔着牙一边说:“好吧,那你再来一盆老式鸡蛋汤,我们灌灌缝,再给你钱也不迟。”

  司徒俊就去后厨安排老式鸡蛋汤。一边走,一边想,今儿孬孩这口气不对啊。但他想不出孬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这时,孬孩朝着他的小弟毛驴手指头一钩,毛驴就匆忙过来了。俩人悄悄嘀咕了一阵子,毛驴便走出了饭店。不大功夫,一盆热腾腾的老式鸡蛋汤就端上了桌。毛驴正好赶来,手里握着一个纸蛋,把纸包的几只苍蝇往鸡蛋汤里一放。这几个家伙便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司徒,司徒,你过来,看看你干的啥事?”

  司徒俊过来一看,伸手把几只苍蝇捞出来,撂进嘴里,说,这几颗花椒味道不错嘛?

  孬孩一看,傻眼了。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用那张厚厚的巨掌紧紧握着司徒俊的手,司徒老弟,咱俩谁和谁啊?这账啊……啊……啊,孬孩话未说完,就大声叫了起来。原来,他的一双手被司徒俊牢牢攥住,丝毫动弹不得。孬孩知道遇见了对手,忙不迭讨饶道:师傅,账好说,账好说。

  司徒俊松开了孬孩的双手,孬孩伸手抓过一把菜刀来,挥舞着向司徒俊劈来。只见司徒俊不闪不躲迎上前去,用食指及中指两指紧紧夹住了菜刀,那把大菜刀竟像生根了一样,孬孩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抽不回来。孬孩向地上一看,只见司徒俊双脚往地上使劲一踩,厚厚的大青砖地面碎成了几片。

  孬孩连忙掏出钱来,把账结了。临走时,孬孩狠狠地说道:好你个司徒俊!你是个抗日分子,明天你就等着皇军收拾你吧!

  第二天,孬孩果然带了一小队鬼子来抓司徒俊,而饭店已人去楼空。在鬼子来抓司徒俊的同时,一支抗日队伍悄悄摸进了仙源县,把小鬼子的指挥部给端掉了。

  原来,司徒俊是新四军豫东支队的交通员。他的任务就是借孬孩的手把仙源县的日本鬼子吸引到两河口,暗地里却带着一支队伍潜入了县城。
 

  作者简介:尚纯江,供职于河南省鹿邑县公安局。河南省鹿邑人,全国公安文联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员,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公司签约作家。在四川文学、广西文学、北方文学、东方剑、百花园、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故事会、奔流、微型小说选刊、小说月刊、杂文月刊等百余家报刊发表小文学作品500余篇。有多篇小小说入选中国年度小小说年选选本及高考、中招阅读或模拟试题,小小说《盼》获2014年度文华杯中国小说大赛三等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