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装糊涂

来源:网投 作者:杜跃清

黄处长犯事被抓进去了,我被派去监管他。

我见到他时,他正愁眉苦脸地思索着什么。听人说,他不老老实实交代问题,吵吵闹闹想自杀。我不能让他得逞,我要接近他,消除他的对立情绪,我要与他聊聊天、叙叙旧。

 我与他认识已经有十多年了,相互之间很了解,我早预测到他会走到这一步。但在风气不正的时期,我对他的劝告,谁会当成事呢,再说,这几年他按自己的方式混得挺美。

他见我走近,呆若木鸡地看了我一下。“要喝水吗?”我关心地问:“身体行吗?”这话其实是多余的,但不说又找不到话题。“哦,是你呀。”他欲言又止,我说:“你想说什么?直说。”“你呀,懂得秤量装糊涂。”他苦笑:“你难道不知道行情吗?”“什么意思?”我笑着问。他指着我说:“这么多年下来,你明明知道一顶乌纱帽需要多少钱,却总是摆清高,装糊涂。”“呵呵,是这意思啊。”我说:“拍马屁也是门艺术,可是我不会,你可以传授一下经验吗?”他眼睛闪了一下,说:“想学送礼的窍门?”

他口吐白沫地开始讲以往一次次送礼的过程,但要求我知道就行了不要对外宣传,我肯定地点头答应了他。

那年,他为了保职务,向局长去表达心意。按约定时间,他到了局长的套间,敲了三下门,房间内传来“请进”的声音。入室后,他看到局长仰坐在三人沙发的中间,右手臂靠在沙发背上沿,左手夹着烟,嘴里正吐着烟圈。他拎着一大一小两件礼品,走到三人沙发后面,小心翼翼地把大礼品盒装的礼品放到地上。他看到地上有很多礼品,觉得小礼品盒放在这里太不显眼了,便左右环顾,一抬头看到工艺品柜中间放着几张局长年轻时的照片,就机灵地说:“局长,您的这张照片哪里拍的?”“哪张?”局长转过头来问,只见他正把小礼品盒往柜子里放。“你这做啥呢?过来坐。”局长把烟蒂放入烟灰缸,满面笑容。

他在局长旁的单人沙发坐下,拿出一包冬虫夏草牌香烟,撕开封条,轻轻取出一支,把少了一支的这包烟放到茶几上,毕恭毕敬地用双手将一支烟递给局长:“局长,我也想不出送您什么好,只买了十条这样的烟。”边说边左手打开火机,右手半围火苗,以防烫伤局长的脸。局长很娴熟地点燃了香烟,稍吸一口,淡淡的烟雾从鼻孔中飘出来:“呵,还是你了解我喜欢抽这烟。”“您工作很辛苦,我还特意托西藏的朋友挖了几根东西,您可以泡着喝。”

几番客套话后,他告辞。

向我讲完送礼经过后,他如同老师讲完课,提出了思考题,要我回答:为何要让局长抽一支烟?为何要问照片是哪拍的?为何要把数万元买的冬虫夏草说成是朋友挖的?

我故意摇头,求答案。他说:“其实你也懂,送礼最怕领导不知道你送了什么,送礼的窍门就在于要让他知道你送了什么,我故意另外买一包香烟的目的,是让他知道我送了什么烟。”他得意地撇撇嘴:“我问他那张照片哪拍的,目的是让他看我在工艺品柜放礼品,你想想,他房间里有这么多礼品,他能记住谁送了哪些礼物吗?”“你送了礼,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我问。“好处不一定有,但肯定不会有坏处。”他说:“局长也要向上级送礼的,都像你一样只干活不送礼,局长拿什么去送礼呢?说白了,我们都是传球手。”“你这比喻太好了。”我说:“假如没有人传给你球了,怎么办呢?”“怎么办?难道你不明白吗?假如还有球可传,我用得着为了钱去骗吗?”他情绪有点失控,“是我运气不好,真正该进来的是局长,但有谁会去举报自己送了他多少呢,一旦说出来,自己的前途也完了……

他越说越想说,停不下来了。我指指监控,对他说:“反腐还在路上,你好好休息一下,等会再聊吧。”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苦笑着对我说:“好啊你,又来懂得秤量装糊涂。不过这下也好,我心里踏实了。”

他慢慢安静下来,陷入沉思……

 

 杜跃清.jpg

作者简介:杜跃清,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等会员,同时兼任全国多家媒体的特约记者、通讯员,被编入《新中国66周年文艺名家名典》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