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神 探

来源:金麻雀文选 作者:孙春平

入夜时分,秋雨绵绵。刑警大队长打来电话,说青山大道28公里处发生了疑似交通肇事逃逸事故,破案线索几乎为零,交警大队请求刑警尽快派人协助侦破。老邢接了电话,睡意顿消,跳下床就要出发。老伴说,明早再去不行啊?老邢说,这种案子,要的就是争分夺秒,哪能等。老伴嘟哝说,眼看退休了,还有这种精神头。就是派人去,也得派年轻人。那帮交警,平时牛哄哄,这回倒想起你了。老邢说,这是人家高看咱一眼。咱在位一天,就有一天的责任。也许,这是我这辈子破下的最后一桩案子呢。老伴也起了床,找出雨衣,塞到他怀里,说那你也叫上一位年轻人,别逞强。

老邢喊上刚从警校毕业不久小孙,开警车急奔案发地点。青山路在城市南部,是条新开通不久的公路,两条隔离带,中间跑南来北往的机动车辆,隔离带两侧则是为小型农用车、电动车设置。公路西边,便是广阔的农田和村庄。公路设计充分考虑了村民们的需要。

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倒在了西侧隔离带外,头部着地摔伤,虽没见流血,但很严重,交警赶到时即已人事不省。老邢带小孙勘察一番后,问,查看公路上的监控录相了吗?交警同志说,要是有监控,也就不用麻烦刑警同志支援了。青山路交付使用的时间紧,还没来得及安装呢。老邢再问,现场可发现了什么物品,交警说,只有一只保温饭盒,圆型,上面扣盖的,装在蓝尼龙绸袋子里。老邢再问,是伤者自带的吗?交警说,问过家属了,不是。伤者是去张家湾村看望生病的老姐姐,怀里只揣了五百元钱。120送去医院后,我们去过那位老姐姐家,伤者只在那儿坐了不到半小时,看天气不好,便留下钱,走了。是空手走的。老邢问,那个保温饭盒呢?交警答,带回去了,要做进一步检验,兴许就发现点什么呢。老邢想了想说,那你们走吧。我和小孙留下,再查查看。

交警同志离去。雨大起来,打在身上啪啪响。老邢扭头仔细查看一下公路上的动静,对小孙说,你赶快去找一个保温饭盒,再找一个袋子,不一定非找尼龙绸的,深色布的就行。回来时先把汽车藏好,远点藏,把所有的灯都关闭。然后你来这儿找我,鸦默鸟动的,千万别喊,我躲暗处,看得到你。小孙疑惑地问,师傅,啥意思?老邢说,戏法自有高妙。你快去快回就是。

夜已深,雨愈紧,伴着一阵一阵的寒风,冷得人直打寒战。小孙回来后,就将刚买的保温饭盒和一个深紫色的袋子交到老邢手上。老邢用鞋带将那装着饭盒的袋子拴好,紧挨马路牙子放着,另一头则拴在树根子上。然后,两人便一同蹲在树丛暗影中。时间在一分一秒地往前跳,小孙不时掏出手机看。老邢低声说,把那玩意儿关上,当心它一唱,误了大事。想看时间,问我,前后差不了三分钟。小孙冷得有点受不了,问,咱们得等到什么时候?老邢仍是附耳低言,从子时到天亮前,都有可能。我不敢说十有八九,赌上一半吧,特别是过了半夜这一阵,这狍子极有可能返回来,他要找他的饭盒。一声狍子,顿让小孙明白了许多,可他还是将信将疑,说一个破饭盒子值多少钱,不至于吧?老邢说,不是钱的事,他怕的是警察顺蔓摸瓜。我估摸,这小子是个农民,在外面卖零工,担心晌午吃不上饭,才带着饭盒。我还猜他没啥案底,头一回摊上这么大的事,心里承受不住,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极有可能摸回来。撑着点吧,当警察,先得练耐性。

果然被老邢猜着了,半夜一点半的时候,隔离带东侧,从北向南,远远驶来一辆电动摩托,速度不快,驾车人手执电筒,一路往路面上扫照。他看到了马路牙子上的东西,似乎很兴奋,急停车,跑到跟前去,伸手去抓袋子,却又抓不起,惊怔之后,转身欲跑,可身后已站立着两位身穿警用雨衣的警察,一只腕子也随即被铐住,与那位年轻人连铐在了一起。

老邢抓过那人手上的电筒,去电动摩托跟前查看,左侧折视镜还歪着,应该就是这样了,飞驰的摩托正是因折视镜刮倒了路上的步行人,驾车人才逃逸而去。

老邢拍拍驾车人的肩膀,笑着说,事不小,也不大,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吧。又对小孙说,给交警打电话,让他们快点接人,连夜审。小孙问,那咱们呢?老邢说,又冷又饿加上困,回家先泡个热水澡,再吃碗热汤方便面,最好是麻辣的,吃饱,睡觉。

 

孙春平.jpg

作者简介:孙春平,曾任辽宁省作协驻会副主席,文学创作一级。著有《江心无岛》《蟹之谣》《怕羞的木头》《讲究》等。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东北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小小说金麻雀奖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