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三十一颗小枣

来源:网投 作者:玄小村

三嫂死了,那是一张灰白灰白的脸。

记得三嫂刚过门的时候就是张脸,所不同的是那白里透着粉红。当时我好像不到十岁

从我第一次见到三嫂,我的眼睛就舍不得离开她。从那黑油油的发髻看到那两只细嫩的手,又从那高高耸起的胸部看到那双修长的细腿……看着看着一股妒怒从心底陡然而生,渐渐地这种妒怒变成了对三哥的憎恨。于是便暗暗咬牙:将来我也要娶一个三嫂这样的女人,甚至比她还漂亮!

进门后三嫂的那张粉白的脸时时映在爸妈和爷爷那一双双笑盈盈的眼里。

一年后,三嫂生了一个女娃,爸妈和爷爷的眼神变得暗淡了,从此三嫂的那张白脸便没了粉色。

大概是我上初中时的一个大清早儿,三嫂又生了一个女娃,顿时三嫂的脸色变得煞白,一线不断的泪水从白脸上不停地流淌。我真想用手去擦一下三嫂那张白脸上的泪痕,三嫂似乎有所察觉,她止住了眼泪,但她那张煞白的脸再也没有缓过原来。

生个男娃,似乎才能改变这个女人的命运,才能改变她在这个家族的地位。

高二的那年中秋,我从家里的来信得知三嫂又生了第三个女娃,三哥也因此丢掉了民办教师的差事,家境更加清寒。

这年秋天,大侄女第一天背着书包走向学校,刚进校门,正遇见三哥抱着一摞书往外走,爷俩尴尬地碰了个对面。三哥苦笑着在身上摸了半天,掏出一支古老的黑色钢笔,颤抖着把笔塞到女儿手里,嘴张了几张,也没说出一句话,低下头愧疚而无力地走了……

就在三侄女刚刚满月的第三天,31岁的三嫂便吊死在屋后的那棵枣树下。

我回到家时,那棵枣树已被伐倒,枝头上挂满了通红通红的小枣,好像一颗也没人摘过。人们都不愿到这里来。

第二天,三嫂的那张灰白的脸被装殓入棺,人们抬着三嫂那白煞煞的棺材走了……我的两腿像是被埋在了地里,一步也挪不动。

第三天,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嚎从我的身边闪过,大侄女疯一般向门外冲去,二侄女一个踉跄嗑得鼻口满是血土。我抢上前去把二侄女紧紧地抱在怀里,身后又传来了三侄女嗷嗷待哺的哭叫.....

寒假的第一天,天空飘着小雪。下车后,我下意识地来到村西头的那片荒冢。一个个圆秃秃的荒冢被清雪披上了一层薄薄的柔纱,就像一个个冒着热气的馒头,更像散着奶香的女人的乳房。

离得很远我就看到了三嫂的那座新坟,这座坟比挨近的几个要大一些,而且也没长多少草,被雪一罩显得特别白,白得就像三嫂的那张脸。

我从贴着胸口的棉袄里兜掏出了三十一颗早已风干的小枣摆在了三嫂坟前的石板上

小雪慢慢地落着,落在那三十一颗带着体温的小枣上便融化了,顺着青石板慢慢地流淌,流淌得就像是当年三嫂那张白脸上的泪痕,也记录着一个女人的对命运无法抗争的悲哀……

 

玄小村.jpg 

作者简介:玄小村,供职于赤峰市公安局。赤峰公安文联副主席、秘书长兼作家协会主席,系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协会会员。曾荣获第五届、第七届、第十二届全国公安系统“金盾文化工程”等多项大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