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李佳小小说二题

来源:网投 作者:李佳

空调坏了

“Y商场3楼,有人晕倒!”周日下午,刚过两点,110报警指令响彻派出所值班室。

“估计又是中暑。”民警老秦抓起装备、同搭档小梁往外走。二人背上的制服已经湿了一大片。外面40度高温,只要出去一会儿,浑身便如同水洗。虽说是周日,但报警电话一点儿也没闲着。从清早开始,他们的制服还没完全干过。

Y商场总共三层。刚进门,一阵凉风扑面,大概门上装了空调,但越往里去越热、越向上走越热。鲜有客来,售货员们三三两两歪着,举着扇子聊天,声音若有若无,还不如窗外的蝉鸣,听到有人来,略抬眼看,见是民警,大概觉得“事不关己”,又自顾自聊天去了。

刚到三楼,已觉热浪涌动。幸好没费力气,老秦和小梁便找到了报警的柜台。这里聚了一圈人,正七嘴八舌地说着,有人在高声讲电话,还有人忙着拍照……“民警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嗓子,人群“呼啦”闪出一条缝,正好让老秦、小梁进去。

进了人群,民警们才看到一把躺椅,以及躺在椅上的人。那是一个妇人,体胖,年纪不到60岁,穿一件素色宽裙,胸口以上的扣子都解开了。妇人面色通红,银盆样的脸上,一层汗一层油。此刻她醒着,左手扶额不停呻吟:“胸口闷呀,喘不上气呀,要死人了!”

“谁报的警?”老秦环顾四周问道。人群中,走出一个售货员打扮的年轻女人,举手投足间透着爽利,“我,是我!”一开口脸上就堆着笑,大概是职业习惯。

“晕倒的人是她?”老秦指着躺椅上的妇人。“是啊,她刚才晕了,这会儿醒了,你不知道,民警同志,可吓人咧!”

就在女售货员说话的当儿,一个胖售货员插嘴进来:“是我给她掐的人中。我就说是中暑吧?没掐几下,人醒了。这么热的天,中暑也怪正常。”

“好好的人,讲讲话就晕了,这个天儿呀,啧啧!”“我都不敢轻易出门,身上总备着‘人丹’,龙虎人丹!”“天热也就算了,商场空调还坏了,这顾客都热晕了,我们天天在里边儿,怎么受得了?”……跟着胖售货员,周围的人又活跃起来,生怕错过说话的机会。“你们一个一个说,我问什么说什么!”老秦边抹了把满脸的汗、边维持秩序。

老秦忙着问,小梁蹲下来、检查妇人的状况,先摸摸她额头,又把了把脉,接着放心下来。妇人的体温不高,只是脉搏跳得有些快,想是中了暑、心跳加速的缘故;虽然她还在呻吟,但显然已经没有危险了。小梁让身边一位男售货员去端杯水来,特意嘱咐他:“要温水!”男售货员端水来的时候,嘴里不停念叨:“我早就知道会出事。商场老板小气!中央空调都坏多少天了?还拖着不修。不就是想省几个钱?这下好了,人都热晕了!”

小梁一边劝妇人喝水,一边不动声色地听。见妇人喝过水,脸色没那么红了,说:“你再闭目休息一下,做几次深呼吸!”

妇人刚合上眼,一位清洁工打扮的矮个女人拽拽小梁,把他叫到一旁、神秘兮兮地说:“民警同志,这个人啊,我认识,哪里是什么顾客?早些日子,她天天来,就是蹭空调的。现在空调坏了,其他蹭空调的都不来了,她还来!可别再讹上我们……”清洁工说话的时候,额上的汗珠穿成细细一串、顺着脸颊往下淌。

“哎-呦!”没等清洁工说完,躺椅上的妇人叫了一声,像是呻吟,又像是长出一口气,随即坐起身。小梁连忙过去、关切地问:“感觉怎么样?”老秦也催促人群赶紧散散:“都别围着啦!够热的了,让人家透口气!”妇人缓了缓、对小梁点点头,算是做出肯定回答。

“太好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人群开始散,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子却不走,方才他一直没说话,这会儿连连说了几个“好”,如释重负一般拂去额头的汗珠。老秦和小梁对视了一眼:看样子,这位才是管事的。

“你能走吗?家住在哪?我们送你回去!”小梁边搀扶妇人站起边问。妇人闻言,不住道谢。

刚往外走,“衬衫男”跟上来,在后面殷勤地扇着扇子,嘴里不停说:“民警同志,谢谢啦!这么热的天,麻烦你们啦!”

