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花烛

来源:网投 作者:李涛

父亲给我讲述了一段这样的故事……

三十年前,在我们老家,婚礼上只要唢呐一响,便是一场隆重的仪式。天擦黑时,如果新郎再伴着唢呐乐曲,点燃一对红烛,那气派足以让使四邻八舍的谈论好长一段时间。

那一日,唢呐乐响起,栓柱便点燃了婚房里的一对高脚花烛,两条烛焰立于火红“喜”字两旁,愉悦地跳跃。月秀头上顶着红盖头,端坐在婚床边沿。

栓柱和月秀,从小青梅竹马。一次,伙伴们玩儿过家家,栓柱突然拉住月秀的手,像个大人般一脸正经:“长大了,我要娶你当老婆,到时请唢呐,点红蜡烛。”

月秀一听,羞得满脸通红。她不容分说,追打着栓柱,嘴里还不停说道:“才不,我才不做你老婆呢。”

追着,追着,二人长到了18岁。

那年冬天,大雪纷飞,一张张《冬季征兵》的大红公告贴在大街小巷。一片银装素裹之中,栓柱拉起月秀的手,轻声说:“秀,我要去当兵,等我回来,到时我为你点上红蜡烛。”

月秀双目汪汪,凝视着栓柱,良久才说:“那,你要早点回来。”

自那年,栓柱在南陲边疆从军,整整十二年。同龄人的孩子都已经上了小学,月秀始终在等。

月秀30岁时,栓柱归来,终于亲手拭去了月秀两腮的相思泪:“从缉毒大队办完入职手续后,就娶你。”栓柱向月秀许下诺言。月秀满怀期待地点了点头。

第二日,栓柱爹从集市上买回三只羊、一挂鞭、一对红蜡烛。他们郑重地向月秀家提亲。

媒人倒是机灵,当即询问月秀的爹娘:“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俩孩子也都老大不小了,栓柱家又送来了一对红烛,依我之见,今天订完婚,再等个月儿四十天的,让二人成婚吧?”

月秀父母知道,媒人不过是传话筒,说出了栓柱父母的意思,他们征求了月秀的意见后,随即说:“成。”

结婚当日,栓柱家请来一班唢呐队,从早到晚,唢呐声声,锣鼓喧天的,热闹了整一天。

夕阳西坠,按照当地的风俗,唢呐队演奏的《抬花轿》一响,即是点燃花烛的令号。栓柱取出那对雕龙附凤的红烛,亲手点燃。月秀在跳动着的烛光下,满腮绯红。

许久,月秀起身收拾新房,并把那身崭新的警服叠放在衣箱的最上层:“整日里做梦,梦见自己成了军嫂,从未曾想过,是个警嫂。”说话间,月秀抿嘴微笑。

“都一样,保家卫国,除暴安良。”栓柱的目光始终不离月秀的身影。

红烛跳跃。一曲《百鸟朝凤》后,唢呐班子收工,接下来是欢送宾客的时刻。

栓柱爹娘领着栓柱立于院门口,分别为离场的客人送上一份席面菜,并连声道谢。

缉毒队长最后一个离开,他拉着栓柱的手,突然说:“本不该说,起码不该是今天。”

栓柱一下子僵住了:“是三号鹰丢了?”

“丢了!已经派人处理后事了,这是我们丢的第三只鹰。”队长悲切地说,“没想到对手如此凶狠,如此狡猾。”

“是不是决定了,由我补位?”

“经过慎重考虑了,你刚转业,面生,又有从军经历,体能技能和心理素质都胜人一筹,还懂边陲地区的方言。”

“什么时间出发?”

“今晚,这是窝进去的最好时机。”

栓柱不由回望一眼婚房,红色的烛光透过窗帘,隐约映出月秀的身影,此时她刚好整理完婚床。

……

“之前,已经牺牲了三位同志?”我惊讶地问父亲。

“是的。”父亲回答。

“这次行动成功了吗?”我追问。

父亲咧嘴笑笑,言语有些不自然,他看了一眼母亲:“当时,你妈给我说,栓柱哥,你安心去,等凯旋归来,我们重新点燃花烛,入洞房。”

 

李涛.jpg

作者简介:李涛,笔名莫小谈,供职于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河南省优秀人民警察、“中原卫士”称号获得者,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人民公安报》《法制日报》《检察日报》《大河报》《文化报》《百花园》《小小说月刊》《牡丹》等数报刊杂志,部分作品被转载或获奖,出版有个人作品集《一个人的梦游》。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