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一次落幕

来源:网投 作者:李 佳

微信图片_20190226101851.jpg

此刻,我不停地下坠,速度越来越快。刚才还凝冻的黑夜,仿佛突然豁开一个口,黑洞般地将我往里吸,它无边无沿,任凭我拼命划拉四肢,却什么也抓不住。风在我耳边尖锐地鸣响,似乎快要洞穿我耳膜,鼓入我大脑,让它一片空白。

就在刚刚,我还享受着黑夜的美,深深陶醉。黑夜,是属于我的。

我坠下的地方,是一幢普通高层住宅楼。8小时前,我正围着它所在的小区,看似漫无目的地走。小区外是条窄路,窄而长。路左边是树,稀疏地站成一排,下午的阳光从叶子缝隙漏下,把地上画得左一块、右一块,叫人心烦。路右边是小区围墙,透过这些黑色铁栏,我间或端详里面的建筑。桔红色,18层,现在的人喜欢把住的地方弄得很高,以为自己是鸟。

来之前,我仍犹豫不决。路上,接到一通电话,又是劳务中介。说辞还是老一套,年底啦,工作不好找,让我先回老家,过了年再说。可我拿什么回家?两周以来,不知接到多少次这样的电话。要是早知道,唉……我不想重操旧业的,可现在却迷茫了。

“兹……嘟嘟!”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和两声暴躁的鸣笛,一个男人的叫嚷截断了我的思绪:“要西啦,戆度!”原来刚刚竟发起呆,走到小区大门口都没注意,险些被车刮到。我连连赔不是,男人还不依不饶,幸亏保安再三劝解,他才把头缩回去,不快地一脚踏上油门。车后那个醒目的标识,立刻被掩在烟尘里,越去越远,缩成了一个点。宝马。

突然,我的头像汽车发动机一样轰鸣起来,思维的马达怎么也刹不住:这些人凭什么?开着好车!还有这小区,听说每平7万,简直天文数字。他们比我努力?还是比我辛苦?隔着一道铁栏,我想要的他们都有,可我却一无所有……那一霎那,我突然做出了决定。

于是,4小时前,我又来到这里,肩上多了一个双肩包。黑夜的大幕已然拉下;一场精彩的角逐即将上演,是我与自己之间的。我做着出场前的最后准备。又过了两小时,四周安静下来,各种声音渐渐被黑夜吞尽。我从藏身的地方站起,双手牢牢握住铁栏,轻巧地一跃。这种栏杆拦不住我,很快,最近的那栋楼就在我眼前了。

我缓缓走过去,拍拍它冰冷的墙,似在欣赏一只任我宰割的猎物。我喜欢黑夜,更喜欢这种触感。它们让我浑身充满力量。左手扒住空调外架,右腿蹬牢墙基,稍一用力,我就攀上2层阳台。久违的感觉。是多少年前呢?我如此喜爱攀爬,爬墙头,攀屋顶……每次要是被妈妈看见,她就放下手中的活出来,顺手朝起顶门杠,冲着我吼:“小子,给我下来!”然后煞有介事地追过来,我在上头拼命地爬,最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妈妈生气的样子真好看,眉眼都是生动的。

我一层层检视,眼睛已经完全适应了黑夜,似乎与它是一体的,能穿透黑暗中的每样东西。不知不觉爬到4层,这家的阳台没锁。轻轻推门进去。嚯!客厅好大,比我租的那间冬冷夏热的破屋强多了。真想睡在这。念头刚一闪现便消失了,我得速战速决。有包吗?在沙发上。现金,拿走;交通卡,拿走;钱包好像是真皮的,拿走。统统塞进背包。茶几上是什么?居然有烟和打火机。太好了!

我越爬越高,黑夜此时属于我了,像一间私人宝库,里面的东西随我取用。难以想象吧,仅仅一天前,我还是个可怜的乞求者,四处奔波,遇到劳务中介就进,见到招工启示就上门,却四处碰壁。嫌我学历低的,嫌我没经验的,嫌我是外地人的,嫌我离过婚的,甚至,还有嫌我瘦小的。这样的日子,整整一个月啊。现在好了,黑夜主宰了人们的睡眠,而我却主宰着黑夜。

面前的门紧闭着,可我想让它开就开。还是一样的客厅,走过那么多家,都有点看腻了,直奔主题吧。那是什么?电视旁边摆着一个相框:小男孩抱着他的狗,把头深埋进母亲的脖项,甜甜笑着,一旁的父亲笔直地端坐,似乎保护着整个家。我拿起相框旁的手表,朝他甩去一瞥冷笑,随即塞进背包。接着,又把客厅中所有值钱的小物件统统拿走。可心里还是不舒服,怎么了?在走进阳台的一刻,我猛地转身、快步走到电视柜前,一把抓起相框。照片里的男孩还是那样笑着。是笑给我看的?我没有妈妈,从7岁以后,她就不知去向了。笑吧,一会出去,我就把相框摔得粉碎,把你们全撕个稀烂。

几层了?13吗?力量还在。每一次仰头,那深不见底的天空、光亮微弱的星星,还有整齐肃立的阳台,都呼唤着我向上。多么强壮的大腿,多么有力的臂膀呵,此刻我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在嘲笑那些人的眼光。

肩上的负担越来越重,双肩包似乎要吞掉那些客厅里的财物,又想压垮我。但我不能停,更不能放下它。此刻,它是我的希望、我的新年。老爸和儿子还好吗?一年多没见了。老爸还不停在地里忙吗?儿子的学费越来越贵。去年春节,公司不让请假,否则就辞退。今年,我炒了老板鱿鱼,开个公司有什么了不起,他凭什么对人张口就骂?不忍了。

今年过年,一定回家。

16、17……很快这幢不可一世的建筑就要被我踩在脚下。可为什么,天空并没有离得更近?再一步,最多两步。啊!是什么,刺到了手?痛楚毫无防备,一下由掌心钻进脊梁,剧痛下,我立足突然不稳,脚下一打滑,双肩包猛地下沉,拽着我脱离墙面,直直地坠下去。

我不甘心地盯向那仅差一步的目标,它像个遥远的梦,飞快淹没在黑暗里。黑夜如同一条粗壮的藤,伸出无数枝蔓,将我牢牢缚住,让我和所有东西一样,完全地属于它了。在我视线里,飞升的房顶和墙是漆黑的,天空也是漆黑的。只有几颗静止在天上的星星似乎在闪,它们的光越来越亮,猛然耀眼得像每到除夕我们村口放的烟火,照亮了全村人的笑脸。他们中,有老爸、小宝;还有,妈妈。欢笑里,蓦地燃起一片热闹的红。

黑夜中的一切,凝固在那一刻。

 

李佳.jpg

作者简介:李佳,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是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上海公安作家协会公安分会会员,浦东公安分局文学社社长,浦东公安分局文学作品集《琴心雅集》、宣传册《浦警之窗》(双月刊)主编。多年来,她以报告文学、散文创作为主,近年开始创作小说,素材取自现实生活和公安工作土壤,从微观视角出发探讨某类群体所面临的共性问题。作品散见于诸报刊,累计10余万字,并曾多次获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