才走到商场门口,妇人停下来,说要在这儿凉快一会儿,不然怕又要晕。等她的时候,老秦一边找纸巾一边喘粗气,刚刚忙还不觉得,这会儿感觉身体有些吃不消,毕竟是快60岁的人了。他见“衬衫男”目不转睛地看自己,便说:“热成这样,谁还来买东西?上面的空调得抓紧修

“衬衫男”连忙赔笑,探身过来悄声说:“热是热了点儿,但蹭空调的人少了,想买东西的也巴不得速战速决,连讨价还价都省了呢。”

“呵,原来这里还有‘生意经’啊?”老秦翻出纸巾包,连抽两片就往脸上擦,随口问:“你们是卖什么的?”

“空调。”“衬衫男”说着也抬手抹了一把汗。

 

 

星期六,民警老蔡休息。虽说是50多岁的人了,但他那摊子事依旧放不下:平日里,既要下段、又要跑商户,既要巡逻出警,又要防控检查;张家长、李家短拖着他,难得在家休息一回。

即使在家,他还是百爪挠心般坐立不安。天才放亮,便起来了,早饭没吃上几口,就在房里来回踱步。老伴儿见他这样,无奈地摇摇头、叹口气,并没多问。自打几天前、那件事发生后,老蔡就这样,夜里辗转反侧,日间心神不宁。

日上三竿后,天大热起来。今年夏天特别怪,一连十几个高温天,天天超过40度,也不知何时才能凉下来。屋外的日头越毒,屋内的老蔡越躁,他踱步的速度比刚才更加快了,虽说开着空调,还是不时抹着额角的汗。

“当!当!”两声清脆的手机提示音,让老蔡身体一震。他连忙停步看手机。从一大早,手机就被他紧紧攥着,这会儿都有些发烫了。“医院停电了。”是工作群里的消息。“求助:送冰袋来。”“紧急!”“家属在一楼等。”消息一条接着一条。

“警”情就是命令;20多年的接处警经验老蔡早习惯了闻警即动。他抓起手包往外走,边走边回:“冰马上到!”也没顾上跟老伴儿打声招呼。

走到外面的时候,老蔡已在脑海里盘出了好几个可能有冰的地方。第一个,小区门口便利店。便利店里,卖棒冰;棒冰也是冰。老蔡拍了张照发过去,问:“棒冰能用吗?我买好送过来。”“医生说,棒冰不行。”

这时,群里有同事问:“冰贴宝呢?我去买!”“也不行。”

“去海鲜市场吧!肯定有大冰块。”“冰块必须袋装的,用于体表,大冰块没法用。”……

一时间,群里的留言铺天盖地,老蔡感觉到,同事们也正随“警”而动。顾不上看完,他又想到一个人:集贸市场经理刘总。得马上打过去!集贸市场里有各类商家,大夏天肯定有用得上冰的;更重要的是,那儿离得不远。

第一通电话,不通。

此时,群里一条新消息的出现,让老蔡心急如焚:“呼吸机换了三台。室温太高了,患者体温一会儿升一度,心跳达140……”电话不通,再打!

老蔡边打电话,边往集贸市场赶,背上的衣服几乎湿透了。电话打到第四遍,总算通了。听到情况后,刘总当即表示,用最快的速度准备冰,让老蔡来取。平日里,集贸市场的麻烦事最多,每次有麻烦,老蔡总是二话不说就来;这次老蔡需要冰,刘总也没有二话。

老蔡连忙到群里回复,好让求助者安心。才不一会儿功夫,群里的新消息已连成一大片。“联系好冰厂,就送冰过来!”“某商场保安部已送冰过来!”“某某酒店已准备好冰,正送过来!” ……看到这些,老蔡嘴角牵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随即写下:“联系好集贸市场,冰马上送到!”

写好后,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表,从收到求助到现在,刚好过了5分钟。接处警规范要求的到场时间,也是5分钟。

只是这一次,没有110,没人要求他们几分钟到场;这一次,却更急迫,事关人命分秒必争;这一次,几乎老蔡和全体同事都出了警,是一场全所“大行动”。

因为,那位正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的病患,是他们并肩战斗的同事老王。3天前,老王为救一名跳楼者,从高空坠下,深度昏迷,尚未脱离危险。

 

微信截图_20181015141056.jpg

作者简介:李佳,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上海作家协会公安分会会员,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民警,浦东公安文学社社长。她于塞外长大,京津求学,后至上海,曾是一名人文社科类书籍的专业编辑,现为一位拿笔杆子的警察,也是一个热爱“慢生活”的读书人,近年开始发表文章,作品以散文、报告文学、小说为主,散见于诸报刊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