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流浪汉之死

来源:网投 作者:农秀红

一个流浪汉被发现死在路边。接警时间为凌晨4时17分。我和同事亚明出警。

死者仰面躺卧草丛中。若是自杀或者食物中毒,大部分情况下应为侧卧或蜷缩一团。当然,死者身上有伤痕。

伤痕似乎带着某种预示:交通事故。“流浪汉喝醉酒后晃晃悠悠横穿马路。某过往车辆给他无关紧要的一生作个彻底了结!亚明慢悠悠地说道

我们合力把尸体抬上担架。可是不对啊流浪汉身上伤痕可疑。心有疑问,我不禁望向亚明,想看看他到底有无感觉不妥之处。亚明脸色平淡,写满困倦,让我本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咽下。正如亚明所说,那人不过是城市里无关紧要的一个。从警十来年,类似场面我见多了。但是,面对眼前的情景,我做不到从容冷静。这个人被夺去生命前有过挣扎吗?他面对死神的时候是什么状况?他有没有恳求凶手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蝼蚁尚且要偷生呢,我怎么能够放弃对一个人生命逝去的原因作出追问呢?生命对每一个人只有一次,任何人的生命都值得尊重即便他生如蝼蚁!

“应该不是交通事故那么简单!”放下担架那一霎,我突然迸出一句话,亚明静静地回应道“不简单,正是我们要去做的。”

果然,经法医初步检验认为尸体损伤可疑拨开迷雾却困难重重。第一个难题是无法确认死者身份因为他身上找不到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物件,更联系不到死者任何亲人。走访附近居民,没有人认识他。他仿佛世间一粒尘埃,一场大雨后便无从寻觅。

去案发现场寻求突破吧。天蒙蒙亮了,我们回到抛尸现场勘查。

发现流浪汉尸体不远处的南侧水泥路上,有大面积啤酒瓶碎片,像群殴后狼藉一片的战场。除尸体、血迹、玻璃碎片之外,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线索并不多。

现场勘查延续到下午1点多。南方七月,酷热难耐。顶着烈日曝晒,脚踩在50多摄氏度水泥路面上,大汗淋漓的觉得自己快要燃烧起来但一想到流浪汉紧握双拳、双目微睁的面容,我顿时悲凉沁心。放心!一定还你公道,让你瞑目。

我们从啤酒瓶碎片下手,继续寻求线索。通过对玻璃碎片进行仔细拼接,发现至少有两个无盖啤酒瓶碎片。这些碎玻璃非常干净,都是新碎片。我大胆设想,这空啤酒瓶会不会与案件有关联?这一丁点儿火花让神经立刻振奋起来。搜索范围逐渐扩大。距离尸体西侧50米处,散布着各种生活垃圾,还有粪便,仿佛藏着某种隐秘而真相往往就在肮脏不堪的地方。我们像个收破烂的钻进垃圾堆里寻宝一样,翻来找去。

一只两侧有蓝色花边的“人字拖”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只拖鞋比较新,没有任何损坏,按理不太可能被丢弃在垃圾堆里。鞋旁松动的泥土新鲜,想来这只拖鞋不久前还有人穿过。我记得流浪汉脚上穿有鞋子,便问亚明:“亚明,你说,这只拖鞋会不会是犯罪嫌疑人追打流浪汉时脱落的呢?”

亚明轻捶了我一拳:敢想啊?但同时默默点头,予以认可。

当天下午案情分析会上,专案组形成共识:以“人字拖”和啤酒瓶为突破口,重点走访现场周边烧烤摊。

经对破碎啤酒瓶标签检验,提取到啤酒瓶编码。根据线索,到周边烧烤摊走访的民警顺藤摸瓜,疑点逐渐集中:前晚烧烤3名年轻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很快,民警将犯罪嫌疑人悉数抓获归案。审讯中,3人对凌晨时分杀害流浪汉一案供认不讳。至于为何杀人,回答是:“谁让他干扰到我们吃东西的心情?!”

我大惊这简直是三个没有人性的恶魔!而警察的职责就是要消灭这些恶魔,维护社会的美丽和谐!告诉自己无论多么艰难琐碎,一定要办好此案,让恶魔自食其果!

后来,每每带新人办案勘察现场,我都会对他们说:每一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组成部分不论他是贫穷还是富有,对于我们警察而言,都要保护这个人的合法权益,制裁他的犯罪行为因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农秀红.jpg 

作者简介:农秀红,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文艺志愿者协会理事、广西公安文联秘书长、鲁迅文学院第四届西南作家班学员、南宁绿城玫瑰作家群成员。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百余万字,作品多次获国家级及省级新闻奖、报纸副刊奖等。出版有诗集《岁月沉香》。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