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庚辰年三月

来源:微信公众号(西汉水文学) 作者:蝈蝈

那年初春,我像黄仔一样窝在屋里。黄仔是只几乎快要寿终正寝的土狗,用我爷爷的话说,它就是我的影子。

柳河边肯定已经花红柳绿了,毫无疑问,河里的蝌蚪也遍布河道了。我问爷爷:“啥时候才能出去浪荡下,抓蝌蚪,吹柳哨呢?”爷爷说:“等你爹回来,就能成了。”他老是这句话,我都听烦了。长这么大,我还不知道我爹长啥样子。我摸着黄仔的脖子,对它说:“听见了吧,听见了吧。”它木呆呆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又趴着不动了。

每天都是一个样子,我的世界变得没有一点水花。

枪声偶尔响起,转瞬又陷入死寂。每响一枪,爷爷都会骂上一声我奶奶,“让你跟我往西迁,你不去,圪蹴在这儿担惊受怕。”奶奶也不示弱,她一把把我放在炕沿上坐下,然后指着爷爷说:“你能你去啊,看你能坚持多久。”爷爷不再言语,只等着下次枪声响起。

每天晚上,也能消停一会儿。暗夜寂静无边,偶尔会有一两声鸟叫。这种时刻,我的幸福就是数鸟的叫声,七,八,九……

爷爷胆子很小。他轻易不让我数鸟声,怕被人听见。他会用宽厚的大巴掌在我头上轻轻按一下,以示提醒。很多时候,我就这样沉沉睡去,不知东西。这一次,我被骤然而至的枪声吓醒了,梦中像是爷爷甩过的鞭子一样,噼啪作响。我惊叫起来,爷爷立马用手捂住我的嘴,然后焦急地在黑暗中直摆手。不一会儿,就听有人在砸门,哐哐哐地惊心动魄。后来,门被撬开了,一帮大兵闯了进来,把我和爷爷奶奶赶到了村子的大场里。那儿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槐树下点着一大堆柴火,火焰蹿得老高。

我爷爷突然冲出人群,朝着一个五短身材的男人冲上去。还没冲到那人跟前,两个扛枪的大兵就把他撂倒在地。爷爷肯定很疼,龇牙咧嘴骂个不停。

那人赶紧对一个兵头儿一样的人说着什么,随后他去搀我爷爷。爷爷抬起腿照着那人肚子就是一脚,那人闷哼了声便蹲在了地上。

直到这帮大兵散去,我爷爷一直在哀嚎。其间我听到村子里的人隐约说那人是我爹,我也跟挨了一闷棍一样,跟着爷爷号啕大哭。他怎么会是我爹呢,五短身材,稍有些秃顶,脸像是木头做的,毫无表情。

他们来村子,据说是找一个人。那个人是“红匪”的小头目,爷爷说他长着三头六臂,会飞,没人能逮得住他。“他们从不祸害百姓,不像你爹!”爷爷对着我恨恨地说。我说:“他才不是我爹,看那长相,就不是。”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二蛋、强娃几个,都在疏远我,还说我是“汉奸儿子”。爷爷说:“唉,说啥哩,我造的孽呀!”

后来,爷爷经常在半夜时分悄悄出门,说是去弄吃的。他回来时,刚好是我起床的时候。我睡眼惺忪,接过他塞过来的面饼,觉得刘财主家的生活也就不过如此。

爷爷偶尔对我说,等事儿成了,他送我去上新学堂,念大书,成大器。我问他啥事儿成了,他笑而不答,弄得我心里痒痒。

可这些转眼都化作烟云。爷爷死了。爷爷死后我才知道他们是在打小鬼子,他每天晚上出去,是和村里人商量打鬼子的事儿。那天他们去偷袭鬼子的据点,被小鬼子围了,有几个人跑了回来,爷爷和另外几个人被鬼子打死了。

我暗下决心要给爷爷报仇。首先从那个叫做“爹”的人下手,他引来了小鬼子,害死了爷爷。从此,我变得沉默寡言,村里人都叫我“小木头”。我和二蛋、强娃和解了,他们跟我一起,偷偷在村子的祠堂里练武功,强娃他爹是武把式,也偷偷过来教我们,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了师傅。

爷爷死后,小鬼子来村子里抓人,但他们每次都会扑空。村里人事先都会得到鬼子要来的消息,藏到山里,等鬼子来时,村里早就没人了。

有人说,消息是上次小鬼子要抓的那个人送进来的,他是共产党,神出鬼没,小鬼子没治。我偷偷想,那个人要是收我为徒就好了,我也就有可能长出三头六臂,有厉害的本领。可我总也见不到他。

过了两年,我听强娃他爹说了,世上没有三头六臂的人,三头六臂那是神仙,人里面不可能有。我也觉得是这样,三头六臂要是真出现在世上,人们定会把他当妖怪收拾了。我们儿童团这时候队伍也壮大了,虽然我们还没有直接和小鬼子面对面打过仗,但我们在后方帮游击队做的事也够我们自豪一阵子了。

但见到那个人尸首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跳。他没有三头六臂,也不是膀大腰圆的壮汉,他分明就是五短身材,其貌不扬,秃着脑袋,分明就是我想要寻仇的那个“爹”。

“小木头,过来。”强娃他爹喊我。我不愿前去,我的脑袋像背篓一样大,嗡嗡作响。

“小木头,他是你爹,快去喊你奶奶。”强娃他爹竖着眼睛对我说。我磨蹭着跑回家,喊来我奶奶。我奶奶在那个人跟前坐了半晌,一滴眼泪都没流,一句话都没说。我不敢说话,天黑后,跟着大家一起,在村后我爷爷的坟边葬了那个人。我知道他是我爹,但我还是回不过神来。我想哭,但在二蛋、强娃面前又哭不出声。风刮得厉害,转瞬就把我的泪水吹回去了。

想起庚辰年三月,我依稀记得黄仔即将离去的样子。我也依稀记得站在鬼子堆里我爹的样子,他看上去很猥琐,尤其是被我爷爷咒骂后,他更显得狼狈不堪。但只有我还记得一个细节,他朝我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把手放在了胸口。那时候我还不明白是啥意思。

村里人都来看我奶奶。她躺在炕上,一脸茫然。有人就对我说:“小木头,照顾好你奶奶,莫怕,有我们帮你哩。”“小木头,你爹好样的,救了大家的命!”“小木头……”

不久,我奶奶下了炕,开始给我做饭吃。她的头发又白了许多。她对我说:“青儿,好好生长,莫忘了你爷你爹咋走的。”我说:“奶奶,我记着哩。”我知道,我爷爷是没听我爹送来的情报,硬闯敌营导致失败,但我仍然认定爷爷是英雄。并且,我还要努力,就在昨天,我已经和二蛋、强娃约好了,等秋收了,我们就去参加强娃他爹带领的游击队,一起去打小鬼子。

 

 蝈蝈.jpg

作者简介:蝈蝈,原名郭海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现居甘肃成县。诗作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潮》《诗歌月刊》《诗选刊》等。出版诗集《季节之书》《蝈蝈诗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