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城 . 乡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 多彩

  老程和老土是多年的挚交,彼此羡慕对方的居住环境,多次半开玩笑半正经的说过两个人互换住处,时间不限。这次,两个人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因为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老程去农村了。农村可太好了,空气好,寿命长,平时种树种菜种庄稼,养鸡养鹅养鸭子,多美好的田园生活啊!那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

  老土进城了。真没想到老了老了,居然还能扬眉吐气一把,成了城里人。城里人活得多潇洒气派啊!吃饭喝酒唱歌跳舞,想想就美得很。

  老程下乡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西装革履、名牌名品全藏了起来。用他的话说,那是要划清界限的东西,以后也要置之不理的。

  他换上劳动布衣服,黄胶鞋,开始了乡下生活。他要当个现代社会的陶渊明,在门口种上五棵柳树,养几只鸡。恰好老土院里有现成的葡萄架,就让鸡飞上去啄虫子,咯咯咯地叫着,这不正是鸡鸣桑树巅吗?桑树用葡萄树代替也不错,反正是飞上去了。老程笑眯眯地自言自语:"好得很,好得很啊!"随即把陶渊明的《归园田居》背了一遍又一遍。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这首诗成了老程的口中小曲儿,悠哉悠哉。

  很快,春天到了,种田吧。老程搞不懂种田的节气,更分不清时令,弄得一塌糊涂,便请来邻居当老师。好不容易略知一二,那就种吧。刚忙乎了一天,就腰酸背疼,躺在炕上起不来了。老伴说:歇歇吧。这一歇更疼了,于是再歇。等歇得不疼了,早已错过了安瓜种豆的时节。没办法勉强种上了,邻居见了都呵呵地笑个不停。

  再说老土进了城,终于可以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可以好好享福了。老土伸了伸懒腰,开心地咧着嘴笑。他每天把中午饭当作早饭,晚饭当作午饭。不睡腻了不起床。半个月下来,整天迷迷糊糊,身体不舒服,象个病人。

  “是不是该出去走走转转看看风景了。"老土自语道。结果他溜达来溜达去,没发现什么好看的,除了楼房还是楼房,转了多少圈也没见到一个熟人。去公园看看吧,一些人扭来扭去地跳,扯着嗓子唱,他真看不惯,嘴里唠叨着:真不得体!真没劲!

  他不再往远处溜达了,每天只在小区散步。有一天,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好地方:小区的一块地,不大不小整好能种菜。他欣喜若狂,好似发现了几百年没见到的宝物。“唉!这才离开农村几天呀,不干活手就痒痒了。”他自言自语着。

  第二天,他迫不及待地种菜了。他感觉太好了,不停地夸自己眼睛毒。

  不久,老土的邻居给老土打电话,说好久不见你干什么去了?赶紧回来!老土也有点想他们了,就赶忙回村。结果刚一进村,邻居们就围上来了,象迎接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七嘴八舌地聊个没完。

  从邻居们口中得知:老程把自己的大院子当作了广场,把自己的屋子当作了麻将馆……邻居们历数着老程的种种罪状。原来老程把城里的亲朋好友请到乡下,又跳又唱又打麻将,每天折腾得乌烟瘴气,搅得四邻不宁。

  老土到家看了个究竟。邻居们果然没有说谎,他的院子全被硬化了,哪里还有什么瓜果蔬菜,只见音箱、大鼓、二胡等乐器一应俱全。

  他气得正要对老程说些什么,哪知老程却先开口了:“我说老土,物业打电话找我了,说我把小区当作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种菜了。哎,这是不是你干的?"

  老土说:"咋了,不种菜那块地不白瞎了吗?”

  老程说:“那是居民共有的土地,用来绿化的。"

  老土答:“菜能吃了,我挨家挨户送去不就得了。"

  老程被老土气得哭笑不得。他手指着老土说:“你搬回乡下来吧,我不换着住了。"

  老土说:"我也正想跟你说这话呢!你看看你把我的菜园子弄成啥乱七八糟的啦!你赶快走,麻利的,先谢谢了啊!"

  ……
 

  作者简介:多彩,原名张宇,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人,现就职于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赤峰市公安局元宝山区分局,喜爱文字。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刘娜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