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听诊会

来源:网投 作者:宋庆华

郝进好不容易有了点闲暇坐了下来,点开局域网上的局长信箱,哗啦啦,掉出一大片标注未读的来信,点了两三封长一点的读了,觉着有点意思,再读几封短的,嗯,看出点意思来了,显出两种观点,有点针锋相对。他脑子里突地窜出个想法。

叫来局办主任和秘书,他吩咐道:向全局开放局长信箱,梳理里边的观点,叫大家来讨论争论,再推举两个代表人物各抒己见。下周我们拿半天时间,办个听观点出诊断拿意见的工作研究会。我主持,网上直播,大家参与。

“听诊会”如期举行。

郝进说了开场白,大意是今年以来刑事案件高发,全市民警想方设法熬更守夜苦战,但效果不佳。很多同志在信箱给我出主意。今天请了两位民警代表,大家一起来探讨一下打、破、防问题。说完,他抬起右手指了指旁边的人,来,你先说。

尊敬的郝局长,大家好!我叫王煦,是下城分局红旗街派出所的一名探长。我的观点是······镜头对准的王煦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皮肤白皙,相貌堂堂,两眼炯炯有神,一上镜就准备侃侃而谈,却被郝进挥手止住了。

郝进转头对着左边说,来,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自己。

会议桌左边的罗进步,四十多岁,看上去有些显老,肩扛二级警督警衔,见郝进点了名,急忙清了清嗓子,稳重地说:大家好,我是上城分局刑警队的罗进步,从当警察的第一天起就干刑侦,干了二十几年,破了一些案子但进步不大,还是一个副队长。

好,大家相互认识了,我们就开门见山,直接挑明观点。郝进微笑着说,需要说明的是今天是“听诊会”,参会的人都可以发表意见,不在现场的同志通过网络说话,最后看能不能形成一致意见。

郝进讲话的过程中,摄像机把会场全方位作了一个扫描,郝进正对面第一排坐着市局党委的所有领导,后两排坐满了民警代表,人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主播屏上显示:目前有24867人在线。

郝进诙谐地说,让进步不大的同志先说,好吧!

罗进步振作精神开讲。先举了两个案例,一起盗窃案,一起杀人案,都是通过抓基础工作,在群众中摸线索滚雪球破掉的。他说,这两起都是大案,先用了许多科技信息化手段,不管用,最后还是靠传统办法破了案。我认为,大数据要建要用,但公安基础工作不能丢,尤其是一些优秀的方法,要继续当做法宝。

你们看,网上全是顶、点赞、叫好!呵呵,来了,有不同声音了。郝进一边刷屏,一边高声念叨“一江春水”说,你那些下地段做老大爷老太婆工作的方法早已过时了。“憋气”先生说,那些婆婆妈妈的事没人做了,再说,社区也没大妈了。

好,我们接着干。王煦,该你啦!

王煦反倒局促了,脸色涨通红,象个红艳艳的大苹果,说话也不流利了。我,我的观点是,二十一世纪没大数据引领,公安工作没法搞。他也举了一个杀人大案的例子,一个U盘插进电脑就展示了破案的全过程,一环接一环,步步紧逼,确实精彩。

网上又是一片叫好。有个叫“老兵”的说:请教一下王警官,你把大数据破案叫做非接触式破案,那么,不接触老百姓你的数据何来?你要落地抓人不访问老百姓行吗?案破了派出所要堵塞治安防范漏洞不依靠老百姓行吗?郝进作了一个手势,示意王煦回答。

王煦的脸红得发烧,有些结巴地说:破案有许多方式,大数据是现在的主流方式。非接触式,只是我取名的一个概念,破案还得综合运用各种手段,对吧。

“老兵”发回:对啊,对啊。

郝进接着念网上提问,罗进步和王煦又分别作答。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了,局办主任在镜头后面示意,该结束了。

郝进稳稳地说:最后我有两个问题提出来大家研究,一个是这种方式开大会相比,那种好?话音未落,网上迅疾一片叫好。

还有一个问题啊,今天的讨论不做结论,但不管怎么做,广大民警得把手中的活儿干起来,还得干好,对吧?顿时,网上一片“干”字,大片撸起袖子显肌肉的胳。郝进看着,心底激奋,情绪亢奋,大幅度地挥手,大声称赞:“对的嘛,就是要干,要实干、苦干、好好干!

干,干什么?大清早的,发梦呓呀!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干什么?你是谁?打什么岔?郝进极度不满,恼羞成怒。

嘿,睁开眼看看,天都亮了,你跟谁干呢?

一阵高频女传进被拎痛了的耳朵,郝进睁开了眼,见老婆瞪着眼立在床头,赶紧一翻身坐了起来,嗫嚅道:干,还能跟谁干……

说完,他无力地瘫倒在床上。信箱里来信的针锋相对一一浮现在他眼前。这梦怎样变成现实呢······

 

作者简介:宋庆华,供职于重庆市公安局轨道交通总队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