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我是谁

来源:网投 作者:黄挺女

3月1日,我正在值班窗口,突然听到隔壁办理身份证窗口一片吵闹声。听到一个老年男子在嚷嚷:“我是谁,那你说我是谁?”

正奇怪着,工作人员小李和那男子一同来到我值班窗口前,让我来处理。我一看那男子,大约60多岁了,穿着件不合时节的破老棉袄,左衣襟拉个口子,露出块淡黄色的棉花,脸上还胡子拉渣的,那头发至少有半年没理了,说话时口齿不甚清楚,说话时两手还使劲比划,连说带划的。我听小李说:“他自己说叫范世钟,丢了身份证,来补办,但查了系统,没有他名字。我问他是不是叫这名字,他就急得嚷开了。”

我说:“会不会户口不在江东区呀。”心想这看上去象流浪汉的老大爷说不定记错了。这时其他来办事的群众都过来围观,想知道这位老大爷是不是又一个“犀利哥”出现。

“我就叫范世钟,就住在江东的,就住东江小区133号201室,都住了20多年了,户口怎么会不在?”老大爷急得手乱挥舞。

怕听错名字,就让他写下来,老大爷一笔一划写得甚是用力,居然还是繁体字。

再查系统,查名字,没有;用地址反查,也没有。“让他回回家拿户口本吧。”旁边同事这样建议。本来丢了身份证,是需要本人拿着户口本前来补办的。我心想看他样子疯颠,连说话都说不清楚,心里正有些嫌他,况且昨天因被无辜投诉心情不好,正想一推了事。他却嚷起来了。

“你们怎么样搞的,上回来,你们这小电视机中有我人的,现在怎么没有了?” 一听要他回去拿户口本,老大爷就高声嚷开了,“你们把我弄到哪去了?”他居然将电脑叫成“小电视机”,真有创意。

我一听他嚷,心想他再投诉,就算我再在理,老被投诉影响肯定也不好。看到墙壁上高悬着“全省办理第二代身份证先进集体”的扁牌,忍住耐心吧。

于是我又问他:“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哦,有儿子呀,儿子叫什么名字?范进?”还是没户口呀,又说他儿子老早就迁到上海去了。真是的,原来他一个人的户口。

“让他回回家拿户口本吧。”旁边同事又这样说了。

“帮我查查吧,我真的住东江小区201室,现在都快中午了,我再回去上午又办不好了。”老大爷不再嚷嚷,换了种口气。这倒让我不敢再推了,补办身份证在我们眼里是个小事,但在他眼里可是个大事了,能查得到就照顾一回别让老人家跑一趟了。

“等等,我找社区民警问问吧。”我抓起电话找社区民警小王,询问133号201室的住户情况。小王在电话那端说,“201室呀,一对夫妻加个小孩,没有老人家户口的呀。”我再把老大爷的情况简单告诉他,“有个儿子迁到上海了,人象流浪汉——哦,会不会是210室的阿华大爷呀。”

我赶紧查210室的住户,果然是个叫范世华的人。打开页面,果然是眼前这位老大爷。

“这是我,哦,你这个警察有水平,把我给变回来了。”老大爷一边笑了,一边伸个大拇指。

原来老人家曾改过姓名,范世钟是他的曾用名,可他自己去一直记着老名字。还把自己的房间号掉个头,真是有些糊涂。我心里非常同情这个没人照顾的老人,给他补办了身份证。老大爷千恩万谢地走了。临走前,他还说:“总算弄明白了我是谁了,警察就是厉害,什么困难都难不到你们。”

老大爷才刚出门,我们就接到局里的电话,说我们刚刚通过了全市户政中心工作规范考核。原来这老大爷是市考核办找来的群众,故意将姓名住址弄错,看我们能不能查清身份,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办实事。而同样的考核,许多单位因为嫌麻烦、办事方法简单没有通过。

突然之间我觉得很高兴,虽然有幸运的成份,但毕竟只有我一个人通过了暗考。看来以后的工作还是要细心细致,凡事多问句,多想个办法,以解决问题。老大爷嚷嚷的“我是谁”也触动了我。是的,我是谁啊,边接待前来办事的群众,边让我深深思索起来。

 

黄挺女.jpg

 

作者简介:黄挺女,笔名黄岚,浙江慈溪人,法学硕士,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会员,宁波诗社会员,宁波市天文协会会员,宁波市作协会员,宁波市公安局工作。诗文曾多次在全国及省市级比赛中获奖,著有格律诗集《黄岚诗钞》。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